[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学者:中国的新疆政策正把民族问题宗教化
(博讯2018年10月12日发表)

    学者:中国的新疆政策正把民族问题宗教化


    资料图片: 新疆乌鲁木齐街头巡逻的武警车辆。摄于2014年5月23日Reuters/路透社
    
    (法广RFI 瑞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10月9日在政府网站公布了修改后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条例即日起生效执行。条例首次纳入了关于所谓“教育营”的内容,也维持了此前版本对一些伊斯兰信仰居民生活方式的具体规定。最近一段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关于新疆境内维吾尔族居民被关入所谓“教育营”的报告曝光,中国政府在新疆推行的高压政策开始受到来自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批评。长期关注中国的新疆政策的台灣中亞學會秘書長,目前在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接受了本台电话采访,针对这项《去极端化条例》,他认为中国政府目前在新疆的政策正在把原本可能只是世俗范畴的族群问题宗教化、国际化,长期下去恐将引发强烈反弹。
    
    法广:能否首先介绍一下,新公布的条例有哪些需要特别关注之处:
    
    侍建宇:“其实这个条例在2017年3月已经制定,今年只是修订。去年制定的时候基本上是针对伊斯兰教的所谓清真泛化的问题:清真服饰、清真罩袍、男人不得留胡子等等,还有关于伊斯兰传教的问题。还有中国政府认为伊斯兰教义不应该由个人来解释、官方要有一个统一说法等等把伊斯兰教的影响力降低到最低的一些规定。”
    
    “2018年(公布)的条例,一般认为只是加入了关于“教育营”的内容,比如加入了可以进行职业训练······当然,这些长期会有很多影响。“
    
    法广:评论认为,这个新条例的推出等于把“教育营”(名称是“教育培训中心”)合法化了。您怎么看?
    
    侍建宇:“当然可以这样理解。应该这样讲,在这之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公开了(“教育营”)这件事(“教育营”),也对中国有些严厉的批评,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响。(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候修改法律当然是希望通过法律把它正当化,也向国际社会表达:中国政府这项政策将长期做下去,不是临时的政策。条例当然有很明显的这样的企图。”
    
    去极端化条例特别提出“泛化清真”的概念,重申了对一些伊斯兰信仰居民生活方式的规定,诸如穿戴蒙面罩袍、还有所谓“非正常蓄须”等。最近一段时期,政府还在新疆开展将食品、餐厅等去掉“清真”字样的行动,等等。侍建宇认为,这些规定很极端,几乎将所有有关宗教的行为都列为非法:
    
    侍建宇:“其实关于任何伊斯兰的那种很肤浅的、表面的、对于伊斯兰教义、教条的一些规定基本上都统统被去除了。”
    
    “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从中国政府的角度,它(中国政府)认为一些国际的伊斯兰实践方式、包括一些极端的方法,传入了中国,中国政府不能够忍耐国际伊斯兰宗教传入。而且对于一些乡下的或者以伊斯兰教符号来对中国进行抗争的人士,中国也完全不能忍耐,它认为这是将清真这个概念推广,什么事情都宗教化,包括洗衣服的肥皂变成了清真肥皂,衣服也变成清真衣服,还有清真面粉······他认为这样是在泛化······是不是应该由中国政府来制定法律、来规范相关宗教的事物,这是很有争议的。但从中国政府的角度讲,他们认为应该这样做。”
    
    “可是从民间的角度来看,这是宗教自由的范畴,不应该严加干涉,无论是穿罩袍,还是留胡子,或是其他宗教相关的事情,只要没有违反现在的任何一项法律,不应该另外立法律进行限制。”
    
    法广:但是现在《去极端化条例》公布,是不是所有这些行为就都变成非法行为了呢?
    
    侍建宇:“现在当然都变成非法行为了。而且很极端,基本上把所有有关宗教的行为都变成非法。只要是中国政府官方没有予以解释的、没有特别推出政策解释的东西,统统都被视作极端。这样的做法当然是限制了新疆很大一部分宗教信仰自由。”
    
    法广:中国政府目前在新疆采取的措施非常之严厉,所以才会近期不断引起国际社会、人权团体的批评。美国政府10日又再一次对中国的新疆政策提出批评。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政策一天比一天更严,针对的是哪一种形势呢?新疆地区是否的确极端主义势力的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呢?
    
    侍建宇:“我们没有确切的、显示所谓从叙利亚或伊拉克、甚至之前伊斯兰国在中东的比较极端的伊斯兰教教义向中国流传,甚至走向恐怖主义的证据。所以我们很难说形势变得更恶劣。但是我个人认为,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政策不切实际。因为过去,在新疆顶多是有一些民族纠纷或者民族对立,甚至民族之间的摩擦。从1950年代到现在一直都有各种日常生活上的不和谐,可并不见得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这样的方法也不能解决问题,却等于是把中国的民族问题国际伊斯兰化了。本来,在新疆并没有宗教对立的问题,现在等于是把原来的民族之间的摩擦演化成一种国际伊斯兰宗教化的构成。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可行的、明智的决定。反方面来讲,它等于承认全球伊斯兰向中国和中亚扩张,所以中国必须拿出一些很奇怪的方法予以对付。而这种对付会不会有效果,当然是非常有争论的。”
    
    “我是觉得这些做法不是很明智,因为原本可能只是一个民族冲突问题,现在变成不仅仅是民族之间不那么和谐,而且等于是与全球的极端伊斯兰主义挂钩,以中国之力,去与这样的势力进行对抗,这并不是很正确,因为问题因此变得越来越大。维吾尔民族主义本来是一个问题,但维吾尔民族主义并不注定会宗教化,可现在等于是把它宗教化了、把它伊斯兰教化了。(这样的政策)可能短期之内可以达到一定的压制作用,可是长期下去会有一些不是正面的影响,绝对是负面的影响。”
    
    法广:您所指的负面影响具体是什么?
    
    侍建宇:“当然是指彼此间的仇恨:原本只是世俗的、民族之间的或者是政治上的意见不和或者不满,如果把这些上升到宗教层面,就等于直接挑战(我的)价值了:我所相信的真理,你说是邪端。再加上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受到了损伤或者伤害,这就变成了私人仇恨。再加上这些年很多传统信念受到打击,比如此前还提出了要把维吾尔人的姓名汉化,就是要把他们原来的名字改成三个字或者两个字的普通话名字······这样事情推到极致,把一开始是民族之间的不和谐,现在上升到宗教,将来可能会变成同化政策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反抗,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完成。中国政府可以这样坚持多久很难说。只要它(中国政府)一松懈坚持,或者它没有能力再坚持下去,那时,后坐力将会比现在更强烈。”
    
    修改后的去极端化条例重申了对信息传播的严格监控,要求各有关部门不仅要加强对网站、论坛、微博等新媒体上传播内容的监督与审查,也明确要求各部门监督手机、声讯台、固定电话等个人通讯工具中所传播内容。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8/10/2018101202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