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程广鑫律师:宝丰县看守所粗暴阻碍律师会见将工作牌砸律师脸上
(博讯2019年10月19日发表)

     本人于2019年10月18日上午9点,来到平顶山市宝丰县看守所会见。@宝丰县看守所 按照会见流程在看守所执法服务室注册会见信息,并将手机存放在储物柜。
    
    进入AB门后,将会见手续递给一女民警,并做好会见登记。女民警问有没有带手机香烟打火机,我回复没有(本人也不抽烟)。然后就让我去律师第二会见室等待。
    
    我正要去会见室时,一名男民警拦住,问我有没有带手机,我说进来前已经将手机存放在执法服务室。但他二话不说就拿安检仪器在我身上扫,还提出要翻包检查。
    
    我问你们翻包有什么依据?这位民警突然大怒,说是领导是安排的,不配合就不让你会见。
    
    我提出质疑,你们对律师翻包安检是违法行为,我不会配合,并问哪个领导安排的?男民警说,李国峰,你去找李国峰反映,今天不让你会见了,我们这的规矩。
    
    这时有一名律师也在办理会见,他提着包直接进入会见室,但民警对此视而不见。我问为什么不翻他的包,要翻我的。这为民警说,他会见完我再安检。我反问那为什么我不能会见完再安检?你们这是选择性执法啊。他说我就是要检查你,还骂骂咧咧,当个“蛋”律师。
    
    我问这位民警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XXX(方言,听不清),然后拿工作证砸我脸上!我当即提出抗议。旁边另一名男民警说,你要被我们拉入黑名单,以后不能再来宝丰县看守所会见。
    
    随后,我被赶出宝丰县看守所。
    
    出来后,我在警务公开栏看到,原来民警口中的领导“李国峰”,是看守所所长。我去办公楼找李所长,但大门紧闭,人不在。副所长的门也关着,没有人。我又去驻所检察室反映控告,但大门也锁着,没有人。
    
    我于9点58分拨通警务公开栏上的宝丰县看守所特邀监督员,宝丰县人大常委岳仲良先生的电话,对宝丰县看守所的违法行为请求监督。岳先生表示在外出差,会打电话问一下情况。但直到现在,仍没有回复。
    
    在全国律师的努力下,法院、检察院对律师的安检已经基本废除,看守所对律师的安检也是非常罕见。若宝丰县看守所有法律规定,当然会配合,反之,为什么要配合?我就问了句安检的法律依据,宝丰县看守所民警就骂律师,甚至砸律师脸。那我坚决要求会见,是不是就得被“寻衅滋事”?
    
    对此遭遇,我将坚持申请维权、控告!要求追究那两名民警的责任,并赔礼道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9/10/2019101918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