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隐身在中共意识形态战背后的组织
(博讯2019年11月08日发表)

    隐身在中共意识形态战背后的组织


    北京新华门。(视觉中国)
    
    在10月底通过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决议中,中共塑造其正统意识形态的计划照例没有被遗漏,甚至被列入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十三大构成之一。当然,这毫不奇怪。作为一个「思想建党理论强党」的政党,中共从未放松对其意识形态的关注和塑造——即使在掌握政权并统治一个人口以亿计的国家后,也是如此。
    
    中共十九届四中决议确立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三步走战略,并将所谓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视为这一宏大战略的支撑。而它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则几乎完全被一套特定的政治化的意识形态标准所填充,这包括马克思主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等等,甚至在其他国家再正常不过的公民教育也被打上政治化的烙印。
    
    其实,一份只是囊括了这些内容的决议并不是全部。仅仅在四中全会之前的短暂一两个月时间里,中共高调表彰了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它每隔两年评选一次),继江泽民时期时隔20多年下达另一份《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配合官方乡村建设计划命令将「移风易俗文明乡风」向拥有将近全国半数人口的农村铺开,而新一轮公民道德建设(这是自2001年以来的又一次中央推行动作)则覆盖所有人并将矛头指向了它所担心的价值多元、思想混乱以及更为严重的市场经济下的「道德滑坡」······
    
    而在这一切动作的背后,都活跃着一个神秘的组织——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简称中央文明委)及其各级地方组织。根据官方报道,这是一箇中共党内级别相当高的议事协调机构,目前由中共中央主持党务和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担任主任,其副手则包括一名主管科教文卫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另外,它还在中宣部设置了该委员会的正部级办事机构中央文明办,由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任办公室主任。
    
    这凸显了其在中共政治架构中的地位。事实上,经过2018年中共党政机构大改革,中共「消肿」裁并转改了一系列机构,包括一般由副国级以上领导人领衔的议事协调机构,但中央文明委不在其中,它仍然位列中共20多个议事协调机构之一,可见其价值。
    
    不过,中央文明委的「级别」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如此的。根据中共官方披露的细节,中国自1978年宣布改革开放后即面临强大的意识形态压力:左翼的「修正主义」指责和资本主义世界的民主化压力。1980年邓小平引述马克思主义提出了与物质文明(生产力)相对的精神文明,以确保当时的意识形态安全,福建三明率先进行文明委的地方试点。事实上,整个1980年代中国都面临着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浪潮的冲击,中共在「四项基本原则」背景下展开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但是1989年六四风波的发生表明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背景下,中共「传统」的政治信仰和官方价值观已经处于裂解状态,而新的社会价值体系而远远尚未建立起来。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六四事件后的第八年即1997年(中共十五大前夕),中共宣布建立中央一级的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由邓小平的桥牌牌友、连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宣部部长的丁关根兼任。
    
    自2002年中共十六大开始,中央文明委主任一职开始由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而中宣部部长则兼任副主任。十六、十七届期间为李长春,以及时任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十八届则为刘云山,以及时任中宣部长刘奇葆。此外,历届中央文明委都另有一到两名副主任,一般级别也相当高,除十六届为主管文教的国务委员陈至立外,其余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由此可见,中央文明委之级别绝不在其他重量级中央议事协调机构之下。
    
    不过,相对于其他中央议事协调机构,中央文明委手中实权的确并不多,甚至尚不及由其副手掌握的中宣部。其实中央文明委的务虚性质可能是最为明显的,它处于「大脑」的位置但又不肩负具体的业务理论研究。同时,即使其办事机构中央文明办,其构成也曾一度被调侃「定调子、发票子、挂牌子」,存在感不高。不过,即使如此,也无改其隐藏在意识形态背后超级BOSS的身份。
    
    另外,需要澄清的是,中央文明委与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中宣部本身究竟有多大关系。涉及意识形态安全,中共中央的确有另一套体系中央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它比中央文明委成立更早,而且同样也是有主观意识形态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挂帅,不过不同的是,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主要侧重于对外宣传,指导中央对外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工作,其办事机构外宣办即人们所熟知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二者属于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的关系。
    
    至于中宣部,从序列来看,它属于中共中央职能构成部门,拥有一以贯之的组织构成和强大的实权,尤其是在2018年中共党政机构改革后,中宣部对国家行政职能如广播电视、电影、外宣拥有了更直接的决策权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中共高层意志的主要贯彻者和中共党的意志转化为国家意志的监督执行者。
    
    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9/11/2019110817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