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奧巴馬也有“難念的經”/ 淳于雁
(博讯2010年03月04日发表)

     光陰荏苒,巴拉克-侯賽因-奧巴馬(Barak Hussein Obama)当上美國總統,一家子喬遷華盛頓白宮,其乐无穷,好快就過了一年。他在上月2 7日按例要到“國會山庄”的众议院大厅,发表他的“国情咨文”演讲,向全体议员也向全国公民,汇报交待他和他的政府这一年来的工作,以及今后施政的意图。 和往常一样,这位律师出身、能说会道的总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演说,间或引来“暴风雨般经久不息”的掌声,最后也照例有对“国家元首”礼貌性的全场起立致敬。但是,舆论的反应却非歌功颂德、一味叫好,而是有赞有弹,有褒有贬。总的来说给广大选民的印象,虽未至于一事无成,实在也乏善足陈。对内对外的一系列工作,有些才做了半半拉拉,有些还停留在“得个‘讲’字”。
    
     就在奥巴马担任总统将近一年之际,极力支持他上台的民主党老“党鞭”爱德华.肯尼迪,因宿疾复发抢救无效,突然去世,给奥巴马庆祝掌权执政一周年的兴致,蒙上一层阴影。众所周知,肯尼迪家族在美国民主党内拥有举足轻重、说一不二的影响力。奥巴马经常说,在二百多年来的四十多位美国总统中,他最钦佩两位,一位是林肯(Abraham Lincoln,1809-1865,第16任总统),另一位是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 ,简称JFK,1917-1963,第35任总统)。 (博讯 boxun.com)

    
     爱德华.肯尼迪是JFK的弟弟,排行老三。JFK在1961年当选总统,在1963年任内便遭到暗杀死亡。他的弟弟排行老二的罗伯特.肯尼迪也很厉害,当过州长和联邦司法部部长,后来试图“弟承兄业”当总统,结果参加竞选时也被人暗杀死掉。爱德华.肯尼迪一度曾拟问鼎总统宝座,因其家族唯恐难逃“诅咒”之劫数,力阻他参选,只好长期担任参议员,在党内进行操纵。 上届大选,在民主党内竞选总统候选人时,奥巴马和希拉莉(前总统克林顿的“第一夫人”,现任美国国务卿),一个想当美国的“首位黑人总统”,另一个想当美国的“首位女性总统”,两人争得面红耳赤,难解难分,不可开交。据说爱德华.肯尼迪力挺奥巴马,向克林顿夫妇施加极大的压力,私下进行政治交易,讨价还价,最后才迫使希拉莉退出竞选。爱某一旦死掉,无疑使小奥在民主党内失去有影响的支持势力。难怪刚当一年国务卿的希女士就早早放话,下一届她不要再当国务卿了。
    
     带来麻烦的问题是爱某死去以后,他所担任的那个联邦参议院议席需要补选。位于美国东部的麻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简称“麻州”),在历届大选都是民主党的“铁票仓”,多数选民有倾向民主党的“传统”。而该州的联邦参议员议席,长期以来都是肯尼迪家族的“囊中之物”;以前是JFK出任,后来是他弟弟爱某来当,屡选屡胜,从未失手,兄弟俩一做47年下来。然则,补选的前景会如何呢?
    
     奥巴马起初对补选的形势十分乐观,信心十足。他在1月19日补选投票前的1月16日周末,亲自专程前赴麻州为民主党候选人,现任麻州总检察长科克莉(Martha Coakley)女士助选。他也许以为麻州是民主党的“天下”,科克莉胜券在握,竟踌躇满志地公然宣称:麻州选民的这场投票,是民众对他担任总统一年的“政治评分”。他们似乎不把选前“民调”指数远远落后于科克莉的共和党竞选对手、麻州的州参议院议员布朗(Scott Brown)放在眼里。
    
     然而,年轻时就加入国民后备队当兵多年,做到陆军中校,曾在两所大学拿过法律学位,今年50岁的布朗,看准选民对奥巴马及其民主党政府的不满,提出能够被选民接受的政见,以“低姿态”兢兢业业、稳打稳扎地展开竞选宣传,争取选票,果然奏效。在投票前一周,布朗就把“民调”百分比从落后科克莉30%,逐渐拉平。结果投票统计揭晓,共和党的布朗以获得总票数的52%,击败了只获得47%的民主党候选人科克莉。共和党终于打破了民主党在麻州垄断长达半个世纪的局面,取得历史性的胜利。
    
     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布朗的入座联邦参议院,不仅是一个席位的问题,且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他为共和党增加了一票的投票权;而这一票从民主党失去,落到共和党手里,使在朝执政的民主党丧失了在参院表决的多数议席优势,使在野反对的共和党得以阻止奥巴马政府“为所欲为”通过任何重大法案的企图。
    
     麻萨诸塞州向来被公认是民主党的“地盘”。据资料显示,在上届总统大选时,不但是黑人、亚洲人选民,连几乎大多数白人都狂热地把“神圣的一票”,投给民主党的奥巴马。这次补选联邦参议员,形势已经逆转,该州多数选民抛弃民主党而改投共和党,显示选民对奥巴马和民主党政府的不满。就如奥巴马在“国情咨文”里提到表示理解的“愤怒和失望”。对比他们过去和现在投票的转向,个中是不是有点“历史的误会”呢?
    
     (2010年2月6日 原载《澳洲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0403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