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谢选骏:从大选辩论看中美关系和新的冷战
(博讯2012年11月02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电视采访纪要)
    
    2007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和柏林自由大学教授石里克(Moritz Schularick)创造了一个英语新词“Chimerica”,在弗格森的定义中,这个概念主要是指最大消费国(美国)和最大储蓄国(中国)构成的合作关系,以及这个合作关系对全世界经济的影响。弗格森为这种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合作关系创造“Chimerica”(China+America)也就是“中美国”这个概念,也被翻译成译中美联合体、中美经济联合体、中美共同体、中华美利坚等。2009年11月1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时提出了“中美共治”的“G2”主张,其实质当然不是要中国成为苏联,而是要让中国代替欧盟、日本,成为美国的大弟弟。但是中国政府回绝了这个主张。几乎同时,弗格森和石里克于2009年11月16日投书《纽约时报》指出:“要恢复世界经济平衡,必须消灭‘中美共同体。’……‘Chimerica’这一词汇部分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龙狮羊同体怪兽喀迈拉(Chimaera)。说不定目前我们正在亲眼目睹这个怪物垂死挣扎的痛苦。”确实的,山不容二虎,一球不容二强:中美联合不成,就不可避免要走向互相为敌的道路。以后,中国政府再说:“太平洋足以容纳中美两国”都无济于事了。“太平洋足以容纳中美两国”很可能变成“太平洋可能淹没中美两国”。
    
     问1:“攻击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大选的必用手段之一,经过三次辩论,两位参选人对于中国议题讨论的升调越扬越高,你怎么看?尤其是刚刚过去的第三次辩论,奥巴马已经将中国的定位从“竞争对手”提升为“敌手”(Adversary) 这又透露什么信息?
    
    答1:这是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国从美国的“小弟弟”变成了“大情敌”:以前中国跟着美国一起对付苏联,现在中国要和美国竞争世界影响力。美国曾经提出中美共治的“G2”,但被中国否决了;结果只是弄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G20”。这个“G”就是巨人的意思,世界上有那么多巨大人吗?西方的G7都解决不了的问题,G20有可能解决吗?世界危机既然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解决,只能通过即将出现的第二次冷战来解决。
    “中美共治”(G2)是个好主意
    
    [2007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和柏林自由大学教授石里克(Moritz Schularick)创造了一个英语新词“Chimerica”,在弗格森的定义中,这个概念主要是指最大消费国(美国)和最大储蓄国(中国)构成的合作关系,以及这个合作关系对全世界经济的影响。弗格森为这种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合作关系创造“Chimerica”(China+America)也就是“中美国”这个概念,也被翻译成译中美联合体、中美经济联合体、中美共同体、中华美利坚等。2009年11月1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时提出了“中美共治”的“G2”主张,其实质当然不是要中国成为苏联,而是要让中国代替欧盟、日本,成为美国的大弟弟。但是中国政府回绝了这个主张。几乎同时,弗格森和石里克于2009年11月16日投书《纽约时报》指出:“要恢复世界经济平衡,必须消灭‘中美共同体。’……‘Chimerica’这一词汇部分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龙狮羊同体怪兽喀迈拉(Chimaera)。说不定目前我们正在亲眼目睹这个怪物垂死挣扎的痛苦。”确实的,山不容二虎,一球不容二强:中美联合不成,就不可避免要走向互相为敌的道路。以后,中国政府再说:“太平洋足以容纳中美两国”都无济于事了。“太平洋足以容纳中美两国”很可能变成“太平洋可能淹没中美两国”。]
    
    问2: 其实在辩论前,奥巴马政府已经针对中国祭出一系列行动,例如向WTO控诉中国轮胎产业的不公平贸易,以及对中国的“华为公司”危害美国安全的指控等等。这是否代表中美关系已经出现质变?是不是意味着无论谁当选,接下来都会对中国采取较严厉的政策?
    
    答2:国家利益高于意识形态,这是美国的国策。以前美国为了国家利益可以和苏联结盟,也可以和中共蜜月,完全不顾意识形态分歧。不像中共,为了意识形态牺牲国家利益,献身给共产主义苏联、勒紧裤腰支援世界革命。现在中国已经成为老二,想不和美国对立都难。
    
    问3:你刚才说到中美之间可能发生第二次冷战,如果成真,那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
    
    答3:以中国为敌手的第二次冷战,可以通过两个步骤来进行:第一步是经过战争宣布中国侵略他国,然后对中国进行制裁,例如中日钓鱼岛之战,或南海争夺战。第二步是把中国赶出世界贸易组织。后者可以通过战争来达到实际驱逐的目的,也可以不通过战争而通过诉讼来达到限制的目的。总的战略是要让中国遵守贸易协定,无法再伸展自如地进行扩张。我们来算一笔帐:现在中国的人均产值是美国—日本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人口是美国—日本的三倍(美国的四倍、日本的十倍);因此国力与日本相当但只有美国的40%。如果在未来的一代人时间,中国的发展达到台湾的水平,也就是美国和日本的40%左右的人均产值,那么中国的GDP就会达到美国和日本的总和,甚至还要超过20%。
    
    试想,美国会坐视这一局面出现吗?美国会坐等自己沦为二流国家吗?如果会,那么就没有第二次冷战;如果不会,就一定会有第二次冷战。
    
    (如果说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的人均产值要达到美国—日本的水平几乎不太可能,但是要达到或接近台湾与美国—的差距,还是可能的。因为中国和台湾毕竟是一个民族,就像东德与西德那样。)
    
    罗姆尼虽然在第三次辩论中,稍微降低对中国的攻击,但是如果他真的当选是否会影响到中美关系的进展?
    
    答3:一方面,罗姆尼刚刚出线、还未当选,就已经开始对中国温和了下来;另方面,中美之间国家利益的冲突却是明摆着的,现在已经很难调和了。有人说历届美国总统都被中国逐一收买、各个击破了;但实际上美国是个多元化国家,总统是很难一手遮天的。
    
    问4:中国政府其实也在政权交替阶段,这对于未来美中关系又会有多少影响?
    
    答4:现在的中国政府,比十年二十年前的中国政府已经是一个弱势政府了,也就是我以前说过的“统治晚期”了。但越是弱势政府,越是晚期,就会表现得越是强硬。中日钓鱼岛争端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邓小平可以搁置主权,但现在的领导相对不敢;邓小平可以对美屈膝,但现在的领导相对不敢:因为邓小平敢于在大街上杀人,现在的领导相对不敢。
    
    问5:回到美国大选议题上,总结三次辩论,整体来看你觉得两位候选人表现如何?
    
    答5:罗姆尼后来居上,比较理性;奥巴马外强中干,比较感性。但奥巴马毕竟有执政四年的包袱,很是沉重;罗姆尼极力运用自己的轻装优势,展开攻击。
    
    问6:距离投票日只剩下一个多星期,以目前选情来看,罗姆尼挑战成功的胜算大不大?
    
    答6:最新的民调显示,支持罗姆尼的白人只有59%,但支持奥巴马的黑人倒有72%以上。可见白人比较理性,黑人比较感性,甚至连共和党的前国务卿鲍威尔都叛党跳槽、支持奥巴马了。这种选情又是不利于罗姆尼的。但我们毕竟看到:奥巴马四年前当选,本来就是金融危机造成的一个异常情况。黑人当选美国总统作为历史的突破,正如一切突破一样,都是容易倒退和反弹的。在这种情势下我可以说:如果奥巴马竟然再度当选美国总统,那么就意味着“白种人在美国的统治终结了”。
    
    2012年10月26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0202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