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在市场经济中讨生活的美国华人/张小平(旅美)
(博讯2013年08月10日发表)

     众所周知,资本主义制度的美国,是个市场经济型体的国家,在美国求生存,自然便是从市场经济里讨生活。
    
     谈及市场经济,总免不了要先说说“计划经济”,何谓“计划经济”?文邹一点是“平均主义”,通俗一点就叫做“大锅饭”,“做也36,不做也是36”。
     什么叫“做也36,不做也是36”?这话对于80后,90后们是很陌生的,因为这一代人出生以后,姓社的“计划经济”体制,就被姓社姓资的黑白双面“猫论”改革了,在此,也就不妨多解释几句,计划经济时期人人都有工作,但是工资都不高,36元人民币,是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基本工资,这还是文革后的工资水平,相比起1968年文革末期的工资水平,这已经算是挺不错了,曾记得,1968年大批知青下乡到海南农场,每月工资才18元人民币,1970时期涨到24元人民币/月,就这种工资水平,也要积攒好些好些年,才买得起一部自行车,如戴得起一块国产手表者,那时是足以在全生产队里“荣耀”一番,知青们想买个照相机青春留念,全生产队的知青一块凑钱,才买了部上海“海鸥”机,什么“尼康”,“索尼”,长焦镜,广角镜的,在那个年代可都是奢侈品,想都甭想!
    
     再往早些时期追忆呢,那情景对今人而言就更不堪了,在铁路系统工作的父亲,因其资深的工作经验,每月的工资106元人民币,这106元人民币不仅养活一家6口,吃饭穿衣及4个孩子的读书上学,还要每月寄15元人民币赡养笔者的祖父祖母,那时候,早餐是泡饭加榨菜,有时母亲给四姐弟每人5分钱去买个“菠萝面包”什么的,从小就喜欢小猫小动物的大弟弟便舍不得花,一分一分地积存起来,然后跑去买点什么小金鱼,小猫,小鸡的,在20平米不到的斗室内,这些小动物再加上几个小姐弟,要多热闹有多热闹,那时期父亲的工资仅够养家糊口,想买本书多掌握点知识,也只是一个“梦”,什么“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那都是每天放学后,站在书店里的书架下,才可以享受片刻的精神乐趣,比起古人的“凿壁偷光”稍强一点。
    
     虽则如此,那时期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的确倒还是很不错的,也没有“仇官”“仇富”的念想,人人都是36元的月基本工资,就连当官的也不过是多个几十元,所有的产品都由国家统购统销,没有权钱交易的贪腐渠道,谁也不比谁“富”,自然谁也不比谁“穷”多少,没有“贫富差距”,人际关系自然就谈不上紧张,不过,“做也36,不做也是36”时期,偷懒怠工的现象就很普遍了,做工人的有做工人的偷懒方法,当官的也有当官的偷懒方式,做工人的不指责当官的,有些当官的也会乐意“睁只眼,闭只眼”,如有原则性稍强一些的干部,则总被人背后戳脊梁骨,如想往上爬当官者,工作积极点便行,再不济者给上司拍拍“马屁”,向党组织靠紧点,讲讲违心话也行,也用不着花钱买官这么“下作”,所以“做也36,不做也是36”时期,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计划经济时期的特色,也无怪乎有些毛派留恋,更何况黑白双面“猫论”的改革,本身就是“欲抱琵琶半遮面”的改革,百姓又如何得以了解“市场经济”的“庐山真面目”?
    
     在计划经济“甜水”里泡大的一代人,让他们到资本主义的美国讨生活,那是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记得上世纪的70年代,有些跑到美国依亲的大陆华人,总会时而对国内亲友发泄些抱怨,觉得来美国投靠的家人不近“情理”,有些人借住亲友家,不到一个月就遭白眼,被人借故“请出”,还有美国的亲友把“时间”算计得很紧等等......,其实,毋论是上世纪来的中国移民,亦或是改革开放后走出国门的中国移民,一旦融入了美国的市场经济,就会不知不觉地,自觉地把“时间”当作金钱,争分夺秒地努力赚取美元,倘若不相信,请诸君移步到美国的东西两岸,在那蜿蜒漫长的海岸线上,在那棕榈摇弋,轻浪拍沙的沙滩上,能遇上多少黑发黄肤的同胞在漫步闲逛?
    
     早期一元美元兑换九元人民币,近期一美元兑换六美元人民币,不管是昔日1:9,还是今日1:6,总而言之,折换成人民币都是美元币值高,每多挣一元美元,就等于多挣6元人民币,对于在美国讨生活的华人,时间如何不等于是“金钱”?所以在美国讨生活的华人,你让他们“做也36,不做也是36”,那简直成为笑话一宗,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餐馆业是美国华人讨生活的主要谋生手段,美国的中餐业要追溯到1883年以前,因为在1883年美国通过了排华法案,美国白人排挤华人,最主要的原因是市场竟争,华人勤劳干活不分日夜,抢了穷白人的“饭碗”,虽然华人那时所干得活,都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低档活,其中也包括了餐馆业,但凡在美国操过餐馆业生意的华人,都会有同样的体会,这是一个剥夺了人们生活乐趣的行业,没有节假休息日,也没有休息时间(中午半小时),工作时间有时长达10个小时,所以在中餐馆当大厨师掌勺的,没有几人会是好脾气,开夫妻店小餐馆的阿慈告诉笔者:他们之所以选择了这个行业,是因为沃尔玛的时薪工资低,她丈夫初期尝试去一家中餐馆打工,只因该餐馆的老板兼大厨,每日从一早开门到晚上收市,从抓起锅铲的那一分钟起,就开始骂骂咧咧8小时不停口,在广州享有不错的生活条件的阿慈夫妇,初来美国受不了这种气,于是便筹钱自己开家中餐馆,女主外男掌内,在佛州西海岸的小镇站稳了脚跟。
    
     2003年之前,美国的中餐业是广东侨民的天下,当时的中餐业多以粤菜为主,菜单上的名堂多系广东一些家常菜,那是任何一个广东人,都能轻易拿上手的行业,不过开中餐馆面临一个招工难的“坎”,那便是在前台接电话,及做侍应生的服务员,英语都必须要过关,而美国本土人吃不了餐馆业的苦,要招自己的同胞吧,又有很多人不懂英语,老板能说流利的英语与食客交流,倘如没有十年八载的浸润,也不是每个广东人都能轻车熟路进入的行业,然而,这个被广东华人操持近有一个世纪的古老行业,却被福建来的新移民打破了笼断的“神话”,迄今为止,但凡各州市地区的自助式中餐馆,几近90%是福建侨胞做老板,将所有的菜式都做好,装放在温水炉上任食客自选,吃多吃少一个价格,减低了语言障碍的困扰,自助模式日益被爱吃中餐的美国人接受,不仅如此,最近有家熊猫自助式快餐连锁店,已悄然全新改革成美国麦当劳快餐店式的模式,从餐馆内堂的服务设置,到窗口驾车自点的销售模式,与美国的快餐行业浑然融成一体,仅从餐馆建筑的外观及内堂,以及服务员的整齐服饰,食客是看不出这是家中餐馆,只有那摆在餐台上的菜谱里,才会明白无误地告诉你,这是家中国人经营的现代化快餐店。
    
     被福建同胞“挤出”餐馆行业的市场,广东侨胞又该何去何从?
     密歇根州的广东侨民马克,是随父辈移民美国的“富二代”,说他“富”是因为他在风光时期,曾拥有30家中餐馆,算得上华人中的“富商”,然而,他名下一家又一家的餐馆,在竟争中被对手挤出了市场,最后干脆便把所有的餐馆都卖掉,转行做起了“废品收购”生意,笔者在没见到马克的时候,仅从电话声音里是没法辨识他的年龄,在费城远郊他那废品公司里,年轻的马克让笔者吃了一惊,因为马克的生意性质,所选的地址是决不能靠近城市的,在那只有往返双车道的公路两旁,树木林立,夜雾迷茫,三五建筑依稀耸立,就是他那投资300万美元的废品收购场,马克每月才回密歇根一趟看望妻儿,其余的大部份时间,都是与一个员工相伴住在这荒郊野外,为了讨生活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中苦,这样的华人80后“弄潮儿”,的确让笔者由衷地从内心里钦服。
    
     市场经济里没有“大锅饭”,更加没有“做也36,不做也是36”,一切经营都按经济规律,在美国经营的华人公司,无论新老移民当老板,都决不会允许公司冗员,为了节省成本开支,老板往往既是个管理人员也是个员工,一个“萝卜两个坑”,所以在美国当老板,不需要请吃饭拉关系,也不需要找靠山走后门,但必须要样样亲力亲为,詹姆斯从河南移民美国,他在西安工大毕业的教育背景,让他跻身于五金工具行业,他曾经如是说:做生意只要不拘一格,那样赚钱你就做那样,就一定有成效,据旁人介绍:詹姆斯的公司是从两个高干子弟手中买下,“官二代”耐不住美国枯燥乏味的生活,把公司低价卖给詹姆斯,“溜”回国内去了,这家五金公司在詹姆斯的精心经营下,生意日益红火,客户遍布中南美,成了迈阿密地区五金业数得上知名度的大公司,市场经济是堂红炉火,状元出自三百六十行。
     有人说:在美国想当老板很容易,想当成功的老板却不容易,此话怎讲?
     因为在美国注册公司很容易,不需要验资,也不需要公司经营场地,只要花上一百几十美金,以住家地址为公司注册地址,上网填表运作数分钟,交钱便可拿到营业执照,拿到营业执照后,再去银行开个账号,然后你就可以开始做生意了,程序非常简单,据说谷歌,亚马逊这些知名的大公司,最初的办公室便是自家里的车库。
     不过,想生意成功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勤劳+智慧+机遇还是很重要,广州移民阿华,来美国后,曾先后在两家温州老板的公司里打工,年轻的阿华有对可爱的双胞胎,为了孩子的未来,阿华拼命地赚钱,每周一到五在公司上班,周末到跳蚤市场地摊卖鞋,他的“第一桶金”从那里来?原来他打工的公司是家鞋公司,温州老板娘视之为子,便把鞋赊给他周末去卖,卖了钱再回公司进第二批货,他就是通过如此不懈地努力,结果在8年后,终于自己当上了小老板,勤劳+智慧+机遇,这就是阿华的市场成功之路。
    
     小凯与小鱼这对小夫妇是90后,从广东惠州移民美国,5年前他俩孓然一身,靠小凯在中餐馆端盘子赚点生活费,小凯不仅白天端盘子,晚上还在网上大学自学,小鱼是个“富二代”娇娇女,初期到美国连坐别人的车都头晕,更别说要自己开车去打工,所以小鱼在家里吃了一段时间的闲饭,记得他俩当初两小无猜,天真无邪的样子,真不敢相信他们现已是2个孩子的年轻父母了,小鱼在电话里告诉笔者,他们在奥兰多买了套公寓房,几万块钱2居室那种,现在她自己也会开车了,并且在奥兰多的国际会展中心附近开了间铺,做点手机生意,生意是否做得成尚不得而知,只是5年间亲眼看见他们生活无虞,并已为人之父母,做为长辈实在替他们开心。
    
     为什么写美国这些人,说美国这些事,难不成是笔者夸点美国的“市场经济”好,也是变相搞渗透?其实,“市场经济”不好也好,“计划经济”好也罢,那全是些投机的政治家自说自话,百姓归根结底还是不太懂,也不甚明,但是百姓心中有杆称,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他们就相信谁,那都是绝对错不了,三十年过去了,前三十年是“计划经济”,又一个三十年过去了,这三十年是半心半意的“市场经济”,既然资本主义如此万恶,却把百姓的工龄买断,全都忽悠下海走进“市场经济”,所谓:已所不欲,毋施于人,现在回头死守“宇宙真理”大锅饭,确保权贵一族继续获利“计划经济”,据说还要再来上个“一百年”,“红二代”安享“社会主义”幸福,陷百姓“资本主义”不义之“真理”,岂不是一边卖自己的矛,一边卖自己的盾,聪明的百姓也不是傻子,能看不懂?
    
     百姓有怨艾:谁人没有父母?谁家没有儿女,儿女长大了,老的也老了,老的“养老金”无所依,儿女成家无房屋,生了孩子吃“毒奶”,母亲吃了“毒大米”,母乳喂儿也有毒,送去托儿每月2000元,再加上育儿费,小夫妇每月不足万元收入,又要买社保,又要交保险,还要存钱买房子,扭开电视看新闻,每天都会有伤心事入眼帘,城管警察吓唬打杀的,是个瞎子都看得懂,这个国家怎么啦!
    
     民怨之深出自市井街巷底层,譬如抱柴积薪,火燃燎原,恐怕届时由不得别人渗透煽动,这里已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2013年08月09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8/2013081022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