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黄之锋:「一群愤怒的家长」系咪真系沙田吕明才中学嘅家长?
(博讯2015年01月31日发表)

    
    前日应沙田浸信会吕明才中学学生会邀请,去学校度分享我四年嚟政治参与既经历,昨日就突然有十几位自称「一群愤怒的家长」去学校门口示威,递信比副校长质疑邀请我去学校分享等同「默认以犯法手段争取诉求」,仲要系令到「交流政治化」同埋「教导学生齐犯法」,原本打算低调处理件事,但直至蓝丝制图,抹黑校长做「教育界塔利班」同埋「邪恶轴心」,我实在要讲讲我嘅取态。
    
    其实拎住「膜拜皇痴疯 教育颂歪风」既牌去进行人身攻击,改我名做「皇痴疯」都只系反映佢地几咁低质,我都只会一笑置之废事同佢地嘈,但班「蓝丝」既所作所为却系证明佢地既手法有几咁唔够班同低劣。
    
    一、你地系咪真系沙田吕明才中学嘅家长?
    
    自称「一群愤怒的家长」抗议,明显就系想用家长名义增加请愿既正当性,简单嚟讲就系用依个身份增加说服力,等更多香港人觉得「啲中学请黄之锋去分享真系好有问题架」,阻止我地依啲学生代表接触一般学生嘅机会,但系依班示威人士成个过程都无声称自已系间学校家长咪即系「露左底」,我唔系话一定要系间学校既师生家长先可以评论果间学校嘅情况,但依种「个仔唔系喺度读又要用家长身份发言」真是不是好掂,要出手打压阻止乜乜乜都好心高招啲,家阵间学校嘅家长都未出声,校外中年人士就急住请愿递信影相举示威牌认真骑呢。
    
    二、点解只得文汇东方太阳三间报馆报单新闻?
    
    行动完咗想有传媒报导当然无可厚非,但搞完个「家长示威行动」,全香港都只得《文汇》、《东方》同《太阳》三份报纸报依单新闻,仲要用上「愤怒家长抗议黄之锋」、「家长抗议沙田吕中引『锋』入室」依种标题去报单新闻,立场同取态系啲咩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主流报章嘅《明报》、《苹果》、《星岛》同《经济》全部都无报导到,咁件事如果得某一个阵营嘅媒体关注,仲要示威者无名无姓(你至少都搵个乜乜家教会出泥先交足戏架嘛),咁系咪真系纯粹「家长自发」?抑或其实成个示威行动都有住一个完整嘅政治agenda,往后有边个雨伞运动嘅代表人物去中学分享,第二日就会有班「中年人士」去示威,即系「边间学校请黄丝分享,蓝丝就去边间学校示威」?
    
    三、你又知我有教学生犯法?
    
    示威人士批评我「教导学生犯法」,咁我想问如果佢地当日无听过我分享,佢地作为某程度上嘅「家长」咁个仔女又无去个论坛,又凭乜嘢话我有「教导学生犯法」?其实请个嘉宾嚟学校分享只系为咗听下佢分享个人经验同观点,我从来都无用一个「教导」嘅心态同一班同龄同学讲我嘅谂法,咁更加唔好讲我根本无呼吁学生参与公民抗命,只系讲述点解我个人会选择用公民抗命嘅手法去争取民主,其实当日分享一开始我已经同班同学讲:「我今日嚟到依度,唔会同你讲我系中立同埋完全客观,作为一个学生组织嘅代表,我绝对有自已嘅立场,但当我讲完之后你可以按自已嘅准则去思考,决定你自已同唔同意我嘅睇法,如果你唔同意以及系质疑既话,欢迎一阵问答环节尽情咁发问甚至『挑我机』。」
    
    四、学校请我讲青少年政治参与,咁何来「交流政治化」?
    
    同一时间,班「家长」话我将「交流政治化」(即系同学生交流加入好多政治话题之类咁样)仲更加奇怪,学生会请我去讲「青少年参与政治活动的角色」,我唔讲政治咁有咩好讲?唔通同班同学讲我砌高达砌成点?既然学生会邀请得我去分享,学校又批准左嘅话,你地有咩资格去规管人地学校批唔批准?
    
    校长都讲到明「因为黄之锋一直在前线参与政治活动,所以在本年开学便批准了有关决定」,如果蓝丝嘅朋友觉得学校唔应该请我去分享嘅话,不如谂下你做校长会请边个去学校讲中学生政治参与?咁事实上建制派阵营真系无一个学生,喺中学既时后就参与政治事务兼有埋媒体曝光,与其不满学生会请我,不如谂下点解蓝丝咁耐以嚟都攻唔入学界依个桥头堡,学协不成气候被学联压住,中学就连统战组织用银弹攻势都达唔到政治目的,认真惨惨猪。
    
    五、蓝丝核心价值:有你无我?有蓝无黄?
    
    睇返《明报》都见到沙田吕明才中学嘅温校长讲到明,为左推动学生从唔同角度了解社会议题,都曾经邀请陈方安生、曾钰成同埋前人大代表担任校内讲座嘉宾,既然学校既立场都系政治中立,容许学生听唔同政治立场同取态嘅人表述观点,蓝丝觉得只系同一立场嘅人先入得学校分享,系咪人大政协高官就去得,咁泛民议员学生代表全部就唔得,依家蓝丝鼓吹「有你无我」嘅政治立场,难道佢地想以后一有政协去学校分享,就有人立即去学校外面追击个政协,成日话社会撕裂好严重,今时今日有着有蓝无黄既风气,咁到底问题系由边个引起?
    
    讲到尾,我唔知到对家蓝丝嘅做法未来会唔会继续变本加励,但好明显佢地对于一直攻唔入学界依个桥头堡深深不忿,难怪见到我去中学分享就有咁大反应,但其实上年考完DSE我就已经去左接近三十间学校分享,学界我哋一定会守住,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无论你有几多青年军同学校交流团,我地都继续会用我地嘅办法,守住学界对民主自由信念嘅坚持。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3108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