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地方政权在给王珂玛下套/杜阳明
(博讯2016年05月04日发表)

     4月29日维权人士王珂玛家出现了一桩耐人寻味的事情,二楼的楼组长家的一件快递送给王珂玛家,正好当家女主人不在,访民朋友姚敏华不明就里收下并且拆开,是二个塑料小框,30号王珂玛用塑料筐放进食物百叶结在空地上晒太阳,被二楼楼组长的女儿上门辱骂,并且进行肢体语言。楼组长与王珂玛的爱人将双方劝开,王珂玛的爱人将王珂玛拉回家中,为了避免继续产生矛盾,将房门关紧。楼组长的女儿依然不依不饶地谩骂,内容是:你是无赖,你自己害死了妈,却要诬赖政府,敲政府的竹杠。并且用王珂玛放在外面的椅子砸门。王珂玛在爱人的劝说下隐忍不发,当矛盾暂时平息以后,王珂玛的爱人以为没有事了,又把门打开。楼组长的女儿带着丈夫冲进王珂玛家,先用门旁的椅子砸王珂玛,导致王珂玛的手臂产生乌青,接着拉着王珂玛的伕领,丈夫拉着王珂玛的手臂让妻子打,楼组长的女儿挥拳打王珂玛的后脑勺右面的颈部,派出所出具验伤单,医院诊断为脑梗死。
    
     楼组长与王珂玛的爱人平时相处很好,收错快递的事情在现实社会的快节奏中经常发生,如果有矛盾你应该找快递公司,不应该直接找收快递的居民闹矛盾。如果没有势不两立的仇恨,没有必要连续三次冲、砸、入室殴打。而且言语中透出的是王珂玛上访的诉求中与政府的矛盾,王珂玛上访后蒙受不白之冤、锒铛入狱,母亲也被关黑监狱迫害致死,但凡有一点人性的人应该加以同情。王珂玛被共匪二场冤狱并没有屈服,并且继续再接再厉上访,成为中共眼中钉肉中刺、恨之入骨。如果说刻骨仇恨应该是地方政府而不是楼组长的女儿,没有地方政府的暗中唆使,关系很好的楼上、楼下的邻居不会为了收错快递你死我活,更何况王珂玛在一开始就答应再买同样的塑料筐还给他们,那就更没有必要大打出手。这样的事情似曾相识,访民被共匪下套不是一个、二个,现在我举二个例子。
    
    2003年3月6日在北京与市信访办的夏明谈妥四个条件:1,在京57个访民一律卧铺回沪,2,吃、喝的费用政府买单,3,市委秘书长柴俊勇7号在市信访办接见所有的回沪访民,4,期间不能出现警察干预。事实证明中共的所有承诺都不能相信,首先出现大量的警察、便衣,将我们软禁在3号车厢,为了便于管控,前后门全部锁掉,竟然不允许3号车厢的乘客到站下车不开门。原本答应的全部卧铺回沪的承诺全部食言,经过不屈不饶的斗争,最后才争取到7个卧铺。王水珍、柴燕芬、姜宝珍在卧铺车箱看到了北站街道永胜居委会支部书记朱建英,因为此人曾经做过伪证,所以三人与她发生了争吵,并且拉拉扯扯,在四十几名政府工作人员、便衣的保护下很快被制止,如果政府不是故意下套让王水珍等三人造成“打人”的既成事实,他们恐怕连靠近朱建英的机会都没有。结果以打人为由,王水珍被判徒刑、柴燕芬被判缓刑、姜宝珍被免于起诉、取保候审。
    
    本人在2013年3月15日被芷江西街道送黑监狱软禁一个月,与许多同样遭遇的访民到新华日报分社要求曝光,本人年事已高,又有糖尿病,尿急与新华分社门岗协商想进内小便不允许,活动厕所又无钱缴,与厕所管理员协商不肯,无奈只能去绿化带内小便,被厕所管理员辱骂不息,忍不住也对骂几句,不料旁边窜出一个人(判决材料上得知叫陈光标)衣服上有城管字样,对着我挥拳殴打后回身想逃,被我拉住,双方扭在一起,对面的访民们看见赶过来,此人害怕求饶,说了对不起,我感到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放了他,我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结果在我的二年半徒刑判决书上三条罪名
    
    1,随地小便,公安局侦查8个月查明我在马路上小便,检察院侦查查明我在厕所门口小便。明明新华分社门前的探头清楚地显示,何必故弄玄虚。
    
    2,不买公交车票。
    
    3,打人、证人陈光标满意出庭,被撕坏的衣服、眼睛满意当庭呈供,没有出示伤残司法鉴定。明明打我的人在政府魔术师的操作下变成了受害者,俯拾皆是的冤假错案不必一一道来。
    
    中共及其走狗下套、设陷阱的手法何其相似,故意制造冤狱的手段雷同。现在地方政权又在利用楼组长的女儿寻衅滋事给王珂玛下套。后事如何发展,请大家拭目以待。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5/2016050416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