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0日 转载)
    
    1971年,陈珍福被“四川省石柱县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和“石柱县革命委员会人民保卫组”判成“强奸犯”,从此饱受批判、殴打之苦。今年,上访37年,94次的陈珍福老人,终于拿到了洗清冤屈的判决书。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拿到洗清冤屈的判决书,陈珍福终于笑了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谈起过去,陈珍福满脸惆怅。
    
    重庆晚报10月30日报道
    
    文革时期的一件冤案,让陈珍福戴上“强奸犯”的帽子,让他和家人饱受折磨。37年来,为还自己清白,他一直在不停奔走。
    
    “能在死之前等到这一天,这辈子,我知足了。”他说。
    
    80岁的陈珍福已一个多月没睡好觉,此前漫长的37年中,他也从未睡过安稳觉----8年遭受的批斗,使他身体和心理都落下后遗症。
    
    “拿到判决书,就可安心睡了!”37年来,陈珍福每天都这么想。但真到了这天,他却失眠了。
    
    “宣告原审被告人陈珍福无罪。”一个多月来,陈珍福每晚都枕着印有这句话、盖有鲜红的“重庆市石柱县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章的判决书闭上眼,然后在被人五花大绑押着游街、被人打得遍体鳞伤、被人指着鼻子骂“强奸犯”的梦魇中惊醒。
    
    这种梦,陈珍福37年来常做。
    
    “要永远好好保存----即使我死了。只有它可证明我不是强奸犯,证明你们不是强奸犯的儿女。”自9月16日收到判决书后,陈珍福几乎天天这样嘱咐家人。
    
    37年过去,“强奸犯”获清白
    
    “陈珍福诊所”位于石柱县县城新开路大安巷1号。24日,天气微凉,人们穿上夹衣,陈珍福却穿了两件毛衣、一件棉背心:“凉不得,否则头昏、胸闷,身上的旧伤还又痛又痒。”
    
    自2003年借钱在县城买这房子后,这个老农民就成了城里人。
    
    “你可申请国家赔偿噻。”前些天,对面门市一年轻人的话启发了陈珍福,他和家人顺便在纸上算了算,最后得出一个数字----16万元!
    
    16万元中,包括到北京以及四川盛涪陵区、石柱县里上访94次所花的路费、材料工本费、当年挨批斗造成的误工费、被扣去的口粮、被打伤后的医药费和后续基本医疗费。
    
    看到这个数字,陈珍福自己都吓了一跳,却又隐隐觉得还遗漏了很多。
    
    成“强奸犯”前,陈珍福是石柱大歇区医院医生,后任石柱县革委会常委,享受国家派发的口粮:“用现在的话说,是国家干部。”
    
    “强奸犯”的帽子让陈珍福从“国家干部”一下子变成农民,落实政策后仍是个农民。他不知这损失该怎样换算成人民币。
    
    过度思考让陈珍福头一阵眩晕。“自被批斗后,爸爸的脑筋就不如以前,反应也迟钝了。我们现在都不准他独自出门。”四儿子陈世强说。
    
    陈珍福至今保存着1971年11月13日,由“四川省石柱县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和“石柱县革命委员会人民保卫组”联合下发的判决书原件:“罪犯陈珍福一贯流氓成性,从1962年以来,采取关心生活、看并个别谈话等卑鄙手段,先后调戏、奸污妇女、少女十余人,特别严重的是1971年3月8日上午,乘唐××患病卧床之机,闯入唐的卧室,采用暴力,将唐强奸……特依法给罪犯陈珍福代(戴)坏分子帽子,判处管制3年。”
    
    陈珍福不知这个莫须有的帽子是怎么戴上的,只知是唐××告发了他,只记得从当年3月起便是不断的批斗、挨打、受伤,而3年管制也被延至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
    
    受了伤,陈珍福不敢去医院,只凭祖传中药知识自己抓了些中药。直到现在,陈珍福身上到处是伤疤,右手只能抬到腰部……
    
    “老了,不想再折腾了。”获得清白的陈珍福对别人说,现在自己没想到国家赔偿。他为自己的冤屈奔波37年,只为拿到这一张法院判决书,上面必须有“宣告原审被告人陈珍福无罪”这句话。
    
    嚼干胡豆步行进京上访
    
    “强奸这罪名就跟颠覆社会主义一样,抬不起头。”8年生不如死的批斗中,陈珍福始终没承认自己强奸。那次在万人大会上,民兵用脚踩在他脸上,将一张认罪书丢到面前,要他画押。陈珍福闭着眼只说了一句:“我没罪!”
    
    这样“不认罪”的态度给他带来更深重的灾难。胸前挂着“强奸犯”的牌子到处游街,从大歇到石柱县城,甚至远到丰都,承受路人鄙视和唾骂。陈珍福从没掉过泪:“死也要死得清白,打死也不能承认有罪。”
    
    从1971年起,受尽折磨的陈珍福就开始不停上访,直到今年平反。
    
    陈珍福向当地革委会反映冤屈,换来的是毒打。向省里反映,总被“转当地革委会调查落实”,结果回来仍是挨打。
    
    1973年3月一个夜晚,陈珍福悄悄溜出家门,随身仅带了床破棉被、4双草鞋、30多斤妻子为他准备的干胡豆。身无分文的他要步行到北京去找毛主席!
    
    陈珍福一路向北,困了睡车站,饿了吃干胡豆,渴了喝泉水,4双草鞋全穿烂了,他就赤脚前行……70余天后,光着脚的陈珍福终于到了天安门。这时,他双脚的血泡已不停向外流血流脓。
    
    “我不是强奸犯!”这是陈珍福对接待他的工作人员说的第一句话。
    
    拿着那张写着“请涪陵地区革委会认真调查”的条子,陈珍福觉得握着的是尚方宝剑。
    
    “你敢欺骗中央,罪加一等,要实行严厉的无产阶级专政!”当陈珍福满怀希望将这张条子递给涪陵地区的当权者时,没想到换来的竟是这句话。
    
    “我要正式文件证明清白”
    
    1974年3月,陈珍福拿着妹妹用一头猪换来的70多块钱再次到北京上访。回来后,石柱县人民法院下达裁定书,认为陈珍福强奸案“依据不充分,适用法律不当。撤销原判决,重新审理。”
    
    但陈珍福的命运并没因此有丝毫改变,他又成了“刘少奇的代理人”,“无产阶级”继续对他实行专政。
    
    继续申诉下,1976年,石柱县革委会又下发了“关于恢复陈珍福同志原任职务的通知”,对其强奸一事予以否定,恢复其名誉,陈珍福终于松了口气。
    
    世事难料,“通知”下发没几天,全国就刮起打倒“四人帮”狂潮。陈珍福再次被当成“四人帮的人”揪出来。
    
    石柱对“四人帮”的批斗持续到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至此,陈珍福噩梦般的日子才结束。但他并没结束申诉,他要争取裁定书中说的“重新审理”。
    
    等,成了陈珍福这些年最重要的生活内容。陈珍福一天天老了,他担心自己死了也等不到法院裁定的“重新审理”。
    
    “那个‘通知’已给你平反,还审什么?”领导们都这么说。但固执的陈珍福只说:“我不要通知,要正式文件证明我清白。”
    
    只有妻子王应美明白他。37年来,陈珍福常常半夜被噩梦惊醒,然后睁着眼等天亮。
    
    拿到判决书,八旬翁哭了
    
    这些年,当年诬告陈珍福的唐××也多次找到他,承认当年是受人指使陷害他。想到那个疯狂的年代,陈珍福原谅了她,但这并不能减轻他的痛苦,他仍然每年向相关部门申请重新审理。
    
    “你不嫌麻烦啊?现在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强奸犯了。”常有人这样说,陈珍福总是反诘:“给你戴顶‘强奸犯’帽子试试?”
    
    冤案牵连了他全家,自成了“强奸犯”,家人常被当成“坏分子家属”拉去批斗,还常被抄家。有次,王应美被当场打掉3颗门牙,整口牙齿都松动了。30多年来,她连稍硬点的干饭也不敢嚼,直到去年安假牙。
    
    “我们兄弟姐妹7人,没一个上初中。走到哪都有人骂我们是强奸犯的娃儿,抬不起头,读什么书?”大儿子陈世强说。
    
    如今,陈珍福这个当年“国家干部”的7个孩子中,有两个在拉人力三轮车,两个务农,三个跟他开诊所。
    
    这一切,坚定了陈珍福不顾麻烦,要“重新审理”的决心。
    
    拿到判决书那天,陈珍福没笑,反而哭了,老泪洒落在判决书上。
    
    “我们只是满足他的心愿。”石柱县法院院长说,陈珍福是个较真的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烟台访民房树梅诉公安局案已超审理期限,省高院迟迟不予判决
  • 河南周口女访民李艳琴上访被关500天(视频)(图)
  • 地震灾民代表进京上访被关黑监狱/RFA
  • 上访告御状,送你进黑监狱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被劳教所以不听话而禁止与亲人会见
  • 全国多个城市经租房主联合赴建设部上访
  • 贵州300学生上访,区教育局长彭健免职
  • 武汉市三十多位访民进京上访 十一人被截回
  • 视频:万亩亿林受骗者云集,首次动用警察镇压上访者(图)
  • 山东省腾州市环卫部门非法辞退环卫工人 上访代表被劳教
  • 上海访民郭益贵遭殴打 武汉访民再次集体赴京上访
  • 四川自贡上访人罗世模等5人在北京被抓捕(图)
  • 上访维权人士冯军被绑架殴打致伤
  • 江苏宿迁汽配城业主集体上访
  • 河南上访维权代表刘学立被加重三个月劳教(图)
  • 上访维权代表刘学立被加重三个月劳教
  • 河南农妇上访,计划以死抗议司法黑暗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急需保外就医
  • 山西娄烦溃坝惨案遇难者家属上访遭警方扣押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南通迫害上访公民/唐玉珍
  •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刘正有
  • 老上访又一建议呼声/ 陆大椿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侯建斌
  • 喀什新疆籍退伍军人向中央谏言 不能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上访者/周友军
  • 胡建兵:有感于“我们眼里的小事往往是上访群众的大事”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 钟瑞华:艰难上访路
  • 九十岁的老人把“静坐示威”日期定在他上访一周年纪念日
  • 莫让“信访联络员”变成“上访专业户”/周宏忠
  • 掀起中国夏季维权上访大潮的号召/袁红冰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 上访人敬杨佳义士英雄末路慰英怀
  • 问题丛生的上访制度 / 冉云飞
  • 刘景松:上访第一人,刘奶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广州市长出面接待上访现象的意味深长/何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