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庆异地遭绑架,中秋月圆人不圆/叶金娣的妹妹叶金娥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5日 来稿)
    
    杭州拆迁户叶金娥女士旅游合肥访友,遭遇杭州国保绑架,不堪凌辱吞物自杀自述:
     (博讯 boxun.com)

    尽管满身伤痛的姐姐叶金娣还羁押于杭州市看守所,拄双拐的母亲被关入地下黑监狱,杳无音讯,但是随着伟大祖国60华诞举国欢庆脚步的渐渐临近,我还是如约前往安徽省合肥市游玩访友,顺便散散心。
    
    这是一座有着“绿城”之美誉的城市,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气。
    
    尽兴地玩了两天,浑然不知有一个罪恶的计划正在我身边悄然酝酿。
    
    9月30日晚逛于合肥市滁州路,突然一辆轿车停在路边,车上迅速下来几个男人,拖着我就强行往车边走,速度之快。
    
    就在一瞬间,我脑子一闪,首先就想到遇到截匪我遭绑架了,可是这里是合肥,不是杭州啊,他们肯定是认错人了。
    
    我拼命挣扎,同时大喊“救命啊”!引来很多路人驻足旁观,因为滁州路靠近长江东路这一带还是比较热闹繁华的,我不知道当时“匪徒”向他们出示了什么,路人除了旁观无人敢靠近一步。
    
    强行拖进汽车后,我还是惊魂未定,再三追问“你们是谁?”“你们哪里的?”“你们想干什么?”其中一男子只从牙缝里蹦出一句:“杭州的!”借着马路上昏暗的灯光,还真是杭州的,其中一个是西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方海峰。
    
    接着有两辆车子前来接应,其中一辆商务车,我看到了转塘街道副主任王关银和西湖公安分局的王茵(音)等人。
    
    我被强行带离合肥,他们另一路人马则奔赴我住的宾馆房间,我的行李,连同朋友的电脑都被他们带走(回家交还我时才知道)。
    
    人逼急了会拼命,狗逼急了会跳墙,在高速公路上我吞下了异物。
    
    接着一夜迷迷糊糊地被分别送进了安徽省芜湖一家人民医院、宣城人民医院。我的裙子早已被扯破,内衣、内裤几乎裸露,曾多次向两位女警提出要求更换,得到的是不予理睬。更糟糕的是这几天我刚来了例假,多次要求上厕所更换卫生巾,均遭到拒绝,一直到宣城才让换,我的内裤、裙摆上早都已经一塌糊涂了。
    
    后半夜就在宣城人民医院急诊室度过。当地的四名着装特保一直看守到天亮。只依稀记得曾经进来几位干部模样的人,其中一位还自称是从北京来的国家信访干部,姓王,让我第二天有事找他谈。我受宠若惊,怎么在安徽还有中央派来的信访干部关心我家的事?感激之余,我还是懵里懵懂:“谢谢你们!可是我是来游玩的呀,我并没有到安徽来上访啊?”……
    
    浑身无力,脑袋象是灌满了铅似的又沉又痛,昏昏沉沉地挨到了大天亮。
    
    也不知是几点了,我又被送到了商务车上,我已经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这次直奔杭州浙江医院。
    
    又是一番拍片折腾…
    
    在浙江医院我见到了西湖公安分局的刘副局长及分局其他人,转塘街道的章洪根主任以及几位副主任,转塘派出所的孟所长,西湖区检察院的,西湖区卫生局的等等相关领导,哎呀,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环境下,见到咱的地方父母官们,真是太不寻常了!而且自己一天一夜未进食喝水,两天一夜没洗漱,浑身臭烘烘的接受各领导们的“谈谈”,真是羞煞人也!
    
    接着在他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我被做了胃镜下取异物。
    
    被送到家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
    
    太遗憾了,我连观看60周年国庆大典、隆重的阅兵仪式电视直播的权利都被剥夺!
    
    身上都是淤青,浑身疼痛,胃部不适,头痛目眩…这些天只能呆在家里休养,家门口四周依旧是重兵看守。
    
    今天是中秋佳节,家家户户庆团圆,而我家里却是月圆人不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杭州访民叶金娣被诬陷逮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