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杭州失地拆迁农民叶金娥披露一家遭遇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5日 来稿)
    连日的阴雨雪天气昨天算是暂告一段落,阴湿又寒冷的天气也使我的腰部伤痛再次复发,弯腰行动都非常困难,2008年奥运前夕第一次被绑架所致的腰伤经常随着气候变化而复发,看来想要痊愈已是不可能。
    
     相信这几天被羁押的姐姐叶金娣在看守所必然也受到全身多处伤痛的煎熬,特别是2004年3月2日的那次在家中被警察暴力非法拘捕殴伤致脊柱骨折2节,以及2008年奥运期间被拘捕后遭刑讯逼供致髋部、腿部受伤引起的旧伤病痛。 (博讯 boxun.com)

    
    而身心所遭受的创伤已成心底永久的烙印。
    
    冤情最大,控诉就多,受迫害也就最深。
    
    杭州市西湖区转塘街道大诸桥村叶金娣与杨云彪两个个案是杭州众多被强制拆迁户中以刑事手段推进违法拆迁的典型案例,在全国亦属罕见。
    
    上周日,收到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邮寄过来的《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叶金娣涉嫌“故意伤害”一案的二审在既没有公开开庭审理,也没有听取辩护人意见的情况下,再次枉法做出了二审裁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53条都明确规定了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后,合议庭认定的事实与第一审认定的没有变化,证据充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在决定不开庭审理前,合议庭要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类似于法庭调查的过程。
    
    由于我们在上诉时再一次提出《要求公开开庭审理的申请》以及《要求鉴定人当庭质证的申请》,但是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均置之不理,既没有口头回复,也没有书面答复。
    
    一审西湖区人民法院代替二审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邮寄送达了《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至今我们才知道主审法官钱安定原来是代理审判员,而合议庭的其他人员也是在看到这份《裁定书》才知道,由审判长韩骏与审判员蒋祖峰组成,一直都没有人告知过。
    
案情简介:

    
    前序:2004年3月2日叶金娣在家中被原之江公安分局(现并入西湖公安分局)民警非法暴力拘捕并打伤,脊柱骨折2节,全身挫伤,家人一直在控告、上访,并等待有关部门的依法处理。
    
    2008年1月25日晚上,天下着雨,叶金娣因合法房屋已被强拆,又因腰伤行动不便,由丈夫陪伴去公共浴室洗澡,回来途中遭遇车祸:同镇龙心村李月珍夫妇驾车从市区方向至杭新路江口大厦十字路口时,闯红灯,撞了正在斑马线上绿灯行走的叶金娣,双方发生争吵,李月珍下车先动手打了叶金娣,双方遂开始发生扭打,之后叶金娣发觉自己受了伤,就去医院就医。后来听说李月珍的左手无名指末节也受了伤。
    
    2008年8月26日(奥运期间),叶金娣在妹妹被绑架以“学习班”之名非法拘禁期间,被西湖区公安分局刑拘,次日凌晨3时被办案民警徐兴环刑讯逼供再次打伤,9月10被西湖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羁押112天,不准许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却多次带领转塘街道主管拆迁的副镇长等人进行提审与会见,并逼迫叶金娣签定《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以及被警察打伤相关医疗费用的协议。(叶金娣没有文化)
    
    一审故意伤害罪名成立,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二审维持原判。
    
    姐姐叶金娣被复制成现代版<杨乃武与小白菜>!
    
    这是一桩冤案!天下奇冤!
    
辩 护 词

    
    尊敬的二审各位法官: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叶金娣之委托,指派王才亮律师担任其二审辩护人,为其提供法律援助。现履行辩护职责,发表三点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合议时参考。
    
    一、一审判决不公,违背事实与法律。
    叶金娣被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确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其有罪供述系非法取得,依法不应采信,而证人证言均不能直接认定被告人实施了一审判决所述伤害行为。
    
    1、其“有罪供述”系非法取得,依法不应采信。
    
    叶金娣是2008年8月26日被刑拘的。其被羁押后共有九份笔录,其中只有两份承认咬了受害人的指头。但是这两份笔录均是被办案人员殴打至伤后所作的,而此前的笔录均未承认咬手一事。从医院病历记载,受害人的手指在冲突中是受伤,而断指是医疗行为,故咬断之说非法律语言。正如检方公诉人所称,公安机关先后对叶金娣进行了九次讯问,然而至今检方只提供了一份《问讯笔录》,而这份2008年9月16日制作的《讯问笔录》恰恰又是在叶金娣被施以刑讯以后所作的逼供!实属侦查机关使用暴力手段采集的非法证据,故不能当作定罪量刑的依据。
    
    退一万步说,即使这份有罪供述的《笔录》不是刑讯逼供取得的,而《笔录》上也没有确定是叶金娣本人咬了李月珍。其原文是:“...现在想想可能被我弄成当时那个情况,所以应该是我的嘴巴咬伤她的手的……”。可见是被告人为满足办案人员的要求,而在进行推断分析怎么样才能让对方的手指伤与自己的嘴巴能衔接起来而能够对的上号。也就是说叶金娣本人根本就不知道李月珍的手是如何受的伤,却要自己对号入座!很明显,也就是说在2008年9月16号之前,她根本连想都没想过自己什么时候有过咬人这回事,而是在9月16号做这第7份《笔录》时,“自己想想”有可能有这么回事。《笔录》第3页上,写着“我现在想让你们民警帮帮忙,我想……”试想,作为把自己打伤,自己又要去控告的对象,怎么可能讲出请他来“帮帮忙”这不符合常理逻辑的话呢?
    
    被告人坚称自己没有实施故意伤害行为的四次讯问笔录,检察机关未向法庭提交。《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
    
    2.一审法院采信的证人证言均不能直接认定被告人实施了一审判决所述伤害行为
    
    证人徐xx系李月珍的丈夫,其证言不具有客观性,即便他讲的是事实,从他的询问中可以证实,整个过程中他也没有看到被告人有咬伤其老婆的行为。
    
    证人沈xx、张x的证言均只能证实二人看见双方互相殴打,而不能证明被告人有咬伤李月珍手指的行为,因为他们自始至终没有看见被告人有咬人的行为。
    
    证人朱xx、李xx系双方互殴结束后才抵达现场,其对当时情况的了解是根据李月珍夫妇二人陈述,不足为据。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刑事案件,只有在“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情况下,才能依法认定犯罪嫌疑人有罪。而本案认定当事人实施了故意伤害行为的证据,除上诉人屈打成招的一份供述之外,只有被害人李月珍的自述,且她的自述前后也自相矛盾,远不能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
    
    原判认定均属臆想、推断。没有其他证据支持。故认定被告人将李月珍手指咬伤的事实不能成立。
    
    3.一审法院不仅没有如实认定事实,而且故意回避了重要事实。
    
    (1)被告人被刑讯逼供的问题。
    
    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被告人陈述了被刑讯逼供的事实,也曾言“被公安打怕了”,并提供了恢复人身自由当日的医院伤情诊疗记录,也阐明了没有对被害人进行人身伤害的事实,但是一审法院既没有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排除非法证据,也没有对被告人没有实施被诉行为的当庭陈述进行核实。
    
    一审庭审时被告人曾陈述已向检察机关等部门控告刑讯逼供的情况,并多次提出要求公诉机关以及法庭调取2008年7月27日凌晨3时被告人被用刑的看守所监控录象,但是一审判决却故意避而不谈这一至关重要的情节。这一做法与公正审判的原则相违背。
    
    (2)“受害人”的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
    
    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被告人向法庭提供了自己在事发时被“受害人”李月珍打伤的医院伤情诊疗记录,公诉机关也当庭进行了一一核实与质证,然而一审法院不但没有客观、公正的审理案件,认定事实,反而是在如此清晰明了的事实面前,做出与本案极不相符的有罪判决,以“因车辆行驶问题发生争执,被告人心生愤怒而发生争吵直至扭打,在扭打过程中,将李月珍的手指咬伤”的模糊概念掩盖了事实真相,混淆视听。使其事情的真相与是非观念发生偏移。
    
    事实是在整个案件的过程中,被告人不是加害人,而是交通事故的受害者。但是在一审判决中是依据李月珍的《询问笔录》的说法,对引起这场纠纷的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只字未提,故意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庭审查明是李月珍夫妇闯红灯违章行驶车辆,撞上了正在斑马线上绿灯行走的被告人,接着便是李主动下车谩骂并先动手殴打被告人,致使被告人受伤。从交警陈xx的询问也可以证明。
    
    虽然公诉机关对本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二次,延长审查期限一次,但本案的主要事实仍未查明。一审判决则是错上加错。
    
    二、一审判决不公,悖于公正与常识。
    法律的价值在于寻求和维护公平,而一审法院随意认定被告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的判决不公。
    
    1.纠纷起因于被害人违章驾驶且态度蛮横。
    
    被告人在2008年1月25日晚与李月珍因交通事故引起发生“争吵直至扭打” 是事实,但事发并非被告人单方原因造成。首先,李月珍与丈夫违章驾驶车辆闯红灯超越斑马线,撞了被告人,这是案发的起因。其次,李月珍主动下车谩骂乃至殴打被告人,此有证人沈xx的证言为证。最后,李月珍当场抓伤被告人叶金娣面部,并殴打叶金娣造成叶多处软组织损伤,此有交警陈xx和医院病历证明。
    
    李月珍的左手环指末节受伤是事实,但是对于如何受伤,以及受伤的经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上诉人所为。
    
    被告人没有文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未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情。从2004年3月被原之江公安分局(现并入西湖公安分局)民警打伤脊柱骨折2节,全身挫伤,丈夫被蒙冤判罪,均是由于地方政府要非法强拆被告人的合法住房引起自己的亲人遭到公安机关等政府部门的一系列迫害,而且直到现在没有一桩案子是得到了结的。被告人一家至今还在向有关部门控告公安机关的一系列违法行为。
    
    2.一审判决显系一起公安机关打击报复被告人叶金娣之恶性案件。
    
    在被告人被羁押期间,警方违反《刑事诉讼法》和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的规定,羁押叶金娣112天一直拒绝让叶的家属在杭州聘请的辩护律师会见,西湖区和转塘街道的有关人员却多次提审被告人,称如果被告人在《征地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就对本案不予追究。
    
    3.一审判决认定之故意伤害行为经不起推敲。
    
    第一,我不否认李xx左手环指末节受伤这一事实,对此也深表同情。但是除了李xx的本人陈述外,所有在场的证人证言都表示没有看到叶咬了李的手指头。而李本人对于案情的陈述已经庭审核实与事实不符。尤其值得我们重视的,一是陪同李去医院的亲友证实,当时是掉了指头一块肉,医院为防止感染而截去了“环指末节”。二是医院的住院病历记载:截指手“术中见指骨(远节)纵裂至中节指骨头水平”,并不能从中得出是咬断的结论。庭审质证表明,起诉书所指控的“被告人叶金娣将李xx的左手环指末节咬断”是没有证据支持的。
    
    第二,交警的证词证明:“情况是那辆轿车的车身部份越过了部份人行横道线”,“后经了解情况是那辆汽车开过人行横道时按喇叭吓着了姓斯的男子及他老婆(即叶金娣),后发生争吵打架”,“我们是开着122巡逻警车,亮着警灯过去的。我到了之后没看到他们再发生打架的行为。看到姓斯的男子的老婆(即叶金娣)脸上有抓伤痕,另一个开车子的男的老婆双手捂着,口里喊着痛死了,手指断了之类的话”。显然受害人一方行车闯红灯并违章是引起纠纷的起因。
    
    第三,唯一近距离看到事情过程的证人沈xx证实:“我看到杨桂英(叶的母亲姓名)的女儿被车上下来的女的打了一拳,是打在脸上的。从车上下来的女的手被咬伤” ,“当时是不是咬伤我不知道,两个女的在扭打的过程中,那个从车上下来的女的突然跳起来,哭喊着‘不对了,痛死了’”。从证人证言反咉了这场纠纷的基本特点,是双方均有责任,且受害者在违章驾驶后率先动手打被告的。
    
    综上,不得不说本案是一个明显的滥用国家刑事审判权图谋个人或部门利益,迫害公民的案件;且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请,适用法律不当,实属枉法判决。
    
    三.以刑事手段推动违法征地拆迁已违法违宪,法律人绝不应再为虎作伥。
    当人们了解全部案情之后,不得不面对一个基本事实:这是一起以刑事手段推动违法征地拆迁的案件,而所谓的故意伤害案只是一个工具。
    
    故意伤害案的被告人叶金娣,在 2008年1月25日,与丈夫在转塘镇人行橫道过马路时受到鸣笛惊吓而与本案受害人李xx夫妇发生口角、争吵,叶与李撕打的过程中互有受伤,但李因左手环指末端肌肉受伤而在医院将末节截肢,被鉴定为轻伤。即使如公诉机关指控的是“叶金娣将李xx的左手环指末节咬断”,也显然是一起民事纠纷引起的刑事案件。按照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与《刑事诉讼法》、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的规定,轻伤害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可以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当事人交纳保证金的,可以取保候审。故意伤害他人致轻伤,情节轻微,双方自愿调解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奇怪的是叶被刑拘后,办案人员多次带转塘镇拆迁办人员提审叶,只要叶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即可放人,所谓伤害案本身却始终没有人按照上述规定去调解,化解双方的纠纷。从而将本案的受害人的民事权益而不顾,把民事纠纷当作整人的工具,这一不正常情况说明了什么?
    
    原来,被告人叶金娣系西湖区转塘镇大诸桥村农民,是违法征地拆迁的受害户。2004年,叶所住的转塘镇未经国家批准被划入所谓的“西湖之江风景度假区”。由于征地没有经国家批准且补偿过低,叶拒绝签合同并反对施工,结果被执法人员打伤(尾椎骨两处骨折)。房屋在没有法定手续的情况下强拆,叶一直上访、申诉、控告,而西湖区警方是被控告对象之一,因此叶成为一些人所要迫害的对像。
    
    2008年1月25日发生的事,到8月26日下午,叶突然被带走,次日被刑事拘留。据叶所说,当晚为要叶招供是咬断了李的手指,办案人打得叶爬地不起。为掩盖叶被刑讯逼供的伤情,警方违反《刑事诉讼法》和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的规定,羁押叶112天一直拒绝让叶的家属在杭州请的辩护律师会见,更没有让当事人交纳保证金取保候审。直到案件移送到西湖区检察院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2008年12月16日,叶的家属在接叶出看守所时即由转塘镇派出所的警察出手续和费用并陪同到医院检查、治疗。虽然拖了112天,但多处伤情仍在。
    
    为上述问题,叶家向浙江省公安厅、检察院和杭州市公安局、检察院投诉,但至今没有结果。而本案的一审判决更使本案难以服众,案未了,事更未了!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我国《刑法》和司法实践都要求刑事审判要着力于化解社会矛盾,以维系社会和谐。本案虽然此前被人恶意扩大化了,但本案依旧是一场民事纠纷,被告人与受害人都是受害者,应当以调解的方法化解矛盾,而不宜适用刑罚手段。被告人叶金娣无罪。辩护人希望二审法院在开庭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作出公正的判决,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使该案的判决能够经受历史的检验。
    
    
    
     辩护人: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
    
     王才亮 律师
    
     2009年9月20日
    
    
    
    
    
    
    
    二审刑事辩护补充意见附带民事赔偿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接受上诉人叶金娣的委托,担任其涉嫌“故意伤害”案的二审第二辩护人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代理人,参加诉讼活动。本辩护人认为上诉人叶金娣无罪,在第一辩护人发表无罪辩护意见的前提下,本辩护人再作如下补充意见:
    
    
    
    一、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严重不清
    
    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叶金娣“在通过杭新路江口大厦前十字路口的人行横道时,与驾车行驶至此的徐烈江、李月珍夫妇因车辆行驶问题发生争执,被告人叶金娣心生愤怒而拍打对方汽车引擎盖,李月珍下车后与被告人叶金娣发生争吵直至扭打。在扭打过程中,被告人叶金娣将李月珍的左手环指末节咬断。……”与事实完全不符,这是故意掩盖案情真相。
    
    一审法院故意遗漏两个至关重要的情节:
    
    1、案件的起因一:李月珍夫妇违章行驶车辆撞了被告人叶金娣
    
    李月珍夫妇闯红灯违章行驶车辆,撞上了正在斑马线上绿灯行走的被告人,这是案件发生的起因,而一审法院故意遗漏这个重要细节,认定是“车辆行驶问题发生争执”,就断定是被告人叶金娣“心生愤怒而发生争吵”,这是明显的歪曲事实,混淆视听。
    
    2、案件的起因二:李月珍首先动手殴打被告人叶金娣
    
    按照常规,撞了被告人,李月珍夫妇本应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向受害者叶金娣道歉,并询问是否受伤事宜,然而李月珍不但没有为自己的违法撞人行为道歉,还恶言相加,先动手殴打被告人叶金娣,致使双方发生扭打。
    
    此有交警陈建云、证人沈正元的证言可以佐证。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只字不提这两个至关重要的案件起因和情节,辩护人认为只能是一审法院在故意掩盖、歪曲事实,制造冤案。
    
    
    
    二、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严重违法办案
    
    1、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被告人陈述了被刑讯逼供的事实,辩护人曾多次提出要求公诉机关以及法庭调取2008年7月27日凌晨3时被告人被用刑的看守所监控录象,但是一审法院却故意避而不谈这一至关重要的情节。
    
    辩护人再次请求二审法院调取公安机关在2008年8月27日凌晨3时左右看守所的监控录象,以查明被告人叶金娣被刑讯逼供的事实。
    
    
    
    2、叶金娣在被羁押的112天,公安机关一直拒绝其律师会见,却多次带领西湖区政府、转塘街道的拆迁办人员参与提审与会见,并扬言,若不签定《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合法住房已于2007年遭行政强制拆迁),就判十年徒刑!称如果被告人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就对本案不予追究。
    
    致使叶金娣在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被非法剥夺了聘请律师为自己提供法律咨询和帮助的权利,就出现被告人在所有《讯问笔录》上不肯签字,却同意画小圆圈的异常情况,以为画圆圈并不代表签名。
    
    被告人叶金娣在一审庭审中也刻意就画圈而不签名的原因向法庭作了解释,但遗憾的是一审法院也没有对此进行重视。
    
    
    
    三、公安机关尚有重要证据未提交
    
    公安机关先后对叶金娣进行了九次讯问,然而至今公诉机关只提供了一份《问讯笔录》,而这份2008年9月16日制作的《讯问笔录》恰恰又是在叶金娣被施以刑讯以后所作的逼供!
    
    其余8次《讯问笔录》,检察机关一直未向法庭提交,辩护人认为其余8次的《讯问笔录》定是被告人坚称自己没有实施故意伤害行为的笔录,一审庭审时辩护人曾多次提出要求公诉机关提供被告人的其余8份《讯问笔录》,特别是2008年7月27日被用刑前的所有《问讯笔录》,然而一审法院又故意回避了这一重要事实,不予理睬,其欲枉法判决的用意已非常明确。
    
    辩护人已向二审法院再次提出要求提供公安机关重要证据,被告人叶金娣的8次《讯问笔录》。
    
    
    
    四、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犯有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叶金娣咬伤李月珍的所有证据,除了证人证言,就是叶金娣本人屈打成招的一份《问讯笔录》、李月珍及其丈夫徐烈江的《询问笔录》,以及沈正元等八人的证人证言,和一份《杭州市公安局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
    
    
    
    1、 被告人屈打成招的《讯问笔录》含糊不清,不能证明被告人实施了伤害行为,本案第一辩护人已发表了意见;
    
    
    
    2、证人证言均不能直接认定上诉人实施了一审判决所述的伤害行为
    
    (1)“受害人”李月珍明显撒谎,证词前后矛盾。
    
    第3页“我就叫她不要拍,说车子没碰着他们,并伸手过去拨开她的手,那个女的就用手抓住我的左手,并用嘴咬住我的左手无名指,把最后一节咬掉了,我当时就痛得大叫‘痛死我了’……”,但是再看下面一段“一开始我手指被咬掉我还没感觉到,看到我老公被打,我才发现身上有血,并感到痛,才大叫的,说我的手指没了…”按照李月珍前面段的说法,她下车就被被告人咬住手指,直到咬断,看到了自己手指受伤的全过程,是被告人直接咬断的;但是下面一段又表明了自己后来发现身上有血,并感到痛,才大叫,才知道手指没了,意思很明确,此回答证明她并没有看到自己手指受伤的全过程,等看到时手指已经伤了。
    
    由此可以看出,李月珍明显是在撒谎,证词前后矛盾,漏洞百出,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的手指是被被告人叶金娣咬断了,却对于手指如何受伤却不能自圆其说,而对于自己如何下车先动手殴打叶金娣,致使叶金娣被其抓伤颜面部,多处软组织挫伤的恶行却避口不谈。很明显是要嫁祸于被告人。这也从目击证人沈正元的证言可以佐证。
    
    
    
    (2)江口大厦门卫沈正元是整个案件过程的唯一目击者,他在李月珍下车前就已经到达了事发现场。
    
    从沈正元2008年5月4日做的这份《询问笔录》可以看出,这已经不是第一份《询问笔录》了。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案发后最近几次的《询问笔录》。
    
    第3页,“就是那两个女的相互扭打在一起,没有用其它工具,我看到杨桂英的女儿(叶金娣)被从车上下来的女的打了一拳,是打在脸上的,从车上下来的女的手被咬伤,其他就是两人互相拉扯扭打。”“问:从车上下来的那个女的手是如何被咬伤的?答:当时是不是咬伤我不知道的。……是后来才听说是手指被咬伤的,是如何咬伤的我不知道。” 第4页上:“问:你是如何知道手指头被咬伤的?答:我是第2天听人说的。
    
    沈正元的证言可以肯定的是,李月珍下车先殴打叶金娣是事实,随后两人相互扭打,后来也看到李月珍的手是受伤的,至于扭打之前还是扭打之时受的伤,是如何受伤的,并没看见。是第2天听别人说的是咬伤。
    
    
    
    (3)交警陈建云的证言可以证明李月珍夫妇违章行车闯红灯是引起纠纷的起因,也可以证明被告人叶金娣当时受伤的事实。
    
    
    
    (4)张娟、何伟康、李玉娥、朱忠祥、胡鸣宇的证言只是证明案发后看到李月珍的手指受伤的事实,但是他们并没有人看到手指是如何受的伤,是听李月珍说的手指被咬伤。
    
    一审法院采信的7份证人证言,没有一份能够证明被告人叶金娣实施了故意伤害的行为,而恰恰都是事后听李月珍说的手指被被告人咬伤了,道听途说的消息都是出自于李月珍的一张嘴。
    
    所有的证言均不能直接认定被告人叶金娣实施了一审判决所述的故意伤害行为,一审法院却可以用“全部证人证言相互印证”一词来认定被告人叶金娣咬伤了李月珍。实在是荒谬!
    
    3、《杭州市公安局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与被告人没有因果关系
    
    《鉴定书》来自于送检材料李月珍的〈病历〉,病历上主要记载了李月珍的主述、临床症状和诊断。李月珍的主述是自己的手指是被人咬伤的,记录在病案。
    
    然后由于伤口严重感染而对李月珍实施“左环指清创,骨残端,局部皮瓣修复术,术中见指骨(远节)纵裂至中节指骨头水平,去除关节的软骨组织,骨锉平后,缝合…”
    
    《鉴定书》证明了李月珍手指受伤的事实,并因感染严重而进行了修补手术,但不能由此推定李月珍的伤就是咬伤的,更不能臆想、推断李月珍的手指受伤是由叶金娣造成的。
    
    《鉴定书》与本案被告人没有因果关系。
    
    一审法院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鉴定人没有就鉴定结论出庭接受质证的情况下,仅仅依据推测认定叶金娣咬伤了李月珍,是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
    
    辩护人已向法院申请鉴定人卢刚、富嘉丽出庭接受质证。
    
    
    
    五、附带民事部分:上诉人依法不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李月珍的伤情不是上诉人叶金娣伤害而造成的,上诉人没有犯一审判决所述的故意伤害罪,故不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上诉人叶金娣自己被李月珍殴伤却是不争的事实,伤情程度以及近2000的医药费在一审庭审时公诉机关也当庭进行了一一核实与质证,然而一审法院判决时却又故意回避了上诉人医药费用需要由被上诉人李月珍承担的问题,只字未提。
    
    因此请求二审人民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上诉人无罪,并驳回李月珍的附带民事赔偿的请求,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李月珍的左手环指末节受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上诉人所为。
    
    上诉人叶金娣依法不应该承担案中所诉的刑事附带的民事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叶金娣没有实施一审法院认定的故意伤害行为,没有犯故意伤害罪。本案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严重不清,并歪曲事实,掩盖真相,使被告人蒙受巨大的冤屈。
    
    认定被告人叶金娣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完全是公安机关无中生有、捏造事实的冤案,是故意报复陷害的行为。
    
    故此辩护人希望二审法院能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本案,查明案件事实,依法撤销一审枉法判决,改判被告人叶金娣无罪,还被告人清白与自由,纠正冤案。
    
    
    
     第二辩护人:叶金娥
    
     2009年9月23日
    [2009-11-24 21:57:37 | Edited 21:58:39] zouwei: 您的文章《天下奇冤杭州叶金娣被复制成现代...》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11-23 23:24
    对于前天发表的这篇博文(点击进入《天下奇冤杭州叶金娣被复制成现代版<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次被直接删除,我真的怀疑是否新浪的管理员所为,不会是卑鄙无耻的外星人干的吧?
    
    在此,我想转摘一段《人民日报》上的文章,给删我博文的人看看,好好学习学习。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424659.html
    
    
      在信息时代,网络工作至关重要,可以说是明辨是非、洞察秋毫的千里眼,是化解矛盾、维护民生的好帮手,是哪里需要哪里去的突击队,是抢时间争主动、克敌制胜的生力军。全面科学地认识网络,学会与网络打交道,是各级党委政府和广大领导干部面临的重大课题。
    
      领导干部上网,也是一种现代社会的“微服私访”。在网上,我们可以听到最基层的声音,了解最真实的情况。网民所议所提虽是个人意见,但来源于生活,出自于社会,代表着一个群体,不管是粗言、苦药,还是牢骚、怪话,只要我们带着感情、带着负责任的态度,去其糟粕、取其精华,都能为决策提供有益的参考。
    
      实践一再表明,对待网络事件,“躲”肯定不行,“堵”也不是办法,“拖”更解决不了问题,消极必然被动,积极才能主动。起码有两个方面需要引起重视:
    
      首先,快速反应是基本要求。在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阻止公众知情权的实现,往往会适得其反,甚至付出成倍的代价。因此,必须第一时间捕捉信息,第一时间站出来说话,既要上网看又要上网说,既不能失语又不能妄言,既需要快速又需要谨慎,“看”是为了掌握情况,“说”是为了澄清事实,对事件基本情况的公开要快速,对事件发生原因的解释要谨慎。应当讲,多数网民是通情达理的,他们比较在乎的往往就是一种尊重和态度。
    
      其次,解决问题是最终目的。上网不是形式,更不是作秀,不仅要“上得去”,更要“下得来”。上得去是要通过上网了解情况,得到有价值的信息;下得来,是要把得到的信息进行分析研究,分清真伪,给网民一个负责任的答复,推动问题的有效解决。这是一种运用网络的能力和智慧。
    
    杭州失地拆迁农民叶金娥披露自己一家拆迁遭遇,在新浪发表博文多次遭遇被删,有感而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杭州访民叶金娥遭遇绑架近况后的自述 (图)
  • 国庆异地遭绑架,中秋月圆人不圆/叶金娣的妹妹叶金娥
  • 神秘失踪在举国同庆前夕 老母亲已被关进地下黑监狱/叶金娥
  • 杭州访民叶金娥会见其姐未果 转塘派出所妄图一手遮天
  • 杭州访民叶金娥为其姐辩护 要求会见并阅卷
  • “奥运囚徒”访谈录:杭州叶金娥“法教班”内绝食抗争的经历
  • 杭州访民叶金娥失踪未归 其姐又被构陷遭拘留(图)
  • 杭州访民叶金娥失踪 家人心急如焚求线索(图)
  • 访民叶金娥等人神秘失踪 浙江省政府包庇违法项目
  • 杭州奥运前对访民进行大清洗 叶金娥被绑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