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7日 转载)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
    1,毛主席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


    2,抵制日货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


    3,特警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


    4,黑名单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


    5,还我钓鱼岛
    成都学生上街示威抵制日货、呼吁武装收钓(多图)


    6,爱我中华
    
    
    (参与2010年10月17日讯):2010年10月16日下午两点过,成都数千学生陆续聚集在春熙路伊藤洋华堂、伊势丹百货门口及附近街道进行抗议、示威活动,并对日货商铺、料理店等进行打砸。其间,个别学生与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肢体冲突。
    
    下午四时许,近千学生冲上距离伊藤最近的香槟广场三楼,拉出“还我钓鱼岛!!”“日本狗!滚出亚洲!!!”“打倒小日本!”等横幅。香槟广场涉日店铺被陆续加入的一些学生砸烂。玻璃破碎,快意的声音此起彼伏。广场上、下,围观群众近千人,高举手机、相机拍照、录像的拍友逾百。
    
    学生队伍持续响起“爱我中华!抵制日货!”“中国万岁!”“抵制寇货,武装收钓”等口号。围观群众时不时报以欢呼声与之相呼应。数百警察站在大街上,只看,不干涉。
    
    围观者中,有人说,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这个人被共产党关在监狱里。有人说,自己在伊藤洋华堂买了件上千块的羊绒衫,拉链坏了,找伊藤伊藤不理。有人说,砸的店铺是中国人开的,受伤害的还不是中国人,这些学生太没理性,是不是被人利用了。有人说,她后悔不该把汽车停在伊势丹,现在警察不让进,车开不出来,真是后悔死了。有人说,他们从陕西来,想一起谋划这个事,继而说这是个玩笑。有人说,把停在街口交警拖车用的五十铃卡车牌照拍下来,发布到网上,因为它的前窗贴了一块日货黑名单的纸牌。有人说,她们三个去砸了商店,被警察打了一顿。警察太挨球,不去保卫钓鱼岛,来打我们。有人说,明天伊藤如果推出打一折的广告,成都市民是否会倾巢前去购物。
    
    人群中突然爆发一阵莫名其妙掌声。原来有一块牌子高高举过头顶,并迅速向香槟广场移动。凑近一看,牌子上写道:“毛主席说: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日期为1957年12月17日。举牌子的是单独的一个成年人。1957年,正是反右运动如火如荼之际,此间举出,意味深长。这块牌子,一直被他从容举到香槟广场二楼,被学生接过。
    
    学生队伍从香槟广场冲下来,看似散落的示威队伍渐渐成为有序队列,往伊藤方向前进。询问队伍中一青年女子,是否学生。先回答是。随后很警惕地予以否认。
    
    在通往伊藤洋华堂和伊势丹百货的路口,公安和特警若无其事,站成一道人肉防线,防止情绪失控学生继续冲击这两个日本品牌百货商店。
    
    半小时后,特警开始增多,向香槟广场、伊藤方向进发,并很快看护住所有的进、出口。未见特警不礼貌行为,其姿体语言表达他们更像是在参加一个盛大节日。
    
    不能接近伊藤洋华堂、伊势丹百货,示威队伍渐渐离开,往红星路方向去。一面五星红旗在人群中坚持,随即迅猛追赶前面的队伍。
    
    下午5点半,四川大学、成都电子科大、西南民族大学等高校,紧急召回滞留校外的学生。班主任要求家长对未回校的学生进行定位。各寝室室长发出寻人短信:“有没有去今天去参加游行的?寝室长确认寝室人员。如果有参加游行还没回来,或者是晓得遭警察叔叔逮到了的,跟我说一声。
    参加反日游行的这些孩子,大多为80后、90后,是在日本动漫熏染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热爱樱花以及樱花带给他们的意像空间。落雨一般凄美飘飞坠地的樱花花瓣,让他们对失去的爱情、终极的死亡产生自私、疼痛的联想。他们因此容易冲动。他们是独生子女,备受父母亲爷爷奶奶的宠爱和娇惯。而沉重的学习压力和负担,又使他们容易和长辈对立,并陷入极端自我的世界,决不理睬他人的苦痛。他们是追求物质享受的一代,手机、笔记本电脑、名牌服装、鞋子,味千拉面、必胜客……都是他们渴望拥有而又容易被满足的。太多不劳而获,让他们不知生活艰辛。然而,就是这些孩子,能够走上街头,发出抵制日货,武装收钓的呼声。从某种意义上讲,不能说不是一种宽慰和进步。只是这种进步,需要保护和引导,从而使他们能够自觉地去了解钓鱼岛以及更多被教科书、媒体所遮蔽甚至编造的历史真相,并做出属于他们那代人的独立判断和行动。
    
    2010-10-16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10西游记:成都洛桑与会者被拦阻记实‏
  • 西安、成都发生大规模反日游行
  • 王怡牧师被强行托离成都机场
  • 成都纺织品公司反腐:惊天大逆转
  • 成都“野草”诗歌群体编入《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图)
  • 成都9家工厂商店连排起火致1人死 警方调查(图)
  • 成都“链子门”案宣判,旁听需带户口本
  • 成都社区党委书记电视竞职演讲 居民说很新鲜(图)
  • 成都31人疑参加寿宴后食物中毒
  • 成都97%适龄儿童接种麻疹疫苗
  • 成都“链子门”案件月底复庭,可能宣判
  • 成都郫县几百名失地农民数次上访 两名维权代表失踪
  • 《成都温江不平静的两天》续记/巴蜀人
  • 成都郫县失地农民代表唐章全被拘留
  • 北京维权人士刘艳萍状告成都派出所案维持原处罚(图)
  • 成都大学首开“性专业” 白岩松提出自己的观点(图)
  • 成都郫县众失地农民深夜突围上访 副县长亲自打人
  • 成都市麻疹强化免疫活动昨启动
  • 快讯:成都特警与反对建变电站的锦江城市花园业主对峙(图)
  •  李咏成都演讲荤话连篇 科大男生“上火”欲夺话筒
  • 我是成都的“张海超”;受到放射源辐射32小时/凌再富
  • 茶香阁:军转齐步走1:成都军区军转干部吴传河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成都武侯区金花镇官商勾结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成都皇家花园业主袁行根的呼吁书(图)
  • 中石油80万吨/年乙烯工程落户四川成都
  • “5.12” 四川大地震天主教成都教區受損情況統計表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对成都警界人士的特别忠告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成都白卉路春天花园成盗贼花园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成都:一面“歌德”一面下跪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质疑成都交通一票制:与剪径打劫何异?
  • 控告成都公安局陈云典等索贿办案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成都购房亲历/小四川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成都:港商亿元被骗案请求支持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3)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2)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1)
  • 10月7日上午在成都市上河城发生了什么?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张朴:成都,一座无聊透顶的城市
  • 成都邀的哥砸黑车/杨光志
  • 成都商报:李鸿忠抢“录音笔事件”许多人有话说
  • 身边忽然有了“成都模式”!/安崇民
  • 成都强拆投诉中心 谁来保证它的公正性
  • 成都唐福珍自焚:“中国式拆迁”的悲剧
  • 中国人的生命如粪土:成都唐福珍君终于死去了/牛刀
  • 火烧金牛:纪念成都唐福珍君/黄长松
  • 五星红旗挡不住政府暴力 请记住她的名字/成都唐福珍自焚案
  • 茶香阁:成都之行有感
  • 奥数:成都已封杀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 成都取消奥数/赵普
  • 成都封杀奥数开了个好头/王小川
  • 成都楼歪歪致上海楼脆脆的信/严辉文
  • 坚决支持成都桂溪供销社职工保卫合法资产的正义抗争
  • 公然违法 成都武侯国保在害怕、或想掩盖什么
  • 廖智生:突發公共事件處置的成都樣本
  • 一个三年一个死刑,杭州成都冰火两重天/八角鱼
  • 由成都公交纵火案看增进整体社会信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