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东阳市公安局是制造吴英寃案的首恶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3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3月30日讯)“警匪一家”古亦有之。没有想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在打倒推翻“万恶的蒋家王朝”所建立起平等、自由的新中国六十余年后的今天,浙江省东阳市公安局仍然是个“警匪一家”的黑窝。2009年10月29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倒黑白、采信假证、、伪证的卑劣手段,使用“非法集资诈骗”罪名,判处年仅28岁自拼自打终成一方富姐、驰名于海内外的民营企业家、本色控股集团法定代表人吴英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之后,吴英于2010年5月14日,愤而在狱中亲笔写下“我的控告”。她所控告的就是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首恶—东阳市东安局。
    
    吴英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含血带泪一字一句的写道:
    
    “一、东阳公安局在对我未立案就先抓捕,没有证据就对我先采取强制措施,严重违反了公安部的规定“先破后立,不被不立”。
    
    ① 2007年2月5日下午5时东阳公安机关(卢玉芬、蒋玉翔)在拘捕我时,未向我出具任何证件。在首都机场强行将我扣押,(当时我已买好回杭州的机票,在登机口准备登机),他们未说明为什么要抓捕我,在他们的扣押下我们一行四人到达杭州后,我被东阳公安带上东阳公安等候在机场的汽车(我、杜局长、蒋玉翔、韦朝晖四人一辆车,他们都是我在去东阳公安局曾做为当事人和被害人,对杨志昂一伙绑架我时做口供笔录的办案人员)上车后,他们用衣服蒙住我的头,秘密押至金华看守所1号提审室(1号提,审室没有监控),才让我拿掉头上的衣服,造成我心里极度的恐惧,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我不知为什么被关押,那时候我作为一个25岁的年青女子,涉世很浅,又不懂法律,这样的突然情况,使我的心里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② 东阳公安对我变相刑讯逼供(他们连续车轮战审讯),不让我睡觉,长达68个小时,又让我使用假名,假地址,并编造假案)。
    
    ③ 在侦查活动中(2007年2月7日—6月4日)期间让线人应小华和我同一个监室,以关心和法律上帮助我,用引诱,欺骗,威胁的方法让我按她说的承认,做口供,离开时还带走我的扣押单和一张委托书(那天是看守所辛付所长亲自带她进37号监室,时间早我一个小时。作者铁流提示:这个卧底的应小华到底是东阳公安局工作人员,还是用钱雇用的线人?东阳公安局至今不敢正视。)
    
    ④ 东阳公安在案件侦查结束后,又多次用花言巧语蒙骗我,恐吓我同意签字拍卖财产,并让管教来做思想工作,最终我没有同意拍卖财产,管教也应该知道的,东阳公安就在我一审未开庭审判,又没有我本色公司财产合法人及委托人,同意签字的情况下强行拍卖了几千万的财产,至使公司财产缩水十几倍。另外把我在抓捕时随身携带的现金十几万,价值60余万的伯爵手表1只,黄金首饰许多件,价值几百万一条的,白金项链镶嵌缅甸翡翠玉的挂件两条,手机叁部,索尼数码相机壹架,集团公司的印章,营业执照,银行卡数张(卡内有现金三百多万)拿走。
    
    ⑤ 东阳公安在侦查结束后,莫名其妙地没收了我公司,①希宝广场的500万定金,②康玉席的200万购房定金 ,③蒋雪飞那里收回的100万欠款,④吴云生的15万欠款,⑤金韵强那里收回的欠款,⑥骆承严那里退回的十几万钱款。
    
    ⑥ 违反刑事诉讼法第163条规定对我二次刑事案件报案不予立案,也不作任何答复。
    
    A、我被杨志昂、杨卫陵、楼林盛、朱丽雅[杨卫陵老婆义乌市政府官员,脸上有一块很大的红胎记]等人绑架一事。
    
    B、公司收到一封匿名恐吓及内装有两颗54式手枪真子弹去报案一事。
    
    ⑦ 询私舞弊,放纵,包庇犯罪分子,帮助杨志昂撤案,销毁罪证。
    
     (2007)荆民三初字第4-1号
    
     (2007)荆民三初字第4号
    
     (2007)荆民三初字第4-2号 为证
    
     杨志昂的民事诉讼状
    
    ⑧违反刑事诉讼法,执行,变更,撤销强制措施规定,(杨志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6635万元,尚欠本金4360万元未归还),他却能在2007年11月30日被取保侯审。
    
    ⑨伪造、隐匿、销毁、调换或私自涂改证据,并越级移送材料到金华市检,故意制造冤、假、错案(以我手中的五张告知书为证)
    
    二① 金华中院对刑事案件的受理违反管辖规定[东阳法院请求移送的案件应全案移送却只对我的犯罪部分和本色公司的犯罪部分提审],我手中东阳法院改变管辖通知书(2008)东刑初字第149号为证。
    
    ② 金华中院对刑事案件违反法定审理和送达期限的。①2009年1月5日受理的案子到2009年4月才开庭,②2009年4月16日开庭审判的庭审笔录到2009年12月17日才让我签庭审笔录(3)2009年10月29日打印的判决书到2009年12月18日定期宣判才拿到。
    
    ③ 金华中院违反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和第十条。
    
    ④ 金华中院违反刑事诉讼法第44条的规定,歪曲事实,对证据任意取舍,牵强附会,任意推论。”
    
    我不是律师不精通法律,更不是公安不熟悉侦讯,但我有做人的良知与善恶标准,至少懂得罪与非罪的界线。吴英入狱并非有人报案告她“非法集资诈骗”,更不是11位高利贷主借债人向法院的起诉,而是邪恶律师资金掮客杨志昂伙同杨卫陵、楼林盛、朱丽雅(杨卫陵老婆、义乌市府官员)等人,以讨债为借口、妄图巧取豪夺吴英和本色集团上亿元的房产,对吴英进行绑架,事后吴英立即向东阳公安局报案,而‘自投罗网’的结果。
    
    从报案中、凭着狗一样灵敏的嗅觉,随时张着血盆大口,等着饱歺一顿的警察嗅到了战机:原来吴英办企业的钱是借来的;借钱给吴英的人全都是放高利贷的。这就提供了一个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吃了原告吃被告‘名正言顺’大发横财的机会。至于吴英举报的绑架刑事大案,由于油水不大,东阳公安敢于罔顾法律不予立案,正是立警逐利所使然!
    
    至于这个绑架过程,吴英在另一篇控告信中写得十分明白清楚:“2006年12月20日—12月28日,杨志昂以介绍资金(外资)赚差额费的理由,把我骗到温州(四星级的皇朝大酒店),到那里我才发现杨卫陵也在那里,因为我欠了他们的钱,所以我也明白杨卫陵在那里的原因,其告诉我说义乌以杨卫江为首的黑社会一伙到处在找我,而且找到我并要拿刀捅了我,把我的手和脚跺下来。那些人是黑社会的,什么都做的出,他们这要做是保护我,并提出去杭州,我只好答应他们。到酒店楼下我才发现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高进(东北人),另一个是杨志昂的弟弟,我以前也没见过,杨志昂要求我和他们坐同一辆车子,因为当时我公司的资金没人知道是借来的,所以我怕司机知道。杨志昂又拽着我的胳膊,所以我只能坐他们的车子,司机和另两个人一辆车。到杭州后,他们又把我安排到杭州大厦后面的五星级宾馆(瑞星宾馆)。这时我才发现杨卫陵的老婆也到了那里。徐玉兰打电话来问我在哪里,我说在杭州,她说她也在杭州,并且要找我去玩。她过来后,晚上我俩睡一间房,可是十点多杨卫陵硬把她老婆也安排和我们一起睡,另外他们在我的房间对面又开了两间房监视,至此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第二天徐玉兰走后,他们一伙就把我转移到安徽马鞍山(此时楼林盛、朱丽雅也参与进来了)。在马鞍山吃过晚饭后,他们支走我的司机,把他安排到另外的宾馆,而后开始威胁我说要杀死我,要把我沉到江底,并强行抢走我随身携带的现金支票330万,银行卡数张(强迫我告诉密码),强行搜走价值几十万的手表、首饰,现金和公司的公章和企业营业执照。他们拿走我330万现金支票,又逼我在30多份空白纸上鉴字。他们又用拿走的章在空白纸上盖了很多章,造成了以杨志昂为首的一伙利用强迫我鉴字并盖公章的空白信笺伪造文件,制造了东阳和湖北荆门的几起恶意诉讼的假案(注:金华中院的两份调解书及湖北荆门的民事裁定书是不可推翻的铁证)。杨志昂又叫来他的一位朋友(也是律师),让他逼我写了几份文件(其中有收条,委托书等),内容我均是按照他们所写的内容照抄的。杨卫陵的老婆因为是义乌政府的官员,星期一要开会,所以一大早就赶回义乌了。后来全部由朱丽雅看管我,晚上和我一起睡觉。另外的人则在客房的客厅(开的房全部是套房)。他们不让我走出房门,只能他们到哪里我就跟在哪里。在马鞍山的晚上,楼林盛、杨志昂、杨卫陵等把我的手机全部搜走,并且把房间里的电话线拔掉,晚上也不让我睡觉,让我告诉他们哪里有房产、哪里有资产等。当时我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他们说什么我就只能怎么做,第二天我怕他们会对司机也不利,我还问司机那些人有没有对他们动手,司机说没有。我就让司机先开车回去,我自己一个人呆在哪里,因为我的章和营业执照全部让杨志昂拿走了,我一直催讨。但他说现在还不能还,他出差在外地,让我留在楼林盛那里等。楼林盛他们又当晚把我转移到江苏镇江,在镇江的第三天,又转到了两个宾馆。12月27日杨志昂一伙又派人到东阳将我的珠宝和14处房产的相关文件,27辆汽车的全部购买凭证及财务相关资料拿走。楼林盛逼我打电话给当时的出纳(周巧),让他们把这些东西送到谎称是我律师的人手中(东阳市政府门口一辆黑色奔驰车上)。共计拿走2亿多资产,另外,荆门的假案是杨志昂让我打电话给我的小姨夫(刘军),让他把购房凭证特快专递寄到安微一人家处。此事可以问刘军,当时我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只能他们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做。直到12月28日杨志昂才把章和企业营业执照还给我,让我回来。我打电话让司机开车接我,前后共计10天。杨志昂又打电话威胁我,如果报案就拿章去告我诈骗,我没有理睬他们。我于12月29日晚上到东阳公安局报案,当时报案是东阳法制办接待的。报案时骆承严陪我一起去做口供,林卫平、杨卫江等全部在公安局楼下车上等。报案完后,我回到概念酒店,杨志昂他们已把两份金华中院的裁定书送到我宾馆总台,另外的汽车购买凭证及拿走的财务相关凭证全部未归还。我被捕之后,金华中院也曾到提审室提审我。我告诉中院的人,收条我是被逼才写的,同时提出异议,如果我真的把房子卖给安徽人了,而且又写了收条,他们应付我的三千多万的房款,要有银行相关凭证,或者提取汇款现金记录,希望中院能按事实判决。”
    
    奇怪的是这桩非法巨大的绑架案,东阳市公安机关不但不受理立案,反而在一个月后的2007年2月5日,去北京抓走了正在联系为公司拓展业务的本色集团董事长吴英,稍后又逮捕了一批借款给吴英的人,堪称罗织罪名一箭双雕的经典之作。请大家看看,朗朗乾坤的天下竟有如此的公安局吗?这是人民公安的耻辱,简直是对共和国数百万警察的侮辱!是可忍?熟不可忍?
    
    所以我说它是是制造吴英寃案的首恶!过份吗?对称吗?应获此“殊荣”。我就是要捅这个黑窝,也许他们会恼羞成怒,派出黑警察来北京抓捕我,或者窜通雇用几名黑社会人员暗算我,用各种手段置我于死地。如果这个年近8旬强硬的铁流老头死于非命,就是东阳市黑公安干的。
    
    此文仅仅是开场白,连台好戏还在后面。我不但写文章还要代吴英向公安部控告。请求政法委周永康书记,公安部长孟建柱同志,立即派员撤查此事。
    
    2012年3月30日于北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3560723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英在狱中一字一血的上诉书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公布吴英案真相的第一批材料
·吴英非法集资案民间调查团受压
·铁流:就“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受阻事致温总理
·学者、专家组团为吴英翻案 (图)
·吴英案真相调查团 公告
·英媒:吴英案冲击波促使中国改革
·江苏常熟女老板6亿元跑路 涉案金额或超吴英案 (图)
·最高法回应吴英免死传言:目前没有最新进展
·浙江吴英案最新进展 吴英案最新消息披露
·吴英终审后至今未能见父亲 律师称不排除起诉 (图)
·温总理解答“吴英案” 吴英父亲对前景仍不乐观
·温家宝:吴英案处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
·山东刘氏豪门倒塌调查:涉案额或超过吴英案 (图)
·吴英案折射中国政法痼疾 老作家倡议组团调查真相
·铁流发起组成“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的倡议
·《浙商》悬崖:吴英案中案
·吴英案二审法院院长:司法不应践踏舆论 (图)
·公安部官员也谈吴英案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法官的逻辑常识错误导致吴英案判决的错误/赖建平
·吴英若死将危害执政党/盛洪
·吴英之罪不能成立/甘泉
·悲催的吴英
·关注吴英:正义的触底反弹/徐昕
·吴英案:或促民间金融行至阳光下 (图)
·吴英死刑案是一个基本伦理问题/张千帆
·吴英案在讲一个中国故事/刘锋
·牟传珩: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牟传珩
·只有習近平能夠救吴英/林保华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用生命再次呼吁:刀下留人!吴英不能死!/伦敦客
·只有习近平能够救吴英/林保华
·处死吴英为何难以服众?/亦忱
·反对杀吴英的三大理由/张善光
·吴英生死/徐瑾
·是谁要吴英死?/吴晓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