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英父亲向党中央和全国人民鸣寃!--吴英父亲吴永正谈吴英案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吴永正口述 徐文整理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4月4日讯)我是吴永正,吴英的父亲。自从去年4月7日二审开庭后,吴英的案子一直悬而未判。今年1月18日临近春节前几天,浙江高级法院突然开庭,宣布二审维持原判,“判处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他们为什么选择这个仅距龙年春节仅有四天的时间宣判呢?我想原因有三:一是让我家人在极其强大的压力下过不好春节,也让吴英在恐怖中过年;二是借这个特定的日子宣判可以躲开全国人民的视线,大家都忙着过年谁还管吴英不吴英;三是逃避媒体的报道,京沪记者都正忙备办年货,难以赶到金华这个小地方来。
    
    再者这么大的事,“人命关天”的事,法院竟然不通知我们家属,这合乎情理吗?我是看了法院公告再经由律师之口得知的。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是心里有鬼,不敢光明正大,只能像做贼样的偷偷摸摸,企图来了结这桩惊天寃案,完成他们借“司法之手,行强盗之实”抢刼瓜分我女儿数亿财产,用心太毒了点吧?
    
    我女儿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冤案、大假案、大错案,从侦察、立案、拘捕、预审、定罪、判刑,都是违反法律程序的。法律程序都违反了,还有什么罪与非罪的辯白。我女儿无罪,罪在官府。此案从头至尾都是浙江省金华地区和东阳市权贵利益集团伙同地方黑势力,在操控、驾驭,在一手制造。
    
    我女儿做生意赚了钱想把生意做得更大,向十一个高利贷主先后借了几个亿,有合约、有借具、有承诺,怎么叫“非法集资诈骗”?利息是高了点,但双方愿意。用民间老百姓话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公安、法院屁事?何况至今也没有人告官,全是东阳黑公安为了发横财,干下这桩伤天害理绝灭人性的恶事。不然何以案子还没有结,就迫不及待地就把我女儿本色控股集团价值三个多亿的本色概念酒店、三十多辆高中挡汽车、难以计数的家用电器和许多贵重物品,不足兩千多万就拍卖掉,而拍卖人的联系手机竟然是东阳公安局经侦大队警官张武,购买人却是娄中福旗下的人。请全国人民看看:这是不是明火执仗强盗的抢刼行为?
    
    最清楚不过的事实,是2006年12月20日到28日,我女儿吴英被黑律师楊志昂一伙绑架。关于这次绑架,我女儿在狱中写有一字一血的控告书。他在控告书中写得十分明白清楚:
    
     “2006年12月20日—12月28日,杨志昂以介绍资金(外资)赚差额费的理由,把我骗到温州(四星级的皇朝大酒店),到那里我才发现杨卫陵也在那里,因为我欠了他们的钱,所以我也明白杨卫陵在那里的原因,其告诉我说义乌以杨卫江为首的黑社会一伙到处在找我,而且找到我并要拿刀捅了我,把我的手和脚跺下来。那些人是黑社会的,什么都做的出,他们这要做是保护我,并提出去杭州,我只好答应他们。
    
    到酒店楼下我才发现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高进(东北人),另一个是杨志昂的弟弟,我以前也没见过,杨志昂要求我和他们坐同一辆车子,因为当时我公司的资金没人知道是借来的,所以我怕司机知道。杨志昂又拽着我的胳膊,所以我只能坐他们的车子,司机和另两个人一辆车。到杭州后,他们又把我安排到杭州大厦后面的五星级宾馆(瑞星宾馆)。这时我才发现杨卫陵的老婆也到了那里。徐玉兰打电话来问我在哪里,我说在杭州,她说她也在杭州,并且要找我去玩。她过来后,晚上我俩睡一间房,可是十点多杨卫陵硬把她老婆也安排和我们一起睡,另外他们在我的房间对面又开了两间房监视,至此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第二天徐玉兰走后,他们一伙就把我转移到安徽马鞍山(此时楼林盛、朱丽雅也参与进来了)。在马鞍山吃过晚饭后,他们支走我的司机,把他安排到另外的宾馆,而后开始威胁我说要杀死我,要把我沉到江底,并强行抢走我随身携带的现金支票330万,银行卡数张(强迫我告诉密码),强行搜走价值几十万的手表、首饰,现金和公司的公章和企业营业执照。他们拿走我330万现金支票,又逼我在30多份空白纸上鉴字。他们又用拿走的章在空白纸上盖了很多章,造成了以杨志昂为首的一伙利用强迫我鉴字并盖公章的空白信笺伪造文件,制造了东阳和湖北荆门的几起恶意诉讼的假案(注:金华中院的两份调解书及湖北荆门的民事裁定书是不可推翻的铁证)。
    
    杨志昂又叫来他的一位朋友(也是律师),让他逼我写了几份文件(其中有收条,委托书等),内容我均是按照他们所写的内容照抄的。杨卫陵的老婆因为是义乌政府的官员,星期一要开会,所以一大早就赶回义乌了。后来全部由朱丽雅看管我,晚上和我一起睡觉。另外的人则在客房的客厅(开的房全部是套房)。
    
    他们不让我走出房门,只能他们到哪里我就跟在哪里。在马鞍山的晚上,楼林盛、杨志昂、杨卫陵等把我的手机全部搜走,并且把房间里的电话线拔掉,晚上也不让我睡觉,让我告诉他们哪里有房产、哪里有资产等。当时我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他们说什么我就只能怎么做,第二天我怕他们会对司机也不利,我还问司机那些人有没有对他们动手,司机说没有。我就让司机先开车回去,我自己一个人呆在哪里,因为我的章和营业执照全部让杨志昂拿走了,我一直催讨。但他说现在还不能还,他出差在外地,让我留在楼林盛那里等。楼林盛他们又当晚把我转移到江苏镇江,在镇江的第三天,又转到了两个宾馆。12月27日杨志昂一伙又派人到东阳将我的珠宝和14处房产的相关文件,27辆汽车的全部购买凭证及财务相关资料拿走。
    
    楼林盛逼我打电话给当时的出纳(周巧),让他们把这些东西送到谎称是我律师的人手中(东阳市政府门口一辆黑色奔驰车上)。共计拿走2亿多资产,另外,荆门的假案是杨志昂让我打电话给我的小姨夫(刘军),让他把购房凭证特快专递寄到安微一人家处。此事可以问刘军,当时我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只能他们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做。直到12月28日杨志昂才把章和企业营业执照还给我,让我回来。我打电话让司机开车接我,前后共计10天。杨志昂又打电话威胁我,如果报案就拿章去告我诈骗,我没有理睬他们。
    
    我于12月29日晚上到东阳公安局报案,当时报案是东阳法制办接待的。报案时骆承严陪我一起去做口供,林卫平、杨卫江等全部在公安局楼下车上等。报案完后,我回到概念酒店,杨志昂他们已把两份金华中院的裁定书送到我宾馆总台,另外的汽车购买凭证及拿走的财务相关凭证全部未归还。我被捕之后,金华中院也曾到提审室提审我。我告诉中院的人,收条我是被逼才写的,同时提出异议,如果我真的把房子卖给安徽人了,而且又写了收条,他们应付我的三千多万的房款,要有银行相关凭证,或者提取汇款现金记录,希望中院能按事实判决。”
    
    奇怪的是这桩非法巨大的绑架案,东阳市公安机关不但不受理立案,反而在一个月后的2007年2月5日,去北京抓走了正在为公司拓展业务的、本色集团董事长、我的女儿吴英,稍后又逮捕了一批借款给吴英的人,堪称罗织罪名一箭双雕。请大家看看,共产党的天下竟有这样离奇古怪的亊情,而且是堂堂东阳公安局干出来的?!
    
    这些一连串稀奇古怪事件的接连发生,谁还相信司法的公正?法律的庄严?全是悖情逆理的黑箱操作,违背天理良心的栽脏陷害,只有金华和东阳市有权有势的官员才干得出来!
    
    为了让大家明白吴英案真相,我不得不把我女儿人品、性格、思想,作如实介绍。俗话说“知女莫如父”。
    
    吴英出生于1981年5月20日,是我四个女儿中的老大。她从小聪明好学,上学之前便识字2000多个。她也很能吃苦,五岁的时候高烧发到38度也从不叫苦。 吴英上学之后,一直住在奶奶身边,从小学到初中,几乎每一年都是三好学生。她偶尔与要好的同学聚一聚,基本上空闲下来的时候都在看书。初中毕业时,吴英没有考上理想的高中,她自小就很有主意,决定不读书了,跟着姑姑学美容,学了一年多时间,吴英便想自立创业,姑姑不太乐意。说句实话,任何一个师傅带的学生不可能一辈子被封锁到师傅身边,姑姑当然怕吴英自己开店会影响到她的生意。
    
     吴英跑到慈溪与人合伙开了家美容店,但她半年后又回到东阳,说想要继续读书。我四处找人,总算连人带户口地把吴英安排到两年制的东阳市技校学习。但让我失望的是,读了1年半后吴英又有了经商的念头,辍学离校。我又重新安排吴英到姑姑处学美容。
    
    2000年,吴英认识了东阳人周红波。次年,两人订婚。此时,吴英已积累了不少客源。第二年,周红波当出资人,吴英当老板,创办了“吴宁一生美美容美体中心”。她确实商业头脑不错,当时店里还引进了羊胎素,那在东阳这个小城市算得上是相当先进的第一例。2003年,店面扩张后迁入了面积更大的西街新址,并改名为“东阳市吴宁贵族美容美体沙龙”。
    
    吴英并没有满足于这家小店的规模,她开始尝试其他的服务项目。2005年3月,吴英从别人手中接过喜来登俱乐部,重新装修后,喜来登成为当时东阳条件最好的KTV之一。之后,吴英又开始筹备提供洗脚按摩服务的千足堂。
    
    开店之前,她曾前往广州把那里的洗脚店亲身体验了个遍。之后,“义务千足堂和东阳千足堂”等相继开业,除了引进技师员工,吴英还从四川、丽水等地的学校招了一批学生过来培训上岗。她当时的促销手段放到现在也是很适用,比如每逢各种节日给学校老师赠送票,请他们来免费尝试,比如给老顾客送中华烟等等。之后,千足堂不断扩张,技师人数超过50个。东阳浙江广厦集团的楼忠福和他弟弟楼忠华是当地出了名黑社会头头,有钱有势勾结官府,作恶多端,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正当吴英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火的时候,楼忠华带着一帮人来向吴英收保护费。我女儿性子比较硬,坚决不肯给。自此得罪了楼氏一族,忌恨在心,想方设法报复打击,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后来参予了瓜分财产的拍卖收购,只要上级一查就会查出他们与金华、东阳両地权贵勾结的作奸犯科的犯罪行为。
    
    截至2005年底,吴英的个人资产已经达到2500多万了,手下经营的商业网点也有七、八家,员工上百人。如果到这里止步,知足常乐、平平淡淡过日子,吴英的生活会更加平静,不会招来这场杀身之祸了。可她不满于现状,继续推进企业的发展。2006年2月,吴英前往湖北荆门开办了信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第二个月,吴英又在浙江诸暨注册成立另一家信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这个时候开始做起了民间借贷的交易。 2006年4月开始,吴英开始构筑了本色集团的蓝图,她注册了一系列公司,包括本色商贸、本色洗业、本色广告、本色酒店、本色电脑网络、本色装饰材料、本色婚庆服务、本色物流等等,直至当年10月10日本色控股集团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
    
    本色集团当时在当地的影响力非常大,几乎无人不知。布兰奇干洗店推出前50名免费洗衣、洗车店推出免费洗车、加盟的凯盛家纺推出买床上用品送彩电等活动,让吴英成为东阳的焦点。当时吴英的眼光非常准确,她看中了房产投资,所购买房产,大部分为沿街商铺,三年过去,这些房产都已大量增值。2006年10月底,杭州、上海等几家媒体对吴英的创业经历做了连续报道,吴英及本色集团开始闻名全国。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为了加大宣传,东阳市政府让吴英出面,号召媒体,称吴英花费2亿元的巨额资金购买下了东阳实木城700多家商铺,那条新闻被东阳日报等多家国内媒体报道。其实当时吴英根本没有在合同上签字,仅仅是拿着笔做了个样子。东阳市政府的操控能力和险恶用心由此可见一斑。吴英成为了出头鸟,东阳市一只官府生吞活剥的肥羊,被枉法法官判处死刑。我做父亲的只能挺身而出救女儿。
    
    从吴英被捕至今的五年时间里,我作为父亲,只见过她四次,并且每次都是在法庭之上,远远望见女儿消瘦的背影。我恨自己无能,恨自已无势。作为一个女儿的父亲,我只能向中央控告,向全国人民和全世界控告!控告金华、东阳的黑公安、黑法院,还有黑社会的大佬娄中福、娄中华弟兄!就是他们勾结官府干的,东阳的老百姓谁不知谁不晓?我恳切希望全国有良知的法律界人士、经济界人士、新闻界人士、企业界人士,为我女儿吴英申寃!为我这个普通老百姓做主!!!
    
    同时恳请党中央和全国最高院,撤销推倒此案,发到异地重新立案侦讯审判,还司法一个公正,还我女儿一个清白。虽然温家宝总理3 月14 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记者会上,就浙江吴英案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语重心长地指出:“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启示是:第一,对于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和处置原则应该做深入的研究,使民间借贷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第二,对于案件的处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我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已下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通知,并且对吴英案采取了十分审慎的态度。”但听说我女儿在狱中仍受到折磨,除于安全考虑,我希望最高院立即将我女儿转到异地关押,如被他们“躲猫猫”整残了、整哑了、整死了,便再也没有真相了。
    
    2012年3月28日于北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8560307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保育钧:对吴英判死很有意见
·吊诡的吴英案
·铁流:东阳市公安局是制造吴英寃案的首恶
·吴英在狱中一字一血的上诉书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公布吴英案真相的第一批材料
·吴英非法集资案民间调查团受压
·铁流:就“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受阻事致温总理
·学者、专家组团为吴英翻案 (图)
·吴英案真相调查团 公告
·英媒:吴英案冲击波促使中国改革
·江苏常熟女老板6亿元跑路 涉案金额或超吴英案 (图)
·最高法回应吴英免死传言:目前没有最新进展
·浙江吴英案最新进展 吴英案最新消息披露
·吴英终审后至今未能见父亲 律师称不排除起诉 (图)
·温总理解答“吴英案” 吴英父亲对前景仍不乐观
·温家宝:吴英案处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
·山东刘氏豪门倒塌调查:涉案额或超过吴英案 (图)
·吴英案折射中国政法痼疾 老作家倡议组团调查真相
·铁流发起组成“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的倡议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东阳罪女吴英墓志铭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法官的逻辑常识错误导致吴英案判决的错误/赖建平
·吴英若死将危害执政党/盛洪
·吴英之罪不能成立/甘泉
·悲催的吴英
·关注吴英:正义的触底反弹/徐昕
·吴英案:或促民间金融行至阳光下 (图)
·吴英死刑案是一个基本伦理问题/张千帆
·吴英案在讲一个中国故事/刘锋
·牟传珩: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牟传珩
·只有習近平能夠救吴英/林保华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用生命再次呼吁:刀下留人!吴英不能死!/伦敦客
·只有习近平能够救吴英/林保华
·处死吴英为何难以服众?/亦忱
·反对杀吴英的三大理由/张善光
·吴英生死/徐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