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法院拖延执行逼孤儿寡母上访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4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孔涛报道)本网信息员今天(2014年11月4日)接到山东省烟台市长岛县北隍村村民张东阳投诉材料,反映自己丈夫因工出事故死亡后,法院判责任人赔偿,责任人完全有支付赔偿能力,但法院却迟迟拖延不予执行,致使孤儿寡母与老人生活无着而被迫上访以维护自己权利。在从山东一级级上访到北京后,居然如石沉大海,毫无进展,让寡母绝望无助,深感自己的正当权利受到法院渎职惰政的侵害。
    
    下面是张东阳的投诉材料:
    
    求各界关注帮助维护我孤儿寡母权利
    
    我叫张东阳,是山东烟台长岛县北隍村人,儿子邹鹏远今年九岁,上小学二年级。我和丈夫邹道平,平时靠养船捕鱼为生,生活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和谐美满。可2012年的一场意外事故,夺去了我丈夫的生命,也打碎了这个家!
    
    2012年6月5日,我丈夫受雇在给别人挖自来水管的过程中,发生塌方,把我丈夫埋在底下,造成死亡。事故发生过程清晰、责任明确,可是在以后的诉讼、判决过程中还周折一年半之久,并且法院还判我丈夫负三分责任(其实我丈夫不应负一分责任,因为当时完全是按雇主的要求去作)。由六户雇主赔偿我和儿子、公爹公婆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交通住宿餐饮费、抢救费等各项损失27万元。但就这样一个“打折”的赔偿款,法院至今还是不给执行。这六户被执行人有养车的、养船的、有开“渔家乐”的(一种为游客提供住宿的小旅馆),每家4.5万元,一分执行不上来(只有一家主动给了2万元)。都说“执行难”,我看一点都不难,难就难在我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无权无势、带着一个九岁儿子的农村妇女。“老赖”不可怕,怕的是法院耍赖,怕的是法院也欺负孤儿寡母,怕的是中央也不主持正义!
    
    我和公爹公婆多次找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马晓楠总是找各种理由推托,有一次甚至说:我手里案子很多,又不是专门办你一个案子。为此我还多次到烟台市和山东省法院上访,都无果而返。
    
    失去了丈夫对这个家本来就是难以承受的打击,为追讨这25万执行款,我不得不进京上访。
    
    十界四中全会前夕,我来到位于北京南四环附近的红寺村——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经过层层安检,进入了大厅,在12号窗口领了一张表,填好后到了三楼,看到对面桌子上写着“分流”的牌子,我把表交给了坐在后面的法警。法警朝对面坐着的一排人喊了一声“山东的”,有个50多岁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跟我走吧”。出了法院大门,向东在大约走了5分钟路程,来到了据说是山东省法院驻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室。他把我交给了一个蓬莱法院驻京法官,简单说了几句,他便让我回去,并给我开了一封函号为(2014)鲁信访便函字第6685号,下面盖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办公室”字样的印章。就这样结束了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访。
    
    第二天,我把这封信用挂号寄给了蓬莱法院,至今沓无音信。
    
    在我心目中最神圣的最高法院尚且如此,我还能去找谁?听很多访民说,再告下去就“非访”了,“非法上访”,这个罪名听起来怪怪的,就是说,如果再告下去的话,我就“犯法”了,政府正在打击的。最近,“非法”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什么非法占道、非法经营、非法集会、、、。前几天在网上又看到“非法占中”,况且有访民朋友告诉我:中央政法委早有文件,有理也不能违法上访。到网上终于查到,这是2009年中央政法委出台的《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中明确写的,我很害怕,怕被打击,我不能有任何闪失,因为我九岁儿子在等着我回家,我是他唯一的依靠。我是第一次离开儿子这么长时间,儿子已经想我想出病。我该怎么办?面对前方的路,我很迷惘、、、
    
    张东阳向社会求助:救救我和儿子!
    电话:15589566186
    山东法院拖延执行逼孤儿寡母上访


    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1942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北郑玉林上访被踩伤右腿骨折无钱医治 (图)
·杭州倪利琴房子遭政府黑夜强拆,上访遭行拘 (图)
·儿子18年前疑被冤杀母亲上访9年将重审
·武汉“被暴力血拆”汪裕平等入京上访无门自杀在京“被获刑”(附判决书) (图)
·最高法回应外媒有关每年有700万人上访提问
·沈阳爱心上访人士林明洁29日被殴打截访 请各界关注
·河南上访被拘者张玉层的女儿再遭拘押
·广东一村民上访被劝返 向政府索500元路费被拘
·上海访民毛恒凤北京上访遭刑拘
·北京上访村又有百十多访民被抓多家门窗被砸毁 (图)
·上万访民四中全会开幕日聚北京上访 (图)
·北京动用武警查抄上访村,致访民们无处安身露宿野外 (图)
·安徽上访女子被指"敲诈勒索"街道办9200元受审
·中共开四中全会 访民蜂拥北京上访维权 (图)
·紧张:北京上千警力,搜捕遣返上访者
·北京清查上访村如土匪 数百访民被抓多家门窗被砸
·四中全会前夕常卫云、张要花等访民在北京上访(7图) (图)
·精神病患者鞍山市陈辉在北京上访被戴“狗链”被“判刑”
·北京出动上千警力及上百警车包围上访村
·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在北京上访(9图)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 10. 31) (图)
·南阳市狗警狗官残害依宪上访的杨金芬兄妹 (图)
·上海维权上访人马亚莲深夜被关黑监狱
·河南维权上访人刘红霞早上从床上被绑走
·吉林油田百余下岗工人上访 二女工人被抓走
·拘留上访人员是犯罪行为
·武汉被血腥暴力强拆上访维权人汤素芳被“四中全会”忽悠刑拘(视频、8图) (图)
·武汉江岸区后湖街被拆迁上访户再次被地方黑恶势力恐吓 (图)
·上访这些年那些难以磨灭的经历/康素萍
·李金龙于2014年10月10—15日在北京上访
·四中全会前夕到公安部上访以检验是否依法行政? (图)
·两名上访维权人给习近平主席的血泪申诉和控告
·李金龙在京上访,抗议河南、郑州司法、信访腐败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联大会议鸣冤三》2014/9/24 --华尔道夫大酒店讨债之三-- (图)
·从一个爱心捐款人士到一个万恶不赦的上访户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联大会议鸣冤二》 (图)
·联合国上访鸣《联大会议鸣冤一》——华尔道夫大酒店讨债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在联合国小广场喊冤09/19/2014 (图)
·刘红霞:中国冤民档案馆愿接受占中者委托上访
·井悠:『上访』北京对话如履薄冰
·泣血的“草根声音”(三十一)——北大荒垦区上访问题调查/蒋巍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徐永海 (图)
·只有豺狼政府才阻止人民上访/白建平
·高亚洲:“零上访”不值得骄傲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陈中华:建议江苏政府尽快释放自杀性上访者
·乾隆怎么处理“越级上访”/张宏杰
·怎能把上访民众和恐怖分子混为一谈 (图)
·廖祖笙: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什么?
·天津访民赵俊红:中国出台新规叫停越级上访,此文对于上访人,喜帖也?丧帖也?
·百姓为啥“爱”上访?信访的“问题包袱”应该“压”给谁?
·武汉被强拆访民吴长维上访被警察半夜传唤
·柳州因上访被劳教的黎明明、曾昭旷到京讨说法 (图)
·河北维权公民李凤华关于对“石家庄将罚到天安门非法上访”的抗议书 (图)
·引蛇出洞的上访路到处是陷阱,泥淖/杜阳明
·沈勇的死还不能惊醒上访解决梦吗?
·河北上访“老泡”李桂芝劳教解除又来北京啦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