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维洛博士: 三峡大坝成为敌方对中国的最大定点威胁目标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王维洛 博士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孙子兵法云: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三峡大坝已经成为敌方对中国的最大定点威胁目标。中国因此而丧失军事主动权,损失巨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军事评论家杨浪在1988年就指出,三峡大坝将成为对中国定点威胁的目标

    观察者网的编辑在网络上发现一段视频,来自台湾政论节目《关键时刻》,台湾名嘴黄创夏在节目中说:“三峡大坝是中国(大陆)的一个罩门,只要击中三峡大坝,整个中国(大陆)百万人可能瞬间死亡,上海立刻就会被淹没。”
    早在1988年军事评论家杨浪就发表文章指出,三峡大坝将成为敌方定点威胁的目标,就像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1991年初,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多国部队,充分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的优势,打击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中国政协副主席钱伟长教授发表《海湾战争的启示》文章指出:“我们绝不能花了几百亿或几千亿人民币来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坝,给我们的子孙背上包袱,成为外部敌人敲榨勒索的筹码。这里启示我们,在和平还没有保障的国际形势下,三峡工程是千万不应上马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计算机上、在沙盘上演习攻打台湾已经很多遍了,突然袭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面占领台湾,结果让将军们十分满意。突然,湖北省军区政委吴凤龙少将问道:三峡大坝的防卫怎么办?
    
二、打击对方的水库设施是国际军事较量和国内政治较量的一种常用手段

    有人问,战争中为什么要先选择破坏水库大坝呢?为什么不可以先轰炸大城市呢?这是因为打击对方的水库设施,是国际军事较量和国内政治较量中常用一种的手段,就像轰炸交通要道、桥梁、机场等重要的基础设施一样。英国的水库大坝专家哥尔特斯密斯等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撰写了一本书《大型大坝工程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在西方社会流传很广。书中对此有专门论述:在军事较量和政治较量中,大坝是被对方打击的或被对方威胁的对象,拥有大坝的一方,处于被动。威胁和打击大坝的一方,处于主动。如果把大坝当作达摩克勒斯之剑,这剑就悬在拥有大坝一方的头顶上。中国号称与世界接轨,但是引进西方的理论和书籍时,往往是有选择性的,引进政治家喜欢的;政治家不喜欢的,则排斥在外。这本书就没有被翻译成中文。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空军轰炸了德国的多个水库大坝,理由是这些水库为造大炮、坦克的军事工业提供水源。其中1943年5月16日慕恩大坝被炸后形成的溃坝洪水,造成下游一千多居民的死亡。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航天航空博物馆中,展示了朝鲜战争中,美国空军轰炸朝鲜水库大坝的照片。伊拉克的摩苏尔水库大坝,是当今战争中双方拼死争夺的要点。
    
/220px-Mohne_Dam_Breached.jpg
    照片:1943年德国慕恩大坝英国空军轰炸后的情景
    
三、关于三峡大坝的人防安全研究报告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中国军方对三峡大坝的人防安全进行过一次全面的、认真的研究,也是唯一的一次研究。担纲的是张爱萍将军和张震将军。最后张爱萍向中央汇报说,三峡工程“对核导弹轰炸无有效办法”。之后有人提议建三峡工程,毛泽东反问道:头顶一盆水,你能睡得着觉?一句话就把提议顶回去了。张爱萍将军一直反对三峡工程建设,致死未变。
    1970年,葛洲坝大坝上马,湖北省军区曾做过葛洲坝大坝的军事人防安全研究报告,结论是:“葛洲坝大坝一旦溃坝,湖北省境内长江中游两岸和湖南省部分地区,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武汉危在旦夕,京广铁路至少将中断两个月。”为了保卫葛洲坝大坝的安全,防止敌方空袭,中央军委在宜昌附近布置两个航空师来保卫葛洲坝大坝安全。葛洲坝大坝位于三峡大坝下游三十余公里,最大坝高47米(三峡大坝180米),水库库容15.8亿立方米(三峡大坝水库393亿立方米)。如果一个库容只有15.8亿立方米的葛洲坝水库溃堤,将对湖北省境内长江中游两岸和湖南省部分地区造成灾难性后果,那么库容393亿立方米的三峡大坝溃坝的后果将是什么呢?这个结果无需专家来告知的。
    
四、为什么三峡大坝又安全了呢?

    在1986年到1989年进行的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中,并没有对三峡大坝的人防安全再次进行仔细研究,只是邀请了总参工程兵部顾问殷之书教授等四位人防专家,得出了即使三峡大坝溃坝也不会对长江中下游两岸造成灾难性后果的结论。
    殷之书等的出发点是:现代战争有预兆,三峡水库可以在战争发生之前的十四天之内(后改为七天),采取紧急放水措施,将库水位下降到海拔145米(后改为海拔135米)以下。当敌方攻击三峡大坝时,三峡水库里已经没有多少水,所以即使溃坝也不会对中下游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殷之书等并没有说,敌方的攻击不能摧毁三峡大坝,也没有说,我方的防空力量是如此强大,敌方无法对三峡大坝实行攻击。他们只是认为,现代战争不再是突袭战争,而是十四天之前你就知道的事情。三峡水库把水放得差不多了,也就没有什么风险了。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付部长胥光义将军指出殷之书等的错误,他说,当时研究三峡工程空防问题的出发点很清楚,敌方会对三峡大坝采取突然袭击,也会使用核武器。而在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中,现代战争却变成了有预兆的战争。如果假设条件是错误的,那么结论也必然是错误的。
    
五、敌方害怕打极限战争?

    其实藏在“现代战争有预兆”后面的是极限战争的叫嚣。极限战争理论是鹰派的主要理论,最早的提出者应该是毛泽东,后来有朱成虎将军等继承。1999年年9月,三峡工程总公司的总经理陆佑楣参加国际大坝会议,被问及三峡大坝的安全时,陆佑楣具体介绍了保障三峡大坝安全的极限战争的理论:中国具有一次打击力量,虽然超级大国的核武器,足以将地球毁灭几次,但是中国手中的核武器,足以将对手毁灭一次,所以我们的策略是:不宜谋求与敌人的力量均势,战争的目的在于保护自己,消灭敌人,如果核战争爆发,必然是敌我俱亡,地球上的人类被毁灭,无胜者也无败者,只要中国的军事力量足够强大,有足够的军事威胁力量,有一次毁灭敌人的力量,三峡大坝就是安全的。
    鹰派认为,无论是美国还是俄国,都没有胆量与中国进行一次极限战争,他们不想同归于尽。
六、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打极限战争的

    但是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打极限战争,它不是中国的敌人,而是中国人民用鲜血凝成战斗友谊的铁杆朋友。你有极限战争的理论。它有祖传的先军思想。你有毁灭地球一次的核武器,它有毁灭你一次的核武器,而且还是在你的技术帮助下、用你的钱发展起来的。你可以让出中国三分之一的东部最富饶、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让敌方破坏,你打它,实际就是自己打自己,自己毁了最富饶、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所以你无法报复。
    
    它出牌不守规矩,你还指望它在发动攻击前的十四天之前象古代将军挑战一样地告诉你,十四天之后我将发动攻击。就是它说了,十四天之后它将发动攻击,三峡水库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如果你放水,自然流量加上水库放水的流量就足以对中下游形成一次具有破坏性的洪灾。三峡水库的水放得差不多了,它可以说,我是和你闹着玩的。我和你是什么,从爷爷那辈开始就是牢不可破的友谊,我怎么能打你呢?三峡水库要是不放水,一旦溃坝,死亡人数绝不会低于黄创夏所估计的一百万,光宜昌就得死七十万。网上有这么一个帖子:“(宜昌的一位)高中化学老师跟我们说,如果三峡大坝遭到破坏,大概有十几分钟逃生时间,大水会淹没城区内绝大部分地区,水深近百米,然后我们能做的就是搬一个板凳坐在操场上吹吹风。”了解宜昌地形的人都会得出同样的结果。有人说,三峡大坝下面还有三个分蓄洪区,可以蓄水,减轻灾情。1998年长江洪水时分蓄洪区都没有用,现在分蓄洪区的居民已经超过50万,三峡溃坝,他们是命在旦夕,怎么可能减轻灾情?过后它会说,中国老是在背后突然捅朋友一刀,我只是忍无可忍。再过几年便是一笑泯恩仇。
    
七、巴西年轻游客成为想攻击三峡大坝的第一人

    2014年5月16日,一位来自巴西的年轻游客被三峡坝区的民警抓捕,罪名是他在三峡坝区坛子岭放飞航模,违反了国务院2013年颁布的、当年10月1日开始执行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不许放风筝,也不许玩飞机模型,也不许放孔明灯。
    经常听中央电视台的宣传,中国老百姓都知道,这三峡大坝结实着呢,原子弹都炸不掉的。怎么一下子怕起飞机模型来了?有人说这是外国人利用飞机模型拍照,从事间谍活动。但是如今卫星满天飞,还需要派人来用飞机模型来拍摄关于三峡大坝的间谍照?
    不管怎么说,为保卫三峡大坝的安全,国务院除了颁发《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外,还派了将近4600个人,就是一个团的兵力,配备专门船只和车辆,负责保卫三峡大坝的安全。
    国务院颁发《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就是彻底否定了殷之书等在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中提出的“三峡大坝是安全“的结论。为保卫三峡大坝的安全,中国政府从苏联进口了反导弹装置,布置了中国最严密的防空网,还有地面的4600名战士。这些费用都没有计算在三峡工程头上,而是让纳税人来承担。
    国务院颁发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并没有错,攻击三峡大坝,造成溃坝效应,并不一定需要原子弹,并不一定需要远程轰炸机,只需要一些最普通的常规武器,比如火箭筒、携带小型炸弹的无人飞机,或者一艘船等等。这是由于三峡大坝自身构造的弱点所造成的。三峡大坝并非象吹嘘的那样是铜墙铁壁,水轮发电机的26条进水管,以及众多的泄洪管,泄沙管都是安装在大坝中,这些管道的输水截面是如此之大,要保证大坝每秒11万立方米的泄洪能力。形象地说,三峡大坝,就象多块有许多洞眼的荷兰奶酪,整体性差。此外,三峡大坝中还有三道深55米宽34米的横截大坝的槽(一道为升船机用,二道为船闸用),特别是2016年投入运行升船机,在大坝中间部位刻下了一道深深的宽宽的槽,而这道深槽只用一道闸门控制,一旦这道闸被炸毁或被破坏,就可造成与溃坝一样的效应。而破坏这层钢板根本不需要什么核武器。如果要通过升船机轮船的船长,是一位与德国德翼航空公司的副驾驶员一样有病,驾驶船只撞毁闸门,就会造成溃坝效应。因此,有人坚决不同意建升船机,有人坚决不赞成升船机投入使用。
    李克强总理颁布《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本质是亡羊补牢,是弥补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已经造成的错误。现在人们只能祈祷,希望这样的灾难不要发生,但是要杜绝这样的灾难是不可能的,因为魔鬼已经出了瓶子。
八、咬人的狗不叫

    世界上有能力攻击三峡大坝的敌方很多,从世界军事地理来分析,三峡大坝正位于诸多核武国家的中心位置,特别是《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已经将三峡大坝的弱点公布于众,用核武器也好,用常规武器也好,都能成杀招。
    世界上喊着要打三峡大坝的、喊得最响、喊得最多的就数台湾。记得当年中国正在为三峡工程是否要上马打得不可开交时,台湾政府也委托中华经济研究院开展对三峡工程的研究,结论是“乐见其成”。好一个“乐见其成”。毛泽东说过,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台湾政府是乐见三峡大坝建成,目的很明确,让其成为定点威胁的目标。台湾总统府可以成为敌方演习攻击的目标,三峡大坝也可以成为《关键时刻》黄创夏节目的话题。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咬人的狗不叫。而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说,那只狗一定在咬人前的十四天前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1002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前江西副省长:鄱阳湖枯水与三峡有关 建闸可缓解 (图)
·王维洛:拆除三峡大坝只是时间早晚和主动被动的问题 (图)
·三峡工程"最后谜底":运船"超级电梯"10分钟爬40楼 (图)
·三峡水库连续七年实现175米试验性蓄水目标
·毛泽东谈三峡工程:两百年寿命太可惜
·三峡办对三峡后续项目监管不严:有的未公开招投标
·中国取消15个煤电项目 装机相当半个三峡 (图)
·三峡工程升船机:"空中电梯"托举"翻 (图)
·三峡工程最后的"谜底"即将揭晓 :轮船这样过大坝 (图)
·三峡工程最后谜底将揭晓
·成本居高不下 三峡集团百亿“海上风电”布局盈利难 (图)
·三峡水库现大量漂浮垃圾 工人冒酷暑清污 (图)
·三峡大坝经得住多大洪水考验? (图)
·三峡消减下泄流量 长江中下游水位缓慢减退
·李鹏新书:三峡工程不仅仅为了发电,主要还是为了防洪 (图)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图)
·1998年分洪转移亲历者:有三峡 我们这还用分洪? (图)
·三峡:枢纽没问题 防洪能力是万年一遇加百分之十 (图)
·重庆3名渔民禁渔期在三峡水域电鱼1公斤被判刑
·三峡水库水位今跌破160米 已释放约6成防洪库容
·国民政府的三峡工程/智效民
·高新:李锐一席谈:主张三峡上马的人正是邓小平
·王维洛:万里、全国人大和三峡工程决策 (图)
·王维洛:从六四镇压到三峡工程上马,从拆除三峡大坝到平反六四 (图)
·王维洛:郭玉闪、传知行和三峡工程 (图)
·王维洛:三峡工程有望成为带血的世界第一
·王维洛: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图)
·王维洛:三峡工程的反扑——夸大工程效益、不谈工程损失 (图)
·颜昌海: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南水北调”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之分析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图)
·三峡工程有3本煳涂帐 习近平难动“大哥”/何清涟 (图)
·李鹏罕见公开三峡日记 心中有鬼/何清涟 (图)
·西蒙周:三峡!三峡! (图)
·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这条消息不简单《黄万里 我为何反对上马三峡工程》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后三峡的重庆:环境与生活的惊世之变
·范晓:巴东地震极有可能与三峡蓄水引发的高桥断层有关
·三峡大坝或许可分为两类不同的问题/杜明达
·张祖桦:破解百年难题,穿越“历史三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