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修宪异议:反对票和被删凤凰社评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12日 转载)
    
    当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人大会堂就修宪案进行投票时,一名保安在门外执勤。(2018年3月11日)


    当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人大会堂就修宪案进行投票时,一名保安在门外执勤。(2018年3月11日)
    
    被海外媒体称为橡皮图章的中国立法机构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修宪案,使得在位国家主席可以无限期当下去。海外舆论认为,这次修宪是为习近平长期担任党政军最高领导职务“三位一体”而量身打造的。
    
    在中共舆论一致的宣传和控制下,中国媒体上鲜有反对意见出现,不过,凤凰网发表的一篇社评以及这次投票结果也表明,即便当局如此严密的控制仍然没有能达到万马齐喑、千人一面的局面。
    
    显然,在海外反对中共修宪的声浪并不低,但在中国,恐怕就完全是两回事。中共从毛泽东掌权起,就一直是控制舆论,主张舆论一律,到了习近平时代,当局依然如此,总希望各种表决“一致通过”,那么,这次修宪的投票,是否是一致通过?
    
    中共投票,近乎完美?
    
    这次中国两会的人民代表大会周末在北京通过修宪。中国媒体说:是经过表决后通过的。按照媒体报道,与会代表收回的2964票中,2958票赞成,两票反对,三票弃权,一票无效。有评论说:这是一次近乎“完美”、万众一心的投票。中国媒体宣称,全国人民都拥护修宪,而且是“衷心”。CCTV报道,世界也有专家学者拥护。在会议期间遇到外国记者提问的代表,不是表示拥护,就是避而不谈。更有代表直言不讳:这样的领袖,我们不崇拜谁崇拜?
    
    从这次中国人大的修宪投票表决情况来看,是不是可以看出中国文革中对领袖的个人崇拜现象又死灰复燃了?文革中狂热年代,把毛泽东供上神龛捧为四个伟大(统帅领袖舵手导师)的中共,在1968年召开8届12中全会开除刘少奇党籍的表决中,是否得以全票通过?
    
    虽然中共当局在文革后作出决议,部分否定了文革,但仍然大部分肯定了毛泽东。中共1968年召开的8届12中全会,在毛的主持下讨论开除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党籍,132名代表几乎都举手同意,只有老党员陈少敏没举手,在文革结束刘少奇平反后传为佳话,说她是唯一投反对票的人。其实,按照现代政治意义的投票性质来看,陈投的是弃权票。
    
    看起来,任何时代,不管压力多大,还是有反对意见或保持缄默的权利。文革大树特树毛的绝对权威,但还是有遇罗克、张志新、林昭等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人,寥若晨星在诺大中国闪耀。如今世界已成地球村,但中国十多亿人口,反对声音有哪些?能提出尖锐意见和建言的党媒又有哪些?
    
    反修宪,微言大义
    
    党媒不提反对意见,自媒体民间互联网上,修宪又成了禁用词。百姓在何处发声?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在微博中(已被删)说(英金融时报中文版):人民是宪法的最终解释者与判断者。无论是修宪、立法还是制宪,最重要的是得民心。过去四次修宪侧重点不同,但总的来说都是越修越好,因顺应历史潮流而赢得了广泛的民意支持。反过来,中国历史也充分表明,如果违背了人民长期形成的宪法共识和世界宪政文明的大趋势,哪怕是貌似万民拥戴的制宪也得不到真正的社会支持。反过来,中国历史也充分表明,如果违背了人民长期形成的宪法共识和世界宪政文明的大趋势,哪怕是貌似万民拥戴的制宪也得不到真正的社会认同,到头来终究是经不住时间检验的。
    
    伤痕文学《血色黄昏》一书作者老鬼(马波)是北京居民。他认为,取消宪法中的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严重的倒退”:我对修宪的几点意见:一,宪法神圣不可侵犯,不能换个领导人就修次宪。二,修宪应该公开透明,让全体公民参与,听取各种意见。三,取消任期限制是严重的倒退。四,任期制就是限制权力的笼子,取消任期制就等于取消笼子。五,江泽民、胡锦涛都遵守了宪法,红二代不应特殊,更应该模范执行邓小平不搞终身制的决定。
    
    在两会期间被旅游的北京居民胡佳是环保和维权人士,他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写了三个大字:我反对!他说,就是因为敢站出来反对习近平的人太少,他才敢企图终身执政。而若中国人还是胆小不敢出来抗议,就等于还活在大清帝国统治下。
    
    胡佳还在其推特上说:中共的全国人大代表没有一个是选举出来的,实质上都是中共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区的党委系统内定的。在用形式上的所谓选举包装上合法性外衣。能成为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中国公民或别国公民,都是深得中共宠信的人。马化腾、贾樟柯等新贵也毫无例外。这是一个虚伪可耻的身份,即使是谁在修宪中投了反对票。
    
    1989年出生的诗人朱增光是深圳居民。他说(新浪微博已屏蔽):修宪这种事情,一般是为了增进人民的自由,限制公权力,反过来干的,还真少见,没想到竟然让我们遇到了,真是波澜壮阔的时代啊。
    
    北京居民方舟子是知名科普作家,他在其推上发声说:两个反对票三个弃权票是谁投的,要好好查查,把没有反映人民群众的一致呼声的异己分子揪出来,也免得以后有很多人争着说是他投的。
    
    凤凰网:代表们请珍惜自己这一票
    
    在两会期间的中国媒体上,敢于发出自己声音的媒体不是几乎而是根本没有。而总部设在香港的中资机构凤凰卫视3月7日发表题为“每一次投票都被历史所凝视”的社评(也被删)说,代表们,“每一次发言、每一回举手要承载民众对国家治理的符号化参与和真实关切。”
    
    这篇社评说:代表的发言,哪怕它“奇葩”,“众生喧哗才是参政议政该有的状态。” 宏大命题既然通过两会的方式诉诸公议,“声音也只有参差百态,才能显现出现代政治治理的本源和真谛。”
    
    这篇被删社评还说:戊戌两会便是一个新的变革的开始,参与其中的每一分子,实应怀有一份大抱负,一种大情怀,一腔大责任。
    
    社评说:代表们就是“你我他,我们就是‘人民’。全国两会的议题并非事不关己,宏观政策的任何一种变化,任何一处修改都与这个国家的人们利益攸关。”
    
    这篇社评最后说:代表们请坚持:“每一次投票,不能因为一时疏忽从众而忘掉表决背后的责任,代表们也请足够努力,记住历史凝视的眼睛。”
    
    “各位代表当以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的态度,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
    来源:VOA
     (博讯 boxun.com)
4212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曹長青:袁紅冰憑什麼成立國際法庭?從不募捐,那你錢都哪
  •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 奈何桥上的舞蹈
  •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 旅欧记行
  • 旅欧记行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 黑烟滚滚的航母
  •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 高洪明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 谢选骏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 张杰博闻孙立平:当前中国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国家的方向感、精英
  • 独往独来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 贵州公民论坛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 金光鸿百善孝为先?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58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从不能评文革谈海峡两岸大东亚文化思潮(民主中国
  • 谢选骏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 雷声毛贼东年代甘肃某地的人吃人记录
  • 新文明论坛关于青岛市中院行政庭违法超越审限,“中止诉讼裁定”的意
  • 谢选骏“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 生命禅院躲过了苦难等于创造了幸福
  • 谢选骏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 藏人主张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 雷声1946年,蒋公领导下全民普选亲历者回忆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杯考问中国,冰岛足球传奇启示录
  • 中美贸易战升级:如果真的要挨饿
  • 土耳其:埃尔多安危险的选举
  • 英国“脱欧”公投两周年 国内政坛大势终定对外却困难未解
  • 疑遭灭口蒙古美女大马命案将重启调查纳吉等被指涉案
  • 台湾企业允建共产党支部换入沪深A市
  • 堵谍影美国防部调查与华企合作大学并拟严查中国读博生
  • 遭抵制:中国组织在港办论坛竟要求先审稿后发布
  • 中国研发世界最大威力磁轨炮
  • 土国有史以来总统直选埃尔多安笃定变忐忑
  • 崔永元举报阴阳合同及报案受死亡威胁官方两不理引不解
  • 镇江暴力维稳退伍军人引发全国退转军人长征声援
  • 特朗普剑指世贸改革 要求90天申限
  • 埃塞俄比亚总理首都政治集会试水突发爆炸却引发反政府骚乱
  • 利用足球世界杯亲民 马克龙挖右派民意墙角得分
  • 法国总理菲利普在华呼吁“一带一路”倡议应更加透明
  • 联合国呼吁美国不要拘留移民儿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