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30多处刀伤“自杀律师” 生前留两封遗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2日 转载)
     来源:北青深一度
    
    30多处刀伤“自杀律师” 生前留两封遗书
    
    吴建生生前有着阳光健谈的一面
    
    2月18日,大年初三,江苏常州49岁的律师吴建生被发现死于家中客厅,包括后颈等部位在内,身上留下30多处伤口。事后,警方认定吴建生体表损伤符合自己形成,确定吴建生系失血性休克死亡,排除他杀。
    
    由于死者职业的敏感性,该案很快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身中三十几刀”、“离奇死亡”、“惨死家中”等吸引眼球的标签,一时将舆论搅得沸沸扬扬。
    
    经过采访调查获知,除了警方已经公布的得出自杀结论的依据外,吴建生生前还留下了两份遗书,这一事实再次确认了自杀的事实。只是因为涉及隐私,遗书没有对外公布,这让坊间流言终于找到了滋生传播的空间。
    
    2月27日,常州警方在排除他杀的二次复核通报中表示,警方始终秉持以事实为依据,希望广大网友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
    
    脖子上的伤口有拳头大
    
    大年初一那天,吴建生给金坛区农村老家的大姐打了电话拜年:“大姐,祝你身体健康!”大姐回复他:“祝你生意兴隆!”吴建生在电话里噗嗤乐了出来。
    
    这是吴建生和老家的亲人最后一次通电话。
    
    两天后,也就是2月18日的早晨,吴建生被发现死在金坛区城区自家的客厅里,身体浸在血泊中,身上有三十多处伤口。当天下午,警方向家属通报了吴建生系自杀的调查结论。综合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调查走访等情况分析,警方认定吴建生体表损伤符合自己形成,排除他杀。
    
    得知弟弟噩耗,大姐几天咽不下饭。“我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他不会做这个事(自杀),他在电话里还蛮好的啊。”
    
    吴建生的妻兄王正君也一度不相信吴建生是自杀。他和父亲是警方以外,亲眼目睹过案发现场的两个人。
    
    在金坛区某小区的一套复式楼房内,吴建生与妻子、儿子一家3口居住在一起。过年期间,吴建生的岳父、岳母也住了过来,因此案发时,家里有5口人。
    
    初三一早,还没睡醒的王正君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电话中父亲嚎啕大哭,并不停地重复吼叫:“天塌下来了,吴建生出事了!”
    
    王正君开车赶往吴建生家。一路上,双脚控制不住地发抖。他赶到时,警察已在现场开始勘察。隔着警戒线,王正君看到吴建生躺在客厅沙发前的海绵垫子上,身上还搭着被子,脖子上的伤口有一个拳头大,旁边是摆放整齐的杯子和椅子。
    
    “当时觉得肯定是其他人做(杀)的,状况太惨了”,头天晚上还见到吴建生的王正君事后回忆。整整一天,他都昏昏沉沉,晚上无法入睡的他脑海里反复浮现着吴建生躺在血泊中的样子。
    
    吴建生在农村老家的二哥三哥,也赶到了吴建生家,由于警察封锁现场,他们只看到弟弟家客厅地上的一大滩血,“警察把弟弟用袋子装起来了。”
    
    30多处刀伤“自杀律师” 生前留两封遗书


    
    警方复检确认吴建生系“自杀”
    
    身上多处“试切创”
    
    起初,吴建生的家属无法接受自杀的结论。吴建生的兄姊等人,向警方提出复检申请。
    
    案件信息经过发酵,很快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春节假期后,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常州当地人和外地律师群都在讨论这起案子,“身中三十几刀”、“离奇死亡”、“惨死家中”等吸引眼球的标签,将舆论搅得沸沸扬扬。
    
    2月26日,常州市公安局抽调警力组成工作赶赴金坛,重点对现场进行复勘。并在27日晚间,由金坛分局对社会通报了复核结论。
    
    “18日7时许,警方接到王某某报警,称其早上起床发现,女婿吴某某死在家中。接报后,我局刑警大队技术员和法医立即赶赴现场勘查。勘查发现,现场门窗完好,无外来人员足迹,无明显打斗痕迹。当日上午,法医对死者进行尸表检查。检查发现,死者损伤位于额部、枕部、颈前部、项部、左腕前侧、腹部,均为密集平行排列、深浅不一的砍、切伤,创口均位于其右手可及部位,有试切创,无中毒征象,无捆绑约束痕迹,无挣扎抵抗伤,损伤对应部位衣服无破损。尸体右手旁的菜刀上未检出死者以外人员的痕迹物证,毒物检验未见异常,也未检出乙醇成份。
    
    通报进一步称:“综合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调查走访等情况分析,我局认定:死者吴某某体表损伤符合自己形成,排除他杀。自杀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确定吴建生系失血性休克死亡。结合前期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物证检验、毒物检验和调查走访,维持‘排除他杀’的结论。”
    
    在网络上,知名微博博主@法医秦明根据警方通报内容提到的“试切创”和“损伤对应部位无衣物破损”做了阐述:“试切创”就是指在创口的起始端,有多条平行、密集、浅表的小划伤。这样的损伤一般都是自杀者试探切割形成的。如果不是死者处于被约束或意识不清的状态,别人是不可能形成这样的损伤。因为,请注意“平行、密集、浅表”这三个词,他人难以形成。
    
    针对“损伤对应部位无衣物破损”,秦明分析,损伤的部位明明有衣物遮盖,但皮肤上有创口、衣物上却没有。这说明形成损伤的时候,衣物被人为掀起、卷起,再致伤。这种现象在自杀现场中常见。
    
    秦明解释,在自杀过程中,疼痛并不一定都会终止自杀行为,反而有的时候会促进自杀者速死的心态,加重或者变更自杀手段。还有的时候,在应激状态下,死者感觉不到疼痛。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医专业教授张惠芹对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表示,吴建生这种身中多刀的情况,确有自杀可能。在其经手过的案件中,还有切开自己的气管或者肚子等更极端的案例。
    
    张惠芹举例介绍,曾有一名40多岁的单身男性,因常年腿疼,胃疼折磨无法正常睡眠,长期神经衰弱,病痛折磨,使他陷入抑郁甚至精神异常。他将自己的肚子切开,死状惨烈,“没人相信他是自杀,但真相就是如此。”
    
    30多处刀伤“自杀律师” 生前留两封遗书


    案发两个月前,吴建生的母亲病逝
    
    约好初六回乡祭祖
    
    本该团圆欢乐的新年,吴建生早早就规划好了要做的事情。
    
    吴建生的大姐告诉深一度(ID:bqshenyidu),在四川生活的儿子儿媳今年带孙子回来过年,她年前兴冲冲地跟吴建生约好,初五让儿子去城里给他拜年。吴建生还跟三个哥哥商量好,初六回乡祭祖。
    
    “听到警方说这个结果的时候,谁也不相信,约好了要来拜年,每年都会来,有时候三十晚上就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吴建生的二哥吴建华一脸不解。
    
    今年49岁的吴建生,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是家里的小弟,也是唯一的大学生。
    
    吴家人介绍,吴建生念的是师范大学,毕业后做了10多年老师,后来转行做了律师。“二哥和三哥常年在外打工,整个家里就他一个人出头了。”
    
    因为父亲去世早,在城里工作的吴建生,一有时间就回农村看望母亲。吴建生待哥嫂和姐姐也好,以前家里清贫,读大学时他们都帮衬过他。
    
    三哥吴建荣比吴建生大六岁,兄弟中两人最为亲密。“小时候我常带着他游泳,他是我带大的。”吴建荣说。
    
    2017年12月18日,吴家老母亲病逝,一度让吴建生悲痛不已。谁也没想到,仅仅两个月后,吴建生也撒手人寰。
    
    在认识吴建生的人眼中,他性格开朗,待人温和有礼。
    
    小学同学赵小方说,吴建生是同学群里的“积极分子”,经常在群里和同学聊天,很活跃。大年初一,吴建生早早在群里给大家发了拜年红包。大家在群里开玩笑、逗趣、唠家长里短,一片热闹。几天后,相聚在一起的同学却是为了赶去参加吴建生的告别仪式。
    
    吴建生还热衷公益和户外活动。经常和吴建生一起参加户外活动的老秦成立了一个户外活动组织,成员数百,都是工薪阶层,每个月有两三次活动。老秦说,参加活动时,吴建生非常健谈。
    
    与吴建生志趣最相投的是妻兄王正君,两人认识多年,许多吴建生不愿同家人讲的话,会跟王正君说。
    
    正是因为了解吴建生,也信任他,王正君把自己的妹妹王云介绍给了吴建生,婚后两人生了个儿子。
    
    吴建生的儿子今年10岁,是他“心尖儿上的宝贝”。知道父亲去世后,儿子总是沉默,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从不追问。
    
    吴建生在新浪微博上这样介绍自己:“爱好音乐,戏剧,时评,阅读哲理书。关注工程,保险,股权,侵权等领域的诉讼。”但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并不多,2010年10月之后的七年多,再没有更新过。
    
    30多处刀伤“自杀律师” 生前留两封遗书


    生前,吴建生经常参加户外活动
    
    未公布的
    
    两封遗书
    
    在吴家兄姊们看来,吴建生的离开并无预兆,他还向哥哥们透露了自己将来工作和生活的一些打算。他似乎只愿意跟兄姊们分享让人高兴的事,“哪个地方不好,他不会告诉我们的。”
    
    过年前,腊月二十六,吴家兄姊一起聚在城里,晚饭是在吴建生家吃的,“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吴建生家的房子住了十多年,有些地方老化,吴建荣特意帮忙收拾了一下。事后大家回忆,吴建生那天跟平时并无两样。
    
    二哥吴建华是个经验丰富的木工,他在上海打工时,吴建生经常打来电话,关心之余,他会向吴建华打听建筑相关的问题,并透露自己想考个建造师的资格证。吴建华知道吴建生工作忙,不止一次跟他说考证不易,跟他现在的(法律)行业又不大相关,但吴建生很感兴趣,一直自学,还经常发图片咨询油料和木料的问题。
    
    2017年12月,就在母亲病逝前后,吴建生还通过老秦买了全国景区的2018年的套票。
    
    真正注意到吴建生反常的,是妻子王云和妻兄王正君。
    
    除夕夜,王云向王正君透露,丈夫精神状况不好,不愿回家吃中饭,也拒绝回农村老家。这和吴建生平时的状态不太一样,王云有点着急。她希望哥哥王正君能劝劝他,陪他聊聊天。
    
    王正君赶到吴建生办公室时,发现灯都关了。“敲了半天门,他才开,问他怎么了也不说,只说是工作,不要多问。劝了半天。”
    
    吴建生不愿意交流的状态让王正君意识到,他大概遇到什么难题。放心不下的王正君,强行把妹夫带回家。
    
    那天夜里,吴建生对妻子王云交代了家里经济上的很多事,王云再次感觉到了丈夫的反常。这些情况,王云还没来得及跟王正君交流,大年初一,吴建生的心情突然又变好了,王正君料想,大概是他的工作有了进展。
    
    初一中午,吴建生在姑妈家吃饭,他一直有自己编祝福短信的习惯,那天兴冲冲地拉着王正君说:“你看这是我编的短信,好不好,给我点建议。”
    
    仅仅过了一天,吴建生的状态又变了个样。
    
    “他表情严肃,眼睛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王正君说,他想单独把吴建生拉出去聊天,吴建生却只坐在床上哼气。于是他一遍遍劝导吴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他平时比较乐观,自己有一套办法调节情绪,”但吴建生几次变脸似的情绪转变,让王正君觉得,他的那一套办法“不在了,崩了,那个时候感觉已经没有这个东西了”,吴建生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王正君原本计划,到初三那天,如果吴建生依旧状态不好,他要陪吴建生去医院看心理医生,但他没来得及做这件事,吴建生的死讯先来了。
    
    而吴建生老家的亲戚对于他的死有心结,难以接受他是自杀。
    
    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在当地采访时获悉,警方在对家属做案情通报时介绍,吴建生留下两封遗书。一封写给自己的儿子,一封交代了自己自杀的原因。遗书中透露了他代理的案子给自己带来的心理隐忧和压力,因为涉及隐私,警方和家属均未透露具体细节。
    
    3月4日,在事发后的第15天,吴建生正式下葬。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8917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余文生遭刑拘律师求见 国际特赦紧急救援 (图)
·“709”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再去最高法投诉无果 (图)
·遭警殴打律师投诉无门 潜规则弥漫公检法 (图)
·人权斗士徐秦被监视居住 律师会见遭拒 (图)
·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最高院投诉无果 (图)
·人权活动人士徐秦被“监视居住” 律师要求会见遭看守所拒绝
·律师卢廷阁和黎雄兵向四川省凉山州监察委员会提起控告 (图)
·律师梁小军和黎雄兵分别在内蒙遭遇以“背叛、分裂国家前科人员”名义盘查 (图)
·余文生拟办律师事务所的房子被干扰无法退租
·709代理律师李昱函案已经移送检察院 涉嫌罪名增至两个
·陈剑雄姐姐看守所遇袭受伤 律师谢阳手机被扣押 (图)
·陈剑雄的姐姐到看守所探监遭殴打 律师谢阳手机被抢
·司法部官员指称吊照律师“害群之马” 遭谴责 (图)
·中国当局疑秘密下令禁止律师接受境外采访 (图)
·全国律协新规:律师不得提供免费法律服务 (图)
·中国司法部禁止律师接受外媒采访 (图)
·许艳: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快2个月了!
·深圳龙岗发协助杨文海案稳控工作函 律师提出严厉批评 (图)
·全国律协新规发布:律师不得免费提供法律服务 (图)
·杨金柱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收到两份针对他的整改通知书 (图)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国务院机构改革将司法部和国务院法制办重组 冉彤律师提疑问
·杨金柱律师:当今中国刑辩律师特点 (图)
·怀念主内肢体维权律师李柏光弟兄/徐永海 (图)
·李蔚:告别李柏光律师
·唐吉田:痛悼李柏光律师
·高洪明:吊销律师执业证,岂能吓倒中国人权律师?
·文东海:隋牧青律师拟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听证会观后感
·丁家喜:关于为隋牧青律师作证的说明 (图)
·高洪明:中国人权律师是党国官员任性枉法的矫治者!
·叶隐:隋牧青律师
·赵国君:《关于隋牧青律师将被吊销执业证书的紧急呼吁书》是我写的
·李蔚:关于隋牧青律师所谓扰乱法庭秩序的证言
·斯伟江:勇气和技术:我这一代刑辩律师!
·高洪明:什么叫有党无法?王全璋律师案就是铁证如山
·张国庆:我为隋牧青律师作见证 (图)
·杨斌律师:申冤手记之四:芳华已去 故土依然 (图)
·曹雅学:王全璋——杳无音讯的最后一位709律师 (图)
·杨斌律师:伸冤手记之五:法律圈很热闹 (图)
·祝圣武:历史终将还隋牧青律师一个公道
·高洪明:向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隋牧青吴有水致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