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10日 转载)
     昔日制造业巨头,如今以抛物线般的轨迹沦落到此番境地,不禁让人唏嘘。
    
      作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之一,大连机床曾在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排名中位列第8、中国企业500强排名第400。
    
      然而,自从该公司私有化之后,其发展逐渐落伍,近年来因多起债务接连违约而被外界所熟知。2017年11月,大连机床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达224.22亿元。
    
      今年5月,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犯,此前他涉嫌骗取贷款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7月,大连机床破产管理人发布公告,寻求引进新的战略投资人以推进破产重整。
    董事长被发A级通缉令
    
      公司急需“金主”临危续命
    
      据券商中国此前报道,5月17日,公安部发出了一封A级通缉令,被通缉的对象正是大连机床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陈永开。据悉,该通缉令属于在公安系统内部网络能查询到的类型。
    
      通缉令显示,陈永开被通缉的缘由是,江西省公安厅正在侦办一起骗取贷款的案件,而犯罪嫌疑人陈永开负案在逃。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今年6月,大连机床在上海清算所发公告称收到江西省公安厅函件,坐实了董事长被通缉的消息。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而在上个月,最高法院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公布了一则大连机床集团管理人的“战略投资人招募公告”。公告中称,由于大连机床集团及旗下公司负债较重,缺乏偿债资金,故急需引进战略投资人,补充流动资金以恢复企业营运,整合核心资产以实现重整价值。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据新京报报道,今年6月,已开始重整的大连机床管理人向法院申请,对大连机床相关27家公司适用合并重整程序进行审理。法院表示,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26家关联公司,历史上长期采取车间式管理的模式。公司主营业务的采购、生产、销售全部由集团层面以“车间指令”等形式统一管理,各关联公司之间交易不以合同化管理,没有经营自主权和资金支配权,存在长期的人员、生产、资金、财务等方面混同。
    
      值得注意的是,债权人代表中国银行大连市分行、兴业银行大连分行、中江国际信托等的各自委托代理人参加了听证会,中江国际信托提交书面异议申请书,反对上述27家公司合并重整。不过,法院仍然裁定,大连机床相关27家公司适用实质合并重整方式进行审理。
    
      那么,大连机床到底欠了多少债?券商中国称,根据大连机床在银行间市场公告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28日,共有114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债权总额达到224.22亿元。
    
      据统计,大连机床公开市场有合计8只债券违约,分别是↓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小编注意到,由于大连机床已长期未按期披露财报(包括2016年、2017年年报,2018年一季报和半年报),所以其真实的资产和负债情况暂时难以知晓。其最后一次披露公司财务数据,是2016年的三季报。该报告显示,大连机床合并报表负债总计180.87亿元,资产负债率77.08%。2016年前三季度,大连机床合并报表总营收93.34亿元,营业总成本则高达90.47亿元,利润率仅为3%,同期营业利润更是为-4019.58万元。
    
      曾是全球机床8强
    
      距上市一步之遥
    
      大连机床是老牌国有企业,前身为始建于1948年的广和机械工厂,1953年改名为大连机床厂。1995年11月,以大连机床厂为核心,合并了大连市机床工具行业的主要企业,组建了大连机床集团。
    
      作为共和国建国初期全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之一,大连机床是全国最大的组合机床、柔性制造系统及自动化成套技术与装备的研发制造基地。
    
      本世纪初,大连机床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2000年至2006年,该公司连续7年被中国机床工业工具协会评为行业销售收入、数控产值、出口创汇、精心创品牌4项“十佳”企业。2006年,大连机床全年销售额9.35亿美元,在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排名第8,在“中国企业500强”位列第400、“中国制造业500强”排名第214。
    
      2004年,该公司由国有独资变更为多元投资为主、国有参股,大连机床只保留20%的国有股权,由大连市国资委旗下公司大连市工业资产经营公司(简称“大连投资”)持有,其余80%的股权向社会资本转让。改制后企业历史负担也陆续卸下,企业员工从最高时的1.8万人一度减至约6000人。
    
      目前,大连机床仅有的三家股东,分别为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大连高金”)、大连投资及大连博宇创世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三者持股比例分别为65%、20%和15%。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而被通缉的大连机床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陈永开持有大连高金51.75%股份,间接持有大连机床33.52%股权,是大连机床的实际控制人。
    
      不可否认的是,陈永开与大连机床集团近十几年来的发展密不可分。
    
      公开资料显示,1981年至1993年间,陈永开进入大连机床厂车间工作,从普通工人、车间主任直至升任该厂副厂长。1993年12月至1997年10月,陈永开即担任大连机床集团旗下公司大连金园公司董事长。1997年12月至1999年1月,又升任金园公司董事长,并兼任大连机床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1999年1月,陈永开任大连机床集团副董事长,同年4月,被大连市国资委委任为常务副董,此后任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在担任大连机床董事长期间,陈永开曾多次受到政府表彰。公开资料显示,陈永开获得“2003年度辽宁省十大财经风云人物”、“2005年全国机械工业优秀企业家”、“2005年度辽宁省劳动模范”、2006年“第三届中国工业经济年度十大风云人物”等荣誉称号。
    
    曾是全球机床8强的这家企业怎么了


    
    大连机床距上市也曾仅有一步之遥。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13年,其控股母公司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高金科技”)欲借华东数控( 002248.SZ )之壳让大连机床上市。当年,高金科技出资3.2亿元认购5000万股华东数控普通股,持股16.26%,并在几度增持后,成为华东数控最大股东。但因高金科技负债累累,持有的华东数控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等一系列原因,大连机床最终借壳失败。
    
      上市无望后,大连机床渐渐深陷融资泥潭。2016年12月,评级机构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至C;2017年8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暂停大连机床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
    
      此外,大连机床在陈永开时代的其他管理问题,近期也逐渐被曝光。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大连机床一名员工曾将公司资金1710万元挥霍一空。
    
      《曲贺犯职务侵占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曲贺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责令被告人曲贺退赔被害单位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人民币1710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曲贺于2002年6月开始在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担任出纳员,负责管理该公司的现金和银行业务往来,从2004年初开始,被告人曲贺同时负责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系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的银行业务。
    
    从2006年开始,被告人曲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将上述两公司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转移到自己卡号为XXXXXX的浦发银行内、将上述两公司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转移到自己朋友的账户上再由朋友转移给自己、将其保管的资金直接占为己有等方式,先后将上述两公司的资金合计人民币1710多万元占为己有,用于购买房产、购买汽车、购买彩票、赌博,到洗浴场所、KTV消费等方式,挥霍一空。
    
      法院认为,被告人曲贺身为公司出纳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其行为侵犯了公司的财产所有权,已构成职务侵占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曲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构成自首,予以从轻处罚,故而作出如上判决。
    
      另据华夏时报,2016年9月至11月间,大连机床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从中江信托“骗取”资金6亿元,或涉嫌经济犯罪。有媒体报道,陈永开如今被通缉一事就与骗贷案有关。
    
      新京报称,公司治理的乱象,给大连机床的重整工作增加了难度。 (博讯 boxun.com)
3017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2名吸毒男网购机床自建“军工厂” 产枪支弹药
·没有日本机床 中国真连步枪都造不出来吗? (图)
·长沙机床电器厂五百退休职工维权呼吁(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 台灣早已屬於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毕汝谐(作家纽约)
  •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 沙特阿拉伯就是野蛮
  • 孟宏伟妻中国职务曝光系“特邀人士”
  •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 第廿二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 亞太出版社再次发布《杀佛》作者的应诉公告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 高洪明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 滕彪新西兰政治献金丑闻中共渗透引关注
  • 谢选骏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 中国战略分析尤金·罗根: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与现代中东的形成(转载文章)
  • 走向大自然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 魏紫丹第廿五章是我害死了他
  • 谢选骏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 廖祖笙泰宁佛教渐成世界华人纽带
  • 邱国权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 曾节明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 谢选骏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 独往独来溪谷闲人的博客:退出“中导条约”,只为对付中国
  • 郭知熠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九)
  • 高洪明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 明暗經緯錄盲點與自負
  • 魏紫丹第廿四章“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论坛最新文章:
  • 安倍访华之际日中将敲定恢复军舰互访
  • 中央社指他们今年也坠楼身亡
  • 法国欲加强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
  • 美军两艘军舰今穿台湾海峡
  • 中资印尼水坝威胁珍稀动物生存
  • 党中央高层喊话救市中国股市应声雄起
  • 卡舒吉案让沙特陷入外交被动 前景难测
  • 迎接中国大变局到来,海外民运没有做好准备
  • 欧盟与意大利的预算对峙引发担忧
  • 退出《中导条约》中国呼吁特朗普三思而后行
  • 习近平南巡抵珠海 官员忧郁症坠楼消息引聚焦
  • “血染的风采”加战斗英雄 徐良也上访享规格和谐引唏嘘
  • 数千洪都拉斯移民挑战墨西哥和特朗普 继续北漂之路
  • 秘鲁检方威胁预防性羁押反对党领袖藤森惠子引关注
  • 记者卡舒吉遇害 美法沟通 土耳其将披露“细节”
  • 民企惧怕不散 习近平亲自写信安抚
  • 网络沙皇两面人鲁炜贪腐认罪不上诉未知从宽减刑否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