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8:人生能有几回搏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1日 来稿)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8:人生能有几回搏


    
    上一篇跟进“救自己,就是救中国”发出后,收到国内一位诗人的反馈,他说:说到自救,就目前的现实情况而言,恐怕更多的是害怕,无论什么人,所有人都怕,你怕我,我怕你。所以,那天,我写了几句:
    怕
    他们怕
    我也怕
    他们怕光明
    我怕那黑暗
    更怕面对黑暗之时
    我会变成胆小鬼
    我是不懂诗的,但是对于这个“怕”字,感触太深,立即照猫画虎回了一首:
    他们怕
    我不怕
    因为我知道他们大
    我小
    可我让他们怕
    他们怕光明
    我怕什么
    黑暗
    不
    黑暗中我等待着看清一切
    知道大家伙怕
    小小的我
    笑了
    回复了这位诗人朋友不几天后,我收到了旧金山中领馆转来的司法文书,得知张玉珍将我告上西城区法院,这个案子的详情我已经发出公开信就不在这里复述了。要说的是,在随之而来的媒体采访中,我都强调了,报导时请一定谈及我在公开信中的这句话:“‘恐嚇对不惧怕的人是一种激励’,你不怕那个强权,强权就拿你无可奈何。我非常敬佩许章润教授,更为率先出来背书许教授的知识份子郭于华们感到骄傲”。很可惜,没有一位记者抓住了我对张玉珍起诉案回应的要点,多纠缠于案子本身。
    我现在是一身陷入两个官司:一是“状告首都机场海关”的原告——民告官;一是“张玉珍‘继承纠纷’案”的被告——官告民。(张玉珍对此毫不隐讳,在回答不同家媒体记者电话询问时作了相同的回应:你们去问中组部老干局。美国之音的报导还播出了张玉珍在电话中的答话。)
    两个案子并行,正是剖析中国党天下之无法无天的绝好例证。现将两案信息列表如下: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8:人生能有几回搏


    不用我再列出两案诉状“事实与理由”加以对照,仅从上述对比即可看出,统领“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党组织想干的事儿,必定是一路绿灯畅行无阻;而跟它较劲儿的老百姓,即便绝对地循规蹈矩、诚笃尊序,写在纸上的法定程序都是“此路不通”。附带说一句,张玉珍起诉案不但合议庭没有联系电话,律师也无联系电话,只有一个跟原告张玉珍统一使用的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但是按址去电询问案情的记者,都撞了南墙。
    记得中国第一位乒乓球世界冠军容国团先生说过:“人生能有几回搏!”父亲李锐在他想到活不了几年时写诗哀叹:“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宪政行不通。奈何生活党天下,百姓何时当主公。”我在他离世不久获此天赐良机——成为被告,又得另一途径再争让法律在中国从纸上走下来。真是三生有幸。
    对张玉珍起诉我的案子,我在4月20日的公开信里说了,对这桩不按民法按党法的案子,我不奉陪。但是我会关注后续发展,与我按“行政诉讼法”起诉获得立案的“状告首都机场海关案”同步“跟进”。请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够成为公民社会的朋友们继续帮我转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7615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南央:为保护《李锐日记》而战 (图)
·李南央回应,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图)
·李锐遗孀起诉女儿李南央阻美国出版《李锐日记》 (图)
·李锐的妻子张玉珍将李南央告上法庭
·李锐遗孀起诉其女儿李南央 索要李锐日记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图)
·李南央:党旗覆盖李锐遗体是对其最大侮辱 (图)
·“不盖党旗” 李南央呼吁中共尊重李锐愿望 (图)
·李南央声明:不能接受共产党的旗子盖在父亲遗体上 (图)
·李南央发表声明:不参加组织部为父亲李锐安排的追悼会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之55:弱势者的启动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4:二零一九,为了希望不放弃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3:“新”“旧”两社会(含李锐身体状况)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2:走出"不暇自哀,而后人复哀"的怪圈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1:"头百下半阕"开篇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0):做一棵劲草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49:合议庭的耻辱 (图)
·鲍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进秦城的/李南央 (图)
·鲍彤再看六四(一):邓小平的一场政变?/李南央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48:耻辱的合议庭 (图)
·李南央:“三年困难”时期的省委大院生活
·李南央: 一九七八,找回父亲、找回自我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忆邓力群的二三事
·女儿说李锐(李南央) (图)
·读李南央《跟进报道》(48)(49)感言
·“状告海关案”李南央:夏霖案的判决荒谬绝伦
·李南央:细节的重要、国家的力量
·李南央、巴悌忠:支持“《炎黄春秋》的停刊声明”
·李南央:夏霖案是用非意识形态手段制造的一桩假案
·李南央:告别二零一五
·高瑜案判决的联想:“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十一)
·编织皇帝新衣的裁缝——为邓力群去世而写/李南央
·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李南央
·《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李南央 (图)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刘自立
·为卡玛辩诬、对历史尽责——我看王容芬的《卡玛和她的网站》一文/李南央
·李南央:我为什么支持《天安门》长弓制作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