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9:"传出去"同"掩埋掉"的博弈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30日 来稿)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


    
    上期“跟进”发出后,收到国内一位九十四岁老干部的电邮,来自“老同志们”道义上的支持,自然别有一种力量:
    南央女史:······对于我这个离休老干部来说,我倒的确想看看他们的所谓依法治国是个什么玩意儿。因为我还没有忘记我的“初心”。我的初心当然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延安,在《解放日报》的社论里,在毛泽东等人的讲话里。他们向全国人民承诺,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美国式的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的现代宪政民主国家。结果,却建立了一个现代封建独裁、扼杀一切民主自由的法西斯权贵资本主义国家!老干部们锥心的痛呀!我们都垂垂老矣,奈何?
    不过,你跟他们的法律斗争,你的执着、韧性、死磕.老同志们在道义上是支持你的。
    希望一直看到你的“跟进”。
    1990年初,父亲李锐在一次他主持的中共组织史资料编撰会上,用孟浩然的四句作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以说明留下中共自创建以来人、事史料的重要意义。我理解,这也是他自己口述人生经历,成书《李锐口述往事》的动因。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代谢、往来,远远悠长,直走到共产党的统治年代。惜一直沿着祖宗为我们留下的帝王臣民的劣迹,且乐此不疲地去其本就不多的精华,将其糟粕发扬光大。而今专门培养奴才的那个渗透东西南北中的大黑帮的统治基础愈加密实合缝。“江山留胜迹”几成天方夜谭。
    国内有一位读者给我来信,说:“李锐先生给中国人留下了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尤其是民主宪政的理论,是中国人迫切需要的启蒙教材。”我回复他说:“我到是觉得我爸没有留下什么理论,共产党一直纠缠于理论: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现在又是治国理念,不一而足。美国没有什么统一的治国理论,路子走得摇摇摆摆,但是左左右右地向前迈进。我觉得我爸留下最为宝贵的是历史的真相。他的日记里真的没有什么理论,也没有什么党的秘密,不过是他记录下亲历的每一天发生的事情。共产党自成立起就用编织的谎言在做宣传,我都回忆不起党教育过我的哪句话是真话,现在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觉得中国人需要的不是启蒙,是真相,特别是对于年轻的一代,让他们知道真相,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当局惧怕李锐日记可能产生的力量的原因吧。至少我自己在整理父亲日记的过程中,是看清了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的一些朋友知道张玉珍将我告上法庭后,非常着急地告诉我最好能找出李锐生前的影像,方可为“捐献胡佛”作出有力辩护。除了我的律师,我没有看到有哪个人指出,其实提供证据的责任在张玉珍,是她作为原告需提出有力证据证明“起诉案由”合理合法,而张玉珍在诉状中提出的理由恰恰是眼儿大稀松,难以为凭。
    她在起诉书中说:“原告为被继承人李锐的妻子,双方结婚40余年······李锐于1935年至2018年亲笔所写的日记、信件、工作笔记等文稿······所涉及的大量内容,属于原告的隐私,文稿应由原告继承······”
    1. 张玉珍没有文化,与李锐共同生活40年,无需书信往来,去掉信件,其所诉“等文稿”仅余日记、工作笔记二项,是为三分之二。
    2. 工作笔记不会涉及张玉珍隐私,其所诉“等文稿”只剩日记一项,是为三分之一。
    3. 张玉珍所诉1935年至2018年前后逾83年。李锐1979年平反复出,按张玉珍当年即与李锐结婚算,至2018年,并非“40余年”而是39年,为83年的47%,四舍五入,权且按50%计。
    4. 就往绝对里说,李锐一天不落,日日记述他和张玉珍如何、如何;三分之一的50%,是为张玉珍所诉全部“等文稿”的17%。故而无需李南央提供任何证据,其案由:“所及的大量内容,属于原告的隐私,文稿应由原告继承······”实为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可以通过受案法官的“法眼”予以立案,并有那么多人替李南央大捏一把汗,以为必须拿出确凿证据否则无已反驳。这是一个以宣传谎言,且大力宣传大谎言为工具的政党统治下才会出现的社会性的荒谬。回想中共执政以来的哪次运动,不都是党(其实多半是打着“党”的旗号,挟私报复的“个人”)说你是敌人你即敌人,党是不需要举出任何证据的;而你这个被无端指罪的人,得剖心泣血地证明你是好人不是坏人。你不但要向全社会证明,还得向在同一口锅里捞饭的家人证明。
    再看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2015年9月15日他同我和律师见面有如下一段对话(此纪录有贾志刚的签名):
    夏(我的律师):我们今天过来,目的是督促人民法院尽快开庭,您现在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个大致的开庭日期。
    审判长(贾志刚):我们会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我回去后会和合议庭进行研究,也会向庭领导进行汇报。
    ······
    李:您每次向高院进行延审的时候,都会说案件还没有调查清楚,因为按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是案件疑难复杂才报延长审限。
    审判长:我们是按照疑难复杂报的。
    自那次会面,近四年过去了,这个案子已经发出十七次延审通知。贾志刚的:“我们会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我们是按照疑难复杂报的”均为谎言,应该是铁定的事实了。如果一个国家的法官撒谎而稳坐其位不受惩罚,这个国家的法律是个什么东西?
    让我们再来温习一下2013年2月23日,中央政治局就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行第四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强调的:“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一个关乎前中顾委委员、前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名誉和言论自由的案子,他直等到死,也没有等到法院开庭审理,遑论“人民群众”“感受公平正义”!国家主席公开撒谎,还可不受任期限制终生执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在美国,一个人填写履历,笔述一桩交通案子的经过,或者签写个什么银行存款的申请,那些表格的末了都会有需要这个人“签字画押”的一行:“我确认我上述所填内容完全属实,绝无虚言。”更不要说你向法庭告发个什么人,或者出庭作证,无论你是否信仰上帝,你都得将手放在圣经上向上帝发誓:“我所说之言,都是实话,除了实话还是实话。”反观今日之中国,百姓以为“只有骗子是真的,别的全是假的。”
    国家走到了这步田地,应该可以确定了:有什么样的国人,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们明明知道当政者在向我们撒谎,却得过且过,在阿Q式的嘲笑和自嘲中生存: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
    我在网上看到一群老清华们在今年的清华校庆日集结在王国维先生纪念像前,朗读陈寅恪先生撰写的碑文,呼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给其中认识的闫淮大哥发了电邮,表达我由衷的敬佩:“毕竟不同于过去了,大可不必自己把自己吓成孙子。希望国内越来越多你们这样不怕的人。”闫大哥回复我:“我就是自己不愿当孙子,也不许当局把别人当孙子,才如此作为!”这话浅出深入。中国的事儿,要靠中国人自己去做,去做自己能做的事儿,把那能做的事儿做好。于我自己呢,我一身兼对两案的性质同一:是李南央为了让李锐的文字“传出去”同那个大黑帮“掩埋掉”罪恶的一场博弈,我不会中途退出!
    再过几天,就是“六四”三十周年了。李锐那天日记的内容正在广泛传播:
    大概十二点左右,枪声渐近,人车流向东奔跑。霎时大道寂静无人,始大开眼界。长方形防爆警队走前阵,两边持盾牌者向左右跳跃掷弹,戴钢盔步兵成方阵随后,然后是军卡车,间有装甲车,军车两边步军成蛇形前进,冲锋枪端着时而斜射,时而扫地,时而朝天,中速前进。两边高楼阳台都有观者。我与玉珍一直立观······
    
    2019年5月3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6312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一)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8:人生能有几回搏 (图)
·李南央:为保护《李锐日记》而战 (图)
·李南央回应,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图)
·李锐遗孀起诉女儿李南央阻美国出版《李锐日记》 (图)
·李锐的妻子张玉珍将李南央告上法庭
·李锐遗孀起诉其女儿李南央 索要李锐日记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图)
·李南央:党旗覆盖李锐遗体是对其最大侮辱 (图)
·“不盖党旗” 李南央呼吁中共尊重李锐愿望 (图)
·李南央声明:不能接受共产党的旗子盖在父亲遗体上 (图)
·李南央发表声明:不参加组织部为父亲李锐安排的追悼会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之55:弱势者的启动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4:二零一九,为了希望不放弃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3:“新”“旧”两社会(含李锐身体状况)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2:走出"不暇自哀,而后人复哀"的怪圈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1:"头百下半阕"开篇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0):做一棵劲草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49:合议庭的耻辱 (图)
·李南央:“三年困难”时期的省委大院生活
·李南央: 一九七八,找回父亲、找回自我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忆邓力群的二三事
·女儿说李锐(李南央) (图)
·读李南央《跟进报道》(48)(49)感言
·“状告海关案”李南央:夏霖案的判决荒谬绝伦
·李南央:细节的重要、国家的力量
·李南央、巴悌忠:支持“《炎黄春秋》的停刊声明”
·李南央:夏霖案是用非意识形态手段制造的一桩假案
·李南央:告别二零一五
·高瑜案判决的联想:“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十一)
·编织皇帝新衣的裁缝——为邓力群去世而写/李南央
·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李南央
·《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李南央 (图)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刘自立
·为卡玛辩诬、对历史尽责——我看王容芬的《卡玛和她的网站》一文/李南央
·李南央:我为什么支持《天安门》长弓制作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