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60:不移、不屈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30日 来稿)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60:不移、不屈


    不知不觉中,我的“跟进报道”写到第六十篇。逢十纪念,我该特别地写点儿什么呢?
    记得2015年9月14日,我跟律师小夏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见过合议庭长贾志刚后去看父亲,他问我谈得怎么样。我告诉他:“我问了法官,是不是要‘八年抗战’?法官说不会,案子总有审限。你有生之年,是会看到案子结果的。”我哪里会想到,父亲直到去世也没有等到开庭的一天,更不要说看到案子的结果了。
    2018年3月30日父亲住进北京医院,4月3日我赶回北京,见到病榻上的父亲,知道他是再也出不了院了。4月10日中午终于接通了贾志刚的电话,我告诉他我父亲的情况不好,说:“我的案子你们要有个交待。”贾志刚回答我说:“合议庭会商量,一下子答复不了。”
    我急了:“还要怎么商量?快五年了,再拖就来不及了。你们是不是非要把老头子拖走了才算数,才开庭。真那样,你们脱不了干系。”
    贾志刚也跟我急了:“你怎么这么说话?!”
    我怼他说:“我怎么不能这么说话?快五年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整整一年之后的4月3日,巧合得让我有些不敢相信,西城区法院向我签发了传票,告知我被传唤,必须准时到达应到处所,应诉张玉珍诉我的“继承纠纷”案——我成了被继母张玉珍告上法庭的被告。刚刚过去的6月25日上午9点30分,张诉案已经开过庭了,只有张玉珍的代理律师张金澎一人出庭。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法庭居然没有审理张案(以前我误以为没有判决,其实连审理都没有进行)。据张金澎说,也没有告知何时再开庭。张金澎一人在法庭里足足呆了一个钟头又15分钟,我猜,他大概也向本应跟他穿一条裤子的审判员张涛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自2012年11月习近平成为中共总书记以来,这个国家的每一个执法人员,大概就没有了干什么的自由。因为习近平明确地表示了法在党之下,党以外的:政军民学,国土之内的东西南北中,都要服从党的领导。如何服从?习近平说:“讲规矩是对党员、干部党性的重要考验,是对党员、干部对党忠诚度的重要检验······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牢固树立纪律和规矩意识,在守纪律、讲规矩上作表率。”
    “讲规矩”是江湖上黑帮老大的语言。共产党有党章,国家有宪法,宪法之下有法条,习总书记、习主席、习小组长不讲这些,偏偏拎出个“讲规矩”,说白了不就是:“如今我是老大,我说了算”。习近平的治理模式,确实是沿着这个思路越来越黑社会化。我听知情的朋友说,习近平周围的人提起他,没人称习总书记、习主席,当然习小组长更是不敢叫,都是老大如何、老大如何······可偏偏这个老大的文化水平用李锐的话说只有小学程度。这就无怪乎老大的作为越来越让人看不懂:怎么一个接一个地给自己下绊儿?
    还是回来说我这第60篇跟进报道吧。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儿都在张玉珍案的跟进中说了,有必要重复的是:无论是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还是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都是李锐的文字案。事情是明摆着的:习近平怕李锐的文字,因为这些文字记下了真相。习近平这样的人正如鲍彤先生所说:“离开了共产党,他们什么都不是”。所以他不能让李锐的文字见天日,他不能让中国年青的一代从这些文字中了解共产党从根儿上起,就比被他们赶到台湾岛上的那个国民党坏了不知多少倍。
    如果说五年前,三中院没看清高唱依法治国调儿的新君习近平的路数,自己做主受理了李南央的状告海关案;那么五年后的今天,西城区法院受理张玉珍案则绝对是总导演“134”下的命令了。“134”本以为这些年来习老大颐指气使、说嘛是嘛,连美国总统川普都得跟他称朋友、还是好朋友,小小的李南央还不是一吓就趴下。“134”绝对想不到临了临了,自己竟然不敢判了。
    国内很多的亲友都劝诫我写文章别太刺激,得为自己的安全着想,有朋友还说李普说过:“你永远想不到共产党有多坏!”可现实是,无论是作为原告还是被告,我涉入的这两个案子共产党都不敢判,只敢耍无赖地拖。要我说,深陷险境的是习近平,而且他的处境比我要凶险得多。他上台以来走的步步是臭棋、直至把自己下到了悬崖边上。不是不敢退,而是半步也不能退了。而李南央这枚小卒子却是不移、不屈,一步一格地往前拱,《李锐口述往事》第四版已经开印;胡佛研究所日前决定,不待明年重新开馆,争取将李锐捐赠文字尽早向全世界开放,准备工作现在是紧锣密鼓。李锐留下的原汁原味的史料、这枚戳穿共产党谎言的利器,已然是出了壳的匕首、搭上满弓的箭······
    此前的每一篇“跟进”,我都请小夏律师快递给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并请他将快递回执发给我记录存底。这篇“跟进”住笔之时,收到国内一位朋友的电邮,提醒我是否考虑过在眼前的形势下,我的作法给小夏律师带来的风险:说不定他会被扣上“涉入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为”的罪名。我立即回复这位朋友,谢谢他的提醒,决定自此篇“跟进报道(六十)”起,停止快递。此一事似可成为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越来越黑社会化的另一注脚,是为“第六十篇”的特殊一笔。悲乎哀哉!
    
    2019年6月29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806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4——查不到开庭信息
·《李锐日记》案北京法院没判决 李南央:令人意外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5:法庭没有宣判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2)西城区法院的蒙混之术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9:"传出去"同"掩埋掉"的博弈 (图)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一)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8:人生能有几回搏 (图)
·李南央:为保护《李锐日记》而战 (图)
·李南央回应,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图)
·李锐遗孀起诉女儿李南央阻美国出版《李锐日记》 (图)
·李锐的妻子张玉珍将李南央告上法庭
·李锐遗孀起诉其女儿李南央 索要李锐日记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图)
·李南央:党旗覆盖李锐遗体是对其最大侮辱 (图)
·“不盖党旗” 李南央呼吁中共尊重李锐愿望 (图)
·李南央声明:不能接受共产党的旗子盖在父亲遗体上 (图)
·李南央发表声明:不参加组织部为父亲李锐安排的追悼会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之55:弱势者的启动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4:二零一九,为了希望不放弃 (图)
·李南央:“三年困难”时期的省委大院生活
·李南央: 一九七八,找回父亲、找回自我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忆邓力群的二三事
·女儿说李锐(李南央) (图)
·读李南央《跟进报道》(48)(49)感言
·“状告海关案”李南央:夏霖案的判决荒谬绝伦
·李南央:细节的重要、国家的力量
·李南央、巴悌忠:支持“《炎黄春秋》的停刊声明”
·李南央:夏霖案是用非意识形态手段制造的一桩假案
·李南央:告别二零一五
·高瑜案判决的联想:“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十一)
·编织皇帝新衣的裁缝——为邓力群去世而写/李南央
·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李南央
·《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李南央 (图)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刘自立
·为卡玛辩诬、对历史尽责——我看王容芬的《卡玛和她的网站》一文/李南央
·李南央:我为什么支持《天安门》长弓制作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