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7月07日 转载)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押回,后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李玉凤今天早上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又到河南省人民法院驻京办事处反映徇私枉法、本末倒置司法腐败制造的冤假错案,11点钟在木樨园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气势汹汹的强行摁倒在车里反扎背铐抓走。
    
    据目击者说:“这些劫持李玉凤的黑衣人是河南口音。当时这些黑衣人动作快的李玉凤连喊救命的时间都没有。和我们一起下车的乘客都吓傻了,纷纷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说我们都是合法上访的,这些人都是黑社会在绑架老百姓。下车的乘客被吓得尖叫着纷纷往后退。”
    
    今晚11点多接李玉凤妹妹李白凤电话,说李大姐今天上午被焦作当局从北京暴力劫持后,将其直接送往了焦作看守所!李玉凤妹妹李白凤电话: 131 0399 3000。
    
    李玉凤:1968年3月10日出生,河南省焦作市人,基督徒,维权公民。1990年代末,曾因家中惨遭两次政府不当拆迁,损失巨大,其被迫提起诉讼,打赢了官司,但因被告是当地政府,法院不予执行,故而其被迫上访维权;曾因不断维权,被当局进行恶意打击报复,并以“妨害公务罪”对其判刑2年;出狱后其继续状告地方政府,再遭逼迫,又被劳动教养1年6个月;两次入狱,备受酷刑折磨。
    
    2014年9月30日因与他人前往监狱迎接“新公民运动”维权代表袁冬出狱,并率先打出横幅“欢迎袁冬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又被北京大兴区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同年11月6日被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批捕,至2015年6月5日被取保候审释放。关押期间,曾被突击审讯(且大多是疲劳审讯)达50余次,身心惨遭迫害。
    
    同年10月26日,又因在北京南站照相,被北京市丰台公安刑拘一个月后,又被焦作市当局带回原籍补充侦查再次刑拘。2017年1月16日,被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法院一审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其不服,提起上诉。2017年5月11日经焦作市中级法院二审宣判,依然维持原判,刑期至2019年2月21日。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6608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默案”辩护律师被迫退出 曾在看守所外遭殴打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图)
·上海律师彭永和会见王默 出看守所即遭殴打
·大冶民主人士尹旭安确认已被关入大冶看守所
·湖北大冶民主人士尹旭安确认已被关入大冶看守所
·湖北鲍乃刚在看守所内遭殴打
·郑志鹏:三地看守所对我虐待酷刑造成的严重伤害 (图)
·法院故意刁难,女儿再次给看守所中的母亲黎容好邮寄委托手续
·罗汉娥: 律师到看守所要会见鲍乃刚再遭拒绝
·吴谢宇已被羁押福州看守所 或被判无期及以上刑罚
·黄志霄起诉看守所未履职并侵犯财产
·黄志霄实名举报永嘉县看守所涉嫌克扣囚粮、侵占在押人员用品
·河北猪瘟疫区死猪交易 供应点包括看守所 犯人健康堪虞 (图)
·黄琦案张赞宁律师前往绵阳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受阻 (图)
·黄琦案新任代理律师张赞宁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未果
·人权捍卫者江苏访民吴继新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过年 (图)
·王全璋妻子到看守所陪夫渡岁 余文生被正式起诉 (图)
·家人和709案家属除夕赴天津看守所陪王全璋守岁 (图)
·被装人脸识别李文足:年三十到看守所高墙外陪夫过年 (图)
·律师会见黄志球通报 进看守所后患上了高血压,心脏也不舒服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贪官出庭受审为什么不穿看守所号服?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