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民营医院违规取出隆胸填充物 女子昏迷手术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今日早报
    
     5年前,湖北荆门人王琼做了注射隆胸术;5年后,她右乳的填充物结块、位移,急需手术。王琼看了广告后,从老家赶到台州路桥一家民营医院做填充物取出术,不想麻醉后出现异常,一度停止呼吸和心跳。目前她已陷入深度昏迷。 (博讯 boxun.com)

    
      女子昏迷在手术台上
    
      11月4日傍晚6时,来自荆门的文晓冬,守候在上海海员医院台州路南协作医院(以下简称路桥协作医院)手术室外。她陪38岁的小姨王琼来接受注射隆胸取出术。
    
      “你赶快签转院通知单。”过了半个小时,医生把文晓冬拉到一边,称王琼做手术时出了危险。
    
      “我不签字。”文晓冬看到转院通知单上有一条:若途中病人死亡,医院不承担责任。她拒绝签字,并要求进手术室看看小姨,但被挡在了门外。
    
      “签了字,你小姨才能转院接受抢救。”医生称。人命关天,最终文晓冬签了字。
    
      台州医院路桥院区的120急救车赶到后,文晓冬也才被允许进入抢救室。“我一进去就看到小姨眼睛翻白,人已经休克,医生在抢救,说小姨的心脏曾经停跳。”文晓冬说。
    
      医院广告称“保护乳房”
    
      9年前,王琼离婚后来到台州打工,去年回老家准备重组家庭。
    
      2003年,爱美的王琼在路桥一家医院做了“康美定”隆胸手术。去年底,王琼发现右乳出现变异、结块,并严重下垂。
    
      “小姨原本想找医院维权的,但当时做手术的发票、病历都丢了。”文晓冬说。
    
      手术失败带来的痛苦让人寝食难安,加上她准备结婚开始新生活,王琼决定取出乳房内已经结块的“康美定”。
    
      文晓冬说,今年5月,王琼首先在荆门医院进行了咨询,得到的答复是无法手术。同时,医院检查发现,“康美定”填充物已游移至腹部。
    
      王琼开始筹钱,准备到武汉大医院做手术。此时,在路桥打工的外甥女李婷婷告诉她,看到路桥协作医院正在开展一项“保护乳房”活动,说是韩国专家亲自主刀,手术费用可较大幅度优惠,广告上还说,每天都有很多人打热线电话去咨询。
    
      王琼没敢告诉男友自己隆过胸还出了事。今年10月底,她独自一人赶到路桥,决定把“康美定”取出来。
    
      医生问病人有多少积蓄
    
      11月4日上午,文晓冬陪着王琼来到路桥协作医院咨询。这是一家民营医院,打着整形美容中心的旗号,在其宣传册上,称有韩国医生坐诊。
    
      路桥协作医院医生王文科告诉王琼,光做“奥美定”取出术要4000元;如果与“假体隆胸术”同时做,“奥美定”取出术可优惠到3000元,总共只需7000多元。
    
      “医生说,光做取出手术,乳房会很难看,不如两项手术同时进行。”文晓冬告诉记者。王琼原本只想先去咨询,但听医生这么说,就动心了,当场交了100元定金。
    
      文晓冬称:“医生还不断推荐其他整形手术,并问我小姨带了多少现金,有多少积蓄,医院可根据她的经济情况量体裁衣,提供优惠美容套餐等等。”
    
      病人未签署同意书就开始麻醉
    
      “当天下午2时,我们接到医生电话,问钱凑够了没有。说医生很忙,有许多预约手术要做,叫她尽快赶到医院。”文晓冬说。
    
      下午3时左右,两人来到路桥协作医院,交了4550元。
    
      记者在治疗单上看到,王文科给王琼做了心电图、B超、血常规梅毒抗体和艾滋病抗体等检查,心电图显示正常,B超提示“奥美定”移位。
    
      下午5时多,主刀医生陈炳俊询问了王琼的病史和药物过敏史,对双侧乳房及周边“奥美定”游移部位体检,然后准备手术,但当时王琼的血液检查报告尚未出来。
    
      根据记录,陈炳俊在王琼左侧乳房和右侧腹壁做浸润麻醉后,麻醉师聂运明才赶到手术室,在未做相关检查,也没有签麻醉知情同意书的情况下,开始麻醉。
    
      注射麻醉药后不久,王琼心率开始下降,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甚至一度停止。医生马上进行心肺复苏抢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陈炳俊是广西人,2007年取得浙江省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但尚未在路桥注册,其最近一次注册执业地点是广西省灵江县定江乡;聂运明在台州市中医院工作,不是路桥协作医院的正式医生。
    
      院长表示不太清楚情况
    
      11月4日晚上7时13分,王琼被紧急转至台州医院路桥院区抢救,至今已深度昏迷两天。
    
      昨天上午,台州医院路桥院区重症监护区主任郑医生告诉记者,王琼就算能醒过来,也不排除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我们已经尽了一切手段抢救,如果超过72小时她还不能苏醒,那她的恢复概率就很小了。”
    
      记者来到路桥协作医院发现,这是一座5层楼高的医院,5楼是整形美容中心。
    
      记者坐电梯到5楼,电梯间和5楼走道原本贴有整形广告的宣传画,很多已被撕去半边,留下斑驳的痕迹。陈炳俊的办公室未上锁,推开门只见一张办公桌和几把椅子,以及几件简单的物件。
    
      记者再找到其他几个楼层的科室,不是房门紧锁,就是穿白大褂的人表示对此事毫不知情。而医院广告上介绍的韩国专家崔起荣,虽然在台州卫生局有注册登记,但他不在医院坐诊,需要病人特别点刀。给王琼主刀的陈炳俊更是不知去向。
    
      随后,记者又回到1楼问前台护士,护士均称不知道,只是叫记者在医院的墙上找领导的联系方法。
    
      记者打通了院长李明的手机。李明表示,他近期均在外地,对院里发生的情况不太清楚。
    
      昨天下午,负责处理该事件的路桥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副所长罗为民告诉记者,从目前调查的情况来看,麻醉师在麻醉前没做相关检查,也未和患者本人签麻醉知情同意书;陈炳俊虽然具备医生资格,但在路桥没有登记注册,属违法行医;聂运明属台州市中医院注册医生,是私自出诊,其行为已违法。卫生局最终将根据王琼的病情结果,给予相应处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