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如何赶走一名南美民选总统 厄瓜多尔前外长隆告诉您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2日 转载)
    
    
如何赶走一名南美民选总统 厄瓜多尔前外长隆告诉您

    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逃亡过程中在墨西哥军机上的资料图片 网络图片
    
    (法广RFI 弗林)今年10月,在美洲国家组织(OAS)对玻利维亚总统大选结果进行审计,并指出发现违规行为后,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在民众和反对派上街抗议,及军警抗命下最终被迫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职。原本寻求其上台执政13年后,第4度总统任期的莫拉莱斯也最终被迫远走墨西哥避难。近日,新上台的玻国反对派临时政府指控他煽动叛乱和恐怖主义罪名。
    就玻利维亚国内的局势,以及近年来拉美多国出现的左翼政府“粉色浪潮”“退潮”的现象,我们请到了曾在厄瓜多尔担任外交部长的纪尧姆·隆(Guillaume Long)先生,为您讲述他和团队对玻国大选及美洲国家组织相关审计结果的复查报告《2019年玻利维亚大选计票发生了什么?》(点击进入报告链接),及他作为一位拉美左翼政治家对当下南美洲各国政治局势突转的变化分析。
    
    法广: 隆先生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目前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CEPR)担任高级政策研究员,您和您的团队近期完成了有关2019年玻利维亚争议选举的报告。请您简要告诉我们这份报告的目标是什么?
    
    隆:今年10月的玻利维亚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后,我们对美洲国家组织对这一结果的即时反应感到惊奇。玻国大选结束的第二天,10月21号美洲国家组织就发布了一份新闻公告,在查阅内容后我们对其感到不解,且认为这一公告具有较高的侵略性。他们随后还在23号公布了对玻利维亚大选的初步选举报告,并指认其存在“违规行为”,基本上是在呼吁玻国举行第二轮总统选举。尽管玻利维亚的官方选举结果已宣布,时任总统莫拉莱斯在不需要进一步举行第二轮大选而获胜。依照玻国总统选举程序,要再次连任成功,他或在第一轮大选中如其他国家的竞选规则一样,获得超过50%的选票,或者在达到40%选票后领先第二名对手10%的选票便可成功当选总统。
    
    根据玻利维亚官方在第一轮公布的数据显示,莫拉莱斯获得了47.03%的选票,而第二名候选人则获得了36.51%的选票,因此这一结果则允许莫拉莱斯无需举行第二轮大选,直接成功取得连任。但美洲国家组织质疑大选报告的有效性,其中提出的论点则包含2个主要方面。首先,他们认为计票过程中,快速计票(Quick Count)有所中断(玻国大选拥有两种计票方式,由私人公司于投票中即时统计的非法律性快速计票,及由选举委员会统计稍慢出炉的法律性计票,此次选举中官方计票并未发生中断)。第二,他们强调在这一为时24小时的中断结束并恢复计票后,通过分析候选人票数统计图表可以发现,倾向莫拉莱斯的票数累计趋势发生变化。快速计票被中断前,莫拉莱斯获得的选票比其他候选人的票数都多,但不具备胜选所需要的10%的优势,恢复计票后则得出了上文提到的,无需举行第二轮大选的大幅度领先结果。美洲国家组织同样对这一变化提出质疑。
    
    当我们在看到来自该组织的这一分析时则感到非常异常及疑惑。随后,我们的智库团队中便抽调了由多名数学家和统计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对美洲国际组织的相关指控加以复查。经过研究我们认为,美洲国家组织对此次玻利维亚大选的监督工作所得出的最终结果既不严格,也不具有严肃性。该组织在存有缺陷的数学计算和统计中得出了相关结论,我们认为他们的结果高度可疑,在有关快速计票中断和中断后趋势的影响分析均属不实且存在错误。如很多国家一样,城市的选举结果通常要比乡村地区的结果更早出炉,由于受到地理偏远的影响,在乡间的计票程序耗时相比城市更长。而从近年来的选举史上可以看出,对莫拉莱斯本人和其政党的支持投票,与其对手相比更多来自乡村和经济不发达地区的穷人。
    
    如果你关注其他国家的选举,在欧洲或美国,这一现象也经常发生,有时当选举计票进入尾声,后来的选票则向某一个候选人或政党集中,这在选举中正常发生。但美洲国家组织却将其描述为计票趋势的变化。然而,如果你通过图标分析这一过程,可以在快速计票和官方计票的结果中,都能看到相似的,对莫拉莱斯占优的持续性趋势。然而,很多的玻国和国际媒体在相关报道中则采用了美洲国家组织的结论。因此,我们得出的结果是,该组织在影响媒体依照他们对玻利维亚大选有效性的判断,并传播相应描述上扮演了重要作用。不幸的是,媒体无法总能对选举作出准确的监督,观察选情是一个非常详细和具有技术性的领域,他们并不拥有足够的专家来就各方对选情的解读加以复查。所以,媒体对美洲国家组织结论的报道最终引发了一场政变。然而据我们所知,就其结论,该组织目前拒绝对来自媒体或外界地提问进行回复。美洲国家组织表示,已经表达出其所持有的信息和分析,不接受媒体采访。
    
    法广:您认为有哪些最终促使莫拉莱斯走上荧幕前宣布辞职的因素?
    
    隆:如果你从事件发生第一天,莫拉莱斯所采取的反应观察看,他的所作所为完全都是有关让步和平息事态的行为。当美洲国家组织首先对本届大选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后,是他任命的外交部长向该组织提出了帮助进行选举审计的请求。而当这一审计结果出炉要求重新举行大选后,莫拉莱斯则接受了这一结果并表示同意再次举行大选。这还是体现出他主张让步和平息事态的态度,但到了这时已为时已晚,莫拉莱斯宣布要重新大选的当天,玻国国内的警察抗命运动已经达到顶点,其内阁中的多名要员也已前往墨西哥大使馆寻求避难,他们的家人并遭到威胁,一些莫拉莱斯亲信的住宅也遭到烧毁和抢劫。(在莫拉莱斯同意举行新的选举几小时内,玻利维亚军方首领威廉斯·卡利曼将军宣布,举行新的选举还不够。卡利曼说:“在分析了国内冲突局势后,我们要求总统辞职,让和平得以恢复,稳定得以维持,造福玻利维亚。”这也导致莫拉莱斯内阁中一些高级部长,及最高选举法庭庭长等人的辞职)
    
    法广:可能很多的听众都对莫拉莱斯本人并不熟悉,请您介绍一些有关他的情况和他的政策方向。
    
    隆:莫拉莱斯拥有一个左翼背景,也是玻利维亚作为拉美拥有最庞大原住民人数的国家中,第一位原住民总统。从象征意义上来说这也非常重要。在莫拉莱斯担任总统期间,其在社会和经济领域内帮助玻利维亚取得的突破也颇被认可,该国在过去数年中被看作是全球在消灭贫困领域的佼佼者之一。在莫拉莱斯担任总统的13年间,被划为极端贫困的玻国国民下降了60%。作为领导人,他不光在扶贫领域上取得成功,还帮助该国经济在过去13年中的增长率达到拉美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这也是莫拉莱斯尝试获得其第4届总统任期的原因之一,因为他颇受民众欢迎也获得了47%的选票。要说致使莫拉莱斯下台的正式原因,不得不承认他的反对派近来变得更为勇敢,但玻国中存在的种族和民族分歧也起到了作用。
    
    一些中产阶级并不认同这一首位原住民总统,尤其是他通过国家政策给予原住民更多的权利,及更为包容性的社会环境。这对于一个通常习惯原住民处于社会底层的国家来说是令人震惊的。但同时部分城市的中产居民对莫拉莱斯寻求第4个总统任期表示反对。这些民众反对他再次寻求连任。不少人认为其获得再度参选的过程也存在问题。2016年玻利维亚就修宪举行了公投,支持给予莫拉莱斯继续参加竞选权的一方险胜。经过了双方地司法角逐后,该国宪法法院将总统任期限制视为违宪,这给予了莫拉莱斯继续参选的可能。这一双方间的法律斗争也被政治化,刺激了一些反对派强化对反对他再度参选的支持。
    
    这一理由也在有关此次大选的报道中被国际媒体频繁使用,以及美国官方对莫拉莱斯被政变下台地解释中出现。但我们不要忘了,他是一名通过选举符合宪法的总统,其本届任期应在2020年1月结束。因此,莫拉莱斯的总统任期在军方压力下被缩短,可将这一事件划为是一场政变。
    
    法广:我们看到玻国临时政府指控莫拉莱斯在这一事件中,犯有叛国和恐怖主义罪行,您认为该国在中短期内支持和反对莫拉莱斯的两派间会发生什么?
    
    隆:可以明显地看到,威权主义正在典型地侵蚀着玻利维亚。首先,新的临时政府在玻利维亚国会尚未接受莫拉莱斯辞职的情况下非法上台。新的临时总统珍尼娜·阿涅斯((Jeanine áñez Chávez)也是在军方的授予下,接受了象征总统权力的肩带。尽管她承诺作为临时总统仅会组织新的大选,但她却任命了一个非常保守的内阁,并采取了很多大胆的决定。这不是一个仅对组织新大选而感兴趣的临时总统应有的举措。她正按照一个具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纲领执政,突出其意在统治的意愿。
    
    第二应注意的是,目前可以普遍的在拉美国家,特别是玻利维亚看到针对民主反对派的镇压,及对政治对手地迫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巴西前总统卢拉身上,还在阿根廷,以及厄瓜多尔等国出现。显然,当权者希望如果玻利维亚举行大选,曾在上届相应选举中夺得对总统和国会两院控制权的,由莫拉莱斯率领的“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MAS)不能有效地再次参选。而通过采用叛国罪对多个政治人物的逮捕,事实上是在防止“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继续参加新的选举。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拉美最受欢迎的总统和由他领导的政党。要达成这一目的可以采用两种手段,第一直接禁止该党活动,但这将会是一个极为独裁意义,且会引发国际丑闻的对策。或者可以对该党的领袖加以打击,让他们无法作为候选人参选,从而达到迫使该党无法在选举中取胜的目的。这样的做法非常明显,在全球各地也很普遍。
    
    玻国发生的这一幕与拉美其他很多国家出现的情况也很相似,一些传统上的政治领袖被阻止参加竞选。巴西的卢拉原本可以轻松赢得大选,尽管他现在得以出狱但并不在总统任上,而这则是针对他的目标。同样在厄瓜多尔不少人被捕,甚至都不是因为涉及贪腐指控,尽管你可以轻易编造这一罪名。当下在厄瓜多尔人们却因武装叛乱被逮捕,我们又重新回到1960年至1970年代军政府时期的内部战争教条和冷战中的内部敌人说辞中去。而这对于民主政治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普通的民主对手将无法在公正的民主机制中竞赛,这则是非常具有威权主义色彩的。
    
    另就美国在玻利维亚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我认为他们相当活跃。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不但承认对莫拉莱斯的政变,更是加以庆祝。但显然,他们没有称其为政变而是叫作民主化。特朗普当局发出了庆祝的回应。此外,美国驻美洲国家组织代表卡洛斯·特鲁希略(Carlos Trujillo)便是支持由该组织提出的,玻国大选初期报告的重要支持者之一。他推动了这一报告的面试以及对这次大选存在违规欺诈现象的描述。他们显然成功的将这一信息通过媒体传播,引起玻国选举违规的观念,(通过莫拉莱斯的辞职出走)让世界觉得玻利维亚人得以从一个威权主义工程中被解放。但相反我却会争辩,玻国的威权主义计划从现在才开始。
    
    法广:与此同时,我们在智力还看到了民众的抗议活动,而该国则是在近代以经济自由主义和右派政治著称?
    
    隆:总的来说,目前发生在拉美多国的抗议是针对两大现象的回应。第一,新自由主义的强势回归,包括政府采取放松国家管制,大量私有化等措施。然而对于拉美来说,非常重要的是,新自由主义化的过程大多是在弱势政府和弱势机构中发生的。这与在世界其他很多地方于已拥有完整政府机制和机构发生的新自由主义化不同。而拉美的新自由主义化还非常强调原教旨性,极具危险。自2014和2015年到现在,可以看到一系列的多国政府都在采取,复制粘贴上世纪80和90年代盛行的经济政策决策。但问题是,新世纪过后人们则在后新自由主义政府的政策下生活了10多年,例如玻利维亚政府采取的消灭贫困和减少贫富差距的措施。所以当民众已经不适应新自由主义政策后,其再次强势回归则遭到了很多人的反抗,而这一现象在包括我们先前所提到的厄瓜多尔等国家发生。
    
    你刚谈到的智利的示威,这正是人们反对新自由主义所带来的极端贫富差距的明显事例。而这一现象发生在智利这个国家也很有趣,因为该国曾是新自由主义在拉美乃至全球的伟大实验室。所谓智利模式也被新自由主义支持者们赞扬为这一地区的学习典范。但过去一个多月来该国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并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参与。我们将继续观察事态的发展。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智利采用的宪法是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独裁时期的产物。自智利于1990年展开民主化后,过去近30年中,陆续上台的左翼或中间派民主政府却未能完成修宪。所以可以看到在智利,抗议者们正在试图从皮诺切特的黑暗阴影中走出去。
    
    第二,示威的发生同样针对政治迫害和压迫。人民上街抗议新自由主义当道,他们则遭到了严厉的镇压。在智利有示威者因此丧命,不少人因为直接遭到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的攻击而失去了眼睛。我们甚至看到不少智利职业足球运动员在比赛中遮挡一眼抗议,以表达对受害者的象征性支持。这个运动则在不断地扩大。这样的抗议在厄瓜多尔、智利和哥伦比亚都有发生。其应归结于两大现象,第一新自由主义,第二威权主义。当我们在今天再看到拉美重回那些年时则令人伤心。
    
    法广:您认为在香港发生的示威活动对拉美随后发生的反政府抗议是否存有影响,不少人指诸如香港人采用镭射枪面对军警等抗议手段也在智利出现?
    
    隆:我不太肯定来自不同地方的示威者在相互学习,但可以肯定的是,全球的示威者都在发展新的抗议手段。相应的,各地的安全力量也在研发新的策略。双方都在持续性地发生进化。我不认为有关香港的辩论在拉美非常活跃,其不属于左右任何一派的论述当中。这是一个政治上在拉美并未被良好理解的问题。但我可以观察到的是,国际秩序和国际经济目前都处于不稳定期,这则引发了一场多层面的全球性危机,不仅是像过去的跨境金融危机或华尔街引发的经济危机,而是一场更为庞大,正在发展且具有长期性的有关统治、民主和法治层面的危机。 (博讯 boxun.com)
21718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胡志伟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谢选骏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欧盟2050年碳中和计划 波兰为啥不同意
  • 台湾大选“中国因素”如影随形 美助理国务卿吁北京勿扰
  • 法国日化香精公司——乐尔福在中国投资建厂
  • 英保守党立法选举获压倒性多数,约翰逊承诺如期脱欧
  • 抗争化整为零 破坏变野猫式 今早数十人步行上班抗议 多区
  • 达赖喇嘛:从香港局势可见极权制度不适合中国
  • 玻利维亚前总统抵达阿根廷 计划长期政治避难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