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习大大说“Yes”时“歪着脑袋,表情很可爱”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28日 转载)
    
    日前,多家中文网站都转载了《厌恶“彭麻麻”,彭丽媛通过栗战书表达》一文,文中说:最近中共普发了一个专门文件不许搞所谓“低级红”和“高级黑”,引起热议。中国大陆曾流行一首“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歌曲 ······。自由亚洲电台时政评论员高新的文章表示,与他讨论此事的大陆记者说,彭丽媛不喜欢“彭麻麻”的说法一年多前即在官方文艺界广传。本来就反感大陆流行歌手模仿港台腔的彭丽媛认为,“妈妈”之所以成了“麻麻”完全是当今大陆青年模仿台湾“国语”的腔调制造出来的,无论从字面上看还是听上去,都是“肉麻”的“麻”。当时《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歌曲已经被编成“广场舞”,传遍大陆,其原创团队正在向央视叫板,声称如果央视还不赶快联络他们安排此曲上春晚,就会犯天大的“政治错误”,而央视根本没有搭理这伙人。据说就是因为彭丽媛通过时任中办主任栗战书向有关部门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该文章还称2016年3月时,包括自由亚洲在内的众多海外华文媒体,均以“习大大彭麻麻悄然下网”为题目,转引“北京一位接近高层的消息人士”的“消息”。该消息称,“习近平对中共宣传系统肉麻吹捧他的做法,对‘姓党’的媒体刻意塑造他的形象很不满意,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
    
    这里需要澄清的是,如上文章中关于彭丽媛不喜欢模仿港台腔楞把“彭妈妈”三个字唱成“彭麻麻”一段,确是源自笔者三年前刊发在本专栏的的《是习大大讨厌“大”,还是彭麻麻不喜欢“麻”?》一文中的内容,但同一篇文章中所要表达的不但不是肯定和相信,而是高度质疑习近平本人有过“不要叫我习大大”的“明确要求”。
    
    三年前的这篇文章中曾断言说:“习大大”也好,“彭麻麻”也好,在中国大陆官方网站上肯定是没有被下网,笔者断定日后也没有可能会被下网。若认为“谷歌”的搜索中共官方无法屏蔽的话,有兴趣为此较真儿的读者和听众只要进“百度”打进“习大大”三个字,包括“要嫁就嫁习大大”在内的所有歌颂“习大大”的“圣歌”、“神曲”,谗诗、媚文,一样不少。最能代表官方背景的,把“习大大”和“彭麻麻”一并歌颂的,当属人民网上的《习大大与彭麻麻“年度国民眷侣”》,以及该网以“人民日报客户端”名意刊出的《“习大大”背后的民意分量》。
    
    如今三年见过去了,进入百度百科点进如上所说的“‘习大大’背后的民意分量”,“习大大与彭麻麻‘年度国民眷侣’”,或者“彭丽媛52岁生日 有一种爱叫《习大大爱着彭麻麻》”。“我的领带你的裙 习大大彭麻麻的恩爱穿搭”,“习大大彭麻麻成国民CP 网友大赞太有爱”,彭麻麻折服世界的“十大神器”,“暖男习大大之家庭篇”,“《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神曲歌手’唱沸人心”,“民心推红《习大大爱彭麻麻》,男人要学习大大,女人要学彭麻麻“······等等,立刻就会“低级红”而又“高级黑”地呈现在眼前。
    
    这次在百度网上再次搜索“习大大”时,还发现人民网当年那篇《习大大背后的民意分量》已经被推崇为“民意论文范文”,“为适合民意论文写作的大学硕士及相关本科毕业论文写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人民网的这篇马屁文章回顾说:(2015年)9月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在他和全国教师代表座谈时,来自遵义的教师刘轶说:“总书记,我叫您‘习大大’可以吗?”“YES。”听到总书记的回答,全场都笑了起来。
    
    自习近平掌舵中国以来,民间用“习大大”称呼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他本人对此做出回应并认可,还是第一次。这令人不禁回忆起三十年前,国庆游行时首都民众打出的“小平您好”的横幅,那是改革开放年代最经典也最深入人心的标语。如今,“习大大”这个朴素简洁、来自民间的称呼,同样道出老百姓的心里话,让人掂得出“习大大”背后沉甸甸的民意分量。
    
    该文以“一声‘习大大’饱含深厚民心”为小标题详细诠释了总书记为什么会对“习大大”的称呼说“YES”。因为:一声“习大大”,将人民和总书记紧紧相连。从“主席套餐”走红到全民围观“总书记办公室”,从“每天和夫人通电话”到“绿茵场上秀脚法”,从“冒雨打伞挽裤腿”到“雾霾天与百姓‘同呼吸’”······“习大大”亲民爱民、平易近人的形象深入人心。早先就曾有外媒称,习近平领导了中国共产党的“魅力攻势”。此为其一。其二,“一声“习大大”寄托厚重期待”。与整个社会回暖的民意相比,“习大大”这个简单称谓里蕴含的期待,分量可能更重······。
    
    如上这类颂扬内容,无疑都是习近平本人最为受用的。“文革”情节深入骨髓的习近平上台之后最为怀念的文革语录之一就是 “人民领袖人民爱,人民领袖爱人民”。
    
    就是近一两天才发生的故事,中国大陆知名激进左派人士,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前教师,左派网站“红色参考”的活跃人士之一柴晓明被指涉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遭国保秘密抓捕。其实早在去年早些时候,这家左派网站在北京的编辑部即已经被广东警方派去的二十多名警察查抄过一次,柴晓明的同事之一,编辑部一名工作人员尚恺(笔名佣耕)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当场宣布刑拘。而三年前颂扬习大大和彭麻麻的歌曲被广场舞大妈们连扭带唱地疯狂至最高潮时,中国内地网站上表达反感和反对内容也都是出现在包括“红色参考”在内的几家左派网站上,较有代表性的是“乌有之乡”上的一篇,内容是:把妈妈谐成麻麻,这不是在恶搞嘛。百度一下。果然,麻麻就是妈妈。终于弄清了,彭麻麻就是彭妈妈。附带着也弄清了习大大就是习爸爸。说起来很惭愧,此前我真的不知道习大大就是习爸爸。因为习大大这个称呼不像彭麻麻那样刺耳,所以,网上见到后,也没细究,只以为这是大的本意,国家以主席为大,党内以总书记为大,所以就尊称为大大。从没想过是尊为习爸爸。大大既是爸爸之意,用习大大尊称习主席就很不合适了。因为习主席是全国人民的主席,不是你几个年轻人的主席。数据显示,我国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有2亿多,让他们称习主席为习大大,怎么着也喊不出口呀!
    
    当我们都弄懂了习大大就是习爸爸,彭麻麻就是彭妈妈以后,也就弄懂了《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就是《习爸爸爱着彭妈妈》。试想,当全中国都在唱着《习爸爸爱着彭妈妈》的时候,那像什么话!全世界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中国人啊?
    
    如今再到百度查找关于“习大大”的信息,才发现原来当时的南方都市报刊登的《贵州教师:可以叫您习大大吗 习近平:YES》一文形象地描述了习近平对被臣民尊称为“习大大”的志得意满。
    
    文中描绘说:来自贵州遵义文化小学的语文老师刘轶昨天成了网络红人。在座谈会上,刘轶问习近平,我可以叫您“习大大”吗?习近平回答,“Y E S”。昨天正在北京师范大学培训的刘轶回忆,“习大大真的是用英文回答我”,“歪着脑袋,表情很可爱”······
    
    那位叫刘轶的贵州女老师事先应该没有上网核查过“大大”的称呼代表什么,自认为“大大”就是“叔叔”的意思,殊不知恰恰是在习近平的家乡方言里,“大大”就是“爸爸”,“父亲”,而不是父亲的哥哥或弟弟。
    
    百度百科对“大大”这一词条解释得非常详尽,特别说明:在陕北地区方言中,“大”dǎ就是爸的意思,或者“爹”被读为dǎ。
    
    另外,在山东菏泽的方言中,“大大”就是爸爸的意思;在山东临沂的方言中,“大大”有爸爸的意思;在山东日照的方言中,“大大”也有爸爸的意思;在山东泰安的方言中,“大大”是爸爸的意思,但读法不同,系重复扬声。只有在在山东潍坊景芝方言中,“大大”指跟自己父亲一辈比自己父亲小的男性;在山东滨州的方言中,“大大”用来称呼比父亲年长的男子,是大爷的意思。
    
    也就是说,外界把“大大”解释成“叔叔”在,而且还特别说明是“陕西方言中的叔叔的意思”完全错了,不但习近平本人的家乡方言是“大大”就是爸爸,在彭丽缓的家乡山东菏泽也是如此。
    
    当然,相信当时的习近平喜滋滋用英文Yes回应贵州女老师“习大大的亲切称呼”,满脑袋里肯定都是“人民领袖人民爱,人民领袖爱人民”,并没有预料到全中国人民都把他叫“爹”的后果。君不见就在“习大大”的出现频率已经比当年“毛主席万岁”的频率更高的时候,崔永元故意在一个脱秀时说一句“我是儿子,象小平同志一样,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至于一直被习近平受用了好一段时间的“习大大”的赞美称号突然在2016年年中左右被中共宣传部门下令冷藏,一种说法是:“在习近平本人的亲自鼓励下,“习大大”的称呼甚嚣尘上,习近平个人崇拜风潮来势凶猛,令中共党内许多人感到不安、不妥、反感,导致习近平不得不后撤”。对此笔者不能苟同。
    
    第二种说法是:在中共官方乃至习近平的亲自鼓励下,“习大大”的称呼在中国大陆热传,甚至热到和传到邪乎的境地,最后竟然出现了《嫁人就要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歌曲;这歌曲不但让许多人感到可笑,而且也很可能让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感到反感乃至愤慨,因为这歌曲公然宣示在中国另有不止一个女人爱慕和觊觎习近平,同时又明显地暗示彭丽媛可能配不上习近平。
    
    习近平以及中共宣传部门发现,“习大大”在诸多的中国公众当中已经成为笑话,成为恶搞的素材;用“习大大”这一称呼来打造习近平的亲民形象、树立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得不偿失,很可能损失惨重。
    
    持此分析媒体说:“习大大”的称呼被中国民众用来恶搞的情况十分普遍,与“习大大”谐音的“邪大大”在许多中国公众当中不胫而走,甚至“大”字本身也被许多中国人用来调侃嘲弄习近平,如“大撒币”,“冤大头”,即调侃和谴责他无视中国千百万人生活在贫困中,动辄向外国撒几十亿、几百亿的援助显示他财大气粗······令他在中文世界的互联网上又获得了 “傻大头”的绰号。
    
    这种说法笔者感觉有些道理,但更多的可能不会是习近平本人幡然悔悟,而应该是诸如当时的中办主任栗战书或者王沪宁之类从“当习大大爱上了彭麻麻”,“要嫁就嫁习大大”之类的“低级红”中敏锐地嗅出了“高级黑”的味道,不得不用委婉的方式提醒了曾经“歪着脑袋,表情很可爱”地鼓励女老师称呼他“习大大”的习近平本人。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21407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网曝60岁毕福剑隐退4年后复出
  •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巴黎圣母院火灾之随想
  •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 一个网红的烦恼
  •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博客最新文章: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26期)
  • 谢选骏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 晓凤凰黑暗中的惊鸟逆行者“锅桑奇”
  • 谢选骏电脑是魔鬼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周劍岐专横暴虐库德洛批社会主义是场灾难
  • 李芳敏144000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 东方安澜五个大拇指印
  • 仙鹤草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谢选骏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周劍岐内幕:谷俊山神秘“军盾一号”和南北“将军府”
  • 余志坚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 地火诗集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曾节明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大字报孙中山、蒋介石与毛泽东三人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同?
  • 罗勇泉瘟龟的招摇撞骗三部曲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2〉无用的家教
    论坛最新文章:
  • 恶法下港人谘移民按月增三成 刘銮雄现多伦多
  • 香港小学通识比赛用普通话作答被判错误引议
  • 普伊格蒙特推文声援占中九子“自由无国界”
  • 马其顿总统大选 失业率超五分之一
  • 印尼大选后所面临的挑战
  • 元老政变拉下胡耀邦 习仲勋是唯一辩护者?
  • 埃及修宪公投第二天 塞西寻求延长总统任期
  • 调查显示欧盟选举民众热情寥寥 或弃票成风
  •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庆祝93岁生日
  • 日护卫舰凉月号抵达青岛 参加国际阅舰式
  • 平民距总统府最近时刻 乌克兰迎来谐星当政?
  • 斯里兰卡上演血腥复活节 8场爆炸约160死
  • 演员泽连斯基可望赢得乌克兰总统大选
  • 巴黎黄背心抗议:“圣母院要建 穷人也得管”
  • 朝驻外使馆罕遭“谍战”续发酵 背后真是美政府?
  • 巴黎人报:巴黎圣母院大火救出画作放哪?
  • 法媒评论: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