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高级法院:“温家宝算个屁”强卫同志到底想要干什么?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12月19日)
    以下文章,来稿照登
    
     司法机关对于维护国家政权致关重要。司法机关正,国家稳定祥和,司法机关不正,国家动荡不安。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的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等司法机关,统归政法委领导。
    
     自1989年“六四”之后,强卫同志把持北京司法机关的领导权已经十六年了。在此期间,他虽然担任了不长时间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并于2001年升任为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但他在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时,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的职务没有丢;当上北京市委副书记,又是分管司法。
    
     2004年,偌大的京城许是选不出一个政法委书记,或者是没有人在这样一个时期接手这样一个职务,强卫同志干脆把市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两个职务一肩挑了起来。
    
     强卫同志入主北京司法机关的“骄人业绩”,就是把一国之都的司法机关领导成了腐败重地,领导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工厂,他和它们把无数遭受司法腐败残害的老百姓,逼上了苦难无比的上访之路;把成千上万曾经真心实意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人民群众,推向了党的对立面,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地位。
    
    一、从北京高级法院“温家宝算个屁”的话语中,看强卫同志领导下的司法机关对新一届党中央的态度
    
     当兵二十年,时为正营级的军官王卫平,转业后竟被北京高级法院枉法裁判并且认错不改害得倾家荡产,衣食无着,不得不沿街乞讨。
    
     王卫平从部队转业自谋职业,与人合伙成立了一个研究所,并担任法人代表。
    
     1994年7月,研究所借款160万元购买了一套珠海格力集团下属电脑公司制售的计算机排版设备。该设备在电脑公司调试期间就坏了,连生产厂家都白纸黑字地承认修理不好。
    
     1995年6月,研究所一纸诉状将电脑公司告上北京第一中级法院,要求电脑公司退货还款并赔偿损失。第一中级法院一审判决研究所胜诉。
    
     北京高级法院二审时,居然在确认该套设备系伪劣产品,电脑公司应当承担主要责任的情况下,为了规避《产品质量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荒谬地发明出“集成产品”这一新名词,并以国家对“集成产品”进入市场没有法律和政策规定为借口,先是判决撒销双方所签订的购销合同,接着判决研究所付款一百六十一万二千五百元(注:高出合同约定12,500.00元)将该伪劣产品买下后自行修理,而电脑公司仅仅支付5万元的修理费。
    
     王卫平不服申诉不已,后高级法院决定再审此案。
    
     高级法院再审判决恢复了已被该院终止了五年之久的购销合同,再让电脑公司支付30万元的赔偿费,还是判决研究所自行修复设备,并且要研究所承担有能力修复这套作为生产厂家都修理不好的伪劣产品而不修,致使损失进一步扩大的责任。
    
     此案王卫平申诉、控告了近十年,温家宝、贾庆林、罗干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先后批示、批转过。但2003年10月27日,北京高级法院竟说:“温家宝算个屁。”
    
     倘若没有强卫这样人物为其撑腰,高级法院敢吗?
    
     债台高筑并已经没有生路了的王卫平,遵照公安机关的建议,坚持到高级法院门前控诉法院反对新一届党中央的罪行,不料竟于2005年4月,被建议他到法院门前控诉的公安机关非法拘留了5天。警察们这样对他解释:我们也知道抓你没有道理,但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们只有执行。
    
     警察所说的上面,指的就是强卫同志。
    
    二、谁使她的女儿陈尸7年之久不能入“土”为安
    
     公民李桂芬的女儿受人陷害,于1998年2月23日夜里十点多钟,被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分局体育馆路派出所以“涉嫌敲诈”为由抓捕,竟死于该所,年仅33岁。
    
     随后,该所又派警将李桂芬押解到派出所非法置留了23个小时,方才告诉其女儿的死讯。该所所长称其女儿服耗子药自杀,并欲同李私了,让陷害李桂芬女儿的人多赔点钱。
    
     在遭到李桂芬及其家人严词拒绝后,崇文公安分局在没有依法通知检察机关介入调查的情况下,伪造家属签字,于2月26日背地里对遗体进行了解剖。
    
     北京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1998年3月4日作出的法医鉴定书,则认定李桂芬的女儿系服敌敌畏自杀。但是,该鉴定书所标死者姓名及尸长均与李桂芬的女儿不相符。李桂芬女儿名字叫高萍,尸检报告的名字为高平;李桂芬女儿活着时候的身高只有157厘米,尸检报告的尸长却为163厘米。
    
     1999年8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组织了对李桂芬女儿遗体的复检。其结果:在李桂芬女儿胃内容物及肝、肾、脾、脑、肌肉等组织器官中均检测出有机磷农药敌敌畏,且量大、浓度高,可迅速致死。
    
     根据其《法医学鉴定书》所载数据计算,李桂芬女儿胃内敌敌畏含量高达700多毫升。
    
     700多毫升的敌敌畏是一个什么概念,光是盛放这些敌敌畏就得用两个一斤装的瓶子。一般人喝瓶饮料都得喘几口气,怎么可能喝得进这么多气味极其强烈的剧毒农药呢?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李桂芬的女儿因服敌敌畏迅速致死,可李桂芬女儿死前同她接触过的所有人,包括实施抓捕的警察,都称未见李桂芬的女儿服毒,这些人甚至连敌敌畏的气味都没有嗅到。
    
     更令人惊奇的是:如果说李桂芬的女儿被抓进派出所时,怀里揣着两大瓶子敌敌畏躲过了警察已经承认了的全身搜查,那么她死后,这盛放敌敌畏的容器应该留在现场。绝就绝在李桂芬的女儿死后,盛放敌敌畏的容器居然不翼而飞,以至于崇文公安分局将派出所翻了个底掉儿,甚至要环卫工人将该所厕所掏得干干净净也没有见其踪影。
    
     是不是可以这样断定:从现场拿走盛放致死李桂芬女儿敌敌畏容器的人,就是杀害李桂芬女儿的凶手呢?
    
     让人称绝的是:体育馆路派出所当时发生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欲同李桂芬私了的该所所长非但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调到了东花市派出所还当他的所长。
    
     可别小瞧了这东花市派出所,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强卫同志的家就在该所辖区,且据该所仅一条小马路之隔。可以这么说:保卫首长强卫同志及其家人的安全,是这个派出所工作任务的重中之重。
    
     体育馆路派出所所长调任东花市派出所所长之后,事情竟出现这样的结局:
    
     任凭李桂芬女儿之死疑窦丛生,当事警察谎话连篇破绽百出,连后来的北京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慕平同志都说此案瑕疵太多,可是强卫同志领导下的北京市公安局、检察院却一口咬定,李桂芬的女儿死于自杀。崇文公安分局更有高的,说什么:因为疑点查不清,所以就定她为自杀。
    
     是司法机关查不清还是不肯查,人们不得而知!
    
     强卫同志领导下的司法机关这是在草菅人命啊!
    
    三、因为表示了对拆迁的不满,竟被判刑四年
    
     公民叶国柱,拆迁之前与其父亲、母亲、妻子、儿子、弟弟、弟媳、侄子三户八口人的户籍都在北京市宣武区天桥光明里9楼7号。他们共有住房9间(其中两间自建房),使用面积109.8平方米。叶国柱和弟弟叶国强还开办了一家酒楼,两个小饭馆。
    
     叶家兄弟自己过着勤劳致富、丰衣足食小康生活的同时,幸福不忘共产党,吃水不忘掘井人。他俩踊跃参加政府组织的献血、捐献等活动,还为社会提供了18个就业机会。叶国强本人连年被评为先进个体,并担任税风税纪监督员。
    
     连续两次拆迁,不仅使这三个家庭由小康沦为赤贫,还使叶家哥俩双双下了大狱。
    
     2001年5月第一次拆迁,拆了叶国柱那家经过1987年那届政府批建的100多平方米的酒楼。叶国柱刚刚投资三十多万元对该酒楼进行了装修,仅仅争来补偿款10.5万元。
    
     2003年5月第二次拆迁,拆了叶家全部9间住房和二个小饭馆,三户的所有补偿都算在一起为52.5万元。这些钱仅够叶家购买远郊区县的房子,可是买了房子又让他们兄弟二人并已成年的孩子们干些什么?八口人凭什么生活呢?
    
     而叶家对拆迁补偿的要求是:在原住地周围为他们解决原住房面积大小的房屋,并为他们解决经营场所。
    
     叶家的合理要求在宣武区政府根本没有人答理。无奈之下,叶氏兄弟只好找到北京市政府信访办。信访办开始还把他们推回宣武区,宣武区依然如故。仅这样一个来回,北京市再也不管了,逼着叶氏兄弟一级不成往上再找一级地告了好几个月,一直告到了党中央。
    
     期间,哥哥叶国柱遭到行政、刑事拘留各一次(叶国柱的儿子叶明君也遭到刑事拘留一次),行政警告好多次。
    
     弟弟叶国强告得彻底绝望了,于2003年10月1日那天跳入天安门金水河寻死,说是找毛主席评理去。
    
     武警战士把他救了上来。公安机关将他抓了起来,检察机关对他提起公诉,法院判了他两年,司法局将他关进了指定的监狱。
    
     弟弟被判刑哪怕十年,自己遭拘留哪怕100次,只要能解决三户八口人的住房和生活也行。叶国柱抱此念头坚持上访不止,寄希望中国能够再有一个古代的包青天,当代的胡耀邦出来还他一个公正,但现实却非常残酷。
    
     久而久之,使叶国柱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产生了怀疑,认为这个党已经变色了、变质了;对党内的那些贪官污吏更是痛恨无比,认为就是它们闹坏了这个党。
    
     2004年9月,北京司法机关授命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叶国柱抓了起来,一判就是四年。
    
     也许司法机关实在找不出叶国柱的犯罪事实,把唱国际歌都当成了个事儿硬是按到叶国柱的身上,孰不知叶国柱本人五音不全,根本就不唱歌。
    
     据悉,叶国柱在监狱里不服判决坚持申诉,狱方不仅不让他申诉,还把他关进了严管队看管。
    
     现在一些司法人员经常以叶国柱为例吓唬上访人员:“冤?你说你冤?你知道叶国柱吗?难道他不比你冤,政府一句话,还不判他四年!”
    
    四、北京涉法上访控诉案件多得数不胜数
     公民王学鑫1999年4月30日遭歹徒抢劫并致使右臂残废。北京公安局清河法医鉴定中心竟以“女性乳房损伤导致一侧乳房明显变形或者部分缺损;一侧乳房腺导管损伤”为标准,定其轻微伤。丰台检察院的检察官不顾王学鑫再三请求,坚持以此鉴定结果为证,还堂而皇之地写进公诉书中。
    
     王学鑫为还他一个男人身告状六年之久,楞是没有将司法机关强按在他胳膊上的女性乳房摘下来。
    
     还有公民高玉清、李兰英、常诚、张鸿彬、倪玉兰、付小平、孙宜荷、吴田丽、陈凤东、李素玲……数不胜数!
    
    五、身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强卫同志,在全国贯彻落实国务院新的信访条例方面带了一个很坏的头
    
     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新的一届党中央,体恤民情、体查民意,为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构建和谐社会,中央一而再的要求司法机关尽快纠正冤假错案以平息民怨、民愤。
    
     2004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从北京涉法上诉人群中选出24个人,成立了由高检院、市检院、区检院三级组成的专案组。
    
     专案组成立便投入工作,马上与这24个人谈了话并且展开调查,社会反映非常好。
    
     不想,专案组工作没几天,北京市政法委就出面接走了这些案件。在其后一段时间里,北京市政法委书记一职空缺,由常务副书记慕平同志主持工作。
    
     北京市政法委接回这24个人的案子之后,的确作了一定的工作,并且解决了二、三个人的问题。但是,随着强卫同志又回来兼任政法委书记,解决了的也就解决了,没有解决的都停了下来。
    
     据法院人士透露,强卫兼任政法委书记后,对于涉法上诉案件作了规定,即:纠正涉法上诉案件必须报经政法委审批。
    
     司法机关具体上报了多少案件我们无从得知,大家普遍感觉是:自从强卫同志重回政法委之后,一件错案也没有纠正。
    
     更有甚者,国务院新的信访条例五月一日实施前,连外地都不敢派人到北京截访了,而北京的公安机关却突然大肆拘捕北京的依法进行上访和控告检举的人员,其中:3月23日在中纪委门前便道上,拘捕了马景雪、张晓丹、马德云、李玉奎、刘万福、李立荣、肖庆如等7人,4月4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便道上,拘捕了张明、付来金、白淑敏等3人,4月6日在北京高级法院门前便道上,拘捕了王卫平1人,4月26日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门前便道上,拘捕了鞠鸿怡1人。被拘时间从14天到5天不等。
    
     种种迹象表明:北京公安机关这么做,得到了北京市政法委的授意,即在强卫同志主使下进行的。
    
     他们这样做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吓唬一下上访人员,因为在强卫同志的旨意下,叶国柱被判了四年都没有唬着谁,北京的上访人员照样成群结队。特别是,这些被拘捕的人从看守所出来,一边继续上访、控诉,一边纷纷将拘捕他们的公安局告上法庭。
    
     我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法院接到诉状,当在七日内立案或者裁定不予受理。可是,共有11个人到法院起诉拘捕他们的公安机关,除了转业军人王卫平的起诉法院立案了之外(注:立案之后,也是公安机关勾结法院共同伪造证据、捏造事实、枉法裁判。详情见后续文章),北京西城法院收下其它十个人的起诉书,仅一个被告之过了诉讼时效不予受理,其它九人至今不给明确答复。六个多月来,面对起诉人的频频催询,该院均以须请示上级或者上级还没有批复予以搪塞。
    
     咦……?明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怎么法院接到这九个人对公安机关的起诉状还要向上级请示?这个上级又是谁呢?
    
     噢……!原来法院的上级与公安机关的上级同属一门—北京市政法委。
    
     政法委不是行政机关,好像也不属社会团体。无数事实已经证明:这是一个凌驾于国家之上,并且肆意践踏法律的特殊机构。
    
     看来这些被拘人员依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的确吓着了强卫同志领导下的北京市政法委,不然怎么拖了这么长的时间,连这些人的起诉都不敢要法院受理呢?
    
     北京公安机关受命于新的信访条例实施前,大肆拘捕北京依法上访控诉人员,显然有其更深的背景和用意!
    
    六、强卫同志到底想要干什么
    
     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胡耀邦同志力挽狂澜,倾力纠正冤假错案,此举不仅重新树立了中国共产党的形象,还赢得了人民群众对他的无比崇敬与爱戴,更使邓小平同志的威望如日中天。
    
     新时期以来,司法机关制造的冤假错案已经远远超过了文化大革命那会儿,不然广大人民群众怎么会首推公、检、法机关为腐败重地呢?
    
     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而腐败的司法机关不仅起不到维护社会公平公正的作用,反而会更加激化社会矛盾、破坏社会和谐、加剧社会的不公平与不公正。当今社会上访大军如火如荼、群体事件此起彼伏便是明证。
    
     这一时期的司法机关不是在用自身的全部活动教育公民遵守社会主义法律,而是在用它们渎职犯罪的事实,让公民对法律彻底失去信任。社会上有这样的流传:① “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② “有人问:‘现在开什么买卖能挣钱?’答:‘开一个法院最挣钱,胡判乱判呗。’”
    
     必须指出:倘若中央要求司法机关纠正冤假错案的指示得以落实,相信不光是那些遭受司法腐败残害的老百姓,对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感恩戴德,也会使广大人民群众和大多数党员、干部,以及那些良心还没有完全被金银铜臭阉灭了的官吏,由中看到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希望,从而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同心同德地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众志成诚地构建和谐社会,如同1949年刚刚解放的那些年,如同“文革”刚刚结束的那些年。
    
     也许这些正是强卫同志及其一伙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广大人民群众更加拥护新的一届党中央了,必然要谴责强卫同志及其一伙先前的所作所为。所以,他们必然要千方百计地就是不纠正他们以前所制造的冤假错案,甚至为了掩盖过去的错案或者罪行,不惜制造新的错案和罪行。
    
     他们这样做还有更阴险的目的,这就是:把他们先前干下的坏事转嫁到新的一届党中央身上,把人民群众对他们的怨恨转嫁到党和国家新的领导人身上。
    
     从目前形式看,他们的阴谋正在得逞。
    
    七、惩治腐败当务之急
    
     对于国家政权来说,腐败是罪恶之源。纵观古往今来之历史,没有一个政权不是毁于自身的腐败。
    
     过去,人民为什么反对国民党拥护共产党,并且帮助共产党打跑了国民党?因为那会儿的国民党腐败了,共产党不腐败。现在,为什么台湾那边的国民党又东山再起,而大陆这边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发生了动摇?正是因为国民党纠正了自身的腐败,奉行的是清廉、勤政、爱民,而共产党内部滋生的许许多多的腐败分子却没有得到惩治,这些腐败分子所行的是贪婪、享乐、害民。试问:大陆各行各业各个领域所暴露出来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又有哪一个不是缘于领导干部的腐败呢?
    
     当今中国实行领导干部问责制,一场矿难就能让好些儿领导干部遭到罢官或者免职,而强卫同志把持京畿司法大权16年,把首都的司法机关都领导成了腐败重地,给国家和中国共产党造成的危害更是灾难性的。这样的领导能是清官吗?这样的领导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如果类似强卫同志这样的人还盘据在各级领导岗位上,党中央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再好也难以得到执行,甚至连中南海的大门都出不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再亲民、再爱民,民也感受不到。
    
     腐败是一笔巨大的政治财富。共产党的敌人用它可以搞垮共产党,共产党的领导人用可以重新振兴共产党。
    
     社会上曾传:“整党(注:即清除党内的腐败分子)亡党,不整党亡国。”此话大谬也。应该是:只有整党才能兴党,若不整党一定亡党。海峡对岸难道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至于我们伟大的中国,整不整党都不会亡。
    
     从历史发展观来看:中国的成长壮大,恰恰是建立在历朝历代因其腐败而遭致灭亡的基础之上。
    
     从目前国家形势看:被誉为世界上最具吃苦精神、最具忍耐精神的中国人民,已经对共产党内的那些贪官污吏忍无可忍了,随时有可能被迫发出摧枯拉朽的最后吼声。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历代帝王将相能够正确处理两者关系者,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反之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我们期盼新的一届党中央敢于承担历史责任,如同古代大禹治水那样,引导人民打一场惩治贪官污吏的攻尖战,以使这个党重新成为人民拥护的党!
    
    
     转业军人:王卫平
    
    联系电话:(010)81627015
    
     二00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共同问责人(排名不分先后)
    姓名 案情概况 联系电话
    李桂芬 简要案情本文已叙 联系电话:86867498
    
    叶国强 简要案情本文已叙 联系电话:81627012
    
    王学鑫 简要案情本文已叙 联系电话:86611791
    
    高玉清 原工作单位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却长期得不到纠正,法院枉法裁判、宣武公安
     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63546911
    
    李兰英 儿子被喝醉了酒的司机驾车高速行驶撞死,交警为袒护肇事司机竟要她死去的儿
     子承担50%的事故责任,为此上访控告多年无果,期间多次遭警察殴打等。 联系电话:67133702
    
    付小平 海淀法院、一中院故意违背事实作枉法裁判。 联系电话:62479413
    
    常诚 拆迁公司在东城区政府的怂恿下,触犯刑律地抢夺民宅,逼死其哥,东城公安分
     局违法拘留等。 联系电话:87494176
    
    
    张鸿彬 建设工程早已被北京市政府明令终止,东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仍然勾结法院违法
     拆迁,为此控告多年得不到解决,老父亲头部受击莫名死在上访路上。
     联系电话:13240223773
    
    倪玉兰 只在拆迁现场拍照,竟遭致警察毒打并拘捕及超期羁押,西城区政法委召集西城
     区公、检、法三家开会研究如何为倪定罪,于是便:先定罪、后报捕、再公诉、
     判一年。由于遭警察毒致伤在狱中得不到治疗,现已成为残废之人。
     联系电话:81977314
    
    孙宜荷 法院故意违背事实作枉法裁判等。 联系电话:65299540
    
    吴田丽 房地产商勾结上市建设银行、住房公积金中心和单位共同欺诈,法院参预其中,
     助纣为虐,枉法裁判等。 联系电话:13241983133
    
    李素玲 村委会损害所住房屋不赔、法院判决不公让其少赔,上访多年无果反遭警察殴打
     等。 联系电话:80281337
    
    马景雪 遭遇非法强拆、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80610072
    
    张晓丹 承包的土地被非法侵占却得长久不到应有补偿,依法上访反遭西城公安分局、朝
     阳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85381398
    
    马德云 遭遇非法强拆、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13693094765
    
    李玉奎 遭遇非法强拆、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81605336
    
    刘万福 遭遇非法强拆,朝阳公安分局、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85785119
    
    李立荣 遭遇非法强拆、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13718220515
    
    付来金 遭遇非法强拆、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84317231
    
    白淑敏 法院枉法裁判、强制执行导致其丈夫早逝,法院承认了判决及执行错误却拒不履
     行赔偿责任,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64207326
    
    陈凤东 遭遇非法强拆,财产被抢夺,宣武法院违法拘留等。联系电话:13521460758
    
    鞠鸿怡 拆迁公司违法强拆、抢夺财产,触犯刑律,西城公安分局违法拘捕等。
     联系电话:66244033
    
    袁德安 拆迁公司触犯刑律地聚众打砸抢劫其个人房屋及财产,东城区政府、公安分局、
     检察院不作为等问题。 联系电话:81626995
    
    张玉绢 因劝架遭人打伤致残多年得不到合理赔偿,上访反遭公安机关违法拘留等。 联系电话:13681257742
    
    说明 1. 欲核实了解情况,可与上述人员电话联系。
     2. 折迁公司触犯刑律是指:拆迁公司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拆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