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信阳“531”器官移植纪实/程维民
(博讯2006年4月10日)
    作者:程维民
    
     “531”器官案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发生在河南省信阳市。当时时逢中国“六一”节日,按惯例对在押死刑犯执行枪决的日子。 (博讯 boxun.com)

    
     那日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例行对四名死刑犯核准死刑。由师河区法院立即执行。早上八点钟公判大会在火车站广场举行。与往常不同的是此次公判没有通过任何形式宣传和公布。所以当天有些市民发现刑车觉得很突然。与此同时,这四名死刑犯的家属只有一名姓卜的犯人家属接到通知,其余三名死犯包括家住信阳市的万启超和赵伟及息县的张建军家属在执行前均未接到通知。但信阳市毕竟很小,大街上“要枪毙人啦!”的消息很快被万启超的好友芦德安及赵伟的母亲得知,当发现是亲人马上被处决时,朋友和家属便及时准备善后事宜,赵伟的母亲由于年龄大又带着孙子(赵伟的儿子)没法及时赶去刑场,只好和女儿坐车一起先到信阳市唯一的火葬场等候。而万启超的好友芦德安及时跑到玩伴的摩托车修理店借一辆偏三轮警车(车牌号豫SO—2331,此车是存放待维修的)。和妻子郑广琴及玩伴彭永军,徐武(维修店主)四人一起驾车紧跟刑车,奇怪的是这次执行死犯没有预定刑场,而是就便在公路边选择一处没有住家的地方就地执行,芦德安等到达现场时武警已在往车上抬尸体。四具尸体分三辆车装,其中姓卜的死犯(年龄比较大)尸体用一辆工具车运向火葬厂,万启超和跟张建军的尸体被装到一辆面包车(南京产“依维克”),赵伟的尸体被放在另一辆面包车(类似白色救护车)。据目击者讲,当时抬装万启超尸体的同时其四肢还在抽动,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两辆运尸面包车的前后车牌号及车窗全被白布封着,使人无法目视车内的情景。因为芦等之前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所以对当时的情况并没有产生疑虑。
    
     芦等的车紧随两辆运尸车朝着火葬场的方面,最前面还一辆法院的警车(白色“桑塔那”)带路,信阳市火葬场坐落在京广公路(107国道)旁边,离市区正向北四公里处,在此行程之中,运尸车忽快忽慢,很明显想甩脱芦等的跟踪。但因芦的车也随着彼快亦快,彼慢亦慢,不知其然地紧跟其後,当运尸车行驶到火葬场路口时,没往上开,竟突然停下,而先前运姓卜尸体的工具车早开到火葬场。芦等人车辆也随即停下,以等同往,好长一会儿仍不见前边的车启动,但发现从运尸面包车里不停地往外掷带血东西,当时他们认为是尸体上枪弹口流血水,可能是里边有人帮助擦理,就这样过了近1小时,还是不见运尸车往上(火葬场)开,于是他们就议论是不是等到上一尸体火化完毕才能上去,随后他们决定开车先上火葬场等候。到了火葬场发现姓卜的家人正在为其整理遗容,而却见不到万启超的家人,综时芦德安突然想到万的家人可能还不知道此事,事不宜迟,芦急忙借开赵伟家属的面包车(昌河牌)去接万的家人,当车刚下火葬场,发现原停在公路边的两辆运尸车及一辆警车全都不见了。只看见原车位处有两滩血迹及杂物,怀着复杂的尽情,芦等下车近前看个清楚,结果发现被抛弃的物品竟是些医生手术用的东西,包括消毒手套,药棉,沙布等等,肾脏保护液袋等等,另外还发现被割下的一大块人肉,他们看到这些东西后突然感到事局有变,死者的尸体被解剖了,器官被摘取。当局怕家属发现,已转移了尸体,联想起一路上的异常情景,更确信无疑,紧接着他们同家属立即找到法院、公安局、检察院,当时都异口同声地回答:“不知情”、“不可能”,后来在铁的证据面前,法院的杨院长才改口说“既然是死刑犯,为社会做做贡献也是应该的嘛!”后来在一次私下的录音采访中,家属讲说问题是他们(政法部门)背着我们(受害人及家属)进行窃取,倒卖,并谋取暴利。这怎么能叫贡献呢?第二天,也就是“六一”节,他们又找到法院,结果给了一份事先写好的死亡通知书,并当即在下边注示“到汝南火葬场领取骨灰”,真不可思议,汝南与信阳属两个地区,信阳火葬场近在咫尺,为何要到一百里外的汝南火葬场领取骨灰呢?
    
     在我介入并开始调查“531”案件时已是当年的六月底,当时当局(政法部门)在家属的强烈声讨下已私下答应补给每个死犯家属三千元人民币,但家属始终没有同意,当局并威胁说,此事决不准声张,否则后果自负,而且透过街道居委会进行施压。由后当局言辞如此严厉,个个家属都非常紧张,晚上不敢出门,甚至担心他们会杀人灭口。我经过再三的努力还是与家属取得联系,以自身主张正义,不畏强权的行为打动了他们,并同意针对调查此案与我合作,我通过一系列的“攻关”,终于了解到案情的真相,原来受害人(死刑犯)在关押期间已被体检,登记配型。他们的某些器官事先已被手术医院预定。“531”前日手术医院的解剖医生及车辆已到达信阳,当晚住在师河宾馆,“531”器官案的整个过程都是由信阳当局和手术医院,事先周密策划的。当时前来摘取器官的是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参与现场解剖的医生有七院肾移植中心副主任王长安医师和姓黄的医生等。“531”三名死犯的六个肾脏当天被郑州市七院和三院分别手术使用。同期我又找到了当天接受手术的几名患者了解详情,其中有一名家住河南省项城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刘明义患者,因手术后并发症而死亡。“531”案中,信阳市法院等部门共接受手术医院付给的六万元人民币,个别权威人七另被医院“酬”谢。当年“六一”期间,通过查询医院手术记录及数名患者证实,仅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在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一日的四天时间内,竟为二十三名患都做了肾脏移植手术。据一位知情的医生讲,同期曾使用四个地区的犯人肾脏,包括郑州市、平顶山市、信阳市和安阳。
    
     从“531”个案侦查开始,笔者先后到郑州,武汉,北京,西安等地实地摸底和探查,我用了六个月的时间系统地调查,采访和咨询,采集了大量的证人证言、录音、录像、照片等等,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中国大陆政法系统连同手术医院大肆盗取,倒卖犯人器官并进行移植手术,谋取暴利的事实,为了坚决抑制这种人类的自残自灭,揭露中共这种迫害人权,灭绝人性的罪恶行径,为维护人类自身的尊严,保障人权的普遍性,笔者特疾声向国际呼吁:谴责中共的残暴行为,严禁中共利用极权迫害生命和尊严。 _(博讯记者:P-5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器官移植离法制化还很遥远(图)
  • 韩国赴华器官移植潮:器官从哪里来?<上><中><下>
  • 赴华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剧增
  • 多名馬來西亞人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病逝
  • BBC:日本患者到中國做器官移植手朮
  • 器官移植黑幕:珠海死刑犯被摘肾
  • 日本富商到中國購買死囚器官移植
  • 日本: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調查7宗死亡個案
  • 对中国器官移植和死刑犯关注再起
  • 中国活人器官移植猖獗 国外富人争相购买
  • 中国考虑加快器官移植立法进程(图)
  • 中国加强控制人体器官移植市场
  • 大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有望出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