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元璋一语捅破“革命”的本来面目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5日 转载)
     一点五
      
     “革命”在中国,是个比党、祖国甚至左愤还神圣的词汇,然而革命究竟为何物,恐怕一时节还不好统一,尽管统一这东东,向来是我党的癖好,以致于连思想——与生俱来即自由的精灵,都无从逃脱;相对而言,那些依托革命、成功走上执政道路的人,对革命的理解应该更为权威。朱元璋有次与刘基交换对革命的看法,他老人家是这样说的:“本来是沿途打劫,那知道弄假成真。” (博讯 boxun.com)

      
    在所有关于革命的名人名言中,朱元璋同志的这一句,无论你站在几个代表的高度、角度、广度或深度看,都应该是一句“真话”。这也可能是它至今湮灭不闻的主因,中国历朝历代的执政者,在“真话”问题上,无不是叶公好龙的疑似病例:口里称颂它,心里害怕它,千方百计逃避它。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革命者也得请客吃饭,前者是为了壮大革命,后者是为了身体这个“革命的本钱”。然而我们知道,革命者大多是“白手起家”的,在那首著名的《游击队员之歌》里,已表白得很彻底。革命者的资源从哪里来?老朱说得很实在:靠的就是“打劫”。为让“打劫”成为好东西,也得给它“正名”,以前多半叫“劫富济贫”,后来也叫“打土豪、分田地”。
      
    革命者在某一时期也可能创造出一个根据地,最有名的莫过于水泊梁山,但这似乎算不得是一个发明创造。土匪们也喜欢盘踞一个山头,以此为依托出去“打家劫舍”。
      
    革命一旦“弄假成真”,领导人就可摇身一变为“真龙天子”,其手下是“开国元勋”,打劫队员成为“革命军”,那些在“打劫”途中,不幸失掉性命的则是“先烈”。至于失败者,“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早写进二十四部官定历史教科书,无须多言。吴法宪同志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文革中的革命举措,与林彪有关的,是“反革命罪”,与毛泽东有关的,是“失误”,与周恩来有关的,则是“违心”;同样的革命,不同的结局,那是由于吴法宪等一小撮人“革命失败”的缘故。
      
    革命就其本身而言,其本质是破坏,而不是建设。“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是对革命境况的真实写照。此外,暴力革命换来的,总是新的暴君与新的暴政。因此,今天的人们,开始远离革命,特别是暴力革命,即使革命,也是选择看上去让人眼花瞭乱的颜色革命。表面上看,这是革命的“堕落”,是革命的“不彻底”,但它恰恰说明了革命的进化。这样的革命,需要上下内外各方的互动,和谐才是今天革命的出路。这既是今天革命者必须接受的事实,也是执政者的历史使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楚廷:我所亲睹的中共枪毙“反革命犯”
  • 刘蔚:唤醒国人之80—相信人民的革命首创作用
  • “土地入股”并非“第三次土地革命”/党国英
  • 再谈和平演变和暴力革命/张鹤慈
  • 贺伟华: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 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贺伟华
  • 革命、改革与宪政 ——八九民运的性质、目标与理论(之一)/陈子明
  • 刘蔚:唤醒国人之58—为什么共产党反革命能在大陆打败国民党革命派?
  • 刘蔚:唤醒国人之57—哪些是革命,反革命,反动派
  • 刘蔚:唤醒国人之54—共产党管区生活的三种人:吸血鬼、奴才、革命者
  • 刘蔚:唤醒国人之42—共产党才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反革命,反动派
  • 刘蔚: 唤醒国人之41—论革命的方式
  • 刘蔚:唤醒国人之39—还原革命的真相
  • 刘蔚:唤醒国人之38—改革、不革命带来的流血比革命还多
  • 一个莫名其妙的“反革命分子”的控诉/吕耿松
  • 刘蔚:唤醒国人之35—伟大的中国全民大革命
  • 以保守主义的方式发动和遏制革命/陈永苗
  • 谢楚廷:托克维尔的法国革命论适于解释中国社会的走向
  • 共產革命也是邪教大騷亂——致李普先生/李大立
  • 安徽省凤阳县的第三次革命
  • 张伟国:中国即将到来的 "股民革命 "-《动向》5月号编辑手记(图)
  • 《经济观察报》社论:“颜色革命”应当继续
  • 邓小平秘录:茅台酒瓶问题成反革命开端
  • 中将李际均批历史教科书弱化革命
  • “革命”老区农民:还我移民身份/刘飞跃(图)
  • 大陆官媒:张定发同志逝世 胡锦涛等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图)
  • 中国的网络博客革命
  • 中国不能公开评论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
  • 解密中国领导人的御用安葬地八宝山革命公墓(图)
  • 杨宪宏专访刘北星:见证农民领袖闹革命
  • 2006•北京•文化大革命研讨会简报/徐友渔
  • 中共智囊:中国以民主协商制应对颜色革命
  • 英报:网路新文化革命令中共疲于奔命
  • 2005年:毛派反当前政策酝酿革命风暴
  • 不懂统一战线,你算什么革命左派?—给红草上一课
  • 中国的性革命
  • 中国濒临社会革命边缘 胡锦涛须力保社会稳定
  • 专家学者谈“颜色革命”、“街头政治”和美国分化西化中国战略
  • 紧急呼吁:《告全国红军老革命后代书(第一号)》
  •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 【博讯专稿】辛苦革命一辈子,老来药费无人报!
  • 王九旦 :闲扯新编革命样板戏:“老少爷儿们上法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