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君:贫穷的幕后黑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9日 转载)
    
    贫穷的幕后黑手
     (博讯 boxun.com)

    
    陶君
    
    
    
    凌晨3点钟,我从网吧回住处。街上的人稀车少,疲惫在挤压着我。
    
    进入村口,热闹起来,灯火通明。这个村子是城中村,号称广东最大
    的村子,里面住着十万人,几乎都挤在四到六层的农民房里,民房之
    间只有少许的空隙(这里称作握手楼),租金比公寓要便宜很多,单
    房月租在500元左右。村街上很多人。我仔细留意了一下,这么晚没
    有休息的几乎都不是富人,简单的烧烤、卖混沌的、小贩(官方鄙称
    他们为走鬼)、摆地摊的,买东西和吃宵夜的人也是穷人,富人们早
    已休息了(富人很少在这里落脚),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失业半个
    月了,还没有去找工作(即使有了工作也会被解雇),网线也被执法
    的人剪掉了,找了几次人家不给我重新安装,所以心情也好不起来,
    现在只有在网吧活动了,因为我的手提电脑在中秋那天不翼而飞,钱
    包里有六百多元现金没有拿走,只要我的电脑,除了痛苦之外只有恼
    火,没有电脑了,我还有人脑,这个东西是偷不走的。街道很窄,经
    过一天的喧嚣,街边的垃圾很多,这时我看到一个老太太正在垃圾堆
    里找东西,老太太头发已经白了,走路颤颤巍巍,我就想起了母亲,
    她与母亲年纪相仿,在这个接近凌晨的夜晚拣垃圾,而且总是背着身
    子,肩上扛着个蛇皮袋,心里震颤起来,我立在那里注视了很久,这
    个年纪本该颐养天年的,如今却仍然在劳作,母亲在家乡也同样在劳
    作,中国有多少这个年纪的人在劳作。活在中国的人应该知道,联想
    到白天看到一个十三、四岁智障女孩带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婴儿在路边
    乞讨,我心里就更不痛快了,我只知道,只要有一例这样的事情在这
    个国度发生,这个社会就是扭曲的、就是有罪的,跟和谐还差一个文
    明级呢。
    
    我生活在贫民窟里,我感到荣幸,我每天看到这里真实的生活场景,
    这里居住着十万贫民,这样的村子在这个省会城市里不下几百个,这
    样的村子在中国有无数个,所以中国绝大多数是贫穷的,毫无疑问。
    到村子里看看,中国官方的所有和谐和繁荣的谎言就会被戳穿,中国
    城市里的村子,这里有太多的真相。
    
    老人和孩子得不到应有的抚养,就是在犯罪。他们的生存权是天然
    的,他们的青壮年时代牺牲了自己的相当一部分权利,就是为了幼年
    和老年得到保护,但绝大多数人没有得到。若是他们活在古代,我相
    信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他们可以随意干自己的事情的,可以不缴
    税、可以不用服役、他们可以任意去哪里、他们可以任意生孩子、他
    们可以侵犯别人,今天他们失去了这些权利,这些东西本来他们就应
    该有的,他们过去放弃了,就是因为他们在年幼和年老的时候需要保
    护和赡养,如果得不到保护和赡养,那么任何人就可以干任何事情,
    包括杀人放火,这是天赋的权利。
    
    我国政府规定的“绝对贫困人口”标准──683元/年,目前有2,148
    万人,“低收入人口”标准──958元/年,有3,550万人,若是年收
    入1,500元来算的话,估计至少有一个亿了,2,148万人均每年683
    元,人均每个月56.9元,人均每天每天是1.87元,若是按照958/年,
    人均每天2.62元,人均1,500元每年,每天的4.1元,老实说一头猪一
    天吃的食物和住的猪圈的成本都会超过四元,所有的中国猪的生活要
    比一亿人要强,人到了不如猪的地步。这个人不如猪的思想是一直扎
    根在官员的脑海中,因为制定绝对贫困标准的是官员,他们定下人均
    每天1.87元的标准是绝对贫困人口,也就是人不如猪的生活标准,那
    这个政府本身就视人民为猪了。深圳和广州这样的城市,每个月的支
    出少了1,500元就非常艰难了,一个月68元怎么生活?在农村也不
    行,但中国有几千万就是这样过着非人的日子。政府在干什么?一年
    40,000多亿的财政收入到底去了哪里?既然这样了,大家为什么要政
    府,把钱都给政府了,政府反而不来保护你,这是什么道理,黑社会
    收保护费还要保护辖区呢,政府连黑社会都不如,起码的信用要有
    吧,事实上就是没有。国家成为我们自己制造的枷锁了,现在我们要
    清醒的认识到,如其这样,我还不如不要政府,脱离国家和政府是很
    有必要的。
    
    现在的中国的财政收入都超过日本了,老百姓缴了那么多的税,但老
    人在拣垃圾、婴儿在街上乞讨,那缴税的目的就是毫无意义,干嘛缴
    税呢?是不是脑子坏了。据国家信息中心范剑平等写的“收入分配制
    度改革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一文披露:2004年国家公款消费财政支
    出如下:公款吃喝:3,700亿元;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国
    游:2,400亿元;公款赌资:2,000亿元,合计12,086亿元。据2000年
    《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公款旅游3,000亿,现在比以前更厉
    害,至少有4,000亿。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
    政资源4,085亿,现在有5,000亿是不会高估的。贪污几千个亿,公费
    医疗上千亿、公费住房多少亿,这些都不属于老百姓。4,000万人吃
    财政饭,至少有一半人是多余的,算人均20,000每年,2,000万干部
    又要消耗掉4,000亿。所以中国财政收入40,000个亿至少有20,000多
    亿是没有用的,给浪费和腐败掉了。20,000亿若是用在教育、医疗、
    住房、救济穷人,中国真的不穷。所以是政府把中国搞穷了,是政府
    把人都逼到乞讨和捡垃圾的地步了,而这些人大多数是老人和孩子,
    他们本该收到抚养和赡养的。我们来看看美国是怎么做的,美国联邦
    政府预算中,用于资助贫困儿童和贫困家庭的福利开支年平均为
    5,000亿美元,大约占美国GDP的4%,而中国每年用于海外援助的
    前就不下几百亿美元,这不这几天,中国政府向刚果民主共和国提供
    了50亿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最终一定是血本无归的,中国前后免掉
    了上百亿美元的债务(是借出去的钱,都是贷款)。美国已经很富有
    的还大量的资助穷人,中国老百姓那么穷,却不见政府投入一个子去
    帮助穷人。
    
    一个国家到了婴儿乞讨老人拣垃圾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回到了野蛮
    时代,既然是野蛮时代,大家就没有必要遵守所有的规则和法律,把
    个人的自由绝对化,革命也好骚乱也好,建立武装也好,都是合理
    的,不要国家没有政府才是当前的主要任务,直到各个力量和族群觉
    得可以建立自己满意的国家和政府为止。
    
    (2007-09-27)
    
    
    民主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退出人权论坛的声明/陶君
  • 王治郅终于赢了——兼谈过去的国家迫害/陶君
  • 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陶君
  • 陶君 :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陶君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