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年是否准确的预报了唐山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9日 来稿)
    (但"漏报"导致了24万人丧生!16万人残废!50万人受伤!这是多么严重的"渎职罪"!但面对这么惨重的伤亡、明显的渎职,至今却没有任何人被追究责任!!)
    
     唐山地震时,掌握权力的是四人帮,所以,中共的公开出版的书籍中,会有那么多反四人帮的英雄和地震预报的天才。 (博讯 boxun.com)

    
    唐山地震前,是否有明显的症状?是问题一。
    
    当年的地震专家是否准确的预报,是问题二。
    
    当年的地震专家,有什么能力可以准确的预报地震,是问题三。
    
    唐山地震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央根本不知道地震发生的准确位置。
    
    有关现在的非主流的地震专家,本钱就是曾经成功的预报了唐山地震。其实这只是在四人帮倒台,周恩来红的发紫的时候的政治宠物。
    
    三十多年以前的中国,大学都停了,所以的科学家基本都成为了牛鬼蛇神,除了死的,就是下放劳动。文革中基本没有任何学术活动,没有任何学术成果。
    
    为什么在地震预报上一支独秀?为什么能够比今天美国,德国的科学家还先进?
    
    不说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只说三十年的差距,
    
    地震预报不好说,说说气象预报;要知道计算机的运算速度,
    60到70年代【运算速度可达每秒百万次,】中国还没有这种计算机。
    今天【计算机运算速度每秒59.45万亿次】
    三十年提高了多少。
    预报需要数字处理,需要大量的计算。
    
    现在有了气象卫星等新的科学仪器设备。
    
    
    如果说,中国三十年前的气象预报的水平比今天美国的气象预报的水平还高,有人相信吗?
    
    除非相信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可以创造人间奇迹。
    
    三十年前就能够准确预报地震是人间奇迹。今天恐怕仍然如此。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地震预报与否,不是现在的地震局官员说了算的
  • 黄河清:唐山地震专家作预警中共不预报的证据——汶川地震系列之六
  • 史学:地震问责的重要突破口!(温总理泄密曾有地震预报)
  • 盘县4.3级地震是否是四川汶县发生强地震的前奏?(地震预报争论)(图)
  •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陈泱潮
  • 地震预报:此处无银两?做贼定心虚!/隐名
  •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张成觉
  •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地震预报争论)/张成觉
  • 胡锦涛拒绝发布地震预报的原因解析/林泉
  • 专家曾3次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压制(图)
  • 地震预报应借鉴气象预报,提供"地震发生概率"预报/王红旗
  • 耿庆国的“旱震关系大地震中期预报方法”曾预测出汶川地震
  • 陈宽:中国专家提前预报印度洋地震海啸大灾害
  • 地震预报:多次上书未获理会,地震专家耿庆国震后痛哭
  • 汶川地震震前预测预报--信息汇编21条/taodax(地震预报争议)
  • 据《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刊登,汶川地震中国地震局早有预测(地震预报争议)
  • 四川地震局高级工程师曾警示有关部门 震后沉默(地震预报线索)
  • 汶川地震震前信息汇编18条(地震预报)/taodax
  • 四川家長示威促查偷工減料/專家踢爆地震局謊話連篇(有地震预报)
  • 滕吉文院士证实:收到汶川周围6-7级地震预报
  • 关于决策四川地震预报的最新辩解/陆士绅
  • 甘肃《重要更正》无法消除“震前地震预报”疑云
  • 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的通知(地震预报争议)
  • 《南方工报》及其地震前“提前撤离”的报道被网友证实存在(地震预报争论)(图)
  • 中央是谁决定隐瞒地震预报的四种说法
  • 几则地震预报相关新闻(图)
  • 地震预报乌龙:震后预测误作震前预测 甘肃地震局致歉
  • 国家地震局长陈建民:地震能够预报
  • 专访中国地震局前研究员耿庆国:越是大地震越容易预测(地震预报争论)
  • USGS(美国地质勘探局)没有预报过天水、西安等地有可能发生7级以上强震的预报(图)
  • 中国学者:《国家地理》指责中国漠视地震预报无根据
  • 中国地震局组织举办了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地震预报争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