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史学:从文革中的恩恩怨怨说开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1日 转载)
    
    在研究文革中一些重要事件的过程中,总会碰到当事人之间的一些恩恩怨怨。比如,上到涉及中央领导同志的罗瑞卿事件、杨成武事件、林彪事件等等,下到空军、海军内部,乃至全国、全军大大小小单位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派性斗争”。无庸讳言,其中确有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但是,却没有大是大非,更没有民族恩怨!
     (博讯 boxun.com)

    单纯从这些个人之间的恩怨出发,只能局限地解读一些重要事件的具体成因,却不能从历史和全局的角度,深刻地揭示文革,这个给现代中国造成巨大民族灾难的重要历史事件的本质。
    
    那场历时十年的民族劫难,已经隐约过去了三十年。越来越多的人走出了文革恩怨的阴影,也就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从历史的角度看,那场文革历史的大是大非就是:一个毛泽东从他陈旧的封建意识出发,企图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千百万革命志士仁人为之流血牺牲,才换来的胜利成果,通过极“左”的理念和派性的内斗,最后公开蜕变为毛家封建王朝的罪恶过程。为此,毛泽东不惜犯下将刘少奇、邓小平、林彪,这样一大批功勋卓著的老一辈革命家、民族英雄和千百万当代中华精英,都置之死地,妄图开历史倒车的滔天大罪。从历史的角度看,“四人帮”不过是毛泽东实现毛家封建王朝目的的“马前卒”。
    
    在这个过程中,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历史山头,乃至历次党内纷争留下的个人恩怨,被人为地放大了,利用了,成了毛泽东施展帝王权术,分而治之,逐步实现他毛家王朝的工具。以致这种狭隘的派性,至今还困扰着一些本来就政治水平不高,缺乏历史和全局观念的人们。这是人们的历史局限性使然。但是,几十年过去了,如果人们还看不到文革中令人眼花缭乱的“革命词藻”背后掩盖的大是大非和民族大义,却还耿耿于怀于当年的鸡零狗碎,还拘泥于文革中的派性思维,只能说明几十年来,这些人仍然不学无术,私心很重!在中华民族大义和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那些党派的纷争,个人的恩怨,意识形态的歧见,显得何等渺小呀!
    
    如果这些人还带着文革遗留下来的个人或山头的恩恩怨怨和派性,来研究对现代中国历史,具有巨大转折意义的林彪事件,甚至把人们对林彪事件的重新再剖析,再认识,肤浅庸俗地等同于“翻案风”,那么,难免一叶障目、一头雾水,南辕北辙。
    
    关于这个问题,陈云同志有过一段高瞻远瞩,理性深邃的见解:文革是一场“内乱”。是在我们党和党中央犯错误的复杂条件下,发生的。林彪和四人帮不一样,他们历史上有功。二十多年后,再解读他们的讲话,是否有“茅塞顿开”之感呢?讲话中的“内乱”,就是借用史称,太平天国的“杨、韦之乱”,自己人杀自己人。
    
    哪一个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仁人志士,当年是为了从事“推翻一个蒋家封建王朝,又去建立一个新的毛家封建王朝”的历史轮回呢?哪一个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仁人志士当年不是为了彻底推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为中华民族从此走上民主共和的现代化道路,而英勇奋斗呢?今天,哪一个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仁人志士,还不从几十年的“族群分裂”,“党派纷争”和“意识形态”导致的民族痛苦教训中,幡然醒悟呢?
    
    在全体中华儿女认真研讨文革浩劫,乃至上涉半个多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进而科学总结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经验教训的时候,正确的思维应该是:首先,彻底清算毛泽东在文革,乃至几十年的统治中,对全党和全民族犯下的极其严重的历史错误和滔天罪行。在这个理顺思想的基础上,达到全党和全民族的大团结,把我党真正建设成以普世理念为基础的,为中华民族复兴而奋斗的大公无私的政党。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进入民主共和的新纪元。
    
    也许,这只是我们的“痴人笑谈”!但我们相信,面对滚滚历史潮流,我党如果不经过这样痛苦的脱胎换骨的彻底反省,那么,我们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的历史苦难,还没有尽头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史学:地震问责的重要突破口!(温总理泄密曾有地震预报)
  • 史学:中国最大的政治失误
  • 中共为什么要背那么沉重的历史包袱?/史学
  • 史学家的责任/西风独自凉
  • 讽刺金庸的历史学素养——希望他能看到
  • 我们失去一位人类良知的年轻历史学者——想起张纯如 (图)
  • 朱学渊:为中国史学的实证化而努力,兼答‘东方之月’
  •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 “史学理论”芬兰行——“符号学和古代历史”芬蘭讲演及网刊序言/李幼蒸
  • 简述历史哲学和历史理论的区别——和《学灯》网刊青年史学家漫谈/李幼蒸
  • 李幼蒸:顾颉刚史学与历史符号学---兼论中国古史学的理论发展问题(下)
  • 史学:以集权反腐败,无异于饮鸩止渴——兼评中纪委第七次会议
  • 李幼蒸:顾颉刚史学与历史符号学---兼论中国古史学的理论发展问题(中)
  • 李幼蒸:顾颉刚史学与历史符号学---兼论中国古史学的理论发展问题(上)
  • 谢选骏:历史学者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之三
  • 谢选骏:历史学者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
  • 两个历史学者眼中的真实中共
  • 怀念史学的黄金时代/綦彦臣
  • 王小东:从揭穿甘地的非暴力神话谈起--论中国知识界奴化影射史学的形成背景及其危害
  • 史学:中国地震局的屁话,是彻头彻尾的伪科学!
  • 复旦大学著名学者、历史学家蔡尚思去世 (图)
  • 快讯: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云集山西
  • 中国教会历史学家张义南自劳教所获释(图)
  • 金庸对历史学基本不懂 误导学生(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