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按照美国司法:杨佳可以免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关于杨佳案最深刻的一篇评论
        (博讯 boxun.com)

      1995年10月3日上午,洛杉矶地方法庭已经审理了9个多月的O.J.辛普森谋杀妻子案,进入了陪审团最后辩论阶段。陪审团12名普通的美国公民,将依据审理期间他们所听到的证据,决定传奇球星辛普森的命运。
    
      从案发开始,到这最后的关头,此案引起了举世关注。持续了9个多月的司法过程,全部电视直播。到美国之后,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的跟踪一个刑事案件的进展。
    
      辛普森是手段残忍的杀人凶手,在法庭辩论过程中,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清楚。我是这样认为的,大多数美国人也是这样认为的。辛普森是黑人,他妻子是白人,尽管多数黑人不愿接受他是杀人犯,但与几个黑人朋友聊天的时候,他们至少也承认证据对辛普森很不利。
    
      我在美国东部工作。午饭后不久,传来消息,陪审团辩论已经结束。对于这样高度关注的案子,辩论只持续了3个小时,这使得我更加相信,尽管加州警方在取证过程中犯了一些技术性错误,但有如此充分的证据,看来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得出了公正的司法结论。
    
      我工作的地方在8楼,几个同事不约而同聚集到一个小会议室里,除我以外,都是美国白人,一部收音机放在桌上。
    
      “陪审团达成裁决了吗?”日裔法官询问陪审团。
      “是的,法官先生。”陪审团领班回答。法庭助理把写在纸上的裁决结果传给法官。法官看了看,把它传回给了陪审团。
      “请被告站起来面对陪审团。”法官指示辛普森与他的律师们。
      陪审团领班准备宣布结果,此刻正是下午整1时,戏剧性的时刻,相信全世界亿万人的心瞬间都提了起来。
    
      “我们陪审团发现,O.J.辛普森无罪。”
    
      我们的小会议室里,无言的震惊。工作时间,人们默默的离开,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
    
      我回去定定神,上网查一查,网上评论已经铺天盖地,惊讶,悲哀,难以形容的失落。按照美国宪法,对于刑事罪,这是终审裁决。即使宣判后,被告良心发现当场承认罪行,也不可以再重新立案。由于关注的时间太久,我也觉得很迷惘:正义被践踏,基本道德被嘲弄,一个明摆着的杀人犯,竟然无须为罪行付出代价。这个社会是怎么了?我预料美国公众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在以后媒体对此案的分析中,为什么陪审团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有许多不同的解释。毫无疑问,辩护律师的策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此外,由于陪审团成员多数是黑人,种族冲突的后果,无疑也是原因之一。这些分析不是我写这篇东西的目的,不再进一步陈述。
    
      我想更多涉及的,是以后一段时间内,更加使我困惑的美国社会对裁决结果的反应。
    
      1. 社会公正是美国人决不会放弃的诉求,马丁路德金之成为美国最受尊重的偶像之一,是因为他是社会公正的象征。但美国公众对于辛普森案的明显不公的结果,尽管普遍的不满,但似乎情愿默默的吞下了苦果。我期待的强烈的社会反应,根本没有出现。
      2. 更使我不解的是,辛普森请的那几个我认为等同于谋杀从犯的律师,竟然成了媒体的嘉宾。他们在媒体讨论自己的辩护策略,讨论控方检察官所犯的法庭错误,等等。在讨论的时候,出乎意外,更集中的是审理的过程,并不涉及结果是否公正。同时,社会对他们是非常的宽容,好像没有人觉得他们做错了什么。尽管现在我也相信,他们为辛普森辩护的时候,心里很清楚辛普森是有罪的。
    
      我开始意识到,这个法治社会的运作,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我的司法概念是在国内形成,我显然不理解美国法治的一些根本的东西。直到若干年后,我才开始逐渐懂得了,美国人的法治观念体系,与我们中国人的人治思维方式,有着根本的区别。
    
      请注意,我并不是在这里说,我们应当照搬美国的法律体系。比如陪审团制度,我们就是想照搬也办不到。然而,我确实相信,美国的基本的法治概念,有太多我们应当讨论学习借鉴的地方。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司法程序的公正性,高于司法结果的公正性。
    
      举个简单例子:某杀人嫌疑犯被警方捕获。所有的间接证据,都明确无误指向这个嫌犯,但警方手中没有直接证据,想提起公诉,警方手中证据不足。警方知道,他们能够找到的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作案工具,但一俟嫌犯与外界接触,作案工具就会被转移,所以尽快找到作案工具,是破案的关键。嫌犯向警察明确要求,他不想与警察直接对话,他要找个律师代表他。为了找到证据,警察还是对嫌犯进行了审讯,连哄带吓,最后嫌犯说出了藏匿作案工具的地方。警察顺利找到作案工具,谋杀罪板上钉钉。嫌犯的律师来了以后,指称警方违法审讯在先,作案工具不可以成为证据。案件发展到这一步,在中国,多半的结果是警方审案有功,为民除害。在美国,法官百分之百会裁定作案工具不可以提交陪审团作为证据,因为这是司法程序公正的要求。最后检方因证据不足败诉,陪审团裁定,嫌犯无罪释放。
    
      结果荒唐吗?当然荒唐。但在美国时间长了,对法治的核心有了更多的理解后,我开始同意,社会必须吞咽下这个结果,不管它是多么苦涩。原因就是,司法程序的公正性,高于司法结果的公正性。为什么这样的概念,会是法治的核心?
    
      因为法治必须是彻底的。司法体系不仅仅在裁决被告是否违法上,必须遵循法治,绝不容许感情因素的介入,同时更要在司法程序上,严格遵循法治,绝不容许功利因素或任何“人”的因素的介入。司法程序不可能预先包罗所有的个例,因此当司法程序的公正与司法结果的公正发生冲突时,前者有更高的位置。原因很简单:法治是不能开例外的。为了结果的公正而出现一个程序上的例外,得到的是表面一时的满足,失去的是司法体系的信用,失去的是公众的安全感,最后必然将是法治社会的崩溃。
    
      什么是公众的安全感,就是公众相信,他们的诉求,会通过公正的司法程序加以审理,用大白话讲,就是有可以讲理的地方。于是,所有的个人的或群体的纠纷,都会去寻求以司法手段解决,人们不会想自己去变成执法者,来伸张各自所理解的正义。
    
      这是美国人接受辛普森案裁决结果的根本原因,只要司法程序没有问题,他们就要维护这个不完美但却行之有效的司法体系。你可以指责美国社会的许多弊病,但你很难指责美国不是法治国家。许多年的法治积累,已经使得法治观念深入了美国人的骨髓。美国人懂得,辛普森案上,这个司法体系没有产生公正,但维护这个体系的法治原则,是保证这个体系会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产生公正的唯一途径。哪怕有一个个案,司法程序以“良心”代替了公正,这个系统就不可能再继续有效的运转。法治是绝对的,不是相对的。
    
      回到扬佳袭警案上。
    
      首先,从个人角度,我不能同意为袭警辩解的论点,因为这些论点自身就违背了法治的原则。我不知道有没有违法的警察,但至少有一点我清楚,那就是不经过司法程序,没有人有资格裁决他人有罪或无罪。我们呼吁为扬佳创造一个公正的审讯平台,警察难道就不需要公正吗?何况又是那么多的受害者。
    
      然而,我觉得扬佳案的独特之处却并不在于如何看待警民关系。坦率地说,我不在乎扬佳本人最终的结局。只要司法程序是公正的,什么结果我都愿意接受。
    
      我相信网友们不管有时话说得多么刺耳,都真心希望我们人民的安定和谐,我们社会的长治久安,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家的跟上21世纪时代文明发展的步伐。在走向这些目标的路上,法治社会的逐步建立,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扬佳案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为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提供了几十年来极好的一个契机。为了有助于阐明我的观点,先理一理宏观上的因果问题。
    
      1. 近月来发生了多起地方政府与民众直接冲突的事件,频率似乎还有增加的趋势。我不想去分析个案,因为我不知道里面的全部事实。我只是想指出,这一现象会威胁到改革开放的成果。对任何社会来说,民众不去寻求司法帮助,而是自己想成为执法者,都是非常危险的趋势。在谴责这种现象的同时,我们的司法部门必须问自己,在多大程度上,民众绕开司法渠道铤而走险,是因为他们对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失去了信心?
      2. 于是引出了第2个问题。建立公众对司法体系的信心刻不容缓。怎么建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建立法制系统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有法制未必有法治,后者的缺乏明显是影响公众信心的主要根源。以我们国民的传统心态,司法的结果应当是能够服人的,但眼前的扬佳案,似乎是众口难调,怎么做公众也不满意。如何使得司法结果服人?
    
      回答是,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司法部门不必过多考虑公众对司法结果的态度,唯一真正需要做的,是一个公正透明的司法审理程序。在这一点上,如同我前面的分析,只要程序公正,即使是不满意结果的公众,也不会去挑战司法的结果。
    
      这里与我观点近似的网友,让我们一块敦促上海市的司法部门:
    
      1. 我们敦促涉案的地方行政部门,这一次不要去干预司法。杨佳案可以说举世关注,即使从功利角度,也以不干预为好。即便本意是好的,干预的结果,这一次也注定是事与愿违。我们已经有法制来规范这个案子,审理成功与否,在于是不是给法治一个机会。
      2. 我们敦促涉案的律师,包括公诉人员,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在目前的现实下,更重要的是扬佳的律师,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尽最大努力为被告辩护。既然受聘为被告律师,那么努力实现被告的愿望,争取被告最大的利益,就是你们的职责与义务。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就请把位置让给能做到的律师。
      3. 我们敦促涉案的法官,不要忘记你们对于法律的责任。你们的责任,既不是伸张正义,也不是为民做主。你们的责任,是向全社会全世界证明,中国的法治是严肃的,中国的法治是不容扭曲的。
      4. 我们敦促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公众对于司法的信心,是为了使我们的每个社会成员接受这样的意识:法治的根本目的,就是所有的纠纷,都只能靠说理,不能靠拳头。这样的意识的形成,需要公众的信心,而公众信心的形成,取决于公众是否相信,我们的司法体系,可以为普通人提供公平说理的平台。
      5. 达到以上的目的,扬佳案的审理过程必须透明,必须让公众理解案件的方方面面。当今时代,法治是社会稳定的前提与保证,而司法程序的公正,又是建立法治权威的前提与保证。这里的因果关系,怎样强调也不过分。美国实行公民陪审制度,是因为美国宪法相信,只要司法程序公正,美国人民的心态,从根本上必然是公正的。我们实行专家制度,专家们在履行职务的时候,也需要相信,只要司法程序公正,中国人民的心态,从根本上必然也是公正的。瞻前顾后,不相信人民的智慧,既没有道理,也没有必要。
    
      上海是个开风气之先的地方,但愿上海的司法部门能够以扬佳案为契机,拿出远见与勇气,为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为我们社会的长治久安,做出一份全国人民满意的成绩。
    
    (公民自由联盟推荐,原文网址:http://bbs.hsw.cn/viewthread.php?tid=55620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钟:杨佳是中国的生死劫
  • 杨佳的精神病鉴定,程序严重违法/刘晓原律师
  • 袁红冰谈杨佳
  • 北京律师谈杨佳的辯護律師问题
  • 杨佳神经病?李玫瑾狠抽沈敏司法鉴定/草虾(图)
  • 杨佳袭警案中有领导受伤,为何拖了五天才公布?
  • 杨佳事件:心理专家李玫瑾心理残缺由谁医/亚笛多星
  • 杨佳案是中国实现司法公正和司法独立的突破口/公民自由联盟
  • 从杨佳内部消息解读俞正声正陷上海暴政的浑水/上海维权
  • 刘晓原律师:为杨佳辩护,谢律师准备好了吗?
  • 杨佳案的悖論/李大同
  • 奇文欣赏:《杨佳案,不得不说的真相》
  • 杨佳案的李玫瑾没有公信力,应该避嫌/草虾(图)
  • 陈泱潮强烈要求胡温立即纠正警方对杨佳案的若干非法举措 (图)
  • 英雄的罪犯杨佳/刘斌夫
  • 由杨佳想到林昭/视野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杨佳杀警案拟由山东济南法院审理为妥/草虾
  • 思宁:质疑上海对杨佳的精神鉴定
  • 北京16名律师请求查处杨佳的辩护律师
  • 杨佳案推迟开庭意味什么?/RFA
  • 必有冤情:杨佳袭警案今日庭审因何取消?
  • 北京律师刘子龙致杨佳代理律师谢有明的信:您的郁闷是咎由自取
  • 亲历鞍山火炬 难怪杨佳1人可杀6个!
  • 杨佳袭警案庭审“因故”取消:推迟至奥运会之后进行
  • 同情杨佳不是偶然的:进城看病,老师猝死审讯室
  • 上海警方涉嫌绑架圈套:杨母下落成为杨佳案的关键
  • 上海朝野开始为杀害杨佳制造舆论准备
  • 对袭警嫌犯杨佳做精神病鉴定需恪守规则
  • 媒体就杨佳案提出诸多质疑 上海警方没有沉默权
  • 杨佳杀警案后 京沪网民互相对骂
  • 上海电视台播报显示杨佳在狱中遭受酷刑折磨
  • 上海警方:拒绝因杨佳袭警案而反省
  • 《财经》:北京律师举报杨佳律师涉嫌绑架杨母
  • 李劲松律师举报上海谢有明律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 关于杨佳的内部消息
  • 对警方侦办“杨佳袭警案”的质疑
  • 刘子龙律师就杨佳案给上海公检法公开信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