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潘滨的深度调查:《厦门机顶盒乱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2日 )
此文不是博讯首发,来稿者标注错误,特此说明xxx
   导语:当前中国的几亿台电视机中,绝大多数都是老式电视,只有模拟信号输入口,无法播出数字信号,所以机顶盒只能把传输到家庭的数字信号再转换成模拟信号——广电行业内的说法是照顾“弱势电视”,在厦门,对机顶盒质疑演变成一宗官司。
        
           “先生,这里不允许拍照。”在厦门市后滨路广电网络营业厅的“数字电视体验馆”,工作人员客气地把记者请出门外。营业大厅内,一位电视用户正与接待人员交涉:“明明说是免费发放,怎么现在又要钱了?”这位前来缴纳每月18元收视费的用户被告知,如果不承担机顶盒费用,广电不会受理缴费请求,并将按欠费处理——停机。 (博讯 boxun.com)
        
          “刚停的那几天,几乎天天都有来吵架的。”厦门市民韩涛说,事情起源于2005年的秋天。厦门广电网络公司在社区贴出告示,要求市民持房产证到固定发放点免费申领一台数字电视机顶盒,告示同时说明,原先的有线电视信号将停掉大部分,只保留6套基本频道。“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去排队领取,发放人员也很亢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韩涛觉得有些怪怪的。但对比现在,他恍然大悟。
        
          2008年1月1日,厦门广电网络公司突然发布通知,称每台机顶盒收费380元,每月按揭6.5元,分5年结清。如果用户一次性买断,每台机顶盒只要345元,此前免费申领机顶盒的用户,也要补交相同的费用。逾期不交者,将会被停掉电视信号。
        
          每天停机3000户
        
          2008年8月6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在即,厦门律师林颂昀发现,自己家的电视信号被切断了,上网交流才知道,很多用户也都在这个时段被停机。厦门广电网络公司出尔反尔的举动引发厦门市民的强烈不满,很多市民用欠费和销户来抵制,但都遭到停机或缴纳机顶盒折旧费的“惩罚”。
        
          “要是家里有老人和小孩,那电视还真不能断。”市民老徐说。自打去年9月被停机之后,老徐就没怎么看电视了,“我去缴费,他们不要,说是必须先把机顶盒的钱交了才行。”老徐并不是计较那点钱,但要争一个理。在他的海景豪宅里,记者看到两台一模一样的机顶盒,“当时他们上门发放机顶盒,我有两台电视,就又花800元钱从他们手上买了一个副机。”
        
          老徐给消费者协会打电话投诉,消协说“市长专线”专门处理此事,拨通“市长专线”却又被推到厦门广电的服务热线那里,皮球被踢来踢去。选择忍气吞声去缴费的人越来越多。厦门广电湖里区营业厅的值班经理告诉记者,很多人刚开始也不理解,争论半天,“但争是没有用的,你要看电视,还是得乖乖缴费。”
        
          “停机策略”收到的良好效果,使得厦门广电非常自信。在湖里区营业厅,记者亲身体验了他们的应对策略:第一个接待你的小姐和颜悦色,但言语含混,抛出很多专业术语,当你指出她的硬伤之后,第二位工作人员出马了,这是个面露严肃的先生,翻出一份被复印了很多遍的红头文件,“我们执行的是福建省物价局的文件。”他生硬地说道。当记者举出同样是地方法规的福建省广电局文件时,他不再吭声,值班经理出现。经理手持计算器,异常流利的背诵出大段的“通知”内容,并提供多个数学公式,为你计算资费,最后告诉你,“帮你省了100多块呢。”如果这还无法说服你,只好祭出杀手锏:“要想看电视,就得按规定缴费,我们不是公益单位。”
        
          这显然是一套行之有效的应对策略。值班经理面带笑容地说:“90%以上的人都不会一直争论下去,转而照章缴纳机顶盒的费用。”以至于去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数字电视产业高峰论坛上,厦门广电网络公司总经理张瑜要分享她的“停机”经验:“你要培养他按月交钱,这时候你要给用户停机,你早上给他停机,在厦门当天交钱的20%,早上八点就停了,今天停三千户,有20%交钱,中午停了来交的是15%,一直持续到一周左右能达到70%。”
        
          被绑架的物价局文件
        
          2007年3月,福建省物价局下发通知,规定数字电视收费标准为城市18元/月;农村为15元/月,但通知并没有规定机顶盒的具体定价。在厦门广电网络公司提交机顶盒招标材料之后,物价局才专门为厦门机顶盒定价。
        
          
            福建东方格致律师事务所的马万辉也提出质疑:“物价局的通知也仅是对最高限价进行规定,并没有不允许低价或者免费。法律都不溯及既往,通知也只能对之后的行为有约束,何况行政部门根本就无权干涉合法的商业行为。”
        
          “广电网络公司绑架了物价局的文件。”投诉无门的老徐说。如果按照厦门广电对物价局文件的领会: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有约束力。那么老徐花800元购置的那台副机,是不是退还455元?网络公司给出的回答是,不能退还。
      除了福建省物价局的定价文件,还有一份“补充通知”成为广电网络公司最常用的挡箭牌。这份发布于2008年7月3日的通知是对1月份 “机顶盒免费改收费”通知的补充。整个通知长达1800余字,重新划分了收费时段,里面夹杂多条数学公式,条件繁琐,计算复杂,前后矛盾,语焉不详。
          
        
        为公益而战的厦门公民
        
          “路过商场时,遇到一个商家在作促销,一个帅哥对我说,MM,来,吃一口香肠吧,促销期,免费的。由于是免费的,我就吃了一口。没想到半年后,帅哥找上门来,对我说,你以前品尝过的那口香肠现在要收费了,一口算你10元钱吧。”
        
          “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厦门网友“天下才能”调侃之余不忘寻求公理。对于机顶盒乱局,厦门市民除了拨打市长热线投诉、向省人大举报、到法院起诉。还在网上举证、讨论和批评。网络逐渐成为凝聚力量、交换信息和互相打气的主要场所。
        
          退休教师陈夏海依然保留着一张“免费申领机顶盒”的告示。这是去年初广电网络公司发布“补交机顶盒费用”通知之后,陈老师从路边墙上揭下来留作证据的。在民意沸腾、有人号召开展厦门第二次“散步”时,是陈老师力主通过组织和法律途径解决此事。他不断给中央、广电总局、福建省政府、福建省人大、厦门市委宣传部等写信反映情况。但目前还没有收到令人满意的答复。
        
            
        
          随着越来越多市民的加入,大家发现厦门广电网络公司不光在诚信方面有问题。在其他环节也有猫腻。在机顶盒推广期间,厦门广电网络公司向社会“公开招标”机顶盒,公示资料显示:2007年2月与4月的两次公开招标一共采购了机顶盒14万台。编号2007-ZS801的招标会采购了8万台,编号为XM2007-209的招标会采购了6万台。厦门有30万数字电视用户,那另外16万台机顶盒又是通过什么途径采购来的呢?
        
          即使公开招标的那14万台机顶盒也存在违标、串标问题。居然有四家厂商同时中标,中标价格相差不大,在388-398元之间。厦门广电网络公司声称低价推出的“厦华”机顶盒档次最低,中标价格却最高,为397.9元。
        
          厦门作家连岳说:“无论结局如何,陈夏海们为公益而战,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公民行为。陈夏海们维护的,无疑是公众利益多一些,自己家的机顶盒不过几百块钱。他们若是成功,就为每一个用户维护了同样的利益,那就有上亿元的金额。陈夏海们可能不仅能制止厦门广电对用户的欺诈,也能对其他城市的类似维权行动提供样本,功德无量。”
        
          网友: 机顶盒其实是一场商业骗局
        
          由于当前中国的几亿台电视机中,绝大多数都是老式电视,只有模拟信号输入口,无法播出数字信号,机顶盒的作用就是把传输到家庭的数字信号再转换成模拟信号,广电行业内的说法是照顾“弱势电视”。
        
          因此,厦门机顶盒事件爆发后有网友发帖质疑,机顶盒其实是一场商业骗局,中国的电视台根本就没有“数字电视”节目源,只是通过辅助设备把模拟信号调制成数字信号进行传输,到达用户机顶盒后,再还原为模拟信号输入电视机。并称“机顶盒其实是多余的。”“数字电视时代尚未真正来临。”
        
          专家:这其实是一种商业模式的转换     
           文/潘滨


(Modified on 2009/2/0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度报道:《厦门机顶盒:一场过河拆桥的商业欺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