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刍议恢复“五一”黄金周/彭小兵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2日 转载)
    
     我的基本观点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有关是否应该恢复“五一”黄金周问题,其实个伪命题,因为恢复不恢复,于中国的经济大局没有很大改变,也就是五一长假事实上将很难真正拉动内需。
     (博讯 boxun.com)

    
    
    1、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是愿意恢复五一长假,毕竟对我自己的休闲有利,对国家经济发展来看也有不坏的帮助。
    
    
    
    一方面,从过去的数据来看,五一黄金周是出游量最大、旅游收入最多的假期(平均出游人数达到1.19亿人次、平均旅游收入达到466亿元)。因此,恢复五一长假制度,最直接的论据是:拉动内需。国家正在努力通过扩大内需来刺激经济增长,而如果假期不够,那么旅游、娱乐、保健和教育市场很难被激活。
    
    
    
    另一方面,五一长假对人们系统的规律性的休息、探亲、旅游提供了时间,有利于增进感情、促进社会和谐,也有利于缓解劳动者的工作压力,抑制一些社会问题;另外,企业一般难以实行带薪休年假制度,但五一长假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这样就间接维护了劳动者的权益。
    
    
    
    2、但是,它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
    
    
    
    恢复五一长假,会使政府的公共管理费用增加、进而占用一定的社会资源,从社会资源协调的角度来看,这部分增加的管理费用,本来是可以用在其他支出领域的。
    
    
    
    而在五一黄金周,消费者集中出行,对文化古迹、自然景观的破坏作用、对环境污染、交通堵塞的负面作用也非常明显;
    
    
    
    黄金周对政府、事业单位,对这些部门的正常运转也没有什么大的害处,但不利于企业部门的正常运转。
    
    
    
    3、中国人的消费观念最近些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可以说,已经不需要通过一个五一长假来拉动。事实上,中国的经济增长问题,根本不在是不是需要通过假期来拉动,而是其他一些内在的结构性因素。
    
    
    
    有一份研究报告具有说服力和代表性:2009年3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共同撰写的文章,题目是:经济复苏取决于“G2”。其中的一个观点令人震撼:那就是长期以来,中国的穷人一直在补贴富人。
    
    
    
    中国储蓄率比其他国家高得多,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但中国的家庭储蓄仅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来自企业部门大公司的储蓄高得非比寻常。雇用了80%的工人的中小公司缺乏获得金融服务的渠道,制约了它们的发展,限制了就业并带来了下调工资的压力。这就意味着,由于中国金融结构的扭曲,通过低收入和低利率,中国普通百姓和中小公司一直在补贴大公司和富人。
    
    
    
    因此,要使“五一黄金周”真正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就必须伴随着其他改革,比如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应该将重点关注使较穷的消费者获得购买能力,换言之,中国需要改进收入分配制度,加强对社会保障权的保护,提高工资。公务员就不消说了。要使事业单位的等中等收入阶层的工作人员迈向中产阶层,因此,今年要开始在重庆试行的事业单位养老改革思路和政策就要改变,因为他要降低我们的收入。那么企业工人又怎么提高收入呢?其实也很简单,这要求改进国家有关产业政策和金融政策,强化银行部门对中小企业的服务,使他们有更大的发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