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丁楚:我的卧底生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4日 转载)
    
    【明報專訊】六四臨近,香港書市突然多了一批有關六四鎮壓,有關中國民運的新書﹕封從德的《六四日記》、孔捷生的《血路1989》、張博樹的《解構與建設:中國民主轉型縱橫談》等,其中丁楚的《大夢誰先覺——〈中國之春〉與我的民主歷程》(海風/香港)無疑是較為矚目的一部。它「雷人」的權威和可讀性奪人眼球。
     (博讯 boxun.com)

    書名「大夢誰先覺」,出自《三國演義》。劉備三顧茅廬,前兩次造訪,沒有見到諸葛亮,第三次去,諸葛亮在午睡,幾個時辰過後,睡足了的諸葛亮醒來口念:「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喜歡午睡的民族,夜眠是例行公事,午睡才是一件奢侈品。誰在大夢中最先覺醒,今生的事我早已知曉,春天在茅屋裏睡足了覺,窗外的日光慢慢移動。諸葛亮誦完詩,問的第一句話是:「有俗客來否?」情趣中隱含深意,一副衆人皆醉我獨醒的樣子。
    
    丁楚的《大夢誰先覺》,描述了八六至八九年間,圍繞中國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即「民聯」)及其機關刊物《中國之春》雜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呈現了作者對海外民運三十年興衰史的反思。
    
    作者曾參與民運
    
    丁楚,原名房志遠,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政治專業。他在北大求學期間參與學生的民主選舉,參加了著名的「民主牆」運動,後任職於港澳經濟研究中心,八六年赴美國留學,曾出任《中國之春》雜誌主編和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聯)總部委員、財務總幹事等職。他是中國海外民運的親歷者,又位居領導,由他描述民運的興衰恩怨,確有不少內情披露。「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作者在書中講述的,無疑是「衆人皆醉我獨醒」。
    
    讀此書,就需對《中國之春》雜誌有所了解。《中國之春》由王炳章、李林、王立和梁衡等人於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在美國紐約創辦,「民主、法制、自由、人權」的辦刊理念,吸引了很多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港澳台人士和華僑的參與,雜誌對當代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民主現狀,展開了一系列的理論研究和探討。《中國之春》的出版,對「民聯」等政治團體的成立有深遠影響。不過,令人遺憾的是,民運的內鬥,同室操戈,自相殘殺,在《中國之春》同樣演出了一幕又一幕醜陋劇。人事糾紛和資金來源始終是阻礙《中國之春》發展的巨大障礙,二○○○年雜誌社內部同仁徹底分裂,六月《中國之春》出版最後一期。它的停刊似乎預示海外民運的命運。
    
    正如此書的序言所說,「現在某些民運組織實際上不過是美國與台灣當局設在海外的情報站而已,『民聯』也不例外,這是《大夢誰先覺》扔出的一顆重磅炸彈」。儘管此說早已有傳言聽聞,但爭寵吃醋、爭權奪利的鬧劇,在丁楚書中觸目驚心的詳盡描述,令人讀罷仍難免震撼。此書貫穿始終的主線,是王炳章、胡平、鄭為民等「民聯」總部最高層為爭奪領導權而展開一系列內鬥,「台灣情治機關金錢資助」、「特務案」等核心情節跌宕起伏,內幕花絮、醜聞趣事點綴其中,一幅民運的尷尬畫卷,淋漓盡致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在丁楚筆下,王炳章壟斷財權用以控制組織,利用經濟危機排除異己,為重新奪回最高權力,竟在「民聯」四大上演竊取總部經費的鬧劇;胡平因無財權在手,且不諳權術之道,而遭台灣冷落,幾度淪落為傀儡主席;薛偉利用其作為國民黨「海工會」向「民聯」輸錢管道的特殊位置要脅組織,打擊同事,更鬧出姦污辦公室秘書小姐的妹妹的醜聞。
    
    如果從北京「西單民主牆」算起,中國當代民主運動也有三十年歷史了。被稱為中國「自由派法學家」、「詩人哲學家」的袁紅冰,曾用詩一般的語言描述中國海外民運的現狀:「如深秋寒風過後的北方原野,一片蕭索,萬里荒涼。觀之令人心痛欲裂,思之令人黯然神傷」。中國海外民運,有「黨」有「派」,有「會」有「部」,海外民運人士多說也才二三百人,但黨派團體竟多達五六十個。
    
    外人難以想像,一部中國海外民運發展史,怎麽就成了一潭深不可測的渾水?一盤散沙,水火不容,說到底,民運內部的醜事,每每就是為了爭奪「權力」和「資源」。唯有顯示自己是主流,別人「非主流」如此才能得到經費資助,才能保護既得利益。先把別人說成「共特」,那麽自己肯定就不是「共特」;先把別人說成「流氓」,那麽自己肯定就不是「流氓」。還沒有獲得權力,一眾人就爭得沸沸揚揚,還沒有掌握資源,已經為「分贓」打得頭破血流。
    
    
    大夢誰先覺 :《中國之春》與我的民主歷程
    海外民運的悲哀
    
    「主流民運」、「特務民運」、「正派民運」、「流氓民運」……書中衆說紛紜。海外民運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人」往往正是最致命的敵人。這就是《大夢誰先覺》力圖告訴人們的。「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的諸葛亮形象,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敬業精神,以「澹泊明志,寧靜致遠」的立身處世理念,影響了世代後人,海外民運的參與者能有「諸葛亮情結」,這才是中華民族的幸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