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员问责制遭遇结构性困境(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来源:东方早报
      一方面,官员的复出,不论多么不事张扬,依然招来公众舆论的强烈反对。其中最扎眼的人物包括瓮安事件中的县委书记、火车出轨事故中的济南铁路局长、派警察进京抓记者的辽宁西丰县县委书记、在全国哀悼日期间组织公款旅游的山东滨州市工商局长,以及阜阳假奶粉案中的一众官员等等。他们虽被问责,陆陆续续地却又另任新职,继续其“领导干部”生涯,令观者大跌眼镜。而在三鹿奶粉事件中受处分的国家质监局官员,竟然在处分令下达之前先接到升迁令,被认为是一桩“击破底线”的诡异事件。“华南虎事件”中的责任官员,问责过后,仍然有“我自岿然不动”的洋洋得意,更是令人产生心理上的反感。
    
    
官员问责制遭遇结构性困境

    
    
    但是另外一方面,官员队伍中对于问责举措,也有强烈反弹。最典型的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有官员公开对林嘉祥表示同情,认为这是网络杀人,林只是个倒霉蛋。如此直言不讳,很可能反映了某种广泛积聚的情绪。一个可供参考的数据是,2007年,全国主要行政执法部门被追究责任的有将近6万人次;2008年,约达8万人次。在这样一个庞大群体中,除掉被法办和被开除公职的之外,会有多少人谋求复出?具体数字无从知晓,但可以相信,绝对不是少数。
    
    我认为,上述公众看法和官员看法,均有其各自的理据和各自角度上的正当性。把两个方面合起来看,不得不承认,围绕着问责和复出,官、民之间不但未能形成逐渐加深的共识,反而出现了一道新裂痕。这并不是否定问责制,而是认为,问责制遇到了结构性的困境。根本的原因在于,问责制的基础在于“有限政府”和“简单政府”,我们却把它用于“无限政府”和“复杂政府”的制度环境中。于是难免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
    
    “有限政府”的意思是,依据明确的宪政契约和法规条文,政府以及政府官员的权力与责任是有边界而且相匹配的,它可以明确而公开地陈述出来,因而是可以明确追究的。在这个意义上,有限政府通常是简单政府。但是在我们这里,政府的实际施政行为仍然多有无限政府的身影。无限政府有很多涵义,基本意思就是政府的管理范围没有明确限制,政府的权力也没有明确的边界限制。这样一来,政府的实际运行一定具有复杂性。复杂政府下,问责制度势必遇到操作上的很大难题。
    
    难题之一是管人与管事的分离。在目前的体制结构下,党委负责干部的任免,对行政工作具体负责的官员并不拥有挑选和任用部下的权力。在这种格局下对具体工作的负责人问责,问责本身的合理性就有内在的缺陷。难题之二是集体决策与个人责任定位的分离。重大问题由集体决策,但也因为如此,重大事故如何追究个人责任?目前的问责制度本身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由于这样两个难题,问责会变成高度“场景性”的,例如,为了迅速平息公众舆论,事故调查还没有开始,先行免去负责人的职务。这种类型的“问责”,既未能清晰定位真正的责任,给人以“丢卒保车”、“抓替罪羊”的感觉;还势必留下许多要求复出的压力。
    
    显然,无限政府和复杂政府必须转型为有限政府和简单政府,同时加上阳光、透明、公开、诚信等条件,才有可能使问责制真正有效并可持续发展。这样的转型是结构性的转型,当然不会一蹴而就。但是可以考虑尝试下列三项工作,或能有利于促进这种转型。
    
    首先,除却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之外,行政责任的追究,应当区分工作责任和决策责任。工作责任是指为工作上的违规操作负责,决策责任是指为政策错误负责。要使这两项责任区分得开来,又需要两个条件。对于前者,应该有明确的工作职责与工作规则描述,甚至包括免责条款描述。它是公开的,据此而决定实际责任所在。对于后者,则应该有正式的政策评估,包括行政评估、政治评估与司法评估。依据于此,在政策失败或政策失误方面追究领导者的责任。
    
    其次,公开说明问责的类型和问责的理由,说明被处分的官员具体承担什么责任,不要含糊其辞,也不要刻板词汇。这既是程序透明、尊重公众知情权的要求,同时,对于被问责与处分的官员,这也是他们应有的权利。
    
    再次,官员复出,应该有明确而公开的程序与条件。对于工作失职而被问责的官员,复出的条件是确实改正过失,或做出新贡献。对于被追究政策责任的,条件是改变政策,或不再担任决策职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员问责制遭遇结构性困境/郭巍青
  • 问题官员频繁复出的四重伤害/倪明胜
  • 官员风水意识何以介入公共建筑
  • 比仇和还仇和的苏北官员
  • 环保官员举报污企为哪般?
  • “官员别墅”说明中共纪律失效了/罗安华
  • 古时官员居何处/颜绍元
  • 从官员荒诞死法看官场乱象!
  • 是谁阻止了地方官员“如实反映情况”?/池墨
  • 官员们为啥这般嗜好“公款泡澡”/周明华
  • 官员让狗咬全市犬遭殃/五岳散人
  • 卢武铉自杀验证我们官员的幸福/张铁鹰
  • 警花忍辱负重烈女刺死官员 到底谁之哀
  • 中国官员该向卢武铉学什么/杨甦宏
  • 卢武铉之死给中国官员的启示:人还是“要脸”的好
  • 浙江桐庐官员对钟知含核素毒害事件说法于法无据几近愚民/钟亚芳
  • “特殊服务”为官员解脱提供了空间/梁发芾
  • 邓玉娇案:最可怕的是有些官员看谁都像妓女
  • 问题官员复出何以一再挑衅公众认知?/吕宝尧
  • 张瑞才:官员被利益束缚
  • 官员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调查终结:涉案者被查处(图)
  • 北京一水务官员被控私匿公款1400余万
  • 北京新招治吏,中共中央促官员做回“读书人”(图)
  • 应对“网上群体事件”:官员有点不适应
  • 山东大汉勇做杨佳 杀死霸占老婆的中共官员
  • 志愿者6月1日和巴东政府官员见面情况(视频)
  • 各地“风水楼”不断涌现 绝大多数来自官员构思(图)
  • 浙江官员又施暴行 无辜女子被干警拖在地上
  • 紧急:河南商城县官员仍在冒领农民的退耕还林补助款
  • 浙江官员:"吴敬琏模式"不适合浙江省情
  • 采访邓玉娇案记者遭巴东县野山关镇官员殴打
  • 数名镇政府官员酒后暴打服务员 录像记录全过程
  • 央视大火案再拘3名央视官员 牵出经济问题 (图)
  • 中国官员否认海外媒体报道:中国不是假药出口大国
  • “防火防盗防记者”:是谁阻止了地方官员“如实反映情况”?
  • 邓玉娇案:野三关官员接待维权人士,后援团受阻(图)
  • 女服务员刺死官员续:律师曝邓玉娇曾被扯下内裤!女服务员刺死官员续:邓玉娇母女另聘代理律师.
  • 烈女刺死官员案 这三天纷纭诡秘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中国一官员查扣村民绵羊 自己送食堂宰了吃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李宇宙冤案第三次开庭---中国使馆官员当庭咆哮,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图)
  • 公开官员财产为何让人念念不忘?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博讯特稿:官员眼热害得我倾家荡产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警察李建峰坚持正义得罪官员残遭迫害有关文件
  • 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湖南一年轻教师 遭官员买凶枪杀
  • 中国时报:大敌当前 上海官员有难言之隐?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惊天事件:湖南官员对百姓恶性打砸抢!!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东莞塌楼事件:死亡人数还没搞清就结案,官员开除党籍算“严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