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大学肖杰烈士20年前的遗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整理者陈卫按:八九民运已经过去二十年了,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已经在镇压者的刻意掩饰下被人们淡忘。而1989年6 月4日的大屠杀也作为一个秘密被刽子手埋藏起来。人们从来就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人间惨剧。而遇难者家属也在其后被威胁警告,将失去亲人的痛苦埋在心里。那些为了国家为了中国的民主而捐躯的烈士被尘封起来。我们的耳里只有虚假的繁荣,只有粉饰的稳定。乌云虽不能遮盖太阳,但是二十年我们没有迎来春天。大家没有看见历史的车轮在向前滚动,只看见专制者眷念他们的权位,展示皇帝的新衣。原中国人民大学学生肖杰烈士于1989年6月5日倒在血泊之中。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家人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他的事迹不为世人所知。我们辗转与他的家人取得了联系,得到了极为珍贵的肖杰烈士的遗书。遗书中充满了他对民主自由的追求,无所畏惧的对专制的抵抗,以及对父母亲人的眷念。整理肖杰烈士的遗书是一个痛苦的过程。由于肖杰是在非常时期在一个已经用过的卷子上匆匆写就的遗书,非常仓促,经过二十年的时间,已经非常难于辨认。我们几乎是用了破译密码的功夫基本还原了遗书的原貌。但是还是有个别地方实在无法辨认,我们只有用括号表明。我在整理遗书过程中一次次不能自已,它将我带回那个不平常的年代。我几乎是含着眼泪完成这项工作的。就让世人看看,这就是被当局所污蔑为反革命的内心写照,这就是一个所谓暴徒的胸怀!英雄已去,但群魔仍在狂舞。就让这篇遗书作证,人间自有浩然正气,一手遮天只是痴心妄想! (博讯 boxun.com)

    敬爱的父亲大人:
    母亲
    孩儿不孝,要离您们而去了。孩儿知道,您们含辛茹苦,把我从一个吚呀婴孩带成一个胡须男儿,付出了多少心血,这绝不是几万元的金钱所能涵括的。养育之恩,孩儿粉身难报,然孩儿竟不能不抱着巨大的憾恨,强忍悲痛割爱而去了。
    照理说,经您们多年的辛勤操作,我们这个小家庭虽不算是上乘,但基本上算得上殷实之家。我大学毕业后,也会相应地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前途,本应该知足而过了,然孩儿环顾四周,眼见这贫穷落后的国家、黑暗污浊的不公平社会,再念及自己的壮志,竟难以安然自在。我们是个生产力极其低下的穷国,可它被一些误国错民者强行套上了“社会主义公有制”这种过于超前的生产关系。这是一种生产关系极其不适应生产力的状况。我们在这个基本的错误前提下被以社会主义作为施政准则的共产党弄得苦不堪言。从50年代的乱反右消灭一切异见异人,乱跃进拿国家当儿戏,到六、七十年代的那场巨大民族灾难,给中国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失,耽搁了中国多少宝贵的年头!这种耽搁与损失绝对要比社会主义御用学者所咒骂的资本主义灭亡之源——经济危机所造成的危害更深刻严重,更广泛可怕。虽然我们国家这几年有了一定的开明和改善,但却远远不够。统治者仍死抱“社会主义公有制绝不改变”的陈谷滥米,顽固坚持维护自身集团私利的“四项基本原则”,把自己的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使自己的政党利益凌驾于国家之上,要人们无条件尊奉自己,神化为“基本原则”。政治上排斥异已,血腥镇压反抗者;不仅如此,一些特权人物及其他们的子弟,更借松闸之机大捞特捞,打着神圣的旗号干着最卑鄙无耻的事,祸国殃民,剥削黎民血汗。而一般公众又在传统势力的淫浸之下,敢怒不敢抗,反而随波逐流,老老实实地跟着现实走,许多人的心是麻木的,他们的灵魂已经昏沉在黑屋之中。
    国家走错了路,陷在贫穷落后的泥潭之中;统治者手握特权,腐淫奢糜,花天酒地,荒淫作乐;高干子弟更是仗势横行,为非作歹;社会上流氓霸世横行,警察与真正的社会渣滓同流合污,礼敬烟酒,,对一般民众却狠如狼虎,棒敲脚踢;数亿老实的农民仍沉沦于愚昧之中;一般公众胆小唯诺—社会的黑暗、不公平、统治者的污浊、人民的麻木冷漠,这一切,使我难以独善其身,只顾自己的小家庭,安心供奉你们。民未安,何敢忘忧,目未达,何敢自顾?
    也许,应该可惜我的心没有彻底麻木。它的清醒导致了我心灵的痛苦与难耐。我不能(注:此处约6字无法辨认)而熟视无睹,冷漠麻木!我的社会责任感不允许我沉默,我的历史使命感不允许我胆怯,我的未酬壮志却不允许我就此同流合污,沉沦随大流!我要登高大呼,我要唤起那些沉睡的民众。我要震撼他们那麻木的灵魂!该觉醒了,我的华夏!我的滚滚热血在我的体内沸腾奔跃,我看到自己全身充溢着一股不可抑制的热切与壮怀。我绝不能眼看着我的国家、我的民族在错误路上越走越远,在黑暗不公平中越陷越深。我要起而与之抗争,我要改造这千疮百夷的病态社会!哪怕我的力量过于渺小,过于乏力,但我总要有一分力尽一分责的。即使微不足道,即使微不足道,却总是一股正义。
    人生不过几十年,每个人终究不免一死,生有何乐?死有何畏?可笑那么多世人总是贪生怕死,胆小慎微。活,就得活得象个真正的人,豁达畅快,乐则大笑,怒则大骂;死,也得是昂首而立,傲视死神。孩儿是个绝不愿碌碌无为虚了此生的人。在这种社会现实下,要想彻底改造这个不公平的误入歧途的社会,除了走如当年的毛泽东、列宁那样叛逆现之社会这我条道路上,我别无选择。
    我知道,与强大的守旧势力代表——现行政权共产党作对,绝没有什么好下场。他们镇压异己的专制残忍手段,是任何资产阶级民主政府所不能比拟的,特别是那个被他们赶到小岛上的专制的国民党政府比不上。就是与夏桀、商纣、始皇、清王朝这些奴隶、封建专制政权相是头思想宣传,就被捕入狱,逼迫致疯。更多的人是被从肉体上加以彻底消灭。当年的毛泽东等一批20世纪初的热血男儿,他们在为了民族,为了自身前途叛逆社会,揭竿而起时,至少还有余地创办自己的报刊,组织新民社会、建党、上井岗山打游击等;就是在沙皇专制政体下的列宁这样的激进革命者,被当时的社会视为“瘟神”,被抓着也仅仅是流放四年,照样能从事反政府活动。然而在这个共产党专制政权之下,他们对异已力量的铲除绝不会象北洋军政府那么软弱,也不会如沙皇政府那般温和的。要是当年的毛、列之人是在中国现在的政权下干他们所干的那种反现实之事,被抓住就绝不会仅仅是流放到西伯利亚,而会是以“反革命罪”对之处以最残酷的刑法的。
    但即使如此,我也绝不向现实投降!他们现在可以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但历史是无情的,随着岁月的流逝,历史将作出公正的判决,它将告诉世人谁是阻碍历史进程的反动保守势力。谁是真正为民族前途着想的革命者。毛泽东,当年被社会视为“匪徒”,二十年后却成了“伟大领袖”;列宁,当年是警察专政的对象,二十年后却是“俄罗斯最伟大的导师”;当年的共产党,挑动学生对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高喊“反对一党独裁”艰苦革命是进步,而今天对着现在的共产党政府也喊“反对一党独裁”时,却要被视为反动言行!两者前后一比较,这个政权的虚伪、自私是何其的明显!为什么只许你反一党独裁,而不准人家反你一党独裁?为什么只许你一个党存在,而不准任何异己力量对你进行真正监督?这除了暴露出你这个政党的自私、蛮横,还能说明什么呢?历史的嘲讽多么的无情!我相信,几十年过去,当后人回过头来看我们这些现在被社会视为“反革命分子”的人时,他们会有我们今天回过头看被当时的社会视为“匪”、“暴徒”的毛、列相似的感觉。虽然我奋斗的具体目标与他们不同,他、我们的最终理想、在当时社会所受的待遇,却是并无二致的。即使几十年以后那个把自己的政党私利凌驾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的政权仍统治着中国,我们还是被视为“反革命分子”,但总有一天,历史会公正地承认我们的价值。历史将证明,我们无愧于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正是我们用自己的血肉,充当着中国民主化、现代化的先驱、奠基石!
    我们会吃很多苦,会受尽人间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但这一切对一个已经决心献身民族事业的真正革命者来说,算不了什么。人生没有长乐时,遭受痛苦理所当然。人活着,就得创业,就得追求干大事。追求干事所带来的积极的痛苦。与其在平庸无聊的惧怕中消磨生命,不如奋起抗争,追求积极的痛苦!我知道,您们一定很担心孩儿要遭受的各种艰难困苦,但孩儿对这一切不在乎。只是这一切却使您们要为孩儿担惊受怕。我知道,我的离开一定会令你们非常伤心,因为您们牵挂着自己的儿子,在这个世上,我没什么可留恋牵挂的,唯一感到牵挂的就是生我养我的您们了(这世上除了您们不会再有人真心在感情上牵挂孩儿)。不能再来孝敬您们二老,报答您们的养育之恩,这是我这一生的最大、最后的遗憾。我多么想孝敬报答您们啊!然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我要忠于自己的理想、信念,忠于这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民族。为了我的叛逆不给您们再增添额外的痛苦,我只能挥泪忍痛了!您们骂我吧,骂我这个自私的儿子,他为了自己的理想、信念竟忍心抛下了他的身生父母!
    爸爸、妈妈,如果我在壮志未酬之前就被现行政权所消灭,您们就权当没有我这个儿子,20多年来只是为这个社会、这个民族养了一个带血泪的流星吧;如果天幸有朝一日我能够在您们有生之年实现我们的理想,那时我一定会加倍地孝敬、报答您们的。我去了,爸爸妈妈,我的理想、我的信念、我的事业在召唤着我,虽然死神也隐在它们的背后向我召手,但我却不能不义无反顾昂地迎着它们走向前去。我没有其它道路可供选择,因为我的信念,我的使命,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决定了我必须走这条人间最艰难险恶的路。
    原谅我,妈妈,爸爸,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我在铁牢中,在军警的皮鞭电棍下,在死神的怀抱着,都永远不会忘记您们的。
    让孩儿最后再叫一声吧,爸爸,妈妈。永别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您们的不孝之子:肖峰杰(注:学名“肖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肖杰:评许允仁《正名》一文的七宗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