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人民公仆迈考·杰克逊/黄振迪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转载)
    
     “美国著名流行歌星迈考·约瑟夫·杰克逊6月25日(2009年)因心脏病发作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去世”,这短短的一条消息,立即在全世界引起了悲痛的狂潮。
     (博讯 boxun.com)

     作为一个久不听歌的俗人,我立即被这前所未有的狂潮震惊了。在后来的几日闲暇之中,我找来看了他一系列演唱节目之后,我再次震惊了——世上竟然真有如此完美、如此令人震撼的表演!他的演唱会,竟然如此豪华的排场,竟然比我们的“两”会还要讲究、还要铺张、还要气派。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世上竟然有如此能歌善舞的“天人”,而这“天人”竟然和我们生活在同一时代!
    
     太空步是一个很“老舅”的表演手法了。当歌星迈着太空步在舞台载歌载舞地演唱,已是三十年前的老派歌唱风格。但是,奇怪的是,直到去世,他都一直是以这种方式在演唱着。在他的表演中,我们看到,这“老舅”舞步,同样给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是他不唱一句,只在场中轻迈、快移、跳跃、翻转,都会令歌迷屏息静听;他戴着墨镜环顾四周,都会引起人海的狂涛;而当他摘下眼镜的时候,歌迷却都尖叫着不敢对视;他“噢”地一声尖叫,都激起万千观众的同声摩仿。演唱中,人们都是热泪滚滚,一场表演可令在场所有女性眼泪流光。在现场还不断地有人兴奋得疯癫、兴奋得晕倒,不时要由专人手忙脚乱地把他们给接二连三地抬出去。。。
    
     前两年,胡和温还挺有雄心,在中国掀起了“第三次思想大解放”。当时,极左势力在中国还很不得志,广电总局也还在龟缩着,“超级女声”还没被它扼杀。在她的一个赛区,曾出来个叫人笑疼肚皮的“菊花姐姐”。她有一个经典动作,那就是用手在胯部摩娑。现在,当我看到迈考之后,才知道这是源自他的演唱。
    
     他的每一场演唱会,歌迷对他的如痴如醉的崇拜和摩仿。象这样的人,应该是一个世界最富有的歌星了。但想不到的是,他身后留下的竟然是4亿美元债务。当他去世之后,他的亲友和债权人涌入他的家里,按照他爱把现金藏在地毯下的习惯,翻开他的地毯寻找!
    
     他的去世,我们看到的是衷情的哀悼,也看到了众叛亲离和世态炎凉,但是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巨星,一个令歌迷如此着迷的天使,身后留下的除了他的歌、他的影像之外,就是债务!面对这样的怪事,你怎么解释、怎么理解、怎么可能会想到!
    
     孟子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我们看到,孟子发现了这个秘密:那就是一个人的成才的过程,也即是“先苦后甜”的模式。
    
     其实,世界还有一个更大的道理在。而孟子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和三。西方有个“渔夫与哲人”的故事:哲人劝懒惰的渔夫,为何不努力工作,然后才和现在一样在河边晒太阳时,渔夫对曰:与其努力奋斗,到头来还不是和我一样在这晒太阳呢?何况我早就已在这晒了几十年太阳了。
    
     这里面的道理是“渔夫之乐”,是知足之乐。虽苦而得足食,乐不稍减。富翁之乐,和孟子所说的却只是“先苦后甜”的模式而已。把这两种乐法比较,确实还真看不出两者的幸福度有何差别。
    
     但是,在这个道理之外,还有一种“先苦后乐后苦”模式。仿佛一切都是上天安排,不幸竟然成了迈考旷世少有的成功的回报!
    
     如孟子所言,迈考从幼小时出道,苦练成才,接下来舞台上那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的舞蹈,其背后是无穷无尽的艰苦训练,它们耗尽了他的体力,磨蚀了他的筋骨。终其一生,他都是在“劳其筋骨”之中;当取得成功之后,接着就是“行拂乱其所为”,无良、无常的世界,给他惹下众多的官司。当他赢得了世界、被称为歌坛国王的时候,上天竟然又反过来“空乏其身”,把他的财产荡尽;最后,他在伤痛的不断折磨中,被剥夺了生命。
    
     迈考的一生,仿佛只是为全世界人类奉献欢乐而来。他给世界留下的除了3个子女、3亿美元慈善捐款和更多的债务之外、就是不朽的歌声和与“天人”无异的舞姿。
    
     他从来没有宣称他是人民公仆,但是他却用他的一生实践了人民公仆从来没有履行过的诺言;他从来没有宣称他是人民的救星,他却用他的歌舞抚慰了无数人受伤的心灵;他从来没有宣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他却把他的一生全部奉献给了世界。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人民公仆的话,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最高尚的、最纯粹的人民公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