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局巴结洋人 官僚贪财自捞/陈永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6日 转载)
    
    看到一个惊人的数字,8年来在铁矿石谈判中,中方多付出了7000个亿,其中最关键的因素,莫过于力拓“间谍门”,澳大利亚力拓矿业公司居然掌握了中国具有代表性的大中型钢铁企业的生铁冶炼的全部技术经济指标数据,比如入炉原料配比,这需要当班的炼铁高炉炉长根据设备和生产状况调整和记录,然后企业统计部门进行分析整理形成的,是炼铁厂最重要的数据之一。这样一来,力拓这个外国公司,就像是中国所有钢铁公司的“总工程师”一样,掌握了中国钢铁企业的核心技术经济指标,可以随时在谈判桌上出牌。
     (博讯 boxun.com)

    网络上的民众愤怒不已,因为大家所痛心的,不单吃了7000个亿的亏,而在于这些技术经济数据被外方的掌握,一是痛恨外方的“间谍”的不择手段,二是或者说主要是痛恨出卖国家经济数据的“内鬼”,常言道,“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家贼难防”就是这个道理。都说“商场如战场”,在商战方面,有斗士,也有叛徒,就一般的商业竞争来说,套取对方企业的商业数据,已经被认为是非法了。然而就国家层面来说,基本就视同于卖国。战争时期卖国的,如汪精卫之类,叫做汉奸,和平时期在经济上卖国的,也应当叫汉奸,经济汉奸。
    
    然而,汉奸的形成,要有合适的气候,就像某种细菌,要有潮湿、阴暗、肮脏、无耻的环境才能够繁殖。
    
    抗日战争时期,汪精卫投敌前,有汉奸部队约8万人,汪精卫投敌后,伪军迅速上升到15万左右,根据《中国现代史统计资料选编》光是被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消灭和投诚的伪军,达118万人之众。抗战时期的汉奸有其特定的历史环境,造就了当时的汉奸滋生的气候,有人已经撰述颇多。在商业时代的卖国,既有与对外战争时期不一样的气候因子,也有共同的气候因子。
    
    主要因子之一,私欲无度膨胀,金钱至上,物欲横流,为追求金钱、物质的占有和享受,如果一个社会的价值观被扭曲到无德无良,仅以金钱论英雄,以权位论长短,追求金钱、权位可以不择手段,只要能够达到目的,“直线”、“曲线”都在所不惜,管他卖不卖国,抓到钱就是原则。什么国家利益、社会公德,全部让位于私欲对钱和权的追求。
    
    主要因子之二,一盘散沙,众心不齐,四分五裂,这其实与上一个因子是互动的,一盘散沙来自于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如果已经到了不惜在食品、药品中作奸犯科,心如墨黑,置自己的同胞之生死于不顾的地步,卖国求富,卖国求荣还需要什么推手?在王晓华、孟国祥、张庆军所著《国共抗战肃奸记》中,有一段描述“日军军曹山田武一洋洋得意地描述了他所从事的间谍活动:‘ 从我们对主人家以及当地的居民的观察来看,他们对现政权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他们常常说这样的话,卢永祥时代我们要吃饭,孙传芳时代我们要吃饭,蒋介石时代我们还是要吃饭,日本人来了我们仍然这样’。”,这叫做哀莫大于心死,心死了,民族自豪感、民族气节也就淡忘了。
    
    汪精卫卖国,已经受到历史的惩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经济汉奸们卖国,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也必将在法律和道义上遭到惩罚和唾弃,但是,战争时期政治汉奸、军事汉奸卖国,这个比较分明,容易辨识,而经济汉奸卖国,那就未必,说不定还有“接轨”、“全球化”、“地球村”的美誉罩着呢。防汉奸,关键要有心防,把汉奸的气候给他灭了,一个阳光、向上、齐心、共享的社会,汉奸文化将被压缩到最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