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将信访人员划归“五类人员”的?/叶金娥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4日 转载)
    中国两会期间被严密监控的浙江杭州失地村民叶金娥博文:
    天变得真快,一周来持续几天降雨先出现汛情,随后低温大雪,大风降温冰冻,昨天开始太阳终于露出了脸,阴雨雪天气终于告一段落。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3月11日,农历正月廿六。
    
    全国两会正在北京举行。
    
    今天到外面走了一圈,家门口依旧是被看守着,只是没有国庆期间那么多。也得知同村的徐宝柱、缪菊娣、孔秋华(杨云彪之妻)等其他被强拆户的暂住地门口,也一样受到如此“高规格保护待遇”,开车出行跟踪,就连去菜地也寸步不离。
    
    雨雪低温,也真佩服这些人这几天的耐寒体力。
    
    有人谄笑地告诉我父亲:“大伯,我们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是我们赚他们的钱,我们也没有办法。”
    
    去年就听说临时雇佣来的连人带车400元/天。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赚的,一般都是有裙带关系的:某某村书记的兄弟,某某队长的姐夫等等......
    
    今年转塘街道、派出所的官员较少见了,都是遥控指挥的。
    
    
    
    偶然看到一张表格,空白的,标题是《某某街道五类人员调查表》,填写栏目分别是序号、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码、所属社区名称、涉及类型、备注,填表说明写着:此表五类人员包括:重点信访人员(分四级:一级为曾进京上访人员,二级为曾越级上访,目前仍有可能会出现上访,三级为曾上访,目前不会上访人员,四级为一般信访人员)、“五八”城迁人员、涉毒人员、涉赌人员、违法青少年(特别是辍学在家)。
    
    
    
    上网搜索了一下“五类人员”,没有什么解释的,如5类人员可申领援助证等;但是搜索了“五类分子”,则跳出了好多,并还有注解。
    
    对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坏分子,简称“四类分子”,文革期间加上右派分子又称为黑五类。
    
    黑五类是在文革时对政治身份为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等五类人的统称。在中共阶级路线的政治版图(敌我友的分类排列、统战谋略)上,他们被排斥在人民概念之外,属于阶级敌人(敌我矛盾)的范围。他们是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每有政治运动最先被列入整肃名单的就是他们。 划归黑五类就意味着当事者被取消了基本人权,只能被动接受所有类型的处置而没有申诉的权利。甚至连称呼形式有时都简化到了只以“分子”(黑五类分子、五类分子的简称)称之的地步(有时是侮辱性的轻蔑,有时是善意的为了免于刺激的规避)
    
    1956年,农村普遍建立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对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1958年后增加“坏分子”,简称“四类分子”)规划入社,经群众评审,领导批准,表现好的吸收为正式社员,表现一般的为候补社员,对表现坏的进行监督劳动。由公安派出所协助治保委员会对“四类分子”建立汇报、义务劳动等评审制度,每年对“四类分子”表现进行鉴定。
    
    60年代,随着“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的开展,逐步建立严格的“四类分子”外出、来客等汇报制度,取消“四类分子”一切政治权利,规定一定的集中学习和义务劳动时间,1979年按中共中央规定,为大多数“四类分子”“摘帽”,年底尚剩40人,到1983年全部摘帽”。
    
    “学习班”也是那个年代的产物,在21世纪法治社会的今天,还那么盛行。
    
    关于“五八”城迁人员,只看到一份《关于调整“五八城迁”人员生活补助费标准的通知》杭信[2007]20号,却没看到具体的名词解释,个人理解不知是否五八年时从城市迁往农村户口的人?
    
     信访人员排在第一位!
    
    信访人员或曾经信访过的人员,属于“五类人员”?那么据我所知,杭州市各个城区的被强拆户,不说100%,可以肯定地说,最起码有90%,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都曾经信访过,而且很多都被非法拘禁(“学习”)过,都变成了基层政府部门眼里的五类分子了?
    
    那么按照其含义,如果要想不做“五类人员”,只有不去信访反映问题,做到合法房屋被强拆后,就该象当年的杨白劳一样,含泪在《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上签字画押,你同意得签,不同意也得签!那么就不会遭迫害,不会被关押,这样就不会去信访。对吧?
    
    或者说对签约非常满意的人家里必定得有人当官,最好是贪官,跟黄世仁、南霸天、彭霸天式人物有亲缘关系,这些情况就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50年代出生的人现在都60多岁了,基本上都该退了。不知又是哪个恶官想出来将信访人员与涉毒、涉赌人员一起划归异类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杭州失地拆迁农民叶金娥披露一家遭遇
  • 杭州访民叶金娥遭遇绑架近况后的自述 (图)
  • 国庆异地遭绑架,中秋月圆人不圆/叶金娣的妹妹叶金娥
  • 神秘失踪在举国同庆前夕 老母亲已被关进地下黑监狱/叶金娥
  • 杭州访民叶金娥会见其姐未果 转塘派出所妄图一手遮天
  • 杭州访民叶金娥为其姐辩护 要求会见并阅卷
  • “奥运囚徒”访谈录:杭州叶金娥“法教班”内绝食抗争的经历
  • 杭州访民叶金娥失踪未归 其姐又被构陷遭拘留(图)
  • 杭州访民叶金娥失踪 家人心急如焚求线索(图)
  • 访民叶金娥等人神秘失踪 浙江省政府包庇违法项目
  • 杭州奥运前对访民进行大清洗 叶金娥被绑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