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萨马兰奇终于“万寿无疆”— 兼议其一生的正负两面评价/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3日 转载)
    马兰更多文章请看马兰专栏
     本地唐人街的一些“茶楼”观察家,喜欢把有些国家独裁专制、一手遮天、为所欲为的最高统治者,在他们死掉时戏称为“万寿无疆”去了。比如菲律宾的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1917 - 1989)、北朝鲜的金日成(1912 – 1994)、中国的邓小平(1904 – 1997)、柬埔寨的波尔布特(Pol Pot Saloth Sar 1928 – 1998)、伊拉克的萨达姆(Sadam Hussein 1937 – 2006)、印尼的苏哈托(Soeharto 1921 -2008)等人,在膈儿屁撒手人寰时,均曾获得如此殊荣。
     (博讯 boxun.com)

     担任过“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英文缩写I.O.C)主席长达21年,月前刚于巴塞罗纳因心脏病发作去世的西班牙人萨马兰奇(Juan Antonio Samaranch !920 -2010),虽然并非哪个国家政权“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他却是全球体坛权力最大、说一不二的“太上皇”。他在“体育世界”占据崇高地位,指挥操纵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趋势,那可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国王、总统或首相、总理所能比拟的。因此,也应给他戴上“万寿无疆”的桂冠。
    
     对于这位于2001年中以81岁耄耋高龄退休时被授予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的萨翁的逝世,西班牙政府在他的老家巴塞罗纳,为他举行了国王和皇室成员出席的隆重“国葬”。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法国总统萨尔科奇等不少国家的领导人,都发了唁电,对他老人家给以高度评价。现任I.O.C主席罗格(Jacques Rogge,比利时人),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致悼词时,声称“除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奠基人顾拜旦(按:Pierre de Coubertin 1863 – 1937,法国人),无人能够超越萨马兰奇给奥林匹克发展带来的贡献。”
    
     萨翁是在1980年担任I.O.C副主席,同时出任西班牙驻苏联大使期间,成功竞选成为该委员会主席的。当时,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正处于“不景气”的低潮:那一年的“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联的勃列日涅夫政府出兵侵占阿富汗,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严厉谴责,“杯葛”参加;连中华人民共和国也跟着响应抵制,不派体育运动代表团与会。等到1984年轮到美国举办“洛杉矶奥运会”时,苏联及其东欧几个卫星国家也“以牙还牙”,采取报复行动拒绝派队参赛。
    
     此后,在萨翁主持领导下,经过从各方面的努力拓展,1988年的韩国“首尔奥运会”,1992年的西班牙“巴塞罗纳奥运会”,1996年的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2000年的澳大利亚“悉尼奥运会”,一届比一届办得更加出色,更为成功。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从复苏逐渐获得大发展,应该说和他的经营有方,把办体育运动和市场经济挂钩经营的卓有成效分不开。正如I.O.C的一位委员庞德所说:“他实现了两个世纪的跨越。他率领我们摆脱了十九世纪的苟延残喘,昂首迈进了二十一世纪。他让国际奥委会资金更雄厚,实现了空前的国际影响力。”确实如此。
    
     然而,在诸多对萨马兰奇歌功颂德、好评如潮的国际互联网上,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认为他对I.O.C的领导既有正面的功绩,也难免带来一些负面的恶劣副作用。主要表现在体育运动竞赛的“专业化”和“商业化”,过于追求经济效益的“金钱挂帅”,必然产生国际体坛日益严重的“污染”问题,可能导致真正的奥林匹克体育运动精神逐渐沦丧,名存实亡,值得加以关注。
    
     国际体坛原本就存在这样那样的一些弊端,在他的取消业余化、鼓励专业化的方针推波助澜之下,一些歪风邪气更加盛行,已然成为当今国际体坛的主流。例如,各项竞赛和运动员,都沦为替大型企业和跨国公司等牟取高额利润的“另类商品”。运动竞赛的锦标主义越来越强烈,服用禁药的“毒品化”便接踪而来,花招百出,防不胜防。这种趋势当然会引起各种黑势力的兴趣和觊觎,千方百计挤进来介入“分一杯羹”,体育组织就会“黑社会化”。这就是国际体坛繁荣昌盛背后的“阴暗面”。至于I.O.C涉嫌贪污腐败、官商勾结等问题,就恕不赘述了。
    
     还有的评论“算老帐”,提到萨马兰奇历史上的所谓“污点”,他曾担任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法西斯军队的军官,在镇压西班牙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起义的战事中“立功”,受到弗朗哥亲自接见嘉奖。巴塞罗纳的一位大学教授波尔查(Borja de riquer)曾就此评论:“如果他暴露他的面目,他将被投掷以石头、鸡蛋或西红柿。”好在古今中外历来是“英雄不问出处”,这段不太光彩的经历,并不影响他摇身一变,当上I.O.C主席的风光。
    
     到了晚年,最令他老人家烦恼的是有些对他不满的人士,总要揪住他历史上的“小辫子”,找他的麻烦。去年的10月间,有一位退休的“克格勃”(前苏联情报总部“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简称)中校军阶特工弗拉基米尔-波波夫,伙同美籍俄裔历史学家尤利-费尔琴斯基和两位俄罗斯国际象棋大师维克托-库尔切诺伊、鲍利斯-古尔科,根据苏联的解密档案,联手在莫斯科出版了一本题为《克格勃下象棋》的新书。书中章节详细披露萨翁早于1977 -1980年驻节莫斯科期间,加盟该机构成为“秘密代理人”(Secret agent)的过程。不幸的是,只过了六个多月,I.O.C还没有来得及否认“辟谣”,萨翁便离开人世了。他的这个“传奇”,也许将成为“永远的秘密”。
    
     (2010年5月1日 原载《澳洲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董路:萨马兰奇关乎中国的30句语录
  • 朱廓亮:中国百姓痛斥萨马兰奇助纣为虐
  • 萨马兰奇的善意提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