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的精英们,请给儿孙留条活路走走如何?/郁异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8日 来稿)
     人非圣贤,焉能察知三代之后的世间变局?可是,邓小平却做到了预知20年乃至30年的世象。他作为上个世纪中国最伟大的人物之一,确实是名不虚传的历史事实。
    
     当年,邓小平在那个春夏之交,决定调兵勤王而把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进行历史性的清场,许多人至今乃耿耿于怀,恨得咬牙切齿。那些对6.4屠杀事件念念不忘的幼稚小孩子们,虽然都老大不小了,按说个个都走向了成熟,但是,他们却迄今大都没有明白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浅显道理:邓小平那一拨老人们,个个都是提着人头打江山而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当年,他们面对那些在幕后鼓捣的野心家们所玩的那场迫使其提前退出历史舞台的游戏,怎么不会洞若观火呢?他们岂能听任仅仅数百少不更事的学生们赖在天安门广场不走,就乖乖地拱手交出“拿两千万人头换来的政权”(王震语)? (博讯 boxun.com)

    平心而论,我在漫长的人生阅历中虽然看过很多蠢人胡来,但像21年前那些不知死活赖在天安门广场与虎谋皮的无知小儿们所玩的游戏,确实是人间最愚昧的一群人依然在津津乐道的游戏。
    
    吴思大概能算中国最通达的智者了。他从中国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提炼出“血酬定律”这个通行于中国社会达数千年之久的法则,确实是一语道破了天机:那些被暴力夺走的东西,如果你想弄回来,只能再次凭借更强的暴力把它抢回来,而是不可能平和地乞讨回来的。一部人吃人的血腥中国历史,确实证实了吴思对中国历史规律的把握,至少可以说正确到了邓小平时代为止。
    
    如果我们能公允地对待邓小平,严格说来,邓小平确实也能算一个真正的明白人。若以我这个山间匹夫的小人之心,去揣度他那高踞庙堂的君子之腹,我猜他1997年初弃世而去的时候,之所以不想效法毛泽东,也把自己的凡胎肉体整成一块腊肉供人膜拜,而是步了周恩来的后尘也决定焚尸扬灰,大概是预见到自己难以见容于那些富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们日后对他鞭尸的必然结局,才落个白茫茫大地一片干净。毕竟,在历史上为了维系自己权倾一时而对平民大开杀戒的暴君们,在历史老人那里鲜有好果子吃。
    
    不过,我们若撇开历史的恩怨和情仇不论,虽然当年邓小平下令6.4屠杀罪不可赦,但他却实实在在地打破了智者吴思所归纳的“血酬定律”,而做了中国的前人中除了尧舜才能做成的事情。他在漫长的中国历史演进中,再续了禅让中国最高权力的优良传统,并日渐形成了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如果说,当年海峡对岸的蒋经国,于上世纪80年代毅然打开民主制度的大门,首开党禁报禁的先河,终于在一个小岛上2000多万民众中,率先实现了还权于民的政治制度现代化,而居功至伟,与之相应成悲的是,老邓的可圈可点之处也不是一无是处的:邓小平终于在一个13亿人口的巨型社会中,历史性地把中国顶层社会的过度性游戏规则给设置稳妥,他不仅稳固了手无寸功的江泽民长达13年的统治地位,而且,还是在隔代指定了胡锦涛这位“娃娃辈”的中国政坛主人之后,再撒手人寰。可不可以这样说,从邓小平时代之后,中南海里大概在可见的将来,若再次上演当年华国锋集团火并江青集团的无规则可言的非程序游戏,绝对会是个低概率事件了。
    
    邓小平对中国留下的最大悬念,是他终结了自己早年信誓旦旦要展开的政治体制改革,而把这场他不想完成的历史正剧,留给了自己的继承人去好好演出。他把这一自己未竟的事业,非常明智地留给了他的继承人去完成,让他们去建立足以超越蒋经国百倍难度的历史性功业。
    
    现在看来,喜欢附庸风雅的江泽民没有得到邓小平的真传,他因为才具不逮的极度平庸,而彻底地放弃了原本可以使自己在历史上与邓小平并肩而立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也放弃了为自己的权力传承者真正解开6.4死结的机会。而更加谨小慎微的胡锦涛,因为在常人政治的格局中毫无进取心态,大概在其当权的最后两年中,也不会玩出什么新鲜的花样来回报其隔代祖师爷的栽培。最近,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胡锦涛在国人期待已久的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庆祝大会上,终于以一篇既空洞无物,也味同嚼蜡的讲词,彻底地宣告了他发明并享有著作权的“不折腾主义”,将是主导他未来两年安坐龙庭的理念。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根本就不屑于理会其助手温家宝前些日子在深圳所发出的所谓“死路一条”的警告。
    
    我不知道诸位是否有过走死路的体验?所谓死路,你不真正走到头,是很难意识到自己所走的那条路真的是死路。从这种意义上而言,温家宝对庙堂诸位大佬不要走死路的警告,至少对胡锦涛而言,大概是不起任何作用的。因为,胡锦涛只要再走两年钢丝,就会抵达胜利的彼岸,他所玩的击鼓传花游戏,自然有人接着玩下去。他脚下所走的路,尽管有点坑坑洼洼,或许还会磕磕碰碰,但对他而言是条依然可以走下去的活路,无疑是再明白无误的事情。我的问题是,胡锦涛在有路可走时,犯得着冒翻船的风险,将中国这艘老旧的政治破船,驶进风险莫测的社会转型三峡吗?对此,我再次以小人之心去揣度君子之腹,以为锦涛先生的意念一定是,只要将前人传给自己的神器安然回传给忠义堂大哥的后人们,自己也就能算一位玩过一把功成而身退游戏的当代豪杰了。
    
    自古以来,有很多自诩为帝王师的愚人,经常危言耸听地谆谆教诲中国的最高统治者们,要为子孙后代计,把国家的政治制度导向清明、导向公正,乃至于如今日的中国异议者们所津津乐道的导向宪政。殊不知,我们如今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其迥异于西方世界通行宪政制度文明的社会,其真正的优势却在于,我们的中华文明,从来就是一个最高统治者“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毛泽东语)的文明,或是如当今统治者们所迷信的“把宪法当玩具的文明”(钱文军语)。
    
    我以为,至少在可见的将来,只要中国的顶层社会不发生惨烈的火并而导致全局性的动乱,中国社会尽管会在底层的骚乱不断困扰下忍受煎熬,但大局的基本稳定却是可以预期的事情。中国若要真出现全局性的不可挽回的危机或乱局,大概也会在10年之后,当胡锦涛的继承人必须传承权力之时到来的那个时候。届时,禅让制之所以难以为继,大概也不会是因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权力被稀释而权威不足以服众,以至于最后搞不定谁来继承大统,而一定是出于别的难以预测的原因。到时,中国社会极有可能的前景是,如今日益深化的地方权力碎片化和山寨化演进的逻辑,将彻底解构如今大一统的中央集权。中国大概将会再次回归类似于唐代后期的地方各自为政的诸侯割据时代。尽管那时中国社会虽然依然会有着统一的架构,但在社会治理实践中,将被纷纷打上各地诸侯们不同的烙印,而威权耗散的中央政府,也大概会乐见其成,只要各地本着“不出事就是本事”(黄华华语)的金科玉律,别拿麻烦事来扰我庙堂的清净,忠义堂里的诸位大哥自然心境怡然而醉生梦死。
    
    与此相伴随的的世象是,中国社会将在不公、不义、不伦、不类的四不状态中,走向万劫不复的沉沦。我们的儿孙们,将会在中国的顶层社会拒绝进行还权于民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安乐窝里,而像一群懒散的青蛙一样,呆在水温日渐增高的密闭高压锅中,连同自己的子子孙孙们被一锅给煮熟。
    
    所以,我的结论是,对当今中国的领导人中诸如温家宝这样的体制内良知人士而言,若继续对顶层社会的大佬们奢谈死路一条,是非常不合时宜的。因为这些人,大都是些“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主,这些人天长日久无所作为的报应,大概会降临在其儿孙们头上。他们若真想不给儿孙们留条活路可走,其实是老天爷也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非要在自己的祖国吃掉儿孙们日后可吃的饭菜,不给儿孙们留下口粮,也确实没有人能耐何的事情。当然,对那些已经或准备移民欧美的中国人精而言,老朽的这些话你们只当我没有说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叫他们留条活路给我们(图)
  • 亲爱的祖国,给他们留条活路吧,别赶尽杀绝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