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比“超级细菌”更可怕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1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博讯 boxun.com)

    无论毛女士所感染的是不是官方承认的“超级细菌”,其耐药性和危害性已经毋庸置疑。可怕之处在于,医院和医生对广泛存在的“超级耐药菌”缺乏基本的警惕,更不必提应对措施
    “超级细菌”正成为引人关注的话题。最新的消息是,卫生部日前制定了应对“超级细菌”的“诊疗指南”,并专门召开视频培训会议,指导医院做好“可能出现的感染患者的诊疗工作”。
    既然是“可能出现的感染患者”,意味着中国目前尚未发现超级细菌,这与卫生部此前的说法一致——尽管超级细菌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话题,尽管我们的近邻日本已经大规模出现,台湾、香港也未能幸免。但是,截至目前,官方的口径是:内地尚未发现“超级细菌”。
    然而,中国真的没有超级细菌吗?鉴于以前在公共卫生问题上的教训,不少人对此很是怀疑。
    事实上,就在上个月,我就接到一位杨姓女士的报料,称其母毛女士两年前在上海的几家医院感染多种“超级细菌”死亡。当时很是吃了一惊,因为“超级细菌”是最近才出现的热门话题,该女士的说法如果属实,那么堪称公共卫生领域的爆炸新闻。
    待看了相关材料后,才发现问题一定程度上出在“超级细菌”的定义上。
    对于当前媒体热炒的“超级细菌”,准确名称是NDM-1泛耐药肠杆菌科细菌,这种细菌能够产生可水解抗菌药物的酶(NDM-1),对各类抗菌素有超强的耐药性,故称之为“超级细菌”。
    而报料者的母亲毛女士所感染的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超级细菌”。根据化验报告,毛女士在不同医院分别感染了五种细菌。这些细菌同样具有超强的耐药性。为了对付这些细菌,医院几乎使用了所有能用的抗菌素,费用高达二十几万元,但最终仍难挽回病人生命,毛女士最终死于肺部感染。无独有偶,今年5月份,杨女士的一位谢姓老师在上海做阑尾炎手术,结果手术时感染了一种耐药菌,医治无效死亡。
    在亲人逝去之后,杨女士看了大量医学资料,怀疑母亲感染的其实就是“超级细菌”。而我发现,死者感染的五种耐药细菌中,有两种正是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携带NDM-1的主要菌种,但其究竟是否携带NDM-1,已经无法检测,因毛女士本人已死亡。
    但是,无论毛女士所感染的是不是官方承认的“超级细菌”,其耐药性和危害性已经毋庸置疑。今年8月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上海市细菌耐药性监测网专家委员会主任汪复就强调,“超级细菌”不是专有名词,并不仅仅指NDM-1泛耐药肠杆菌科细菌,而是泛指耐药细菌。
    在杨女士看来,更可怕的还在于,医院和医生对广泛存在的“超级耐药菌”缺乏基本的警惕,更不必提应对措施。其母感染细菌后,曾辗转上海多家医院治疗,在查出耐药菌后,仅有一家在全院通报,并采取了相应措施。其他医院均没有对病人隔离,医护人员处理病人时甚至连手套也不戴。此外,所有医院都没有按规定向卫生部门上报。杨女士说,医院的考虑可能是:一旦上报,将因此影响病源,继而影响收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甲流大暴发一样,超级细菌也是“阴谋”?
  • 京沪等19家医院布网防“超级细菌”
  • 抗超级细菌中药5年内面世 首期研究经费5000万
  • 广州研发中药抗超级细菌 力争5年内有阶段成果
  • 卫生部:发现"超级细菌"12小时内上报
  • 中国滥用抗生素问题严重 卫生部严防超级细菌入侵
  • 中国严防携带HDM-1基因的“超级细菌”
  • 北京将建超级细菌监测网 日本首次确认患者感染
  • 内地或成“超级细菌”重灾区 耐药菌需关注
  • 广东监控“超级细菌” 专家称已有储备治疗药物(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