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醉驾未必入刑”,司法应直面民意忧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2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刑法修正案(八)本月初正式实施,其中“醉驾入刑”似乎成为了最热闹的话题。从时间上看,各地陆续查获的醉酒驾驶犯罪嫌疑人,其程序也即将进入公诉阶段。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表示,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构成条件,不应仅从文意理解修正规定,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要与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衔接。
    
     可以想见,当公众看到“醉驾不一定入刑”这样的标题,不可避免地会有种种忧虑,这个貌似平白生出来的“不一定”,让人们对之前国家立法严惩醉驾的信心,有一定程度的消解甚至是崩塌。再者,依据人们朴素的司法感受,太多的不确定性就意味着更大可操作空间,把这种并非平白生出的忧虑,植根于对司法公正的整体不信任,不仅变得可以理解,而且应当得到司法机关的重视和直面。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醉驾“不一定”入刑有其一定的法律依据。刑法总则第13条关于犯罪的定义,有“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这样的但书条款,这也是此次最高院副院长张军“醉驾不一定入刑”的依凭所在。而从基础的法理学看法观之,刑法总则不仅具有法律效力,且对分则起着确定无疑的指导意义。
    
     也就是说,刑法总则关于社会危害性的条款,应当普遍适用于刑法分则的各项罪名,而不论分则罪名中是否有社会危害性大小的描述。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也有观点认为在讨论醉驾问题时应当引入危险犯这一刑法学说分类,其与行为犯的区别在于只要实施该行为就已然存在危险。至于情节是恶劣还是“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在醉酒驾驶当事人明知醉酒、依然放任交通危险发生时,已然有了起码的清晰判断。所以,醉驾一律“入刑”(即“处拘役,并处罚金”),亦有其合乎法理的解释逻辑。
    
     当然,我国刑法在总则和分则的衔接问题上一直存在问题和争议,分则条款对于社会危害性的规定时有时无,导致在总则与分则的协调上存在困难。即便是以本次“醉驾入刑”的问题为例,在刑法修正案(八)的草案中,醉驾之后是有“情节恶劣”字样的,但在正式公布实施时去掉了“情节恶劣”的限制,应当如何看待这种变化?这是否被看做是立法者的一种态度表达?在全国人大关于修正案的说明性文字中,“醉驾入刑”被归类到“呼应民意,加大惩处力度”的考量视角,如果以此进行判断,应当倾向于认为“一律入刑”可能更符合立法本意。更何况,“醉驾入刑”有“拘役并处罚金”这样具体的刑罚细节做保障,不必过分担心有违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基本原则。
    
     必须看到,关于“醉驾入刑”问题,“一律”还是“不一定”的争论,虽然涉及法理学术,但却有深厚的现实原因为其营造讨论氛围。尽管有诸如“醉驾肇事,逃逸会否成风”的不必要担心(因为依据修正案规定,醉驾并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将面临“择其重罪处罚”的刑法对待),但忧虑还是主要围绕“司法能否公正地执行”这一心结来展开的。现在被拿出来说事的“不一定”论,会否加剧司法操作中的不确定性?在民众以往不那么美好的种种司法体验作用下,甚至不惜藉此进行某些诛心推断———“不一定”论是在为特权醉驾以及富豪、明星醉驾“解套”。这样的担心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基础,且司法执行过程中的蝇营狗苟和猥琐不堪,让这种担心从“合理”上升为“必要”。更何况,在刑法修正案讨论过程中,确曾有不少代表委员为公职人员醉驾寻求例外的解释思路,表示一旦“入刑”公务员就面临开除公职,太过严厉云云。法律的施行,如果无法实现一律平等的主体承担,而是存在区别对待的可能,则一定是对法治精神本身的叛离,这也是公众在“醉驾入刑”问题上的最大纠结。
    
     随着刑法修正案(八)正式进入实然执行状态,关于“醉驾入刑”的讨论,注定会走过“醉驾该不该入刑”这样的应然纠缠,进入包括如何判定醉驾、由谁来判定以及取证过程能否公正透明在内的诸多具体司法操作程式的细节讨论。立法从来只是法治的最基础开始,而法律公正的达至需要执法、司法等配套过程的细节化贯彻。“醉驾入刑”的司法准备,一定是一个动态的执行流程,需要很多工作的严苛细化,以回应公众的所有疑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许坤、李庄案:我们的司法怎么啦?
·司法应尽快介入中石化“天价酒”调查
·重庆打黑:司法运动化的又一标本
·死刑存废与司法公正
·从依法行政到司法公正还有多远?
·实现司法公正必须尊重法律的权威
·东亚视野中的司法公众参与/秋风
·名为司法主权 实为侵犯人权/李平
·名为司法主权 实为侵犯人权
·中国的司法尊严在哪里?/殷惠敏
·李建明案:坚持和完备审判独立是深化司法改革的必由之路(一)
·方鲲鹏离婚抚养权败诉后指控“美国司法腐败”/明白人
·由渣子机到婊子门,看百姓是如何被司法公正
·刘逸明: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司法伦理防线已全线崩溃?!/梁剑兵
·重建民众对司法的信任感(图)
·司法独立的前提何在?
·“集中清理信访积案”又是一场骗局/司法难民赵景洲(图)
·中国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牟传珩
·告知信(四):公益律师李方平失踪超过96小时,司法局、律协表关注,警方称无音讯
·上海染色馒头处理结果:无人被移送司法
·湖南村民自焚抗议司法强拆命危官媒破例报道 (图)
·荷塘区法院对"4.22"司法强拆自焚突发事件的说明
·武汉市外界干预司法生效法律7年无法执行 (图)
·中国高法发布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白皮书
·内地司法界“世纪大战”开打 李庄案开庭
·河北访民集体喊冤,要捐器官换取司法公正/视频 (图)
·广东省司法厅阻止广东律师参与李庄案辩护
·为非法拆迁,北京顺义区法院上演司法闹剧 (图)
·最高法今出司法解释 发诈骗短信5000条可判十年
·浙江海宁司法局启用微博公文 与纸质同等效力
·上坟烧纸钱引发昆明西山区山火 肇事者已移交司法机关 (图)
·前沈阳司法局局长韩广生:中国茉莉花将带动社会变革
·青海省高法院长董开军:司法强拆具有合法性 (图)
·青海省高法院长:司法强拆具有合法性
·沈德咏:中国绝不能搞“三权分立”式司法独立
·薄熙来:唱红不怕人说三道四 打黑未干预司法
·浙江访民徐江姣两会前再遭软禁 疾呼代表关注司法公正
·幸清贤至全国司法部门的公开投诉信
·证据确凿天津市两个司法鉴定造假/访民郑建慧
·一份荒唐的司法鉴定书/郑建慧 (图)
·钱云会的手表录像没有进行司法鉴定?
·律师证注册受阻,哪件事得罪了北京司法局?/杨慧文
·天津市两个司法鉴定造假/郑建慧
·台湾女教师朱书晏和家人向中央领导申诉控告:河南漯市郾城区法院司法腐败(图)
·台湾女教师遭遇河南漯河郾城区法院司法腐败,大陆母亲向中央申诉控告(图)
·维护社会稳定 司法机关应先行/宁津霞
·为此荒唐的“司法”
·让我这个上海人来说说上海的司法!
·邮票侵权案司法问题/“荆邮”图稿原创覃世平(图)
·腐败的司法、无良的警察/上海惠泰琪
·中国的最高司法机关对合法权益受损的百姓耍无赖(图)
·四川会东县商务局纪检副局长为情妇妨碍司法暴力殴打职员(图)
·一个少数民族、爱国华人对中国司法不公的呐喊!
·吉林访民邓志波给司法部吴爱英部长第二封控告信
·冤情反映:灭绝人性的商丘黑恶司法机关团伙,光天化日下再次炮制滔天假案
·到底谁在逼着我们反党---点评京城司法(一)/吴业夫(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