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3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1-12-02报导 (博讯 boxun.com)

    
    在辽宁的历史上,与薄熙来共事的官员,对他的评价大都是:此人太霸道,很难合作。所以,从曹伯纯到于学祥,再到闻世震,没有一个不烦他的,不过,重庆破了先例,黄奇帆和薄熙来一搭一当的,配合挺默契的,可惜是两人狼狈为奸,共同说谎,一样的无耻,一样的厚脸皮:11月30日上午,应北京大学的邀请,市长黄奇帆在北京大学作了一场关于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报告。重庆媒体把报告吹得天花乱坠,但事实是怎样的呢?读者不妨来看看。
    
    重庆日报说,整个报告历时三个多小时,通过大量的案例和生动的语言,黄奇帆着重介绍了重庆开放改革创新和民主法治建设等方面的情况,赢得北大学子阵阵掌声。 我相信有掌声雷动,但是,假如国内官方不封网,能让我等书生的文章,刊登在北大的媒体上,是不是公平些呢?北大如今又成了“马列主义大字报”的新故乡,只是毛泽东换了“薄泽东”,毛泽东文革时还让人们贴大字报,现在,我的帖子在国内网页上根本没有席位,否则,还能掌声阵阵吗?
    
    黄奇帆的说教太长,主题是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实际上是在为臭名昭著的“唱红打黑”辩解,他先是自夸了重庆的大好形势,接着概括了所谓“三抓”,即,以开放、改革、创新为抓手,促进重庆经济社会加快发展。抓开放,是让全球资源为重庆配置,促进重庆实现超常规发展,加速做大蛋糕;抓改革,是调整生产关系中有违公平的制度安排,改革国民经济分配安排不得当的那些体制机制,促进公平分配,合理切分好蛋糕;抓创新,是为了务实地解决发展中的具体问题,克服前进道路上的种种困难。由此看来,薄熙来没斗过汪洋,还是不得不把“做蛋糕”放在了第一位,不知道是政治局最终表决的结果,还是薄熙来为了拉选票,不得不低头,但不论如何,“分蛋糕”和“抢蛋糕”结合是他的特色和死穴。
    
    所以,黄奇帆耍了一段绕口令,还是奔向主题,他说,重庆的打黑绝不是黑打乱打,绝不是在搞运动,而是严格按照黑社会的四个特征,把打黑与打保护伞、破命案、反腐败三结合 。但善于说谎的薄熙来是这样做的吗?
    
    重庆媒体转述黄奇帆的话说,重庆“打黑除恶”在全国也产生很大影响。现在,有些人喜欢从猎奇角度来看待、传播这件事,而将里边许多理性的东西给忽略了。重庆的打黑绝不是黑打乱打,绝不是在搞运动,首先是围绕着有命案的刑事案件在打。重庆过去十来年积淀了1000多个命案,通过打黑,破了780多个命案,彰显了司法正义。
    
    我认为,刑法中既然有涉黑的相关条款,国家给公检法人员发工资,就应当依法打黑,但薄熙来从2008年开始的“唱红打黑”,成立了250多个专案组,动员7000多人,占领了上万个农家乐,拘留15000多人,判刑了数千人,“跑路”了数百人,制造了多起冤假错案,这是正常的执法现象吗?重庆媒体大肆鼓噪,天天刊登有关文章和广告,这是谁在“猎奇”?谁在“传播”?看看李庄案的庭审吧,听听杨金柱在重庆法庭外的演讲吧,想想有关谢才萍的报道吧!我们就知道了“理性的东西”,是谁误导群众,把他“忽视”了!
    
    黄市长说,其次,将打黑与打击保护伞结合,黑社会总有保护伞,打黑过程中,我们处理了公检法体系处级以上干部99个。如果一个省里,公检法体系中有一百个左右掌权的人在帮黑社会干活,那叫这个地方正常的工商企业怎么活?重庆打黑不仅与打击保护伞结合,而且打黑与破命案结合,打黑与反腐败结合。这三个结合正是我们司法正义的集中表现。谁能对着这三个结合说我们打黑不正义?我相信没有。
    
    我请问黄市长,重庆抓捕的干部为什么都是对立派的官员,抓的老板为何都是对薄有微词的企业主,如果黎强不顶撞薄熙来,如果彭治民不给外交部写上告信,如果文强不紧跟贺国强和汪洋,如果李俊不得罪张海洋,如果方迪不传播“一坨屎”,如果李庄不代理龚刚模的案子,他不揭露重庆公安局的刑讯逼供丑闻,试问,他们能入狱吗?这种主观先行,以官员内斗为动力,选择性地执法,是公平正义吗?如公平正义,为什么看守所里能自杀了法官乌小青?如公平正义,文强案为何不仿照陈绍基案,搞异地审判?如公平正义,为什么不公布赵长青对李修武的辩护辞?如公平正义,为什么《重庆日报》不转发李俊提供的证据?
    
    重庆媒体引述黄市长的话,进一步指出:那么,为什么叫打黑而不是称为打一般的刑事案件,因为这些案件符合黑社会的四个特征,第一它有人命案,是重大刑事案;第二它有保护伞;第三它有固定的经济来源;第四它有严密组织。这四个特征少一个都不能叫黑社会。你不能对着流氓无赖组织或者一般刑事案件叫黑社会,这就不是法治了。司法上明确有三个结合、四个特征,这就叫打黑。只要这么打黑,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支持。
    
    要我说,黄市长讲得太好了,我感动的快要流泪了,但细心凝想,出了疑问:9月底重庆媒体披露了李俊李修武案庭审的情况,就算官方讲的全是真的,其中指控李家的,有命案吗?李家指使何人杀死了何人?有保护伞吗?李俊近三十年来,不论是加油站,还是房地产开发,均与成都军区做生意,那么,保护伞是谁?是成都军区吗?是骡子是马,你拉出来给我溜溜?也就是说,至少有两条根本不沾边,那么,为什么还要以“黑社会”,“黑老大”的罪名起诉李家兄弟?沙平坝区法院为什么不采信赵长青的辩护?你黄奇帆懂法,还是赵长青懂法,刑法有关黑社会的条款,是他参与制定的,他不如薄熙来和黄奇帆,岂不是咄咄怪事?法院为什么还不宣告人家无罪?
    
    至于后两条,我也敢叫号黄奇帆,请问,世界上哪家企业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企业为了赚钱,各种合法的生意就是来源,这也成了特征?同样的,“严密的组织”,哪个企业没有?能把民企的组织框架,简单地等同于黑社会吗?能武断地把民企老板,打成“黑老大”吗?能把副手打成“黑老二”吗?黄奇帆信誓旦旦地说,这四条少一条都不叫黑社会,那么,是不是等于说,李家不是黑社会?重庆领导人在自打耳光,而且,打得又脆又响!还是当着北大的学生公然打的啊!
    
    黄奇帆又说,我们讲司法正义,很重要是讲程序正义,如果程序不正义,打黑就可能扩大化,可能会出现问题。他还不厌其烦地解释了什么是程序正义,要我说,你真好意思,想必北大学生忙,“翻墙”的是少数,没看过李俊提供的证据,我不抱怨,但是,他们没读过有关李庄的报道吗?薄熙来在李律师判刑前是怎么讲的?在第二季释放后,又是怎样自我辩解的?难道这不是自相矛盾,损伤程序正义吗?
    
    大言不惭的黄市长接着说,不能地方政法委开个会,统一认识统一口径就一起打,最后出现公安局抓多少人、检察院就起诉多少人、法院就判多少人的情况,以前搞运动,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讲程序正义,公检法必须独立办案,检察院有权对公安局办理的案件提出不同意见,而且倒过来检诉各种政府行政机关,这个意义上,检察院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我想,这是真的吗?那么,为什么把李庄判了一年半?检察院在第一季庭审中,为什么“走板”了呢?这和重庆政法委没有关系吗?李俊抓了又放,放了又抓,敲诈了4000万,难道检察院不知道吗?政法委不知道吗?薄熙来,王立军都不知道吗?
    
    为了“忽悠”北大学子,黄奇帆还玩起了数字。他说,事实上,重庆公安起诉的案子,并不是起诉一百个检察院就接一百个,其中会有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几的案子,会甄别其中细节上的法律问题,有的公安认为是黑社会案件的,可能就被检察院甄别出来,变成一个刑事案件,有的可能从重一点的案子变成轻一点的,有的甚至可能就释放了。检察院起诉的一百个案子到了法院以后,法院也会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判决,有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几的案件,会跟检察院公诉人公诉的案件性质不同。
    
    可是,他并没有举一个具体的事例,这是因为心中既有鬼,也有愧!请告诉读者“百分之二十几”,是指哪一些典型案件?这些案件涉及到了何人?为什么深藏不露?到底怕什么?特别是他说,有的人还“释放”了,那么,是谁?我们可不可以核实情节?
    
    黄市长只是笼统武断地下了结论:这个说明什么?说明我们重庆在方向上绝对坚定不移地支持打黑,但是在具体的审理上,绝对做到公检法独立自主依法办案,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完全根据法理来做。这件事重庆做得很到位,历史会证明它是经得住检验的。
    
    可见,黄奇帆说谎能说得晴天漏雨,他根本不在乎,继续编故事:他说,有时候处理一个涉黑案,往往使涉案企业停产,使得几千几万人下岗。一个黑社会如果拿钱造毒药,当然这样的企业要关门。但是如果一个黑社会的固定经济来源是漂白的工具,这个企业本身是规范做事的,尽管有股东是黑社会,但其他股东是清白的,就不能因为有黑社会老大在里边做股东就把厂子封了,使工厂停产、职工下岗。重庆涉及到黑社会股权有关的资产有几百亿元,涉及上百个企业,大家注意到没有,有几个黑社会染指的企业倒闭了,职工下岗了?我敢说一个没有。
    
    既然黄市长拍了胸脯,那么,我就举一个实例吧,薄熙来为了整彭治民,把他打成黑社会唯恐规模不够大,就死拼硬凑,把与其仅仅是租赁关系的广告公司经理曾智强,也打成了黑社会,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2010年7月23日,拘捕曾智强的第二天,他原先创办的经济效益很好,被称为“重庆广告一哥”的公司就垮掉了,200多个职工全部成鸟兽散,很多人至今没有找到工作,而曾智强本人只和彭治民见过三次面,从未在一起吃过饭,哪有这样的黑社会组织成员?但他和彭治民一样,竟被判了无期徒刑。请问黄奇帆,我讲得不是事实吗?
    
    黄奇帆还振振有词地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完全按市场经济规则来做,通过资产重组,通过股权整合,通过分门别类等方式来处理。这里面有民生也有市场规则,严格体现了法治精神”。但另有证据显示,薄熙来搞的所谓资产重组,国企托管,实际上巧取豪夺民企的合法财产,比如,准备“吞鲨”的沙坪坝区迈瑞公司,就是与重庆公案局关系密切,拥有部分区级官员股份的所谓国企, 它企图一口吃掉李俊的40亿的“大蛋糕”,并想以私下缩水20亿的办法,贪污钱财和暗箱操作,使李俊的“大蛋糕”进入薄熙来利益集团的腰包,只是由于海外舆论压力,有所顾忌。
    
    总之,如同薄瓜瓜在北大出了洋相一样,黄奇帆的演讲成了撒谎吹牛和厚黑推广的闹剧,其原因是他自感背靠薄熙来这棵大树,希望紧跟他进入核心的中共领导层,但黄不太了解薄熙来的历史,上个世纪,他一手提拔了夏德仁,先是副市长,后是副省长,但薄受阻于闻世震,不得不绕个弯,去了北京,他刚离开,夏德仁就退守大连了,如果薄当书记,他还能不当省长吗?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黄应当知道,那时,他爹还活着呢!
    
    如今,薄爹死了,京官丢了,唱红唱傻,打黑“黑打”,臭名昭著,罪恶累累,黄把政治赌注押在此人身上,为他背书和鹦鹉学舌,实在不明智也!
    
    2011年12月3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9810130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奇帆:三峡水位不宜大起大落 应收窄落差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姜维平
·黄奇帆:只要动脑筋房价可控制住
·牛刀:黄奇帆的三招和张广宁的一炮
·黄奇帆:重庆在改革开放上创意不亚于上世纪深圳开发 (图)
·黄奇帆否认刻意搞重庆模式 还拉薄熙来下水 (图)
·黄奇帆:重庆没有刻意搞什么新政和模式 (图)
·黄奇帆称让双职工7年能在主城区买房
·首起直辖市万名公民罢免重庆市长黄奇帆(多图) (图)
·张宏伟为何在两会期间发动东方家园职工状告薄熙来和黄奇帆
·薄熙来黄奇帆专题考察主城区城建改造工作(图)
·薄熙来黄奇帆与国内知名作家座谈 给市作协下任务(图)
·韩正黄奇帆推迟访台 国台办回应台湾“担忧”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任命黄奇帆为重庆代理市长
·中共中央决定王鸿举不再任重庆市长 提名黄奇帆为候选人(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毕汝谐复胡平
  •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连载《人生列车》5《『二表人才』于光远》Oxford大学出版
  •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 陳炯明枉殺功臣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毕汝谐(作家纽约)
  • 博客最新文章:
  • 毕汝谐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 胡志伟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毕汝谐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毕汝谐(作家纽约)
  • 生命禅院从习性判断未来趋势/雪峰
  • 毕汝谐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毕汝谐(作家纽约)
  • 少不丁当年我曾勇武2,巴士抗暴徒
  • 胡志伟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9)
  • 胡志伟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台湾小小妮自由民主統一中國!!!四年一任直選工友!!!
  • 胡志伟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 陈泱潮16.不同于前蘇聯和平解體,中共國將在血與火中解體
  • 胡志伟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 台湾小小妮高嘉瑜:民進黨不用太高興。民進黨並沒有得到多數人的支持
  • 谢选骏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 台湾小小妮我爸媽、弟弟妹妹支持的黨,記得人民小工友,四年一任是為
    论坛最新文章:
  • 网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
  • 假博士? 蔡英文彪悍回应以身为伦敦政经学院博士为荣
  • 英专家推测武汉已有1700宗病例美三机场设检查措施
  • 艾未未批评德国等国家只顾利益而未援手香港抗争
  • 武汉神秘肺炎疑全球危机 中国染病者或至少破千 当局缄默
  • 休班防暴警“心在汉”贴连侬墙讽刺“一哥”被捕
  • 马克龙昨夜被"围城" 多名媒体人剧院泄漏踪迹呼唤抗议
  • 曾报道香港反送中 大陆女权媒体人黄雪琴被拘3月后获释
  • 韩国立场或大转弯 与美国杠上似冷战
  • 法国铁路公司宣布将有一经济计划以弥补罢工损失
  • 台多栖名人刘家昌愤起组“中国台湾反共党”
  • 湖南博导导学生研究自己重要思想 校方称合规
  • 台湾大选 北京或惩罚挺蔡台商
  • 故宫鼠年除夕6688元夜宴或挨轰 被下餐
  • 教皇下令福建让权的主教传流落街头
  • 罢免韩国瑜 高雄第一阶段支持票达标
  • 德国之声专访巴总理:巴国何不声援新疆穆斯林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