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蒙古人能不能给自己一个节日?/谷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5日 来稿)
     2013年5月25日,中央民族学院再次举办“那达慕”。
    
     每逢将游戏权充“节日”的这一天,蒙古人都会不由自主地重拾一个古老的话题:蒙古人究竟有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节日?蒙古人该不该、能不能给自己一个统一的、固定的、像样的且充满异质的节日?

    
     应该说,中国境内的蒙古人有自己重要的节日——白月节。但问题是,这个蒙古节采用的是中国月亮历,因此与中国春节遭遇。在中国,每逢“正月初一”,蒙古白月节便被淹没在声势浩大的中国春节之中,搞得蒙古人不知道自己过的是哪门子节。蒙古国的蒙古人也过新年,也叫“白月节”,但不采用中国月亮历,而采用藏历,即蒙古国的元日与藏人的元日重叠。所以,严格地说,蒙古国的蒙古人过的也不是自己的节日。
    
     一个民族或一个集合概念上的族群共同体有没有自己的节日,与它有没有自己的历法有直接关系。蒙古人有没有自己的历法?很难说。而且,这里所说的历法是指天象学意义上的历法,即以天象为依据而制定出的年、月、日等计时单位的时间系统,而不是所谓“以草木纪年,草青为一岁”的“季节历法”。“季节历法”只考虑到了自然现象重复出现的周期性,而并没有考虑计时的连续性,特别是不知道“元旦”在哪一天。这种历法虽然适应并符合蒙古民族的游牧生产和生活方式,但其缺陷是无法以任何一个现存的或已消失的历法为时间坐标,即“季节历法”无法与任何一个历法进行换算或对应。也就是说,人们无法以“季节历法”对历史事件进行时间定位。因为没有天象学意义上的历法,加之蒙古文字出现得较晚,因此蒙古历史中的相当部分都是由周边有文字民族的史书带出来的。关于“蒙古历法”,五世达赖喇嘛所著《黑白算答问》一书有所涉及:“成吉思汗于公元1227年,取西夏国都,盛筵庆功,并以此为蒙历岁首,星宿月遂以正月见称。”问题是:如果将“星宿月”视为岁首,那么这个“星宿月”到底对应的是中国月亮历的哪个月?有人说对应十二月十六到正月十五,也有人说对应四月。所以,仅就这一小段文字,无法得出有关“蒙古历法”的结论。目前,蒙古人在谈到“蒙古历法”时,多停留在月份称呼,比如“白月”、“鸟月”等这一层面上,却说不出自己的历法与中国月亮历的区别何在,更说不出自己历法的天象依据,至于照搬中国十二属相作纪年纪月,则更不在话下了。还有,目前在世界上已有学术定位的20多种历法中,无一与蒙古人有关。然而,不管蒙古人有没有历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自从蒙古人统治中国以后,蒙古人便开始采用中国月亮历,这也是今天中国境内的蒙古人与中国人一起过新年的源头。
    
     历法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没有自己的历法,当然也就没有自己的节日,而没有自己的节日,一个民族的魂就没有了,特别是当这个民族被异族所统治的时候。中国人有月亮历,所以他们有“春节”、“中秋”;西方人有太阳历,所以他们有“元旦”、“圣诞”;穆斯林有西吉拉历,所以他们有“开斋”、“古尔邦”;藏人有藏历,所以他们在过新年时,不必像蒙古人那样与中国人混在一起。反过来说,历法又是一个民族的粘合剂:西方人被凝聚在西历之下,穆斯林被整合在西吉拉历之下,藏民族被紧密地团结在藏历之下,而中国人则被集拢在月亮历之下。那么,蒙古人呢?是不是只能欢聚于一场嘻嘻哈哈的游戏之下?
    
     ——所以,今天的蒙古人,特别是中国境内的蒙古人,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并且一天到晚高喊“成吉思汗”的同时,是不是也该给自己找个节日? _(博讯记者:谷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2231322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建议/谷粱
·闲话中国移民:中国孕妇推动美国再次修宪/谷粱
· “2周+400万”——仇日者的意淫式赌局/谷粱
·“2周+400万”——仇日者的意淫式赌局/谷粱
·仇日者:请你记住日本对华ODA!/谷粱
·关于毛泽东孔子与共产党关系一说出处/谷粱
·借助博讯,请教王力雄先生/谷粱
·谷粱:祝全体藏人新年快乐!
·中国的跛子人权/谷粱
·西藏非暴力不合作从“农奴解放日”开始/谷粱
·对于未来奥运会的纯个人臆测/谷粱
·中国没有资格要求奥运与政治脱钩/谷粱
·西藏之路:非暴力不合作/谷粱
·中国不等式:人变≠党变≠国变/谷粱
·我眼中的未来中国(续)/谷粱
·我眼中的未来中国/谷粱
·又一条歧视劳动人民的法令!/谷粱
·仿罗干就彻底解决“无界浏览”问题给中共中央的报告/谷粱
·梅里雪山下的仇日/谷粱(图)
·长期与世隔绝的西藏/一篇30年前有关西藏的文章 谷粱供稿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