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言成了计生委的策士?/杨支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6日 转载)
    来源:杨支柱博客
    
     据2014年3月5日长江日报报道(新华社也发了新闻并被众多媒体转载),“全国政协委员、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说,今年他的建议是提高独生子女和失独家庭的政策待遇,除了要提高独生子女费之外,还应对这部分家庭的家长实行优先入住养老院和医院等优惠政策。”

    
     为什么应该提高独生子女奖励?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地方会有独生子女奖吗?提高独生子女奖不是强化计划生育吗?在国家调整生育政策允许“单独”夫妻生二孩的背景下强化独生子女政策不是南辕北辙吗?计生委不是宣传了几十年“少生快富”吗?人家少生的已经快富了,还需要政府奖励吗?奖励的钱从何来?为了你们这一个月5元钱的奖励,计生委动辄向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家庭勒索几万或几十万所谓“社会抚养费”,全国养了不下两百万人专干绑架孕妇、婴幼儿勒索赎金的勾当!特别是全国许多省市自治区计生委已经出台文件,“单独”夫妻申请生二孩的,不再发放独生子女奖,“单独”二孩政策出台以前已领取的独生子女奖也不必退回;这使得独生子女奖已经跟独生子女脱钩,成了“听话奖”。莫言建议增加“听话奖”的奖金,这不是公开号召人们听计生委的话,服从计生领域领导的看法和打手的办法吗?
    
     医院是救命的地方,莫言居然建议计生模范优先,这不是置所谓计生国策于生命权之上吗?一个在安康堕胎事件引起世界舆论强烈关注的背景下一定程度上是靠描写计生暴行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居然反过来为强化计生献计献策,而且其献策还真是富有创作性,居然连就医也要搞计生优惠!
    
     “莫言说,他创作的文学作品《蛙》,内容涉及计划生育,由此对一些地方独生子女费较低的情况有所了解。今年,在调研的基础上,他建议将失独家庭纳入政府养老医疗体系,优先入住养老院,优先享受医疗资源,农村独生子女父母在丧失劳动能力后应享受和城市公职人员一样的退休待遇。”
    
     “失独”家庭固然苦,但是两个孩子甚至三个孩子先后或一起死于地震、洪水或溺水的也不是没有。这些家庭本来负担就重,又被政府征收了巨额“社会抚养费”,他们宁可倾家荡产也要“超生”的行为表明他们在心理上更不能没有孩子,他们的困窘和绝望远在“失独”家庭之上。从救济的角度看,他们不是比“失独”家庭更需要关注吗?为什么只看见“失独”家庭,还不是为了给独生子女政策擦屁股?还不是为了增强计生委的威信?
    
     农村独生子女父母在丧失劳动能力后应享受和城市公职人员一样的退休待遇?既然农村的独生子女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应享受和城市公职人员一样的退休待遇,城市的独生子女父母在丧失劳动能力后不也应当享受同样的退休待遇吗?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享受公职人员退休特权待遇的人可能超过老年人口的一半,钱从何来?就算钱能从天上掉下来,为什么生了两个、三个孩子的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这不是把计划生育歧视待遇从出生延伸到死亡吗?这不是强化计划生育吗?
    
     所谓养老待遇,其实不过是财富的代际转移支付。整个国家的劳动力交了多少养老保险金,才能给老年人发放多少退休金,否则必然出现支付不能。劳动力是谁养大的,是“失独”父母养大的吗?独生子女父母养大的劳动力更多吗?“超生”父母为社会养大了更多的劳动力,却被迫倾家荡产缴纳所谓“社会抚养费”,可他们千辛万苦养大的孩子缴纳的养老保险金,反而是给别人父母发退休金的!更糟糕的是,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提高,他们缴纳的养老保险金占工资的比重越来越大,以至于他们根本无力再从自己净工资中外拿出钱来供养自己的父母。让含辛茹苦生儿育女的人忍饥挨冻来保障计生模范享受特权养老待遇,提这种建议的人人性何在?
    
     已经成为计划生育策士的莫言,居然还好意思提他的《蛙》;我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一个人完全变节背叛了过去的人性立场,却仍然把把过去据以获得荣誉的著作挂在嘴上,作为他对相关问题是内行的证据来使用。
    
     莫言《蛙》对于计划生育的批判深度和语言的简洁,其实远不如马建的《阴之道》。但是由于莫言几十年来通过在国内持续出版他创作的小说而拥有数量大得多的国内读者,或许也由于莫言泥沙俱下一气呵成的文风更适合普通读者(我自己就更喜欢读痛快的金庸小说而非凝重的鲁迅小说,尽管我差不多要算鲁迅迷了),《蛙》对于揭露计生暴行所起的作用是远远超过无法在中国大陆出版的《阴之道》的。正因为这样,早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以前数年,我就开始卖力地在博客、论坛上到处推荐莫言的《蛙》和莫言就《蛙》的出版跟南方周末、凤凰卫视记者的问答。我甚至买了六本《蛙》,将其中的五本送了朋友。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受到众多的非议,我在网上奋力为他辩护。除了网上流传的《莫言获诺奖很有趣》、《莫言的选择》,我在微博上几乎为对莫言受到的方方面面的攻击进行了辩护,其篇幅加起来至少是这两篇文章的五倍。因为从莫言答记者问中看出莫言对计生暴行的揭露是感性的,理论上尚有诸多误区,我又通过莫言女儿的同事托莫言女儿给莫言至少捎去过易富贤的《大国空巢》和我自印的《火眼金睛看计生》。虽然莫言没有回音,但是我那位跟莫言女儿同事的朋友是绝对可信的,他明确告诉我说,管笑笑称已经把书带给莫言了。
    
     我做梦都想不到,以“莫言”自居的莫言,他作为政协委员的第一个提案竟然是给计生委擦屁股的,是为强化计划生育献计献策的。
    
     据说莫言的提案获得了大量的掌声。许多独生子女父母对计划生育不满,仅仅是因为计生委抢劫了“超生”家庭那么多钱,给他们分赃太少。连他们的独生子女不幸意外死亡,也被他们说成是对计划生育的贡献或奉献,应当获得政府的奖赏。莫非他们的独生子(女)是他们自愿献祭给伟大的计划生育事业的?那不是为了伟大的计划生育事业谋杀亲生子女了吗?
    
     然而为了骗取国民的同情,他们又同时自称计划生育的受害者。计生受害者是被强制堕胎、强制结扎、被强制上环的,因计生手术致死致残的,因生育而被罚款或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因生育而被剥夺工作的,当然还有被牵牛扒房的,还有“黑孩”。生得少的和丁克明明得到计生委的奖励,是计生政策的得利者。至于“失独”,那是意外,跟政策无直接关系,除非这些夭折的独生子女死于强制堕胎、强制结扎的手术台上。一家两个孩子同死于地震、洪水的,也不是没有。
    
     这样的国民,有什么资格嘲笑金家王朝的臣民?
    
    
     2014年3月5日南方都市报发表时改题为《独生子女家庭该不该获得更多优惠》,有删节,并做了少量技术处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20010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雾里看花说昆明恐怖袭击事件/杨支柱
·假如昆明火车站袭击事件是“疆独”中的恐怖分子所为/杨支柱
·逼人提前剖腹产的法规/杨支柱
·“弃婴安全岛”不是用来钓鱼的/杨支柱
·杨支柱:别不把大孩子的“威胁”当回事
·对刘虎的《起诉意见书》太牵强/杨支柱
·马到成功,成什么功?/杨支柱
·仅仅争取随迁子女的平等受教育权是不够的/杨支柱
·光剥夺失职父母的监护权是不够的/杨支柱
·都是收费惹的祸/杨支柱
·张艺谋为什么不敢申请复议或起诉?/杨支柱
·探寻计生系违反算术规则背后的原因/杨支柱
·放生一个孩子的罪过比判处一个无辜的人死刑还重?/杨支柱
·起诉张艺谋的两律师是披着律师外衣的公害法盲/杨支柱
·我发现了中国医患纠纷难解的一个新原因/杨支柱
·“单独准生二胎”对缓解中国未来的人口老化是抱薪救火/杨支柱
·尴尬的丈夫,尴尬的计生执法/杨支柱
·杨支柱:损害商业信誉罪和诽谤罪为何易被滥用
·杨支柱:死亡之地——计划生育之歌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计生政策将女性作为支配物,猪狗不如
·杨支柱:吴良杰没犯法,是当地政府在犯罪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