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守鱼:新闻的理想就是空想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2日 转载)
     守鱼 法律学者
    
    守鱼:新闻的理想就是空想


    沉颢因为经济案件被捕,对新闻人或是最大的一次震撼。
    
    21世纪报系总编沉颢因为经济案件被捕一事,或许是对于新闻人最大的一次震撼。因为十年前当沉颢高举着理想主义大旗振臂一呼的时候,不仅仅是他当时的同道,包括后来的很多怀揣着梦想加入新闻行业的青年人,也为之振奋。
    
    正因为如此,加之政府当局的劣迹斑斑,许许多多的老朋友和年轻媒体人们还是对于沉颢被捕一案保留有了许多的解释。这种中央级新闻媒体未审先判违反法律程序和原则的做法,还有之前种种栽赃的惯例,以及对南方报业长期揭批政府当局伤疤的持续性报复打击,都是辩护的理由。他们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曾经的偶像会变成一个逐利之徒,成为一个敲诈企业的犯罪嫌疑人。
    
    对于保留有新闻理想主义的人群而言,他们首先不相信的是现有的媒体已经完全没有独立的人格,不属于体制的一部分,仍然是当年幻想中的那个能与体制分庭抗礼的独立第三方。对这样的理想主义情节,是值得高度赞许的,这样的理想主义情节并不因为社会的整体堕落而显得一文不值。然而,在理想主义的另一面,也有着空想主义的危机。虽然有许许多多的新闻人怀有理想主义的情节,但如果扪心自问的是,最近几年来,可曾因为一次新闻报道与体制产生了严重的摩擦,可曾有坚守新闻底线而轰轰烈烈的抗争,可曾真正的做到了独立第三方的监督工作。
    
    或许,媒体都在日益严酷的新闻管制环境下,以及广告衰竭的新形势下,也发挥过一些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媒体人们动用种种技术手段、春秋笔法为理想而抒怀。可是,将这些实际行动与理想相比而言,距离有多远呢?毫不客气的说,大约就和那些被赞美的体制内官员一般,或许偶尔说了一些无足轻重的漂亮话,或者让一些小环境的细微之处得到了一丝改良。可是,在更多的时刻,媒体和这些体制内良心官员一样,完成的难道不还是体制作恶的一部分。能够坚守不作恶的媒体人,也无从改变媒体本身为了自身的生存与发展,与体制的拥抱和跳舞,借助舆论的权力对弱势的敲诈。
    
    这样虚弱的理想主义,只是保有了自身心灵中的一丝净土,给自己的存在赋予高尚的意义。我并不是不相信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有干净的记者,但作为一个行业而言,只需要压下来一条经营任务,就足以给这份脆弱的自尊心压上最后一根稻草。或者为了完成虚无的理想,跟随在体制的背后痛打一些死老虎,配合体制作恶完成一项看似不恶的工作,又是何等的滑稽。
    
    为生存而辩解作恶,这是最虚弱的口号。枪口抬高一寸,不仅仅是针对那些有能力直接作恶的群体,对于体制附属产业而言,本身就属于体制的枪,控制力已经不在自身的情况下,除了与体制彻底切割之外,并无更完美的解释空间。
    
    想想那些民国时期为了新闻理想而赴汤蹈火的先辈,市场化媒体草创的初年,那些为了理想而敢于虎口拔牙的猛士,一切自我的美化都是虚无的。而那些真正坚守理想的人们,从来没有站在过成功的肩膀上。
    
    想想沉颢,再对比程益中,南方报业的双子星座,一个留在媒体行业进入成功人士行列而在央视认罪,一个失败而在看守所中坚持最终被媒体驱逐,真正的新闻理想主义,只能属于后者。如果不是东窗事发,而沉颢还被尊为新闻理想主义的导师,无疑于讥讽程益中这样的主流社会失败者。
    
    新闻的理想,早就死了,因为只有不在媒体行列之中,才能有理想的绽放,这是多么荒诞的事实。所谓的理想,不就是空想吗。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810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守鱼:今天有人被警察带走了吗 (图)
·守鱼:立人图书馆被关,还有多少草席可以割开 (图)
·守鱼:地毯轰炸时代 躺枪无需见怪 (图)
·守鱼:行动者需要坦诚勇敢的剖析自己 (图)
·守鱼:再温和的行动也不是免死金牌 (图)
·守鱼:天地之大无处立人 (图)
·守鱼:如何建立良好的捐赠与行动关系 (图)
·守鱼:要求公开帐目就是耍流氓 (图)
·守鱼:维权募款依靠组织更好吗 (图)
·守鱼:行动募捐之使用问题有哪些 (图)
·守鱼:傲慢而粗鲁的行动晒帐单
·守鱼:河南大旱与水权的斗争 (图)
·守鱼:被刻意遗忘的鲁甸 (图)
·守鱼:借助内斗改变公共规则就是幻想 (图)
·守鱼:什么是社会力量的理性救灾 (图)
·守鱼:群殴死老虎与潦倒的殷玉生 (图)
·守鱼:廉价改变的迷信是随手公益行骗之基础 (图)
·守鱼:唐慧还是值得同情的吗? (图)
·守鱼:权力与资本的澎湃新闻不澎湃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帝王學和造神術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梦的迷蒙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2)
  • 台湾小小妮還是厚黑:臉皮越厚心腸越黑🖤官位越大!
  • 谢选骏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 台湾小小妮地球🌍運轉與社會控制
  • 谢选骏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 毕汝谐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毕汝谐(纽约作家)
  • 张杰博闻武汉市长豁出去了一句实话戳破了一个惊天谎言
  • 台湾小小妮疾病與人性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四)社会的文明结构(4)
  •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 毕汝谐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毕汝谐(纽约作家)
  • 吴倩救恩之母:请你们为我圣子在世的教会所需的保护祈祷。
  • 谢选骏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 台湾小小妮中國人民不需要造反,只需要選舉!!!
  • 谢选骏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