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为爱放逐──评析《黄金时代》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7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为爱放逐──评析《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剧照,小图为萧红。
    
    萧红的小说,年轻时大都看过。现在,除了还了解其主要故事情节外,具体内容大都忘记。这次看《黄金时代》,这算是对萧红小说的复习,也算是对萧红小说的概览和回忆。
    
    大连上演的《黄金时代》有点晚。 10月1号上映,10月3号才去看。 《黄金时代》到了大连,已经过了白银时代,直接就到黄铜时代。 10月3号的这一天,也只有晚上八点半这一场。就这一场电影,看的人也不多,感觉来看的都是文艺青年,我至多算是一个文艺中老年爱好者。不爱好文艺,不爱电影文学的人,就是看了《黄金时代》,也真是看不动,看了几分钟就想撤退。
    
    《黄金时代》确实不好看。不知别的影院观众如何,至少就我看这一场,看到半道,就有睡觉的。不睡觉的,就在那打电话,全然不顾其他观众的感受。打电话的声音,超过了电影的声音,这也算是对无聊电影的抗议吧。我于是在人们的鼾声与打电话声夹缝中硬着头皮认真地看下去。
    
    影院的现实嘈杂与电影的变幻蒙太奇交叉着进行。
    
    《黄金时代》主题不鲜明。电影人物在生死中变幻,还伴有演员的不停解说,如同赵忠祥在解说《动物世界》,这就冲淡了电影的情节与美感。这部电影说电影不是电影,说不是电影又是电影。说传记不是传记,说不是传记又是传记。它是电影中的传记,是传记中的电影。电影都这样玩,会把电影给玩死,也会把传记给玩死。那么多好演员,都成了萧红的花瓶。
    
    《黄金时代》里每一个电影演员演得都很逼真甚至传神,可把这些演员演的板块放在一起,却没了整体的美感与有序,有的只是整体的丑陋与凌乱。
    
    《黄金时代》的最大特点是求真而归伪。这部电影刻意强化鲁迅的意识形态色彩,刻意淡化延安时期的意识形态色彩。这一淡化,反而使电影显得更假,甚至是假得一塌糊涂。
    
    按着被意识形态化的鲁迅逻辑,是推导不出萧红本人及其作品的人性化结论的,因为意识形态是排斥人性。鲁迅对萧红的影响,不是意识形态,而是人性。只有鲁迅的人性,才会与萧红的人性合拍。天天讲文学里的斗争,讲文学里的左倾,这对萧红是没有意义。萧红天生就不喜欢政治,因为斗争没有爱,政治没有人性。而她只喜欢人性,喜欢人性之爱。对于萧红来说,没有爱的人性,个人没有意义,社会没有意义。对于具有极强个性的萧红来说,就更没有意义。
    
    按着意识形态化的延安逻辑,也同样推导不出萧红本人及其作品的人性化结论的。如果说把鲁迅意识形态化使鲁迅变得虚假,那么把延安意识形态化才使延安变得真实。没有延安意识形态的真实,延安那个板块演起来就没了意义。没有延安的意识形态,就没有意识形态的萧军,就没有意识形态的丁玲,就没有意识形态的文学。如果不把意识形态的真实再现,哪能衬托出非意识形态的萧红呢?哪能理解萧红的出走呢?没有萧红的出走,又哪能理解得了意识形态对人性、对爱情、对自由的蔑视与阉割呢?一个丁玲的男人化形象,无论如何是解读不了萧红出走的背景。
    
    无论苛政社会还是良政社会,都因为人性,都因为人性之爱,才能让人觉得活着的意义,让人觉得生活还得过,还能过下去。
    
    《黄金时代》主题应该是爱。萧红一生是爱的一生,她为爱写作,为爱出走,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离开了爱,就没有了萧红。理解萧红,就得从爱开始,从爱结束。如果把《黄金时代》写成萧红爱的黄金时代,才是真正理解了萧红。
    
    只是萧红的爱来得特别。萧红的爱是因母亲的早逝、因父亲的冷酷、因为祖父的爱而构建起来的。她用自己的一生不断构建爱、重构爱、重组爱。她活在自己构建的精神爱巢中而不能自拔,她也不想在她的爱巢中走出来。她觉得,那就是她的生活全部。她想让爱巢一尘不染,她容不得有任何杂质。她把爱构建得越丰满,她追求得就越勇敢。追求得越勇敢,就越会遍体鳞伤。
    
    她的爱与被爱,总也离不开家,离不开呼兰。没有父母的爱,人生终会残缺。没有父母的爱,祖父的爱也就无限地放大,放大到萧红自己都承爱不起。父母的爱才是伟大的爱,没有父母的爱,人的一生都会活在缺爱的阴影中。别人的爱,终归来得廉价,去得也廉价。那透着虚伪的关怀,那轻得不能再轻的他人之爱,终归会随风而去。
    
    童年经历了什么样的爱,以后的爱就是什么样的爱。萧红只有少得可怜的祖父真实的爱,这种爱,成了她创作的惟一源泉。其他的爱,和她祖父的爱相比,都只是过眼烟云。她爱的惟一现实的是自己祖父的影子,其他人,都是她祖父影子的不同角度的投放。投放终归是影子,是影子总有歪邪,是影子总也抓不住。
    
    她与那些男人的爱,只是她情感的驿站,是她生命的短暂停留。没有爱的生活,她真的不在乎,她全然不在乎。只要那些男人没有她想像中的母爱,没有构建的父爱,没有放大的祖父之爱,她都会掉头就走。这其间的犹豫,只是因为有她构建爱的影像。这其间的毅然决然,是因为爱的影像被打碎了。碎了就不能修复,不能修复就断然抛弃。
    
    这是萧红之爱的宿命。活着的意义在于爱,爱在人在。爱不在,人就出走。一路走过去,一路寻找爱,人生也就是那个样子,什么都无所谓。也可能萧红自己都不知道,这爱,丢了也就丢了,没了也就没了,失去了也就失去了。童年的爱,无论如何寻找都再也找不到。人长大了,那童年的爱就再也回不来。
    
    她拼了命去追求童年的爱,也就拼了命把爱丢在寻找的路上。这让萧红总是大口大口地喘气,也总是让她经常背过气。如果生活在贫困家庭,她会认命,可她生活在地主家庭,她心有不甘,心太不甘。战乱与流浪,并没有蚕食她的爱,反而让爱泛滥,且永不停步。于是,这一路,就有了力透纸背的爱的文字。
    
    萧红只爱爱本身,只是为了爱而爱。除了爱,什么都不以不爱,其它的都是生命的负担。惟有爱,才让她感知爱,成为爱的奴隶。她愿意承受爱本身,却不愿意为爱承受更多的东西,哪怕是那么一小点额外的东西她都不会承受。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解释,她为什么把自己的第一个孩子给卖了,她说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半夜抽风死了。她对别人说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才有了漠然般地尴尬与无奈,才有了对孩子出生的恐惧和冷漠。她把孩子当负担了。
    
    因为爱的不被理解,萧红放逐了爱,放纵了爱,放飞了爱。她的爱是自由的,她的爱也是轻的。自由之轻,难以承受爱的责任之重。她的爱是非自由的,她的爱也是重的,她背负着乌托邦式的爱的理想。自由之重,使她不断卸载爱的责任。
    
    萧红的爱,既不可理喻又可以理解,既复杂又单一,既轻且苦。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09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金正恩病了,中国网民为何高兴? (图)
·木然:被不断扭曲的共产主义 (图)
·木然:阶级斗争理论重新燃起 (图)
·木然:举报的群众是什么群众? (图)
·木然:中国为何因苏格兰公投而狂欢? (图)
·木然:微博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图)
·木然:教师的节操碎了一地 (图)
·木然:媒体的腐败谁来管? (图)
·木然:学术不是政治的嫁衣裳 (图)
·木然:国企高管的薪酬只能由市场决定 (图)
·木然:法治无小事 (图)
·木然:解决纪委工作灯下黑必须打组合拳 (图)
·木然:文革遗风来袭 (图)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新突破 (图)
·木然:政治语言的堕落 (图)
·木然:党报必须市场化 (图)
·木然:我们以什么方式纪念邓小平? (图)
·木然:新媒体是皮还是毛?
·木然:宗教是自由的基石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